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魔舞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分外眼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章 天子大婚

丁寿心情郁闷地回了家,琢磨着小皇帝的豹房是该抓紧修了,碍着尽心给他修房子这个面子,朱厚照总不会帮亲不帮理吧,嗯——,貌似人家三媒六证,好似理也不在自己这边。

还没等想出个章程,有下人通传,可人那边请他到院子里去。

房内筝音潺潺,悦耳动听,丁寿举步而入,笑道:「今日可人怎有此雅兴……咦,是你,可人呢?」

杜云娘半卧于地,衬得丰臀高耸,凹凸有致,一袭淡紫色褙子轻裹娇躯,偏偏露出大半雪腻香肩,将露未露,引得丁寿眼神炽热,恨不得一把将她全身衣裙扒个干净。

「那妮子躲起来了。」闻得丁寿问话,杜云娘玉手由弦上收回,半支起身子娇声道:「爷的事办妥了,若是由她打头阵,怕是讨不得赏。」

一边说话,杜云娘巧手轻抚鬓边散发,一举一动间尽是自衿妩媚之色。

「哦,宜春院是什么来路?」丁寿来至身侧,一只大手已攀上了饱满酥胸。

「如今这时候,爷还提那帮子荡妇,不觉煞风景么。」杜云娘吐气如兰,柔声腻语道。

「你就不是荡妇了?」手掌顺着抹胸间的白腻深沟探寻而下,握住了光滑汗腻的一只雪白玉兔。

娇哼一声,杜云娘丰满身躯轻轻扭动,浪声道:「自然是了,可奴家只是爷一个人的淫妇……」

「说得好。」丁寿哈哈一笑,手掌更是用力,五根手指都已陷入那团软肉之中,红彤彤的一颗樱桃被他搓弄得硬挺突涨。

「爷,你弄痛奴家了……」杜云娘呻吟一声,玉手顺着丁寿衣袍下探,摸住了早已高高翘起的坚挺肉棒,来回抚摸。

「爷的宝贝越来越大了,一只手都握不过来,若是遇到那些不经人事的黄毛丫头,怕是会直接弄得下不了床。」猩红香舌轻舔丁寿耳轮,杜云娘腻声腻气地说道。

丁寿不答,拉下抹胸肩带,两个又圆又大的白嫩乳瓜显现在眼前,托住一个便大力含吮舔舐起来。

「哟,爷……奴的心肝……哎呦……别咬碍…」杜云娘胸前快感连连,手掌上又传来那话儿的阵阵热意,心里不由躁动起来。

「爷……好爷……快给奴奴吧……」杜云娘春潮泛滥,软语央求道。

丁寿也不再废话,由着杜云娘帮衬解了衣服,随后却阻止了杜云娘解开衣裙,双手拉住裙角向上一提,罗裙已被拉至九尾妖狐腰际,一双白生生的圆润大腿及丰满雪股香臀暴露而出。

「您这是……」杜云娘讶异道。

「穿着衣服干,更有情趣。」丁寿淫笑道。

「爷怎么还好上了这个调调……」杜云娘轻声娇哼,白嫩大腿交错一起,细腰丰臀轻轻扭动,「还不来?」

「来了9身随声动,丁寿伏身压在丰腴娇嫩的身躯之上,紫红色的硕大菇头直没入了柔嫩蜜穴之中。

杜云娘嘤咛一声,「爷,您慢些,奴家小穴内涨得慌……」

「那你自己来吧。」丁寿怪笑一声,抱着娇躯一个翻身,变成了女上男下,笑道:「爷乐得清闲。」

杜云娘扭着水蛇般的蛮腰,跨在丁寿身上,半真半假的嗔怒道:「爷真是个偷奸耍滑的性子,连这事都不愿出力。」

嘴上埋怨,身子却没闲着,握着巨大棒身在穴口处轻轻挺了几下,便借着腔道湿润,向下一坐,将整个粗大肉棒全都吞了下去。

「唔——」杜云娘仰起雪白颈项,满足地呻吟了一声,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娇声道:「爷的宝贝果真不凡,一会儿可要棒下留情,别让奴婢输的太难看。」

