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为病者讳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凤体抱恙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八章 提督京营

「太后怎么样了?」

仁寿宫外焦躁等待的朱厚照,一见丁寿便急声询问。

「陛下放心,太后该是一时急火攻心,应无大碍。」丁寿道。

「那就好,那就好。」朱厚照放下心来,又狠狠一捶掌心,「都是那两个为非作歹的家伙害得朕母子失和。」

「恕臣直言,太后一心想保自家兄弟平安,若陛下逼迫太过,怕会真的有损天家亲情。」丁寿换了一副嘴脸,忧心忡忡道。

「朕岂不知,可难道让朕姑息养奸,由他二人继续作恶不成?」朱厚照恨声道。

「严惩怕是太后那里不依……」丁寿故作思索一番,继续道:「不如给二位侯爷一个教训,既让他们晓得轻重,又给太后一个台阶。」

「什么教训?」朱厚照问道。

「罢了二侯的朝参,无旨不得随意进宫。」

丁寿见朱厚照眉头皱起,似有觉得轻判的意思,连忙解释道:「一来让二位侯爷晓得在宫里失了宠,今后行止必会有些收敛;二来太后那里也全了面子;三来么也给天下臣民一个交代,陛下执法严明,不徇私情,乃圣君垂范。」

「朕不在乎这些虚名。」被忽悠起来的朱厚照眉花眼笑,却还装作不在意状。

「另外关于刑部……」丁寿又道,既然首辅刘健都摆了一道,那率先给自己挖坑的闵珪要不收拾一下,二爷心里实在气不过。

「人犯狱中服毒自尽,刑部一干人等办事不力,自大司寇下涉案人等皆以罚俸论处。」既然刘瑾和王岳都不想在这事上深究,丁寿也不敢闹出太大动静,道:「也好给群臣一个教训,今后勤于王事,勿有懈担」

朱厚照满意地点了点头,拍了拍丁寿肩膀,「进退兼顾,三思而行,这才是股肱之臣的样子,天下官儿都像你这样思虑周祥,朕该少了多少麻烦事。」

「陛下谬赞,臣惶恐。」丁寿笑容满面,难抑得意之色。

没等丁二爷的小尾巴翘起来,朱厚照随之来了一句:「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丁寿正发愁怎么解释这档子事,遥见宫女翠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张太后虚弱地躺在榻上,神色萎靡。

「母后,母后……」朱厚照立在榻侧,轻声呼唤。

太后缓缓睁开眼帘,「皇上,你那两个不成器的舅舅……」

「母后放心,丁卿已经与儿皇说过了。」朱厚照将方才商议二侯的处置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太后欣慰地点了点头,「让皇儿费心了。」

「母后哪里话,都是儿子不孝,累您气坏了身子。」朱厚照一时真情流露,声音哽咽。

丁寿把梅金书拉到一旁,低声道:「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地,怎地诊完病更严重了?」

「禀世叔,太后有暗疾在身,此番大怒,将体内燥郁之火激发,故而来势凶猛。」

梅金书面色凝重,略一沉吟,继续道:「观其脉象,右手寸关二部脉甚洪大,左手心脉大虚……」

大段医理听得丁寿头疼,打断道:「说人话,什么病?」

梅金书话语一窒,筹措一番言辞,继续道:「凤体积攒阴寒,阴虚火旺,似乎长期不寐……」

不可能,就二爷见她这几回,哪次不是日上三竿才起床,丁寿大摇其头。

不但丁寿不信,凑过来的朱厚照也是不信,待唤过翠蝶细细询问,不由二人惊讶莫名。

「太后整夜不睡有些日子了,白日里神思倦怠,心心恹恹地,吃过几位太医的方子调理,也不见效。」

「那为何不早日禀报于朕?」朱厚照忧心母亲,龙颜大怒。

翠蝶慌忙跪倒请罪,「奴婢早想禀奏,奈何太后不许,只说自己知道,不要奴婢多事。」

「金书,你可有诊治之法?」丁寿问道。

「此次痰火郁结于心,引发晕厥,倒是有几个方子应急。」梅金书眉头深锁道:「可这长期不寐之症若不缓解,怕是治标不治本埃」

「无法根治么?」朱厚照道。

「陛下明鉴,自古来上下尊卑分明,男女有别。」梅金书为难道:「男医女疾本就有诸多不便,况且以男子之身度女子之心,推断病由,难免有失偏颇,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微臣不敢妄施药石。」

「那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去唤医婆来。」朱厚照喝道。

翠蝶面露难色,「陛下,宫中医婆多年前俱都老病请辞了。」

「不独宫中,便是天下间,也是女医稀缺,杏林之憾耳。」梅金书感怀道。

没功夫听梅金书感叹大明朝妇科前景,朱厚照匆忙传旨,欲征集民间女医为太后诊玻

「陛下,臣府中西席便是女子,医道精湛,可以一试。」丁寿毫不犹豫把谈允贤卖了。

「怎不早说,快快宣召。」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朱厚照连声催促。

丁寿见梅金书面色犹豫,便道:「此人乃梅太医师妹,请梅太医随臣同去敦请。」

车轮滚滚,沿着青石街道一路奔驰。

「金书,方才宫内似乎有话要说。」丁寿向同在车厢内的梅金书问道:「可是有何不妥?」

梅金书叹了口气,「小侄无状,怕是给世叔扯上了个麻烦。」

听梅金书一番解释,丁寿才晓得谈允贤此次进京是有求而来。

谈允贤幼弟谈一凤,弘治五年举人,中举之后屡试不第,在大明朝举人想做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首先需三次会试不中,才有机会候补派官,可即便派官也不一定轮得到,因为还有一批取了进士后朝考不合格的在家等着候补呢。

