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四章 皇店与廷议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闺中之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廷推和部选

「圣上,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宫内遍寻不到,最后丁寿在永巷夹道内发现了小皇帝。

此时的朱厚照手中拿着一张图纸,比比划划,还不时用手中铅笔勾画几下。

您没看错,就是铅笔,华夏文明传承至今,基本上能用来写写画画的东西都被老祖宗琢磨过了,从石器时代的动物骨笔,先秦时的刀笔、竹梃笔、还有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的芦管笔、各种矿物粉末制成的「粉笔」,到天然石墨等矿物和胶搓成「怀铅握椠」的古代铅笔,再到「对秉鹅毛笔,俱含鸡舌香」的鹅翎管笔,种类繁多,后二者更是千年以来朝野间用来手工制图的首选,二爷着实佩服那帮子穿越后一门心思想靠着发明西方「羽毛笔」和「铅笔」混饭的同道们,真是心大。

到了明代,各种制笔材料种类更加丰富,笔头选材丰富多样,仅毛笔就有羊毫、紫毫、貂毫、狼毫等等,还可以根据软硬书写的需要,合称「兼毫」,其中紫毫笔取兔子项背之毫制成,价格昂贵,笔锋坚韧,「尖如锥兮利如刀」

,适合硬笔书法,如今丁寿府上就不乏「紫毫」精品,但用得不多,只用来摆谱。

「琢磨怎么赚钱啊,老刘那里有难处,外朝也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了。

」朱厚照继续勾画,没好气道。

打量了下夹道两侧的高墙,丁寿没发现有什么商业价值,不过他来说的是另一件事,「听闻今日廷议国用不足之事,陛下就不想去看看。」

「不去,廷议结果反正也要呈上来,费那心作甚。」朱厚照不屑地撇了撇嘴,「何况他们说什么朕也知道,无非是减少宫中用度,痛惩奢靡之风,我去添那堵干嘛。」

「满朝大臣不会尽是食古不化之人,总会有为陛下着想的。」丁寿不停撺掇小皇帝,「再说知道了这些大臣都是怎么想的,也方便今后朝上应对不是。

朱厚照一拨楞脑袋,倔强道:「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我去还有个屁用,丁寿暗道,转头看旁边有一个年轻太监,身子瘦小,猴里猴气的,眼神中透着一股灵动,随手一指,道:「你,过来。」

瘦太监连忙小跑过来,「万岁爷,丁大人,有何吩咐?」

「瞧着挺机灵的,叫什么名字?」丁寿问道。

「奴婢张锐。」太监躬身回道。

「去朝房听听众位大人都说些什么,回来一字不落的禀明皇上,清楚了么?」丁寿自顾给张锐安排了差事。

「清楚了。」张锐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脚下却不动,偷眼望着朱厚照,毕竟这是紫禁城,谁是主子还是拎得清的。

朱厚照却恼了,「看朕作甚,没听到丁卿的吩咐么。」抬腿就是一脚。

「听到了,听到了。」张锐连声应和,喜滋滋地撅着屁股挨了一脚,一溜烟儿跑得没影了。

「谢皇上给臣面子。」丁寿嬉皮笑脸道。

朱厚照哼了一声,收起纸笔,道:「朕已经让刘瑾在地方上开设皇店。」

「皇上要开店?」丁寿蹙眉,后世评价朱厚照的一项弊政就是开设宝和店等皇店与民争利,天知道嘉靖年间开设的宝和店怎么就算到正德头上的。

「开店也是在宫里啊,那些店铺是帮着朕收集各方土产,不然将来卖什么。」朱厚照理所当然,指着两侧高墙道:「朕要在这里修盖店铺,将各地土产方物售与宫人,你觉得怎样?」

「皇上觉得好就行。」丁寿应和道,看着朱厚照的眼神满是同情,多可怜的孩子,怎么就成了背锅侠了,背完自己老爹的,又得背堂弟的……

乾清宫里,张锐吐沫横飞地描述着朝房廷议时情景。

「英国公说了:海内虚耗,以有限之财供无穷之贵,若不痛惩侈靡,岂能转啬为丰9没看出来,这张锐也是个戏精,学张懋的时候挺胸腆肚,腰带往肚子上一扳,还挺像那么回事。

「韩部堂也说:理财何来奇术,国用不足,唯有规劝陛下节省开支,裁冗食、节冗费,将各处的脏罚之银尽数解往太仓……」

嘿,正德听得黑了脸子,合着所有的节省办法都是冲着我来的,多出的银子继续入户部,我不还是一样办事没钱么。

「就没一个长人心的大臣替万岁爷考虑的?」丁寿突然问道。

张锐也瞧出正德脸色不对,忙不迭道:「有,有,吏部焦右堂就给咱们万岁爷说了几句公道话。」

「他说什么了?」已经快气炸了的朱厚照急忙问道。

单手背后,张锐一手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装出一副捋须状,模仿焦芳道:「百姓家也有日常用度,何况是极贵天子之家?要说办法,老夫倒有一个…

…」

「什么办法?」朱厚照来了兴趣,半个身子都探出了御书案。

「天下间逋租匿税者不知凡几,俗话说」无钱拣故纸「,有司详加查盘追索,可解国用不足之急,身为人臣者,为何只知一昧损上?」

「说得好。」朱厚照一拍御案。

张锐被惊得一哆嗦,刚刚腰板还挺得笔直,一副诤臣之貌,瞬间胁肩谄笑,「不过阁部的几位老大人都不同意,谢阁老还说焦老大人是残民以逞,一意媚上,非君子之行,要不是李阁老调解,怕是在朝房内就要吵起来。」

「他们还想怎样!9朱厚照大怒,刚刚萌生的一点希望又被浇灭,心中更是委屈,「从登基到而今,他们哪项奏本朕没有准奏,即位诏书中裁撤锦衣卫与内宦上万人,仅御用监就裁掉了七百多人,如今张永那里连造龙床的人手都不够,难道非要把皇庄也交给户部才遂了他们的愿?」

龙颜大怒,张锐被吓得跪地不起,抖若筛糠。

「陛下息怒,皇庄是成化爷用来孝敬两宫的,若是转交户部,怕是宫中连琐碎小利也不可得。」丁寿温言道。

「朕当然知道,可朝中大臣们只知道盯着朕的开销,几时顾虑过朕这一国之君的感受9朱厚照呼呼喘着粗气,胸口起伏不定。

「这朝中遍布老朽,难免有些昏聩之言,陛下不要往心里去。」丁寿暗中打量皇帝神色,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再说不是还有人为陛下考量么,只可惜位卑言轻……」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闺中之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廷推和部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