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女医允贤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追忆抚思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章 碧玉破瓜

京师,丁府。

后宅花园占地广阔,富丽堂皇,四面抄手游廊围绕,奇花异草间点缀着采自江南的奇峰怪石,一汪池塘引的是城外活水,满池栽种着荷花莲蓬,微风袭来,水波荡漾,游鱼徜徉。

临池一座水榭内,一身素净衣裳的谭淑贞靠在栏杆处做着女红,旁边一张湘妃竹榻上徐长今大小姐捧着一碗冰酪吃得不亦乐乎。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二人衣衫穿得轻薄,可也难耐酷暑,谭淑贞鼻尖已有了微微细汗。

「妈,你来吃一口。」心疼干娘的小长今蹦到谭淑贞身前,舀起一勺奶酪递到唇边。

拗不过小丫头的谭淑贞浅浅吃了一口,不由皱眉:「你放了多少糖霜,腻死人了。」

小长今嘻嘻一笑,「甜的才好吃嘛。」

「你呀……」谭淑贞爱怜不忍多责,将绣花针在鬓发间蹭了蹭,继续低头做工,只是道:「成天变着法儿吃吃喝喝,等你变成一个小圆球,看爷回来怎么说你。」

长今鼻子一皱,扑到竹榻上,轻薄的绿绸裤管滑下,露出两截粉藕般光滑小腿,不满道:「谁教他不疼我,出门也不带着我,胖死给他看。」

「啪」的一声脆响,长今一声惊叫,捂着火辣辣的小屁股跳了起来,惊恐地看着面色不善的丁寿。

「不疼你?今天让你好好疼疼。」二爷向来说一不二,将小长今按到膝上,又是一巴掌,打得小家伙嗷嗷呼救。

「爷,孩子小,您别打坏了她。」谭淑贞紧着相劝。

「让你在家好好练功读书,却整天只知道吃喝,不抽了你这根懒筋,将来还得了。」丁寿冷哼,又是一下,嗯,最近小丫头臀肉又多了不少,手感不错。

长今眼泪都飙了出来,扑腾着小腿哭喊道:「救命,救命,师父救命。」

丁寿纳闷,此时叫「师父饶命」不是更贴切么,来不及多想,再多打几下过过手瘾。

举起手掌还未落下,便被一柄玉扇挡住,「丁兄,适可而止。」

丁寿讪讪收手放人,长今过去抱住白少川大腿,抹着眼泪,「白哥哥……

「童言无忌,丁兄何必苛责太过。」

「白兄有所不知,正所谓不打不成材,棍棒出孝子,你且等等,我再找根棒子去。」丁寿一本正经道。

他这半真半假的样子吓得长今花容失色,一声尖叫,沿着水上曲桥跑了出去,直到撞了人才止步,仰头看见来人样貌,顿时委屈大哭:「师父……」

怎么出门月余,徒弟都抢走了,哪个不开眼的和爷们呛行,丁寿火气上冲,待看清来人模样,一腔怒火却又发不出来。

来人一身蜜色衫裙,满头青丝盘着妇人发髻,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一张雪白鹅蛋脸,弯眉凤目,也是个美人。

「这个,那个,请问夫人……」自家冒出一个不认识的妇人,丁寿一时竟有些口拙。

「这位想必就是东主了,妾身谈允贤,受梅师兄之邀前来。」妇人敛衽施了一礼。

「哦哦,原来是谈先生,适才失礼了。」丁寿连忙回了一礼,看着躲到谈允贤身后的长今苦笑:「劳烦先生拨冗北上,敝人感激不尽,怎奈小徒顽劣,怕是给先生添了麻烦。」

「东主客气,长今聪明灵慧,勤勉求学,确是可造之材,妾身所学后继有人,当承东主之情。」谈允贤轻抚长今丫髻,轻声说道。

聪明灵慧也就罢了,勤勉?她这样的?丁寿看着躲到谈允贤身后冲他吐舌头做鬼脸的小丫头,不由苦笑,自己真把这丫头宠坏了。

闻得身后白少川轻咳一声,丁寿省起自己还有事要办,「谈先生暂请安歇,敝人还有些俗务待办,稍时再向先生求教。」

谈允贤微笑颔首,丁寿招手换过谭淑贞,「从宣府带回些人,你帮着安顿一下。」

谭淑贞应是,见丁寿要走,忙取出一张红帖,道:「前几日有人下帖夜间摆宴,奴婢因不知爷几时回来,便大胆替爷回了,不想爷恰在今日回府,去与不去还请您拿个章程。」

丁寿随手接过,呦呵,还是喜帖,打开一瞧,脸色突变,抬腿要走,眼前白影一闪,白少川已经挡在身前。

「哪里去?如今家小安顿已毕,随我去见督公。」

丁寿一脸苦色,「白兄,小弟有要事待办,可否打个商量?」

白少川摇头:「见督公,没商量。」

丁寿无奈咬牙跺脚:「走!!9粉墙环护,绿柳周垂,虽有前院的丝竹之音隐约传来,却更衬得小院幽雅宁静。

穿过月亮门,甬路衔穿锦簇花园,直通一座二层小楼,楼上香闺甚是素洁,布置却堪称奢华,靠墙一座紫檀博古架上摆放着七八件古玩玉器,边上青花大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的佛手,东边拔步床上悬着葱绿花卉纹的湖罗幔帐。

靠西侧妆台上摆放着一个豆柏楠减妆,旁边竖着两尺多高的以水银杂锡打磨光洁的鎏金铜镜,镜内玉人刚刚放下手中象牙梳子,以沾了凤仙花汁的唇笔轻描绛唇,随后又以纤秀玉指将樱唇涂点的更加娇艳欲滴。

「姐姐,你真美9一身红罗衫子的雪里梅由衷赞道。

「死丫头,就你嘴甜。」苏三扭头嗔道。

雪里梅凑上前搂住苏三,霎时一对如花娇颜同时呈现在一面铜镜内,「姐姐,你真的就这样嫁给三公子?」

幽幽一叹,苏三轻声道:「还能如何,咱们这样的出身,还能强求什么匹嫡之礼么?」抬首强颜道:「何况这些日子交往,三郎的人品才学俱是不俗,又肯真心待我,莫如就遂了这段因缘,也算终身有靠。」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追忆抚思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二百章 碧玉破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