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六章 酒鬼坐监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五章 女人心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七章 大明社保

丁府,内宅。

「倩娘妹子是爷在宣府宅里的旧人,清楚爷的口味,奴婢想着让她管着内宅伙食,丁七家的秀红难得是个全灶手艺的,就帮着打个下手……」谭淑贞立在床畔,低眉顺眼地禀事。

二爷如今一身白色茧绸中衣,赤着双足坐在床畔,睡眼惺忪地看着谭淑贞,打从宫里回来,丁寿便要补个回笼觉,谭淑贞恰要进来禀告月来琐事,想着早听完早去见周公的打算,只得强撑着精神听着他压根不怎么关心的府中杂事。

「听说美莲旧日里帮爷打理酒坊生意,想必是个精明伶俐的,这府中采买和外宅伙食便由她张罗,爷看如何?」谭淑贞说了一半,探询丁寿意见。

丁寿点了点头,各尽其用,安置的还算妥当。

「蕊儿丫头既然往日便是服侍爷起居的,便安排在爷卧室外间,只是奴婢看这丫头年岁还小,恐服侍不周,想着让贻青贻红姐妹帮衬着些……」

「不必麻烦了,那娘俩小户人家出身,不识大家礼仪,让她去陪长今吧,由晓怜教导她二人读书识礼。」丁寿不耐烦地摆摆手。

谭淑贞应了声是,又拿起一份账册,继续道:「另外入夏前,奴婢给府中所有人等做了两件夏衣,老爷心善,常说不能亏了下人,可这临季赶制,总是不如提前预备,所以奴婢斗胆囤了一些布料,以备不时之需,计有杭州细绢红黄各一百五十丈、红绫六十丈、黄绫四十丈、青素银丝纱三十匹、白生绢二十匹、绢一百匹……」

朱唇开阖,谭淑贞报出一串串账目数字,丁二爷早已失去了兴趣,饶有兴致地打量起这妇人来。

夏季衣料轻薄,素手轻托账册,宽袖滑落,露出半截雪白圆滑的藕臂,一身合体的米稠色衫裙轻裹着成熟妇人的丰腴胴体,胸部山峦随着话音起伏波动,面容清丽,眼角细纹虽难掩韶华已逝,却更添几分风韵。

摇了摇头,丁寿暗道自己是不是被苏三那小娘皮勾了魂,怎地从谭淑贞眉眼间看出几分她的影子来。

谭淑贞未留神丁寿站起绕到她的身后,自顾继续禀道:「咱府上占地太大,还需添置些人手,只是京师牙行索价太高,一时耽搁下来,恰好前日子顺天府那里……哎呦9腰身一紧,丁寿已然从背后搂紧了她,轻舔她的耳垂,道:「快扔了那劳什子,陪爷好好乐乐。」

「爷——」谭淑贞无力地挣扎了一下,「这大白天的,要是让人看见……

「哪个不开眼的,敢擅闯进来。」丁寿双手已从她胸前交领探入,扯开里面肚兜,迫不及待地抓住那对饱满丰乳,轻轻揉动,不时捻捏几下葡萄般的诱人乳珠。

后宅这几个成熟妇人,杜云娘身具阴功,床上花样最多;倩娘则天生名器,蜜穴诱人;可谭淑贞出身书香门第,后又沦落风尘,感叹身世,平日里最是温柔恭顺,一见丁寿通红双眼,便知今日避不过了,顺从地蹲下身子,将丁寿硕大肉棒从中裤中解了出来。

