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八章 提督京营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为病者讳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京营废弛

紫禁城,奉天殿。

「看到了,看到了。」小皇帝举着一个黄澄澄的长筒铜管,站在奉天殿外平台上又蹦又跳。

「你说这叫什么来着?」朱厚照扭头问道。

「千里镜。」丁寿陪着笑脸道。

几副药下去,太后病情见好,丁寿担心朱厚照又追着自己要女人,琢磨着怎么给他找个事做。

相处久了,二爷算是清楚这熊孩子的性子,佻脱好动,想一出是一出,给他找点事干能清静好一阵子。

恰好南镇抚司那边来信,他前番让江南工匠琢磨制作的望远镜终于成了,明朝各地匠户执行的是轮班进京服役,当然一来一往折腾时间太长,属于劳民伤财,朝廷也不断延长轮班期限,有三年一轮、四年一轮的,成化年间干脆下令,愿意出银子的可以顶替劳役,这也是大清匠班银的来由。

不过此时缴银代役还不是定制,京城中也有常驻工匠,南镇抚司见是朝中红得发紫的丁大人吩咐,不敢怠慢,抽调能工巧匠听从安排。

丁寿还是小瞧了老祖宗,当初只觉得明朝有眼镜不可思议,细打听原来国人玩透镜已经几千年了,《淮南万毕术》里甚至有用冰加工成球形透镜的方法,东汉张衡还借助透镜观察月亮,眼镜这东西如今在大明是稀罕物的原因是透明玻璃不易得,价格才居高不下。

当然这些问题对于丁大人来说不成问题,刚从朝鲜搜刮了一笔的丁寿不在乎几两银子一副的眼镜,琉璃厂那边一时指望不上,他直接让谭淑贞购置了大批的替代品。

「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黄金。」 《山海经.南山经》中早有记载,放着水晶不用,更待何时。

有了丁寿讲解组合使用的原理,分清目镜和物镜所使用的透镜区别,再加上源源不断的透明水晶供应,南镇抚司的工匠多番试验,终于制造出了本时空的第一个「望远镜」。

看着兴高采烈玩得嗨起的朱厚照,丁寿松了口气,这望远镜寒酸了些,没那些复杂的透镜组,不过打发这个熊孩子尽够了,自己能消停好一阵子。

「老刘,是老刘。」朱厚照眼睛紧贴着望远镜,大呼小叫道。

被朱厚照召唤过来的刘瑾上前行礼,随即怀中被塞进了一个黄铜物件。

按着雀跃的朱厚照指点,刘瑾小心翼翼地将望远镜放在眼前,随即眼前突变的景象让他面色一变,匆忙移开眼睛,才长出一口气。

刘瑾的表现很符合朱厚照预期,他得意地问道:「这是丁寿做出来的千里镜,怎么样?」

「不想这小子还精于制器之术,端是不错。」刘瑾点了点头,双手将望远镜呈还朱厚照,「陛下玩的时候小心脚底,别摔咯。」

朱厚照睁大眼睛,讶异地看着刘瑾,「你以为这是玩闹之物?」

「不是么?」刘瑾看向丁寿。

「是啊,不是么?」丁寿点头又马上摇头,迷茫地看向小皇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朱厚照挥动着手中之物,意气风发道:「碧海扬波,草原奔驰,有了此物便可洞察敌机,事半功倍。」

丁寿张大了嘴巴,半晌才道:「陛下圣明。」

败家孩子你现在连出紫禁城都费劲,想得倒挺远。二爷被封建皇帝的科技实用意识刺激到了自尊心。

朱厚照不见刘瑾应和,纳闷问道:「老刘,你认为我说的不对?」

「万岁圣心烛照,自然是对的,只是……」刘瑾期期道:「只是……」

「只是什么?」朱厚照将千里镜扔给丁寿,转身进了奉天殿,边走边道:「就讨厌你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有话直说。」

「只是利器在手,也要看有无持器之人。」刘瑾偷眼打量了下皇帝,躬身道。

朱厚照哈地一声,不以为意道:「大明有雄兵百万,单这京营便有十余万虎狼选锋,还愁无持器之人。」

「陛下,老奴听闻京营无操久矣,实忧心其是否堪用。」

「什么?此事当真?」朱厚照大惊失色,若是京营都不堪一用,他将来跃马沙场,带谁玩去。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刘瑾神色淡淡,只是轻轻吐出这八个字。

朱厚照略一思索,便道:「刘瑾,朕命你提督京营,务必严行操练之法,不得懈担」

「臣刘瑾领旨。」刘瑾端端正正跪倒在奉天殿内,改称以示郑重。

丁寿钦佩地看着老太监背影,高啊,这才叫顺水推舟,不声不响拿下了京营兵权,自己那点耍心眼、递小话的行径与之相比,简直是过家家的水平。

京师京营自永乐迁都以后便已设立,最初名三大营,由神机营、五军营、三千营组成。

永乐皇帝五征蒙古,追亡逐北,便是依靠着这三大营精锐,朱小四是马背上得来的江山,打起仗来也是简单粗暴,神机营火器当先,轰乱敌军阵型,三千营骑兵跟上抽刀砍人,击溃残敌,随后五军营步兵清常看起来是不是眼熟,四百年后法兰西那位小个子用几乎一样的战术放翻了整个欧洲。

可惜三大营主力于土木之祸损失殆尽,景泰时少保于谦收拾余烬,从中拣选精锐十万,设立「十团营」,每营各分神机、五军等三营,原来的三大营被称呼为「老家」,其后团营几经变革,成化初年增至十二营,由十二侯分掌,一人总领,监以内臣、兵部尚书提督,而今总领团营的便是英国公张懋,而提督京营的则是刚摆了丁二一道的新晋兵部尚书许进。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为病者讳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京营废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