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七章 大明社保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六章 酒鬼坐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八章 丐帮恶行

看着老家伙如同霜打的茄子,不复方才嚣张,丁寿心中暗爽,这老儿脾气暴烈,想让他说实话,怕是没那么容易,还得再添一把火,故作一副悲悯状:

「前辈受苦了,不过东厂毕竟不是寻常所在,您老深夜窥伺,是否有何误会,请实言相告,晚辈当从中斡旋,助前辈早日开释。」

「不必了,出去后老叫花日子过得还未必有这里好呢。」涂大勇一扬手中酒肉,满不在乎道。

「您老倒是想得开,」丁寿摇头苦笑,「想过好日子还不容易,国朝自有优老之礼,满七十者享有爵位俸粮,我看涂前辈……」

涂大勇打断道:「老人家年轻得很,没那个福气。」

呸,老花子一头乱蓬蓬的白发,加上如今受伤后一副要死的神情,说你九十都得有人信,丁寿心中嘀咕,面上不露声色,拍了拍牢房地面,继续道:「那也无妨,东厂所在的保大坊内有便旙竿寺舍饭,施医舍药的惠民药局也在此间,待把您调理得结结实实的,回头晚辈再着人把您老送到孤老胡同的养济院,保证您今后衣食无忧,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

涂大勇一张红脸已经被气成了酱紫色,堂堂丐帮长老被当做「鳏寡孤独疾废」投进养济院,天下第一大帮的颜面就丢尽了。

丁寿对他脸色恍如不见,继续叨叨:「您老要是吃腻了旙竿寺,没关系,今年万岁爷还在西城阜财坊新建了一座蜡烛寺,新建的寺庙估计那帮秃驴不敢玩什么猫腻,得空晚辈奏请皇上派宫中内官前去打理,往您碗里多添一勺饭那是一句话的事……」

「够了9涂大勇咬着后槽牙恨声道。

「您别客气,咱是老交情了么,就算哪一天您老有个马高镫短的……,誒,您别生气,晚辈是说万一,您老嘎奔儿一下过去了,崇文门外的漏泽园,晚辈一定为您选一块依山傍水,山清水秀的埋骨之地……」

丁寿还在舌灿莲花之时,忽听「啪」的一声,涂大勇将手中酒瓶摔个粉碎。

「丁家小子,有什么道儿划下来,老花子接着就是,少在这里拿某家消遣。」涂大勇面罩寒霜,冷声道。

看嗜酒如命的涂酒鬼把酒瓶摔了,丁寿觉得火候到了,抖了抖衣袖,淡然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东厂又不是您丐帮后院,夜间窥探总得给个说法吧。」

涂大勇冷笑一声,「你东厂中人将我丐帮大信分舵一网打尽,尸骨不全,又可曾给个说法?」

丁寿暗道一声果然,却还是疑惑道:「涂长老从何得知?」当时案子已经交给了顺天府,胡汝砺没这么大胆子敢卖刘瑾吧。

「你们这帮番子自以为得计,却没想百密一疏,还是留下了活口。」涂大勇冷哼一声,继续道:「一个姓廖的小花子当时只是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隐约听到来人提到」东厂「。」

顿了一顿,涂大勇继续道:「他醒来后见了分舵众人惨状,便星夜兼程,赶赴洞庭总舵,老花子既得了信,就不能不来找你们这些鹰犬讨个公道。」

原来有人晕了过去,还当白老三的「失心散」失了效呢,丁寿心中了然,点了点头,忽听得「公道」二字,不由失笑:「公道?谁的公道?」

「天地间的公道,我丐帮数百年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行止无愧于天地,由不得你们这些朝廷鹰犬荼毒残害,更以」莫须有「之罪颠倒黑白,败坏丐帮侠义之名。」涂大勇厉声道。

「瞧这意思你也见到顺天府的告示了,你以为是假的?」丁寿不耐地掏了掏耳朵,「厂卫是鹰犬不假,可平日干的也都是为国除奸,为陛下分忧的差事,就你们这帮叫花子也值得我们出手,不问问缘由?」

「蛇蝎之人,豺狼心性,谁知你们作何打算。」老儿脑袋一扭,倔强说道。

丁寿被骂得一点脾气没有,戏谑道:「我说涂老前辈,咱们也算有过数面之缘,你觉得丁某为人如何?」

「初次见面时还有几分敬老之心,牡丹园中仗义出手,也可见赤子心性,不过近墨者黑,如今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涂大勇看着丁寿眼神满是不屑鄙夷。

二爷被气乐了,「好,厂卫都不是好东西,那你们丐帮呢?」向斜上方一拱手,道:「国朝自太祖起,历代君王皆以恤民安邦为任,养济院收养孤老,纵是边镇亦蒙其泽;火房粥厂煮饭施贫,赈济流民;惠民药局诊病开药,分文不取;漏泽园安葬无家枯骨,死者与棺……」

丁寿直视涂大勇,森然道:「孤老有养,贫者得食,病者有医,死后得葬,如此种种,皆为百姓安居,反观你丐帮众人啸聚成群,游手好闲,与市井泼皮何异,不独滋生事端,为百姓守臣所恶,又有何面目指摘朝廷?」