丁寿握住不住晃动的两个乳瓜,把玩揉弄道:「放心吧,爷什么时候采过宅子里的女人,宁可功力不再寸进,也不能伤了你们身子不是。」

「喔……奴家就知道……爷……爷是个心疼人的……也不枉……奴家跟了爷……碍…轻一些……」原来丁寿扶着她纤细有力的腰肢,下身开始不住上挺。

杜云娘只觉穴心又酸又麻,浑身骨头都酥掉了,又耐不住这般快感,雪白肥臀不住摇晃旋动,穴心内骚水泛滥,随着丰满身躯上下起伏,顺着棒身流到丁寿小腹上,将二人性器处的毛发粘湿了一片。

「碍…啊碍…爷厉害……粗……真粗……」杜云娘被巨大肉柱刺激得淫声浪语连连,骨酥神迷不能自已,暗道若是太早败下阵来,今夜又是无功,不由高声求救道:「可人妹子……快……快来帮帮姐姐……」

一具光滑柔嫩的赤裸身躯贴上丁寿身子,扭脸一看,是满脸红晕的可人挨了过来。

迎着丁寿目光,可人虽含羞带怯,还是勇敢的送上樱唇,丁寿只觉两片丰润菱唇及一条灵活香舌在他口中不住吸吮舔舐,一只灵巧小手更是大胆地在他胸前游动,甚至沿着小腹向下,拨弄那一片已然汗湿水浸地茂盛毛发,虽是奇怪今日可人大胆主动,还是令他充满飘飘然的快感。

舒爽之下,胯下肉柱更是火热胀大,感觉首当其冲的便是跨坐在他身子上扭动的九尾妖狐,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哎呦……爷……顶死奴奴……穴心子都掏出来了……」。

