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秤金的麻烦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廷推和部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情敌相见

宜春院。

时候尚早,宾客未至。

院里的姐儿们刚刚起床梳洗,少了点胭脂粉气的靡靡,没有铅华遮掩,更添了几缕少女情思。

或者慵懒地倚在雕花轩窗边,摆动着粉嫩藕臂,幻想着何时能同三姑娘般遇上才貌双全的多金情郎;或者与姐妹嬉笑打闹,不为讨好金主,只由女儿心性。

与自家姑娘们难得的逍遥自在相比,一秤金此时虽不情愿,还是满面堆笑,奉承着眼前这个矮冬瓜般的胖子。

「朱爷,什么风把您老吹到这儿来了?」一秤金手挥香帕,媚眼如丝地娇声说道。

「苏妈妈不必明知故问,还不是睡婊子的时候,你说爷来这干嘛?」曾经大闹长风镖局的朱瀛,在这里说话更不客气。

「哎呦我的爷,不是日子还没到么,不然奴家早就把银子送到府上,哪还劳您大驾辛苦这一趟。」一秤金扭动娇 躯,攀着朱瀛肩膀细声细气地说道。

朱瀛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将肩上玉手拍开,傲慢道:「规矩变了,以后都是这个日子,还得加一成。」

一秤金面露难色,「朱爷,这怕是……」

「怎么,不愿交?」朱瀛眉毛一挑,眼神中尽是挑衅之色。

「哪儿的话,宜春院能有今天,都是朱爷照拂,岂能逆了您老的意思。」

一秤金香帕掩口,吃吃笑道。

「算你识相。」朱瀛满意地点了点头,「要不是有保国公的面子,你这婊子窝能开到今天?」

「还不是朱爷您多方维持,奴家这里感激不荆」一秤金继续逢迎,「您且稍待,奴家这就去取银子。」

回到自家布置香艳绮丽的卧房,一秤金恨声道:「贪得无厌的死胖子,若不是为了魔尊大计,老娘早把你剁了喂狗。」

喃喃咒骂声中,一秤金缓缓转动雕花香案上的三脚香炉,咯咯声中,墙上出现了一道暗门。

一秤金闪身而入,不一会儿,点数着几张银票走了出来,重新合上暗门,推门而出。

轩窗倏开,一道倩影如同落叶般飘入房内,朱唇轻抹,浮起一丝得色。

天近黄昏,灯火万家。

院内已是宾客满满,笙歌聒耳。

「爹,不要么,小心让妈妈看见……」

后院僻静处,一个身穿红色洒花湘裙的粉头半推半搡着一个相貌猥琐的汉子。

「那婆娘看见又能把爷怎么样,来,小宝贝,让爹香一个,爹回头给你打一对金镯子。」

女子美目中泛出一丝喜色,「真的?可不许骗我。」

「自然是真的,好乖乖,快点听话,你爹我等不及了。」汉子唇上的鼠须都焦急地跳动了几下,一把将那粉头推到了墙角。

「别,别那么急呀。」女子还在推搡,不过却是旁的理由,「慢点,别坏了衣裳。」

长裙撩起,猥琐汉子拉住女子的长裤一撸到底,一双圆润纤细的长腿显露了出来。

汉子呼吸急促,快速脱下自己裤子,抱着女子便挺动屁股,冲了过去。

「哎呀9女子羞恼地捶了一下粉拳,「你倒是对准地方啊,急三火四的,妈妈平时喂不饱你呀?」

「别提那娘们了,平日里根本就不让我上手,憋死老子了。」汉子说着话,一手握着分身重新调整位置,下身一挺,小船入港。

女子鼻腔发出「唔」的一声,便不再动静,由着汉子在自己身上折腾。

汉子抬手托起一条粉腿,吭哧吭哧自顾自己干着泄火,倒也不虑其他。

「爹,爹……」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待看到墙角里纠缠着的两条肉虫时,吓得惊叫一声。

「什么事,嚎丧呢。」汉子喘着粗气,屁股耸动不停,喝骂道。

「妈找您。」小丫头低头,轻轻吐出三个字。

汉子吓得一激灵,退出身子,回头道:「她知道我在这儿?」

「没……不知道,不过……她唤你有一阵子了,如今……怕是等急了。」

小丫鬟期期艾艾地说道。

「怎不早说。」汉子拎起裤子,一边系着腰带,边急火火地向那边跑去。

靠在墙上的粉头缓缓整理着衣裙,向着男子跑去的方向鄙夷地啐了一口,「没脊梁的癞皮狗,算老娘我倒霉。」

跑到一秤金房间外,汉子整理下衣裳,堆起笑脸,推门而入,「老婆,我来了,有什么……」

话未说完,咽喉已被锁住,一秤金往日可以柔媚到滴出水来的双眼中,已是满含杀气。

「舵……舵……舵主……你……」汉子被吓得语无伦次。

「苏淮,别以为挂着老娘男人的名头,我便舍不得杀你。」一秤金语调冰冷,隐含杀机,「要不是同为魔门弟子,你早就死了,明白么?」

苏淮面如土色,瑟瑟发抖,颤声道:「明……明白,方才属下是在偷食,请舵主责罚。」

「你那点偷鸡摸狗的事,老娘没心思去管。」一秤金厉声道:「密室里的银票被你送给哪个狐狸精了?」

「密室被盗了!?」苏淮瞪大眼睛,惊骇道。

「还在装傻?」一秤金怒不可遏,手中金钗直指苏淮一只眼球,「再不说实话,老娘马上废了你这一对招子。」

「不是我9苏淮抱屈道。

「这房内密室机关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不是你还能是谁?」一秤金粉面已是铁青色。

「魔门的手段你我都清楚,若是交不齐年例,大家一起受罚,盗银于我有何好处?」事关生死,苏淮难得硬气质问。

「真不是你?」一秤金口气有些松动。

「真不是我。」苏淮愤愤地一跺脚,颇有几分委屈,「平日里花点小钱哄那几个娘皮开心而已,我要那许多银子又有何用9一秤金恨恨地一捶方桌,「那会是谁呢?」

也不知是怒是怕,声音中也带了几分颤意……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廷推和部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情敌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