这番话丁二爷是言之有据,朱元璋是被蒙元逼得过不下去才造反的,一家八口一次灾荒就没了一半,当了皇帝以后恨贪官的同时,真心实意的关心百姓疾苦,在前宋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官办福利,大明朝除了前面那些政策,还有个「居者有其屋」的美好愿望,可这「福利分房」的政策贯彻下去难度太大,大明国祚初立,实在没那财力,不过由他一手建立的荒政体系却在子孙后代中一直完善,即便现代社会制度下也有可取之处。每逢灾年,这些史书上的大明王八蛋皇帝们便承袭祖制,都把救荒作为重要政务,连被批怠政的二位皇帝,我大清编纂的《明史》中也不得不承认「世宗、神宗于民事略矣,而荒疏至,必赐蠲赈,不敢违祖制也」。

闻听丁寿之言,涂大勇嗤笑一声,「丁小子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皇帝老儿那些旨意落到地方还有几成,恐怕天知道,而且老天爷不开眼,地面上水旱蝗灾不断,我们这些没爹没娘的苦哈哈不聚在一起,岂不都成了路边倒卧。」

丁寿默然,老叫化说的也是实情,大明朝流年不利,二百七十六年国祚天灾不绝,共计有一千余次,公元1500年之后,小冰河期气候影响加重,更是「无岁不告灾伤,一灾动连数使,凭着明朝市民阶层的兴起,城市化大发展,都城大邑内无论是讨生活还是舍饭施粥,都要比乡野间容易生存,一逢灾年,流民乞丐便纷纷进城乞讨,皇城东安门夹道都有被乞丐堵住的时候。

沉思片刻,丁寿又开言道:「即便如此,朝廷对受灾流民并非置之不问,只要愿归本籍,赐田十五亩,赠耕牛稻种,安家之需亦足矣。」这是朝廷法度,只要国有余力,便会监督执行,现而今还不是明后期财政匮乏,要依靠地方士绅的「同善会」帮着救济贫民的时候,官府救济力度尚可。

多说一句明后期盛行的「同善会」,与官办的「养济院」不同之处在于救济标准,养济院针对本地籍贯,无人收养的鳏寡孤独疾废之人都予救济,若是外地流民多了也可破例,同善会执行的则是会员制度,听着很高端,就是新人入会必须会员作保,于是一个辅助官方救济的组织就同提供钱粮的本地士绅绑在了一起,晓得东林复社抗起税来为何一呼百应了吧,大明朝对年收入四十两以下是免税的,碍不着平民百姓和小商小贩的事,可架不住吃人嘴短埃

「乞丐做三年,神仙也不换。」涂大勇懒洋洋地伸了伸腰,「自由自在惯了,自然不愿再受约束。」

「成群结队,招摇过市,岂不滋扰地方,祸害乡邻,令地方有司为难?」

丁寿斜睨对方道。

大明治下乞丐数量是纳入地方官政绩考评的,西班牙使者拉达说在中国城市见不到乞丐有可能是真的,要是摊上太祖太宗的时候,地方官因为街面上有乞丐不得收养还要挨板子。

同样英国马戛尔尼笔下看到遍地乞丐也八成不假,不说那掺了多少水的「乾隆盛世」,就制度而言,我大清对乞丐流民的管理走的也是另一个套路——合法化,直接给这帮花子头封官,把乞丐纳入地方保甲,成了乞丐便世代不易,再没有大明朝今天是流民乞讨,改日未必不是纳粮顺民的机会,养济院也没了明朝时的高福利待遇,与前朝赖在养济院蹭吃蹭喝不走相比,在大清进养济院是比打板子还有效的惩治办法,清人也不再同明人一样对乞丐尚抱有怜悯之心,按照清末徐珂之女的想法,乞丐这些社会毒瘤都该被洪水、瘟疫这些天灾给收喽。

不过大清朝虽说执行了这制度,最早提出这办法的却是东林元老高攀龙,这帮标榜仁义道德的读书人也许是想弥补蒙元时期被列为「臭老九」的心理创伤,孜孜矻矻为天下人等分类,毫不客气的将乞丐列入「无耻」行列,高攀龙便是想颁发「火烙印牌」,将乞丐纳入乡约保甲,可惜壮志未酬,这位「入云龙」就被九千岁玩死了,遗愿只得由摘了桃子的大清圣祖仁君们一一完成。

当然这都是另一个时空的后话,此时的涂大勇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帮中弟子游侠四方,惩恶扬善,虽偶有叨扰四邻之举,谈何祸害地方,休要危言耸听。」涂大勇不满说道。

丁寿冷笑一声,总算聊到正题了,轻轻击掌,「把人带进来。」

注:蜡烛寺真的建于正德元年,与旙竿寺并称东西舍饭寺,正德年间安排内官管理,这帮内监或许有从中上下其手的,但记载中悲天悯人照顾贫弱的也有不少,漏泽园的位置明代地图上没查到,看过一篇论文是在崇文门外。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六章 酒鬼坐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八章 丐帮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