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五章 盐引之争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四章 白少川的心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君臣反目

在大明各方势力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之时,正德元年步入了金秋九月。

自初一日起,宫中便开始讲求吃花糕与迎霜麻辣兔,喝菊花酒,宫人们则在各宫管事的指点下忙着糊窗纸,抖晒皮衣,做衣御寒,膳房里也开始加紧糟腌瓜茄,制作各种菜蔬,以备过冬。

宫眷内臣则要从初四起换穿罗重阳景菊花补子蟒衣,待九九重阳佳节,随侍皇帝驾幸万岁山登高,这一切宫中早是惯例定制,虽说繁杂,却井然有序,直到一桩不大不小的意外……

「什么?江南织造无钱赶制龙衣?」朱厚照放下菊花酒,惊愕地看向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

「是,九月初二,尚衣监崔杲上本,江南织造无银可用。」王岳低眉顺眼地答道。

「造龙床没人,制龙衣无钱,朕做什么大明天子,连民间百姓都不如。」

朱厚照委屈地想哭。

「崔杲的手本里就没提及如何解决?」坐一边正在和一只兔腿较劲的丁二爷突然开口问道。

看了眼这不知尊卑的小兔崽子,陛下如今到哪里都带着他,就差直接住宫里了,王岳心中又妒又羡,还是老实答道:「有,崔杲请按前例,奏讨户部往年支剩的一万二千盐引,以解燃眉。」

「那不就得了,陛下,比照前例吧。」丁寿扔下兔腿,用胸前的锦绣补子餐巾擦了擦嘴道。

正德皇帝也是转忧为喜,「老王,以后话都一次说出来,害得朕白白忧心,告知韩文一声,就这么办吧。」

奉天门,早朝。

「陛下以所余盐引织造龙衣之事,户部不敢奉旨。」户部尚书韩文之言铿锵有力。

「国朝初立,太祖设盐法,许盐商纳粮开中,补九边之需,后经先帝时叶淇变法,变纳粮为纳银,名之虽变,其实尚同,盐课所得,皆为边费,不可挪用,且陛下自有内库,何用户部拨银。」

「韩大人,祖制当真不可改?」丁寿觉得这时应该出来说句话。

韩文斜睨丁寿道:「断不可改。」

「下官近日翻看经历司旧档,倒是看到一些例外,远的就不说了,自纳银开中后,弘治九年,户部将二万八千盐引用于龙衣织造,弘治十年与十二年,各有两万盐引用于织造,弘治十四年,在两万盐引之外户部又加盐价银三万两,韩大人,户部又作何解?」

「这个么?」韩文捋着胡子有些犯难,心道这理由不太好编,求助地看向了首辅刘剑

「先皇温良敦厚,亲近老臣,善纳忠言,君臣之间了无壅隔,地方百业兴盛,朝野百弊自除,若陛下肯效法先皇,广开经筵,亲贤去佞,做垂拱之治,些许用度小事,自不须陛下挂心劳神。」

刘健你丫这是彻底不要脸啦,丁寿满怀钦佩地看着刘阁老,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不怕小皇帝从御座上跳下来打你。

朱厚照的表现倒是让丁寿跌碎了眼镜,一向急躁的小皇帝没有发火,静默良久,连刘健都有些琢磨不透皇帝的想法时,小皇帝终于开了口。

「众卿——」声音平静,不见喜怒。

「臣在。」群臣俯首。

「皇考向来敬重老臣,朕也愿萧规曹随,对诸卿所奏皆听之任之。」

朱厚照突然掰起了手指头,「朕即位之初,诸位先生便以先皇遗诏为由,裁撤锦衣卫及内官上万人,其中仅御用监便有七百余人,今年督造龙床等御用之物人手不足,需增六人,你们不许,朕准了……」

刘健与谢迁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五月以来,淫雨霏霏,你们有人说天象异常,是因为皇考宾天,朕不够哀痛所致,朕认了……」

钦天监少卿吴昊缩了缩脖子。

「大婚之礼,你们说国帑不足,不应靡费,从六十万降到三十万,朕许了……」

户部尚书韩文脸上有些发烧。

「今日,朕便做一回主,盐引之事下旨照办,再有奏扰者,严惩不贷。」

朱厚照起身而去,丁寿连忙随后跟去。

「刘阁老怎么办?」

「陛下固执己见,几位大人拿个主意啊9待皇帝没了影子,朝臣们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将刘健等人围在了中间。

「诸公放心,内阁不会乱改祖制,吾等将拒写特准盐引的敕书,诸位也当上疏陛下收回成命。」刘健淡然道。

「那是自然」,群臣纷纷点头称善。

有了几位大佬首肯,已经闲的浑身发霉的六科十三道言官同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摆开阵势对小皇帝口诛笔伐,奏疏如同雪片般飞入通政司,怎奈这回朱厚照是铁了心强硬到底,奏疏留中不发,连话都懒得回。

「西涯,你要与我拿个主意埃」户部尚书韩文满含希望地看向李东阳。

朱厚照这番强势是韩文没有预料到的,韩尚书倒是不介意大家抱团摆开车马同皇帝斗上一斗,可前提是焦点不能在自己身上,皇上赢了自己第一个倒霉,即便刘健这方胜了,他也会被皇帝记恨上,以韩大人宦海数十年的经验,被皇帝惦记上不会太好过,只消借着某个由头顺水推舟,便有自己好受,马文升和刘大夏便是前车之鉴。

当然,不可否认,丢官后会在朝野间有个好名声,可名声又不能当饭吃,韩大人对现在户部堂官的位置非常满意,真不想便宜别人,刘健而今是火上头了,不会率先服软,韩文便把主意打到了三公中多谋的李东阳身上。

「贯道啊,当日你若是词锋柔和些,不要把话说死,何至今日埃」李东阳看着焦头烂额的韩文,略带埋怨道。

「当日不是晦庵暗示老夫要量入为出么,怎地都错在了户部?」韩文抱屈道。

「好了,不提这些了。」李东阳轻抚眉心川字,思忖一番道:「如今不给盐引怕是陛下那里面子上过不去,还是给吧……」

「给了盐引,不说刘晦庵,我就要先被言官们骂死。」韩文急得站了起来,那帮子言官是指着骂人刷存在感的,疯起来可不分敌我。

「且听老夫把话说完,自然不能全给,折中一下,六千引吧。」

「这样好,这样好。」韩文听得连连点头,「既保全了陛下面子,又未全遂了圣意,在朝野间也有个交待,只是晦庵那里……」

「晦庵而今怕也是骑虎难下,」李东阳笑道,「待我拉着木斋去分说一二,随后咱们一同进宫面圣。」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四章 白少川的心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君臣反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