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四章 帝王心事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三章 不速之客(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五章 女人心事

翌日一早,丁寿便随着刘瑾进了东华门。

「不知何故,皇上这阵子一直心情不佳,时间长了怕有碍龙体,你与陛下素来亲近,想法子开导一下。」刘瑾边走边嘱咐道。

我这离京才多久,走之前那熊孩子还没心没肺的逛青楼呢,怎们现在就抑郁了,丁寿心中嘀咕,还是点头称是。

正说着话,迎面来了一队人,男子皆戴青色顶巾,系红绿帛带,女子则佩戴着银角冠,瞧着打扮应该是教坊司的乐工伎户。

领头的太监老远看见二人,撩着袍子一溜小跑过来,深施一礼:「钟鼓司康能拜见刘公公,见过丁大人。」

刘瑾点了点头,看了看远处那些人,「这又是皇上召见的,还没有陛下满意的人?」

「回公公的话,可不是么,这些人又要赐宴赏赐一番就打发回去,您说皇上这是怎么想的……」康能愁眉苦脸的抱屈道。

「皇上怎么想的由得着你来揣测?」刘瑾冷冷瞥了康能一眼。

揣测圣意的罪名可担不起,康能被吓了一身冷汗,「小的不敢,小的知罪。」

刘瑾冷哼一声,抬步就走。

「公公,小子有些事要请托康公公,您看……」丁寿在旁低声道。

刘瑾点了点头,「咱家在内东厂还有事要办,待会儿你自去觐见。」

「公公放心。」丁寿见刘瑾走远,转身笑对康能道:「康公公,在下有些事请您帮忙。」

「哎呦,丁大人,您可别折煞奴婢了,咱如何当得起您一个」请「字,有话您吩咐就是。」康能连连摆手,眼前这位是宫里红人,在皇上和太后那里都说得上话,可不是他这个钟鼓司太监能拿乔的。

丁寿微微一笑,眼前人以前打过交道,他也不再拐弯抹角,「此番查抄车霆府邸,府内女眷本该没入教坊,不过有几个……」

「多大个事儿,也值当您丁大人开回口,着人吩咐一声也就是了,回头奴婢就把脱籍文书送到府上去。」康能不等丁寿说完,便拍着胸脯打了包票,又扭头看了看他带着的那群人,谄笑道:「这里面有没有您看得上眼的,到时一并送去。」

丁寿忙摆手拒绝,「好意心领了。」又指指那帮乐户,「这到底怎么档子事?」

康能四顾看了看,拉着丁寿往僻静处走了几步,「奴婢也正纳闷呢,万岁爷从上个月起就要教坊乐户轮班觐见献艺,可这大多数都是见了一面就喝退了,瞧着近几日陛下面色不善,万一哪天发作起来,可如何是好啊9见了一面就让人走了,丁寿捏着下巴琢磨,「皇上是不是在找熟人啊?」

「奴婢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可万岁爷平日里和教坊并无往来,哪儿有什么熟人。」康能说道。

未必吧,康公公你是不知道,那小子最后一次出宫就是逛的本司胡同,可那晚上他光顾着吃来着,连玉堂春和雪里梅两个美人都没多看一眼,难道小皇帝开窍了,丁二爷开始胡思乱想了。

「丁大人诶,眼瞅这人都快轮一圈了,愣是没一个万岁爷满意的,您是御前红人,能不能帮着探探口风,皇上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康能眼巴巴地望着丁寿,满是期盼之色,钟鼓司虽说是个苦差事,可好歹是二十四衙门之一,爬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万一皇上一时气不顺,把他扔到皇陵司香去,他康能可没刘瑾那翻身的本事。

打从高晓怜、谭淑贞起就请托这太监办事,瞧如今这副可怜样子,丁二爷还真不忍心拒绝,只得点头答应,惹得康公公又是一阵千恩万谢。

乾清宫,偏殿。

「臣丁寿叩见万岁。」丁寿装模作样地要跪下行礼。

正拄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朱厚照见他大乐,「你回来了?还客套什么,来呀,给丁爱卿看座,上茶。」

原本就是弯了弯腰的丁寿立刻直起身来,「谢皇上。」

「伤可养好了?说说,宣府怎么样?好玩吗?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没给朕带些土产方物?」

