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二章 豹房虎城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一章 如此中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闺中之乐

皇城,西苑。

高墙环绕犹如边城墩堡,南墙铁门之内狮吼虎啸,腥风四起,摄人心魂。

趴在高墙栏杆上的丁寿找到了后世动物园的感觉,吹着口哨调戏着这些百兽之王,不亦乐乎。

丁寿顺手丢下一扇羊肉,用力过猛险些把自己都给丢下去,吓得身旁陪同的中年太监险些丢了魂儿。

「哎呦,丁大人,您悠着点。」陪同的壮年太监一脸苦色道,这太监名叫张忠,北直隶霸州人士,因生得孔武有力,颇为苗逵所喜,升其为御马监太监,现提督豹房、虎城、牲口房事。

本以为今日的差事就是陪人看看豹房旁的场地,谁想眼前这位宫中红人和那位皇帝陛下一样是个想一出来一出的性子,看完了豹房又要跑到旁边的虎城玩,脚下还没个轻重,这要是掉下去喂了老虎……,张公公觉得后颈有些发凉。

丁寿倒是不知道自己给身边这位造成多大心理压力,擦了擦手,宽慰道:「放心,以本官的身手,就算掉下去了,这几只病猫也不奈我何。」

「是是是,丁指挥武艺超群,这帮连驴马都对付不了的畜生如何是您的对手。」张忠连连点头道。

张忠只是随口附和,丁寿听得却不是味儿,「你这意思,本官也就是等同驴马一般了?」

二爷倒是不反对某些部位被比作驴马货,家里那几个女人嗨得死去活来时常有这样的抱怨,可也不能由这太监来说吧。

「不不不,是奴婢失言。」张忠一边自己掌嘴,一边连忙解释,「其实奴婢所言是前朝典故。」

「哦?说来听听。」二爷来了兴致。

张忠想着早点把这位爷应付了,好办正事,只得说道:「宣德年间,内府由乌斯藏得一黑驴,据说擅长斗虎,可一日千里。」

「这驴成精了么?宣庙能信此荒谬之言?」丁寿揶揄道。

「宣庙老爷自是不信,就从虎城里选出了一只雌虎与之相斗……」张忠一指身下虎城道。

「那头驴撑了几个回合?」

张忠笑笑,「哪有几回合,一蹄而毙。」

「我就说么……」丁寿随口道,忽然反应过来,「等等,你是说老虎死了?9张忠点点头,尖着嗓子道:「后来宣庙又选了一头雄虎,这老虎总算给咱们爷们争了口气……」

「结果赢了?」丁寿追问。

「没有。」张忠摇头,「不过比那头母老虎强多了,撑了三蹄子才死。」

擦,这什么驴啊,估计这头黑驴的蹄子连旱魃都镇得住,二爷又想歪了。

「天顺朝的时候,番邦又进贡了一匹宝马,号称可以搏虎,英庙老爷就把那匹马放入了虎城……」张忠往下面一指。

「马又赢了吧?」丁寿已经见怪不怪了。

张忠一挑拇指,「大人明鉴,老虎果然不敌而死。」

丁寿饱含同情的看了看城下的百兽之王们,一次又一次的被食草动物完虐,得多大的心理阴影埃不过虽然偶尔会碰上些神奇物种,也总好过那些活活饿死的后辈们,那位一心要做圣明之君的崇祯爷认为「民脂民膏,养此何用」,硬生生把这些老虎饿得叫都叫不出来,参观的大臣士子都看不下去,报以「可怜」二字。

「张公公,咱这皇城里又是虎城豹房,还有什么象房的,这么些活物都是哪儿来的?一共有多少?」丁寿好奇问道。

「来处可多了,咱大明朝威名远播,四夷宾服,这些野畜除了一些从宁夏、榆林、奴儿干等边地征收,大多是西域和海外番邦进贡所得,至于数量么,各朝不等,先帝爷时达到鼎盛,共有二万九千四百余只……」

小皇帝诶,养虎蓄豹这罪名只能由你背了,丁寿暗道,谁教你爹在文官那里人缘好呢,「那这一日得耗费多少肉食粮秣?」

「这哪有准数,历代先皇各有定例,不过弘治爷倒是给它们定了职秩品科,按职俸豢养就是了,」张忠掰着手指道:「什么虎将军啊,象指挥碍…」

丁寿脸色难看,张忠自觉失言,连声告罪,道:「奴婢多嘴,真没有将大人您比象的意思……」

「好了,不须说了。」丁寿没了兴致,「办正事吧。」

谢天谢地,你总算记得正事了,张公公暗祷上天。

「丁大人,您请看这片地,便是新建豹房之所在,共有十顷。」张忠指着西苑的大片空地道。

「十顷?这么多9丁寿眼睛有些发直。

「不多了,大人,陛下要在这里演军,得设置校场吧;陛下既然要常驻临于此,总得有处落脚啊,预计得建新屋二百余……」张忠一笔笔账盘算着。

丁寿掐着手指配合心算,总觉得二十万两银子挡不祝

「还有那儿,那儿,是为着建禅寺的……」张忠跳脚指着肉眼已无法所及之处。

「还要修庙啊?」丁寿觉得心口有些发紧。

「万岁爷好习梵语,修乌斯藏佛法,总不能每日操演已毕,还要赶着往大内跑吧,您说呢,丁大人?」张忠一脸赤诚。

丁寿无话可说,狠狠一点头,咬着牙道:「修。」

「还有这边,奴婢想着从太液池引水过来,种上荷花,边上再栽上两排绿柳,夏天万岁爷也好纳个凉呀……」

「陛下酷爱乐理,常召教坊乐工侍奉,这里该有他们安置……欸——」张忠扭头见丁寿转身离去,不由惊呼道:「丁大人,您哪儿去?」

「本官今日心口有些疼,回头你把这些拉个单子与我就是了。」丁寿捂着胸口,弓腰塌背地缓缓离去。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一章 如此中兴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闺中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