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五章 暗流汹涌(四)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暗流汹涌(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子如玉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

一条羊肠小道沿着峻拔山峰蜿蜒曲折,攀援而上,隐入山中缭绕云雾,恍若直通仙境天宫。

两名女子沿着小道从苍茫云雾中走出,亦真亦幻,细语轻声,仿佛瑶池仙子降临凡尘。

高挽道髻的白袍女子轻声道:「为师收到消息,自黑木崖一战后,沉寂多年的魔教余孽不知何故又蠢蠢欲动,你此次下山探望父母之余,也要打探一番,若那几个老魔头当真静极思动,为师也不吝重出江湖。」

「师父放心,魔教几个小丑跳梁,弟子随手便将他们打发了。」黛青衣裙的少女笑意盈盈,一挥手中翠玉长笛,「您与师公便安老终南,继续做神仙眷侣吧。」

白袍女子大袖一翻,一只玉笛握在白玉般的掌中,轻敲徒弟额头,「乱嚼舌根,编排长辈,该打。」

「哎呦。」青衣少女呼痛,气鼓鼓道:「你若打伤了弟子,可没人下山打探消息了。」

「你呀……」白袍女子摇头苦笑,三分无奈,七分宠溺,「下山也该想想自己的事了,修行已至瓶颈,若不寻一称心道侣……」

青衣少女早已不耐,不待女子说完,一挥衣袖,「老生常谈,不听不听。

展开身形,曼妙身姿化成一道青烟,沿着山道渐行渐远,转眼便已不见。

山峰秀丽如锦屏入画,阳光普照下,林木光影陆离,翠鸟轻啼,山风拂面,少女回身见师父与山路早已踪影全无,闭目轻吸林间花香,胸怀大畅,「江湖,本姑娘来了……」

日本,相模,小田原城。

自十年前伊势新九郎盛时将居城迁移此处,便开始尽力营建,欲将此城作为家族制霸关东的根基起点,高耸的城墙与墙头密布的箭楼无不向世人证明这一家族的雄心壮志。

城主府院内,一座曲折小桥穿过清澈池塘,几处水莲与四周屋舍倒影相映成趣,平添几分禅意。

在洋溢浓郁和风的庭院中,跪伏着数十名黑衣人,为首人将头深深埋在地上,恳切道:「风魔众护主无功,恳请以死谢罪。」

正屋房门突然拉开,一个身穿大纹武士服的少年冷冷看着院中众人,「你们一死能换回兄长与菊寿丸性命么?」

众黑衣人再度深深拜伏不语。

少年武士胸口起伏,强按怒火与悲痛,冷冷道:「父亲大人有令:尔等选出下一任风魔小太郎,继续为吾家大业效力。」

风魔众人闻言又惊又喜,齐声道:「风魔一族必竭力报效,以酬主公。」

少年转身进屋,穿过深深回廊,直到府内天守阁顶层。

拉开障子门,少年跪坐门前,向着屋内盘膝而坐低首诵经的一个老僧道:「父亲,为何不杀了他们?」

老僧抬起头,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沧桑面孔,这便是小田原城的主人——伊势新九郎盛时,入释后法号早云庵宗瑞,如果不是某个幺蛾子的翅膀,他会在日本战国史上留下一个更加显赫的名字——北条早云。

新九郎疲惫地摇了摇头,「氏亲主公发来信函,要求我们出兵,随他一同援助上杉朝良,攻打关东管领上杉显定,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可自断臂膀。

伊势盛时口中的氏亲主公是骏河守护今川家当代家主今川氏亲,年纪虽不算大,继承家督一位已近三十年,在位期间多有建树,可惜比起他那位在桶狭间成就第六天魔王赫赫威名的儿子,今川氏亲的确名声不显。

少年是新九郎次子伊势氏时,闻听自家父亲的话后,暗自皱眉,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新九郎问道。

「父亲,如今吾家已经掌握伊豆、相模二国,正是厉兵秣马,开疆拓土之时,何必还要听命表兄,帮扶必将成为敌人的扇谷上杉呢。」

伊势盛时心中一叹,自己半生戎马,不近女色,直到五十岁后方娶妻生子,长男胸有沟壑,颇具乃父之风,三男自幼送入箱根权现别当坊金刚王院出家修行,次男骁勇善战,可以辅佐兄长建立功业,可如今二子皆死,他只有从头调教这个莽撞冲动的二儿子。