「蔼—」轻掩檀口,谭淑贞惊讶地看着摇头晃脑的独眼巨龙,「月余不见,爷这宝贝又大了不少。」

丁寿也暗自纳闷,随着天精魔道修为渐长,他这命根子也是「来日方长」

,这样下去以后裤裆里不会揣个茄子吧,不过如今没空理会这些,嘿嘿一笑:「少啰嗦,快把衣服脱了,好好伺候着。」

俏目白了丁寿一眼,谭淑贞红唇大张,含住了鲜红菇头,一边用舌尖往复舔弄,一边扭动身子将身上衣衫尽数除去。

自上而下观望见谭淑贞胸前那对雪白豪乳,丁寿胯下更觉发涨,忍不住臀部向前一挺……

「唔——」谭淑贞险些窒息,不迭吐出口中巨物,干呕了几下,委屈道:「爷这是要奴婢的命啊?」

口中抱怨,玉手还是握住巨棒根部来回套弄,还不时揉弄丁寿两颗春袋,只不过再不敢将那鹅蛋大的菇头纳入口中,只是吐出嫩滑柔软的香舌轻轻舔舐菇头马眼。

胯下酥痒感更烈,丁寿抬手将谭淑贞拉起,大力按在圆桌上,轻轻啃咬香肩雪颈,双手在她身上四下游走。

身上快感渐起,妇人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嗯——爷,爷……」一手抚摸着背后人健壮腿肌,另一手还紧握着粗大阳根,用力套弄。

用力在那对绵软豪乳上揉弄了几下,丁寿向着丰满肥臀拍了一掌,荡起一波臀浪,邪笑道:「备好,爷要干你了。」

娇怯地直起身子,素手引导独龙到至洪水泛滥的诱人私处,谭淑贞羞道:「爷,奴婢好了,进来吧。」

手按腰肢塌陷处,腰身轻挺,紫红菇头瞬间被湿热包裹,慢慢体会腔内嫩肉包裹快感,身子轻动,巨大肉棒一寸寸深入到妇人腔道深处。

「碍…」谭淑贞秀眉轻颦,当火热阳根全部深入后,成熟妇人的她也难捱巨物,那尖端独龙已然顶近孢口,轻微跳动,引得丰腴身子不禁轻轻抖动。

丁寿舒服呻吟一声,紧箍妇人腰身,开始快速在身下成熟娇躯内进出耸动。

「轻,轻一些,爷……」妇人在巨棒攻击下溃不成军,每次进入仿佛胸口遭到重击,抽出时又感觉魂魄都被抽离,「不,不要……停……蔼—」

狂风暴雨般的密集抽送让谭淑贞迅速泄了一次身子,羞处湿淋淋一片,更加便捷丁寿宝贝进出,小腹拼命撞击着雪白丰满的女人屁股,发出激烈的「啪啪」交媾之声。

「又……又来了……」如同打夯般又重又狠的冲击,美妇娇嫩的小穴淫水淋漓,再次狂泄而出。

探手握住妇人如同吊瓜般的巨乳,伴着下体冲击,丁寿转身将她按至墙上,抄起妇人一条腿弯,开始更加有力地撞击。

丰满乳肉被挤压在冰冷墙壁上,谭淑贞避无可避,只能用成熟的柔软身躯接受一次又一次的重击。

「不……不……爷……不行了」发丝湿漉漉地贴在娇颜上,妇人浑身酸软,玉腿颤抖,再也站立不祝

「哪个不行了?」丁寿将她翻身抱起,十指掐入肥美臀肉,直上直下地抛送起来。

「蔼—」满头青丝随着抛送四散飞扬,雪白的皮肤现出妖艳的粉红色,巨大宣泄快感伴随着下身隐隐疼痛,「奴……奴婢不行……饶了奴婢吧……」

最后的一声隐约伴随哭腔。

丁寿欲火稍停,慢慢停止抛送,只是抱着妇人肥臀,任由二人性器紧紧贴合,享受着妇人腔道痉挛,嫩肉蠕动带来的舒爽。

屋内只余谭淑贞吁吁娇喘,半晌才回过神来,螓首紧贴丁寿肩头,咬着耳朵道:「爷,奴婢真不成了,婢子去唤晓怜她们吧。」

「不必了。」丁寿见谭淑贞面色潮红,满是疲惫之色,有些怜惜,抽出肉棒,慢慢坐在椅上,任由怀中娇躯缓缓滑落在房间地毯上,「你也歇歇吧。」

「嗯——」谭淑贞酥软无力的娇躯倚在丁寿大腿上,眼前还是兀自翘立的巨大肉棒,伸出两手握住棒身,勉力套弄,「婢子无能,不能让爷尽兴。」

「已经很好了。」丁寿轻抚妇人脸颊,笑道。

渐渐恢复了些力气,谭淑贞跪在丁寿两腿中间,捧起自己那对饱满豪乳,紧紧夹住那根火热坚挺的肉棒,身子不住起伏,「奴婢这样服侍,爷可满意?