「杜姐姐,小声些,别让人听到。」虽是得了杜云娘嘱咐,今日可人放得开些,可这快掀翻房顶的浪叫,还是让可人姑娘晕生双颊。

「姐姐……忍……忍不篆…哎呦……酸……酸死了……」杜云娘扶住丁寿胸膛,粉臀又是磨盘般的一阵疯狂旋转。

丁寿怪手顺着可人粉嫩莹润的浑圆雪股,不时用手指拨弄着那一簇黝黑芳草,贴着可人娇小耳垂,嘻嘻笑道:「云娘如今情非得已,怕是顾不得许多了。」

「那爷还不快送她一程。」可人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娇嗔道。

丁寿道了声好,搂住杜云娘倏地一个翻身,将九尾妖狐压在身下,随后举起两条粉腿架到肩上,挥戈直入,便是一阵猛抽狠插。

「哎……哎喹…美……美透了……天……天呀……爷……奴……奴家…

…哎喹…不……行了……」

雪臀悬空,避无可避,杜云娘被丁寿一番次次到肉的狠顶,刺激地高声尖叫,近乎嘶哑。

可人见杜云娘已近临界,慌忙躺在一旁,羞答答分开双腿,摆好姿势,怯怯道:「寿郎,来吧。」

杜云娘此时却鼓起余勇,两腿交叉在丁寿臀后,死死缠住身上男人,「别走……别走……再来……再来……对……用力顶……顶死我吧……哎喹…」

一声柔媚入骨的哀鸣,杜云娘在一阵哆嗦后泄了身子,四肢瘫软地倒在了地上。

丁寿抽枪而出,许是二人性器结合得过于紧密,发出了「波」的一声闷响。

虽早已习惯鱼水之欢,但看着眼前那根湿淋淋犹自晃动不已的巨大肉棒,可人仍羞怕不已,轻轻闭上了眼睛。

伸出三根手指,感觉到可人腔内已是水流潺潺,丁寿也放下心来,对准微微分开的粉嫩肉唇,腰身用力,破门而入。

「唔……」可人鼻腔发出一声娇啼,双腿不觉缠住了雄健腰身。

丁寿只觉又窄又紧的层层嫩肉紧紧裹住了粗大肉棒,一阵紧涩,他自知可人非比杜云娘久经战阵,怕是不堪重挞,不由担心问道:「可是疼了?」

可人虽觉体内被顶得一阵肉痛,却又为郎君的体贴入微感动,轻声道:「无妨,妾身受得祝」随即深吸了口气。

丁寿只觉玉洞内似乎宽敞了些,顺滑通畅,不由奇道:「几时学了这般妙法?」

「云娘姐姐教的,说是爷龙精虎猛,若是不学上几手阴功,怕是承担不住。」可人说完又有些忧心道:「寿郎可是不喜?」

缓缓抽送,腾出一只手来抚摸佳人胸前一颗嫣红,丁寿笑道:「你们一心为我,又岂能不喜。」

可人展颜,轻轻挺动下身迎合,柔声道:「妾身与杜姐姐皆是身世飘零,不敢奢求什么,只消寿郎怜惜一二,妾身便以死相报……」

「爷不要你死,只要你的身子。」含住玉乳上的一颗猩红乳珠,丁寿含糊说道。

「碍…碍…嗯嗯……奴家的身子……是爷……爷的,爷……何……时想要……便给爷……嗯……求爷……快……快些……」可人情欲波动,娇柔的身子早已被丁寿开发的敏感不已,片刻功夫便哼叫起来,声音虽无杜云娘般肆无忌惮,也是柔媚入骨。