严格来说,那位中举后就乐疯了的范进老爷这辈子能不能熬到派官,还得看祖上积了多少德。咱也别提那位举人中的另类海青天,那位爷做官是因为嘉靖时期张孚敬改革吏治,三途并举,谈一凤可不一定有那运气。

不过好歹谈家也是书香门第,世代为官,机会比同辈还是多些,在谈一凤中举十三年后,总算是熬到了桂林训导的空缺。

「府城训导?」丁寿听到这里,面上露出轻视之色,一个不入流的小官儿。

梅金书倒是没有小瞧之意,只顾说道:「桂林地处偏远,允贤心悬幼弟,想为他另谋一官职,恰逢长今小师妹延聘西席,听闻世叔又是当朝红人,便请托小侄。」

说到此,梅金书面带赧色,「为小师妹早得名师授业,小侄厚颜答允,本想等待时机再面诉详情,又怕世叔为难,迁延至今。」

「不就是要补个实缺么,有什么为难的。」丁寿满不在乎道。

梅金书面色凝重,道:「官职授受,朝廷自有法度,岂是易于的。」

丁寿仔细打量着比自己大许多的师侄,他老子梅退之一心想着造朱棣后人的反,两个儿子却一个痴、一个呆,替自己考虑什么朝廷法度,还真是养子不「肖」。

梅金书被丁寿看得浑身不自在,「世叔,可是小侄言语有错?」

「没错。」丁寿展颜一笑,拍了拍梅金书肩头,「此事交给我吧。」

烈日炎炎,蝉声切切。

雅轩虽是临水而设,也难抵酷暑,谈允贤围着一条碧绿色白点湘裙,同色主腰上只披着一袭轻纱,香肩玉臂若隐若现。

小轩地处后宅,谈允贤不虞外人撞见,何况郎中面前无羞涩,行医多年的她顾忌本就少得多,穿衣自然随便。

此时她正整理翻看梅金书前些时日送来的道教名方《摘玄子》,据说乃是元代国师长春真人丘处机所著,内载长寿之术多不秘传,谈允贤自阅后便手不释卷,一卷刚刚读完,正寻下一卷来看。

忽觉有异,谈允贤回过身来,见门口伫立二人,梅金书避嫌,眼神四处闪躲,丁寿则兴致勃勃地盯着她薄纱下的雪白膀子。

启齿一笑,谈允贤回身上前万福:「东主,师兄,有何见教?」

仁寿宫,暖阁。

谈允贤双目微阖,雪白纤长的手指轻搭在太后伸出的皓腕上,神态静穆。

朱厚照、丁寿君臣二人眼巴巴地看着这位女医诊病,片刻后,谈允贤收手起身。

「怎么样?」「如何?」

面对二人关切问话,谈允贤微微摇了摇头。

朱厚照的心悬了起来,丁寿急切道:「药石罔效么?」

「没有大碍。」谈允贤的回话让丁寿恨不得掐死她,没事你摇什么头埃谈允贤坐在桌前,提笔写方,边写边道:「太后凤体亏损,需要进补。」

「无妨,我那里有许多高丽人参,给太后当饭吃都可以。」丁寿难得大方。

抬头看了丁寿一眼,谈允贤埋头继续书写,道:「人参虽好,火气还嫌大了些,不能多吃。」

「阳常有余,阴常不足。太后之病当以滋阴为主。」谈允贤放下笔,将纸上墨迹吹干,递给梅金书,道:「早晨用人参膏,日中用煎药八物汤,加干山药、酸枣仁、辰砂、蒲黄、木通、远志,水二钟、姜三片煎服。晚用琥珀镇心丸,至三更用清气化痰丸,不出三月,凤体自愈。」

梅金书细细看了看方子,连连点头称妙,「这是用朱震亨的《丹溪方》与丘真人的《摘玄子》药方相辅相佐,文武并用,恰到好处,难怪家父时常夸赞于你,师妹果然医道国手。」

「师兄言重,也是托了师兄连日来借书之德,小妹眼界得以舒展,方有此方。」谈允贤欠身施礼。

朱厚照可没兴趣听这二人探讨医理,听说方子可用,立即抢了过来,吩咐宫人速速制备。

丁寿凑到谈允贤近前,低声问道:「太后这病根究竟为何?」张太后这病得莫名其妙,二爷还是觉得心里没底。

望了望榻上昏沉沉的太后,谈允贤迎着丁寿满是希冀的目光,浅笑道:「东主恕罪,医者当为病者讳……」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凤体抱恙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一十八章 提督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