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七章 狼与羊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子如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追忆抚思

换了一身清爽干衣的丁寿斜靠在椅子上,摇了摇颈项,刚才白少川那一掌用的是巧劲,倒是没有内伤,可是让二爷扭了脖子。

「白兄,适才对不篆…」丁寿有些尴尬。

白少川摆了摆手,刚才的事情实在不想回味。

「公子,请茶。」穿戴整齐的蕊儿奉上香茗。

「谢过姑娘。」白少川颔首展颜。

这一笑如天地含春,百花齐放,小丫头突觉心如鹿撞,耳根火热,「不…

…不须客气。」

看着蕊儿语无伦次,丁寿好生无趣,只得扭头吩咐廊下的倩娘道:「去为客人准备酒菜。」

吩咐两声,却不见倩娘应答,细看这娘们正一瞬不瞬地打量座上的白少川,目无他物。

自家下人的丢人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丁寿重重一咳,才唤回倩娘神思,施了个福礼,便慌慌张张下去准备了。

丁寿心中满是醋意,偏硬生生堆出一脸笑来,「白兄此来何为?」

「奉督公之命,请丁兄回京。」

丁寿一拨楞脑袋,「不回,我媳妇丢了还没找到呢。」

没想到眼前这位来这么一句,白少川神情一窒,随即便道:「府上事已有耳闻,待回京后征调厂卫人手查探消息,总比宣府这些军兵多几分把握。」

丁寿嗤笑,「那帮废物连我失踪兄长的消息都查不出半点,还能指望什么。」话锋一转,「再说,张家那二位侯爷还记恨着我呢。」

「建昌、寿宁二位侯爷的事,督公已有章程料理,丁兄不比担心。」

那也不回,丁寿记仇呢,老太监那一掌让他内息紊乱,差点走火入魔,还惹上了李凤这个情债,虽说最后人丢了和他扯不上什么关系,可在二爷的逻辑里,错的永远是别人,虽说于事无补,起码心里好受些不是,何况现在京城就是一个各方纠葛的泥潭,他可不想陷进去。

白少川深吸一口气,起身踱了几步,凝视丁寿道:「丁兄自入仕途以来,平步青云,不及弱冠便身居高位,虽有圣上恩宠之故,也多蒙督公举荐抬爱,此言可是?」

丁寿点头,刘太监对他属实不错。

「丁兄在宣府这一番拳脚,却是拨弄起了朝堂风潮,某出京之时,户部侍郎许进已然执掌兵部,此公何人,想必你也清楚,如今东厂行事,步步掣肘,处处指谪,督公正值用人之际,堂堂东厂四铛头,岂能置身事外?换言之,若督公不济,朝中诸公又能放过你这始作俑者?」

丁寿沉思片刻,猛抬头道:「何时动身?」

满意地点了点头,白少川道:「某还要在此耽搁一阵,过得几日便一同回京。」

「也好。」丁寿双掌一击,起身道:「一会用过便饭,便让钱宁安排你去驿馆歇息。」

「瞧府上空屋甚多,何以要我移榻别处?」白少川诧异道。

「家里女眷太多,有你在——我不放心。」丁寿出门乜斜了他一眼,轻声道。

看着丁寿背影,白少川摇头失笑,一只手不经意抚上了一侧脸颊。

朵颜使团这次回来,良马虽然少了,驮马却是增加许多,朝廷赏赐加上采办的货物,队伍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哈哈,此番进京诸般事宜,多赖丁大人点拨,朵颜上下感激不荆」革儿孛罗见了丁寿,远远张开臂膀,结结实实来了个熊抱。