丁寿也一改方才的轻抽缓插,加速耸动起来。

密集的「啪啪」肉体相撞声及「滋滋」的淫器摩擦声不断响起。

可人粉颈高扬,穴心内一股爱液随着娇躯颤动,喷洒在紫红肉龟上。

丁寿身子进出姿势稍微一缓,菇头顶在肿胀的穴心上,缓缓旋转,研磨得可人浑身酥软,穴心一阵轻颤,又泄了一次身子。

不过盏茶功夫,可人已然连泄数次,「爷,爷您轻些,奴不行了。」

「你再忍忍,爷也快了。」丁寿喷着粗气,欲火一起,他也控制不住,直将身下柔软身躯肏得嫩肉翻出,淫水四溅。

可人只觉下体肉唇已然有些红肿,却又不忍拂了爱郎欲念,只得尽力张开双腿,挺臀迎凑。

丁寿说着快了,往复数百下还没有稍歇的意思,可人头脑昏沉,耻根处已被多次大力撞击,变得通红。

丁寿也觉如此下去怕是伤了可人身子,可这临门一脚却迟迟不到,没得办法,只好继续大力抽送,只求早早泄了火去,忽然身后一具滑腻丰满的身子贴里上来。

「爷,别担心,奴家帮你。」杜云娘腻声道,随即一条湿滑肉舌顺着他汗津津的脊背舔舐而下,直至臀孔,也不稍停,丁香雀舌在肛口处轻轻打了个转,便直钻而入。

异样刺激让丁寿肉棒更加肿胀,杜云娘却没有停息的意思,玉手揉搓着他的卵袋,肉舌吸吮得滋滋作响,又啜又吸,让丁寿背脊一阵酥麻,深入可人穴内的肉棒不由跳动了几下。

杜云娘卖力吸吮,却清楚感觉到丁寿身体波动,含糊说了声:「凤吮珠…

…」

已然有气无力的可人幡然惊醒,鼓起余勇,肉壁一阵收缩,牢牢裹住了巨大肉棒,花心嫩肉则如婴儿小嘴般吸住了菇头马眼。

内外夹击下,丁寿只觉一股舒爽直冲顶门,腰眼一麻,阳精喷薄而出,被可人花心吸得一干二净。

喘息声渐平,三条汗淋淋的赤裸身躯纠结在一起,杜云娘爱怜地看着怀中沉沉睡去的可人,心满意足。

「此番爷的精水一点没糟蹋,可遂了你的意?」丁寿盘膝而起,用杜云娘腰间褶皱不堪的罗裙擦拭下身。

「好似爷没占了便宜一般。」杜云娘菱唇轻抿,抛了个白眼,随即扯过一个半尺有余的木匣,推了过去,「这是从宜春院得来的,爷可满意?」

「让你去探人的底,你怎么还做起梁上君子了?」丁寿看了匣中银票,皱眉道。

「不是爷前阵子还肉疼花银子么,怎地又大方起来了,如此也好,爷既看不上,便做了我们姐妹的私房钱了。」说着话,杜云娘便作势欲取回木匣。

「你们两个还与我分什么彼此。」丁二爷手疾眼快,迅速将匣子抢到自己怀里,虽说这些银票不够给小皇帝修豹房的,可也不无小补,苍蝇再小也是块肉不是。

「这里面还有一本春宫绢册,虽看不明白来路,妾身觉得绝不简单。」杜云娘一指木匣,认真说道。

「哦?」丁寿从匣内取出一本无名绢册,见其上绘制了数名裸女,每幅画都摆着不同姿势,所同者每一张图中的女子俱是动作挑逗,神态妖冶,虽是死物,却也让人心旌神摇,情欲亢起。

丁寿目光一凝,神色郑重,暗道一声:天魔舞!!!

万象秘籍,浩若烟海,刘秉忠凝其精华,创天魔策十余种魔功,此外还有医卜星象、阵法机关等数项杂学罗列其中,朱允炆创立天魔宫,根据四灵十魔的根骨资质,各授绝学,其余杂学则是各凭喜好,任由钻研,天魔舞便是其中之一。

舞起之时,裸女身披透明轻纱,翩翩纷飞,妖媚至极,举手投足间便可惑人心神,促进情欲,一般由十六人同舞,又称「十六天魔舞」,蒙元数代皇帝便是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朱允炆阴山遇伏,坠落断崖,随身并没带着秘笈图册,教授丁寿时也只是口述了一番天魔舞的来历,丁寿对此倒是理解,若是双腿残废的建文帝突然脱了衣服对他搔首弄姿,估计二爷当时就会从悬崖上跳下去。

细细翻看了一番绢册,以丁寿了解,这应只是天魔舞的部分残卷,并非十六天魔舞的全本,丁寿冷笑一声,原只是觉得宜春院不简单,没想到竟然与魔门有关,这京师重地果然水深得很碍…

不论宜春院一秤金的来历到底有何异处,丁寿暂时也没心思去管,而今还有个大事要忙,正德皇帝的大婚日子到了。

皇帝乃万民之主,婚姻大事也绝不是他一家人关门搞搞就算了,何况悲催的锦衣卫还有着卤薄仪仗的銮仪差事,丁寿身为北司掌印指挥,也休想置身事外。

正德皇帝的这位皇后姓夏,大兴人,由太皇太后和张太后一同选出,另外还有一同陪选出来的沈、吴二位秀女,分别受封贤妃、德妃,一次就娶仨,二爷看着就眼红。

要说朱厚照还是很讲义气的,并没忘了丁寿,琢磨着给他寻个迎亲的差事凑资历,被脑子还没烧坏的丁寿坚决拒绝了。

开玩笑,这么露脸的事朝上那帮老家伙会把这彩头让给自己,纳彩时的正使是英国公张懋,副使是少师兼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的内阁首辅刘健,纳吉时的正使是保国公朱晖,副使是谢迁与李东阳,他丁寿今儿敢呛行,明天文武百官参他的奏本就够给他修个坟头的,二爷抽风了拉这仇恨。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分外眼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三十章 天子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