如此知情识趣,丁寿岂会摇头,仰身享受着妇人柔软水嫩的汗湿巨乳,拿起适才扔到桌上的账册,随手翻看起来……

不想没翻几页,便看到了丁二爷感兴趣的东西……

大牢内灯火昏暗,守牢的锦衣卫手扶腰刀,来回巡视走动。

簇新的粉底皂靴踩在阴暗潮湿的地面上,发出阵阵声响,丁寿对着周边阴暗潮湿的环境极其不满,催促道:「还有多远?」

「已然到了。」前面引路的钱宁止住脚步,躬身道:「就是此间,大人还有何吩咐?」

挥手让钱宁闪到一旁,丁寿打量这间独立监房,墙壁上一灯如豆,地上铺满了稻草,上面蜷缩着一个面色灰败披头散发的老者,正是昨晚失手被擒的丐帮传功长老——涂大勇。

眼神示意牢子打开牢门,丁寿进去选了块干净地方盘膝坐下,将手中物件一一摆在了身前。

先从一个荷叶包裹中挑出块熟肉扔到嘴里,随即「波」的一声挑开酒塞,丁寿仰头痛饮一口,满意地赞了一声。

缩在草堆上眯着眼睛的涂大勇抽了抽鼻子,整个乱糟糟的脑袋便向丁寿这边凑了过来。

「有酒?」涂大勇看了看眼前酒肉,狠狠咽了几口唾沫,才抬头看了看对面盘膝而坐的丁寿,「你是丁家那小子?」

「难得涂前辈还记得在下,」丁寿笑道,随即摇了摇手中酒瓶,「敢不敢喝?」

「吃百家饭的几曾挑过食?」老叫化翻身而起,劈手将丁寿手中酒瓶抢过,却因用力过猛,险些栽倒。

「您老如今不比当初,脚下留神。」丁寿伸手虚扶,笑容满面。

涂大勇冷哼一声,甩手将丁寿伸出的手臂打掉,「老人家我死不了。」

一大口酒水灌入喉咙,涂大勇满意地舒了口气,又摇了摇头,「这酒忒绵了些,不如你丁家烧锅够劲。」

「您老见谅,此地不比宣府,」刘伶醉「还未开锅,您就先用这」胭脂桃花酿「将就着吧。」丁寿苦笑,您倒是不挑食,可挑酒啊!

涂大勇也不废话,喝酒吃肉不停,丝毫不见客气。

丁寿只是为安老酒鬼的心,在每个菜中都随便捡了几口吃下,便再不动口,用锦帕拭净了手,旁观静坐。

瞥了一眼丁寿做派,涂大勇满脸不屑之色,道:「娃娃不必如此,如今老人家我功力被封,比寻常人还要弱上几分,已是俎上鱼肉,杀剐由人,不会疑心有人对我做下毒那麻烦事。」

「东厂失礼之处,还请前辈海涵。」丁寿微笑抱拳,又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您老武功盖世,昨晚夜战八方,大发神威,最后虽失手被擒,也是我等倚多为胜,侥幸……」

「好了,不必说了。」涂大勇一张脸涨得通红,老家伙也是江湖成名人物,总还要点老脸,若说他被谷大用二人乘隙暗伤在先,又大意轻敌在后,这些也都说得过去,可进了内堂连一个照面都不到,就被人扔了出来,他实在没脸听这些吹捧:「老花子有自知之明,不想东厂之内竟藏有如此高手,败得心服口服。」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五章 女人心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七章 大明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