这熊孩子没救了,丁寿心中哀叹,只得静下心来一一回答这位好奇宝宝连珠般的问题。

「……宣府土产大多未到时令,待过些时日方得呈送,还请陛下稍待。」

好不容易把小皇帝的问题答完了,丁二爷口干舌燥,捧起茶盏饮茶。

茶还未及嘴,就被绕下御案的朱厚照一把夺了去,看看杯中香茗,往地上一摔,怒道:「什么劣茶,也拿来款待丁卿,去换王师傅进献的新茶来。」

「陛下……」嗓子快冒烟了的丁寿哀怨地看向朱厚照。

「爱卿稍待。」朱厚照赔了个笑脸,冲着周边伺候的小内侍们喝道:「还不快去备茶,一起去,快点。」

内侍们赶快收拾干净地上碎瓷,慌慌张张地退下,一时间殿内只余下了他们君臣二人。

丁寿正搞不懂为什么要劳烦这么多人准备新茶时,手腕已被小皇帝紧紧握住,朱厚照苦着脸对着丁寿道:「爱卿,你得帮我碍…」

「也就是说,皇上不知道那名女子姓名?」 听完了小皇帝述说后,丁寿皱着眉头,眼神古怪地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相貌呢?」丁寿接着问。

「当然很美了,温柔,体贴……」朱厚照难以抑制溢美之词。

「年岁大约多少?」丁寿打断朱厚照这些屁用不顶的废话。

朱厚照终于坚定回道:「是位姐姐。」

丁寿痛苦地捂住了脸。

「爱卿,我一向拿你当朋友,此事不是旨意,而是朋友托付,万不能让母后知道,哦,也不能让老刘他们知道,拜托啦。」朱厚照如今的表情近乎阿谀,如果长条尾巴估计会立刻摇起来。

皇上都这样低三下四了,丁寿还能说些什么,「微臣应下便是。」

朱厚照兴奋地一拍丁寿肩膀,「就知道你够朋友。」

丁寿苦笑,估计康公公更会这么认为,莫名其妙这锅怎么就背到身上了。

「陛下,茶备好了。」一个小内侍战战兢兢地端着茶盘进来,万岁爷如今越发不好伺候,生怕又不遂了他的意。

「来,爱卿,请茶。」

小内侍瞪大了眼睛,九五之尊的朱厚照捧着茶送到丁寿面前,缩肩塌背的样子跟自己都有一拼,这份荣宠那丁大人该是祖坟冒青烟了,还不跪下感激涕零地谢恩。

随后丁寿的做派让小内侍眼睛都瞪出了眼眶,那位爷就大马金刀坐在那里,随手就接过茶去饮了一口。

「丁卿,这茶可还入得口?」如今朱厚照话里话外都是讨好之色。

「清香甘美,确是好茶。」二爷满是心火,哪有心思品茶,只是顺着朱厚照说话。

不想朱厚照却来了精神,「此茶是王师傅家乡出产,此番进京呈献给朕的,爱卿若是喜欢,一会儿拿个几斤回去。」

丁寿听是王鏊家乡特产,好奇道:「不知此茶何名?」

「据王师傅说此茶产自山峰石壁,茶籽由山禽叼来,俗名」吓煞人香「,当地山人请他为山峰题字,故以此茶相赠。」

「吓煞人香?」丁寿听得名字有点耳熟,也没在意,「茶是好茶,只是名字有些不雅。」

朱厚照一拍大腿,「爱卿所言正是,朕也是这么觉得。」低头来回踱了几步,猛一抬头,道:「有了,王师傅说他题名山峰名为」碧螺峰「,既然此茶产自碧螺峰下,便将此茶名为」碧螺春「,昭告天下。」

注:碧螺春名字来源很多,单就皇帝赐名这事就有明朝弘治和正德父子,清朝康熙和乾隆的说法,传说内容基本一样,区别在清朝的是皇帝到江南,当地官员进献的,明朝皇帝没下江南的好运,名字起源都是王鳌丁忧返京时呈现,康熙的说法起源是清人笔记,当地方志和史上都无此说。明朝起源的说法见《随见录》,地方志中也有王鳌为碧螺峰题字的记载,到了清朝因年代久远,才又被人题了「碧螺春晓」,考虑最早记载和地方志,个人认为明朝起名说靠谱。至于父子两个到底是谁起的名,王鳌母亲去世丁忧后回京是成化年,再有一次父亲去世,回京就是本文发生的时候,所以个人偏向正德。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三章 不速之客(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零五章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