「增开边市,原职袭封,将军高升,三喜临门,理当摆酒庆贺。」被这蒙古汉子勒得好悬没背过气去,丁寿赶紧挣脱,惠而不费地送上好话。

听了丁寿恭维,革儿孛罗又是一阵大笑,这次真是赚了,看那几个弟弟还怎么和自己争位子。

酒足饭饱,灌了一肚子丁家烧锅的革儿孛罗拉着丁寿到了马厩,指着一匹黑色健马道:「大人真心对我,革儿孛罗无以为报,这匹马是洒家坐骑,今日便赠与大人。」

丁寿见那黑马毛色光亮,不同平常蒙古马矮小之状,身高足有八尺,心中甚喜,口中却是推脱道:「在下怎敢夺人所爱……」

革儿孛罗一脸不喜,「蒙古人喜欢实诚汉子,洒家诚意结交,大人莫非瞧不起我。」

「在下怎敢,如此多谢将军了。」就坡下驴,要是革儿孛罗生气真不送了,二爷会心疼死。

革儿孛罗这才满意,张罗人收拾行装上路,丁寿挽留再三,他只是摇头,

「离家太久,某家想极了草原上的马奶酒、烤全羊、还有那身上满是腥膻味的大屁股娘们。」

前两样也就算了,最后一点你是什么口味,丁寿心中腹诽,还是笑道:「那就恭祝将军一路顺风了。」

革儿孛罗豪爽大笑,在丁寿陪同下来到大门前,突然见到一个俊俏汉人在他的坐骑前打转,面色一变,大喝道:「兀那小子,你在做些什么?」

白少川若无其事的随手在那匹骏马小腹上拍了一下,回身施礼道:「将军这马神骏非凡,在下喜不能禁,唐突处还请见谅。」

老子的马你也敢动,革儿孛罗方要动怒,却被身旁丁寿拦住,「这是在下同僚好友,待我为将军引荐。」

听说是丁寿朋友,革儿孛罗立即转怒为喜,连说几句得罪,又道:「既然这位朋友喜欢,这马便送与你了。」

此马虽没有方才送自己的那匹高大,也是难得良驹,革儿孛罗如此豪爽,丁寿心中大乐,刚要替白少川道谢,不想这位三铛头淡然一笑:「谢过将军美意,在下不比丁兄北方生长,能骑善驭,得此良马无异明珠蒙尘,不敢生受。

文绉绉的话语听得革儿孛罗皱眉头,更不喜他那娘们唧唧的长相,既然你不要,自也乐得不给,当即与丁寿寒暄几句,便带了部众出城而去。

目送朵颜众人远去,丁寿如同献宝般将新得骏马让白少川品鉴。

「不错,身高体健,风鬃雾鬣,确是良驹。」白少川打量一番后评价道。

丁寿挽着马辔,轻抚马身,闻言喜道:「该起个好名字,白兄可有建议?

「马高八尺者为龙,此马当是此种,又兼体质素洁,苍然若云,就唤作」

苍龙驹「可好?」白少川略一沉吟,便出言道。

「苍龙驹,好名字,哈哈……」丁寿笑到一半忽地戛然而止,疑惑地看向白少川,「如此精通相马之术,白兄适才何以自谦拒马?」

白少川不置可否,自顾道:「有此良驹,丁兄明日回京可事半功倍了。」

「明日?」丁寿诧道:「你不是还有事要办?」

「已然办妥了。」白少川扭身出府,轻声自语道:「你那位蒙古朋友今后怕是无缘再见了。」

风萧萧,马嘶鸣。

远离宣府边墙的朵颜众人在草原上缓缓而行。

此时安坐马上的革儿孛罗再无一丝痴憨的豪爽模样,缓缓用炭笔将一路所见的宣府堡寨记录在羊皮卷上。

「帖木儿孛罗9革儿孛罗向身后唤道。

一个精悍的蒙古汉子纵马上前,「革儿孛罗,什么事?」

「立即快马将这份羊皮卷送往汗庭,亲手交给巴尔斯博罗特。」革儿孛罗将卷成一团的羊皮卷交到了帖木儿孛罗手里。

帖木儿孛罗应声接过,犹豫了下,开言问道:「革儿孛罗,此番正德汗不仅给我等封官,还开了喜峰口边市,咱们还有必要结好达延么?」

革儿孛罗眯着眼睛扫了他一眼,「怎么,汉人封你个指挥使的芝麻官,就把你的心收走了?」

帖木儿孛罗涨红了脸,大叫道:「当然没有,我帖木儿孛罗是兀良哈的勇士,怎会瞧得上汉蛮的官职。」

「记住,蒙人是狼,汉人是羊,苍狼永远不会臣服羔羊。」革儿孛罗沉声道。

帖木儿孛罗懵懂问道:「那你为何将自己的宝马送给那汉官?」

「他是正德汗身边的红人,有他做内援,能为兀良哈谋取更多的好处。」

革儿孛罗冷笑道:「草原上天灾不断,我们需要大明这颗大树遮蔽风雨,达延打得大明越疼,那些汉官们才越会晓得我们的重要。」

一指帖木儿孛罗手中的羊皮卷,革儿孛罗又继续道:「如今我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巴图孟克,阿爸再替我求亲时,他还能不答应么?」

帖木儿孛罗会心一笑,「图噜勒图公主不但是巴图孟克的爱女,还是大草原上的一朵鲜花啊,你娶了她就成为黄金家族名正言顺的塔布囊,兀良哈定然威压各部。」

革儿孛罗哈哈大笑,「翁牛特、乌齐叶特两部一直不满我兀良哈独大,如今我两边结好,待来日执掌兀良哈,他们还有机会翻身么?」

帖木儿孛罗听得热血上涌,双手捶胸,仰天大呼:「天祐兀良哈!9「天祐兀良哈!!9不明详情的其他族人也都仰天大叫。

革儿孛罗志得意满,双腿一夹马腹,纵马疾驰,腿上似乎感到微微一麻,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子如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追忆抚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