「氏亲不仅是为父的外甥,也是伊势家的主公,为父如今还是今川家臣,尊卑不可废。」微微叹息一声,伊势盛时又道:「吾等根基不如关东豪强,为了收取领民之心,为父将原本课税的」五公五民「改为」四公六民「,已犯了关东诸侯众怒,若无强援,独木难支。」

也亏新九郎说的出口,五公五民的税率也就是摊上日本老百姓抗操,换大海对岸不知得逼出多少李自成,明朝这低到发指的税率不谈,上下五千年也只有大秦才有「泰半」这税率能有一比,可秦国靠着高速运转的国家机器一统六国,却因为本国那套做法又逼反了没挨过这日子的六国百姓,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可惜伊势氏时还是不解,继续问道:「父亲曾言上杉二氏是吾家大业道路上的绊脚石,如何还要帮助他们?」

「两上杉氏根深蒂固,只要他们联合一起,吾家永无出头之日,莫不如借此机分化瓦解,坐收渔利。」

「父亲高见,孩儿受教。」伊势氏时俯首。

新九郎满意地点了点头,「收拾一番,准备出征吧。」

「孩儿请辞。」伊势氏时坚决道,「兄长与菊寿丸大仇未报,孩儿无心领兵,请父亲允许孩儿往大唐复仇。」

「混账9新九郎怒斥道:「风魔小太郎为日本有数上忍,尚且命丧异国,你还敢不自量力,难道你要让吾家大业后继无人、老夫孤老而终吗?9伊势氏时惶恐跪伏在地:「孩儿不敢。」

「退下。」

在伊势新九郎盛时呵斥声中,伊势氏时仓皇退出。

见儿子没了踪影,新九郎暴怒面容也转趋平静。

「老大人爱子心切,用心良苦埃」缥缈魅惑的声音响起,侧室的障子门后突然显现出一个窈窕身姿。

新九郎捻动手中佛珠,恨声道:「唐人让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佛珠置地,新九郎离开蒲团,向门后人影恭敬地行了一个座下礼,「拜托了。」

颔首不语,倩影一阵扭曲,消失不见。

独自登上天守阁瞭望台,伊势新九郎盛时远眺石恒山和伊豆半岛,一片山海风光,慨叹道:「好想知道呀,大海那边是什么样子……」

海浪拍击礁石,礁石岿然不动,散化成的点点碎玉,却唤醒了愁肠百结的少女。

「这是哪里?」李凤昏昏沉沉的睁开俏目。

「东海。」一个背影玉立海滨,衣袂猎猎,长发飞扬。

水汽濡湿了袄裙,贴附在玲珑有致的玉 体上,李凤感到丝丝寒意,紧了紧衣襟,「你救了我?」

「顺手而为,本意是来见一位新朋友,结果——不想见了。」礁石上的背影摇了摇头,「不过也算此行不虚。」

左手微张,一个褐色酒壶从礁石下破水而出,纤指挑开木塞,畅饮一口,惬意道:「酒烈水寒,痛快。」

酒壶晃动,清冽的酒水涟漪阵阵,酒香丝丝散散,涌向佳人粉面。

「刘伶醉9熟悉的酒香唤起心中痛事,一滴珠泪滑落晶莹面颊,「你何必救我?」

「你又何必求死?」

「女人命苦,不死又能如何?」李凤心中凄苦,想在死前痛快宣泄,原原本本道了出来。

「为一个男人,值么?」没有同情,亦非冷漠,只是好奇。

螓首低垂,李凤幽幽道:「女人心里装不下太多东西,男人眼中可以有天下,女人眼中却只有男人。」

「那就把眼中的男人拿开,姑娘,男人有的一切,财富、权力、美人,你一样唾手可得。」把玩着酒壶上的丝带,远眺浩渺烟波,「只要想拿,甚至天下。」

惊讶地睁大双眼,第一次听到如此离经叛道的言语,李凤心中惊恐中又带着一丝希冀:「女人……真的可以……?」

「跟着我,可以。」回答坚定,孤傲自衿。

眼前人的话语似有无尽诱惑,原本一心求死的李凤心火复燃,「你究竟是谁?」

烈酒再度入喉,背影扭过身来,面莹如玉,不可逼视,「我叫秦九幽,数十年前,江湖人称我为——邪隐。」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暗流汹涌(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子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