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一章 如此中兴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章 天子内库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二章 豹房虎城

「你方才还说了这许多,况且皇考在日,听叶淇之言,变革盐法,将纳粮开中变为纳银入库,太仓之银该是骤增才是。」朱厚照急了,翻出了旧账。

「今时非比往日。」韩文神色肃穆,朗声道:「国朝今有口四千六百八十万,垦田四百六十九万七千二百三十三顷,盐课折银二十万两,商税钞关不足二十万,加上马草折银等其他诸项,岁入一百四十九万两有奇。以岁用而言,给边折俸及内府成造宝册之类为一百万两,余皆贮之太仓以备饷边急用」

朱厚照掰着手指头算算,又燃起一丝希望,「如此太仓积存,该有四百万两,最少也该有二百万。」

「海内虚耗,兵荒相继,而今太仓只有银一百零五万两,已不足国用。」

韩文淡淡说道。

「堂堂天朝,户部银库只有一百万两,钱哪去了!!?」朱厚照跳了起来。

丁寿在边上不出声,默默盘算了下自己家底,从朝鲜赚的一笔加上黑吃黑吞掉邓通的藏宝,心中笃定,略带同情地鄙视了一下大明皇帝。

「近年所入,多有积欠,本就亏于原额。」韩大人对自己这摊业务看来了然于胸,张口即答道:「而所出之数又过于往年,岁用已多至五百余万两,故太仓入不敷出。」

「五百万两!银子都花哪儿去了?」熊孩子被吓得一屁股坐回龙椅上。

「边事不绝,储备空虚,今岁宣府与大同二镇在各自五万两年例银之外,分别送银六十一万两和四十万两,辽东镇在十五万两年例银之外,加送白银三十三万四千两,此外……」韩文抬眼偷觑了下小皇帝,敛眉低目轻声道:「陛下即位以来,为先帝修筑山陵、筹备大婚及赏赍军卒便耗银一百八十万两……

怎么这事又绕到自己身上了,眨巴眨巴眼,朱厚照眼泪都快下来了,先皇没修皇陵就突然驾崩了,做儿子的总不能让亲爹一直躺在寿皇殿里吧;蒙古小王子趁着国丧来犯,打退了总得论功行赏吧;琢磨一圈好似也只有自己的大婚是可以省钱的地方了。

朱厚照呐呐道:「如此说来,朕的大婚却是靡费了……」

韩文心中狂喜,能令皇帝自减大婚用度,这事传出去妥妥名声爆棚啊,面上还是一副恭谨道:「陛下圣明,如今天下水旱频仍,边储缺乏,皇上初登大宝,宜慎俭德、怀永图……」

在一旁的刘瑾忍无可忍,喝道:「大胆韩文,陛下大婚乃国之盛事,礼制本该用银六十万两,户部几番推脱,减至四十万两,尔还不知收敛,得寸进尺,可晓人臣之礼!9韩文不慌不恼,谦谦道:「礼有定制,确非臣下所敢轻议,然凡赏赍,必酌时宜,从省约,由近及远而财用以充。」

「你……」刘瑾还要争论,朱厚照打断道:「好了,就依韩卿所言,减去十万两吧。」

「陛下以身示朴,崇俭尚德,万民之福。」好话又不要钱,韩尚书不吝惜这几句。

「韩卿,历年积欠之事又该如何处置?」朱厚照无力歪倒在龙椅上,只觉得脑仁疼得要炸开了。

「按照惯例,请陛下恩旨蠲免。」韩文理所当然道。

「什么?免了!9小皇帝又一次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不交的税赋直接减免,那以后谁还交税,朱厚照真觉得自己脑子跟不上文臣思路。

「蒙元无道,太祖以布衣起于淮右,深哀民生多艰,国朝初立,兴水利,劝农桑,与民生息;又慨叹前朝之苛敛,洪武元年,谕中书省群臣曰:善政在于养民,养民在于宽赋……」

「两宋巧立名目,如总制钱、月桩钱、蚕盐钱、丁绢、丁盐钱、僧道免丁钱等等,苛捐之多,便是时人也不可以尽举,亦不能遍知;又设鼠雀耗、支移、折变、预催、预借诸多盘剥之法,朱子曾谓:古者刻剥之法,本朝皆备。太祖引以为鉴,洪武三年谆谆告诫户部:善理财者,不病民以利官,必生财以富民……」

韩老大人滔滔不绝,动不动就引出一段太祖训来,朱厚照辩无可辩,有口难言,好不容易逮到韩文话中空当,插嘴问道:「户部究竟何意?」

到底岁数大了,嘚啵这么长时间气有点接不上,韩文喝口茶润了润嗓子,缓口气道:「遵从祖训:量入度出,毋复挠民。」

狠狠喘了口粗气,朱厚照耐着性子打商量道:「由周边府库暂借如何?」

韩文没有回答,而是说起另一件事,「前几日总督仓储兵部侍郎陈清曾有奏疏交于银台,不知陛下可曾御览?」

「哦?」朱厚照瞄了眼御案上摞着的通政司呈送的题本,摇了摇头,「还没看到,有何要事么?」

「只有一事:天下仓储,处处空虚。」韩文一字一顿道。

朱厚照一张脸彻底垮了下来,喃喃自语道:「太仓银库,存积几无;天下仓储,处处空虚……」苦笑一声,「朕这万乘之君,四海之主有什么意思,不过一个穷措大罢了。」

韩文不动声色地乜斜了一旁侍立的刘瑾一眼,嘴角轻勾,沉声道:「老臣有一事请奏。」

「说吧。」朱厚照甩了甩袖子,他现在什么兴致也没有。

「先帝时曾多次从太仓取银共数百万两,而今海内空虚,国无用度,臣乞陛下敕承运库内官,核内库所积金银册籍,部分拨还户部,以备应急之需。」

朱厚照闻言蓦地看向刘瑾,丁寿见老太监瞬间脸色死人般苍白,不带一丝血色。

「陛下,不知内库可否……」韩文继续进言。

「此事再议,着令户部会同内阁九卿,廷议国库空虚之事。」朱厚照道。

韩文一愣,随即脱口道:「何须再议……」

「韩——卿,退下。」朱厚照声音不大,却夹含着帝王之威。

「臣遵旨,臣告退。」不知何故,韩文后背淌下一丝冷汗,隐隐后悔今日似乎话说多了。

乾清宫内,朱厚照端坐龙椅。

刘瑾匍匐在御案之前。

「韩文所说,可是实情?」朱厚照轻声道。

「是。」刘瑾道。

「内库存银呢?」朱厚照仍是轻轻问道,不复先前少年急迫之态。

刘瑾以额触地,「不止户部所调之银,祖宗内藏之积,至弘治年尽矣。」

「如何花销?」朱厚照不见喜怒。

「内承运库二十年来放支银两,累数百万,支销全无印簿。」

刘瑾身子轻轻发抖,静候小皇帝的雷霆之怒。

不止过了多久,一双明黄缎面的龙纹锦靴出现在眼前,一只手托住他颤抖的手臂,轻声道:「起来吧,怎么早不跟朕说?」

「陛下……」刘瑾声音有些哽咽,「您不怀疑老奴监守自盗?」

「你成天随在朕身边,执掌内府才几天啊,岂能都由你一人顶着。」 朱厚照微笑,随即又轻叹一声,「若是连你都骗我,这天下还有谁可信。」

「陛下隆恩,老奴必粉身以报。」刘瑾老泪盈眶,丁寿还从未见他如此失态。

「下去歇着吧,朕想静静。」朱厚照很是疲惫,对着周边宫人道。

丁寿也要告退,却被朱厚照拦住,「陪朕聊聊。」

聊就聊吧,你一屁股坐地上算怎么回事,二爷都不好意思坐凳子了。

无奈,丁寿挨着朱厚照肩并肩地坐到了地上。

「唉~」皇帝一声长叹。

「唉~」丁寿长叹一声。

「你叹什么气?」朱厚照问道。

「皇上又为什么叹气?」丁寿反问。

「朕富有四海,为天下之主,却连区区二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还不该叹气么?」朱厚照眨了眨眼。

「君忧臣辱,当皇帝的都这么惨了,做臣子的陪着叹口气还不该么?」丁寿挑了挑眉。

「哈。」朱厚照用肩膀撞了丁寿一下。

「哈哈。」丁寿回撞。

「哈哈哈。」二人扭打在一起。

半个时辰后。

「不打了,不打了。免得让人说朕以君压臣。」朱厚照团龙袍扣子也开了,翼善冠早不知飞到哪去了。

「不打就不打,省得你说我以大欺校」丁寿把飞到殿角的靴子捡起来穿上。

「你倒是个没心肝的,便是老刘也不敢这么对我放肆。」朱厚照四肢大张,躺在地上道。

「刘公公把您当主子供着,当真龙天子捧着,自然不敢。而我么……」丁寿把刚穿上的靴子在地上踩了踩,「还是先把皇上当成个人看。」

「冲你这句大不敬的话,朕将来饶你一次不死。」挺尸的朱厚照指着丁寿道。

「那我趁热多说几句?」丁寿眼睛一亮。

朱厚照脱下一只靴子就扔了过去,「再说现在就把你砍了。」

丁寿接过靴子,笑了笑,走到小皇帝身前,「其实皇上也不用妄自菲薄,您坐拥大明万里江山,千秋基业,论起固定资产,该是天下第一首富。」

「固定资产?」朱厚照喃喃重复几句,琢磨明白意思后,笑骂道:「诡辩。」

「打也打了,闹也闹了,说点正经的。」丁寿把靴子为小皇帝穿上,正色道。

「朕这个皇帝,如今哪还有正经事做?」朱厚照落落寡欢。

丁寿把赖在地上的小皇帝拉了起来,「建豹房的事交给我了。」

「你——?」朱厚照有些不相信,随即撇嘴道:「朕没钱给你。」

「先欠着,有钱了再说。」丁寿大度地一挥手。

看着丁寿不像说笑,朱厚照雀跃起来,狠狠给了他肩头一拳,「果然够朋友。」

瞧着又恢复少年性情的朱厚照,丁寿揉肩苦笑,心道:京营废弛,盗贼横行,边事糜烂,盐政败坏,土地兼并,府库空虚,这就是史书上的「弘治中兴」,先帝爷啊,你给自家儿子留下了个什么烂摊子诶!!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章 天子内库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二十二章 豹房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