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一章 洞房惊变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章 丁府纳妾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二章 暗流汹涌(一)

前院宾客喧闹,可人与杜云娘的房间倒是清净,二人闲坐对弈,悠闲自在。

房门轻叩,美莲端了个食盒进来。

「二位姑娘,太太接待道贺的女眷,不能一起用饭,嘱咐您二人自用。」

美莲摆放好菜肴,低眉顺眼道。

「劳烦姐姐了。」可人展颜一笑。

「婢子当不得姑娘如此称呼。」美莲欠身,随即忿忿,「咱们爷也真是的,放着二位姑娘天仙般的人物不纳,却从外面找一个酒家女过来做姨太太,还弄这么大阵仗,也没个先来后到,婢子真为二位姑娘叫屈。」

二女相视一笑,可人淡淡道:「可人风尘飘零,幸承君怜,寿郎喜欢何人,想娶什么人,我不关心,也不想操心。」

人老成精的杜云娘却笑靥如花,「奴家可不比妹子服侍爷的时间早,不敢说这样编排爷的话,不过听起来言之有理,要不然回头奴家把这话给爷传传。

美莲面色煞白,连说不必,收拾食盒急忙退了出去。

「咱们这位外管家,做梦都惦记着自己女儿能成爷屋里人呢。」杜云娘轻笑道。

可人拈着棋子,漫不经心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新人迎入,在引礼唱和下,拜了天地祖宗,夫妻对拜,虽是小妾,好在没有大妇在前,李凤倒少了奉茶的环节。

丁寿牵着李凤步入洞房,按照规矩饮了合卺酒,李凤只是木然走着过场,不发一言。

半跪着身子,丁寿仰望坐在喜床上的如花娇颜,柔声道:「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偶然,第二次却是意外,为夫知道当时苦了你,你却不知那时救了我。」

李凤不言,眼神迷茫。

自失一笑,丁寿摇了摇头,「往事不可追,今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佳人不语,眼中似乎泛起了神采。

「二爷,苗公公过来贺喜。」美莲的声音在房外响起。

「知道了。」丁寿起身,「饿了就自己吃些,不用等我。」出门吩咐道:「好生照顾着。」

美莲应声,进屋问候,「太太有什么吩咐?」

李凤摇了摇头,「你是……?」

「婢子美莲,原是张罗丁家酒坊生意的。」

李凤哦了一声,当垆卖酒这么久,当然也知道丁家「刘伶醉」是位女掌柜,却没有见过。

「说起来太太真是好福气呢。」美莲恭维道。

「怎地人人都说我是好福气,难道做妾就这般好么。」李凤苦笑。

「当然啦,宅子里面上上下下哪个女人二爷没睡过,可他独独把您用花轿娶进了门,可见是真心喜欢。」

「你说什么?他……他和别的女人都……」李凤激动站起,浑身颤抖,面色惨白。

美莲连忙捂嘴,「婢子胡说八道,您别当真,婢子告退。」

李凤瘫坐在婚床上,忍了一天的两行珠泪终于滚滚而下。

「小子这点事情,还劳烦公公大驾光临,罪过罪过。」丁寿到了外面,与道贺的江彬等人打了招呼,将苗逵引进内堂。

「你老弟的喜事,咱家怎能不来。」苗逵亲热地挽着丁寿,待了四下无人,低声道:「老弟,你这纳妾的排场可有点大了,听说你这新人还是穿着大红嫁衣进的门,不怕朝中那些大头巾找你的麻烦。」

「小子顽劣成性,不知礼仪,就算告到万岁那里能怎么样,是罚俸还是斥责,挨顿骂哄媳妇高兴,划算。」丁寿满不在乎。

苗逵击掌赞道:「好,老弟真是性情中人,冲这话,一会多喝几杯。」

「朝中事怎么样了?」二人入席,丁寿问道。

「车震卿进了诏狱,暂时没人搭理他,刘大夏那老家伙倒是有了些麻烦。

」苗逵幸灾乐祸道。

朝廷养了那么多言官,一个个吃饱没事整天就琢磨怎么参人,勾结外番这么大的案子足够给这些爷们打上针鸡血了,车霆打不打已经是只落水狗,参他显不出本事,所以这些人把目光盯上了举荐车霆的刘大夏。

说刘东山几朝老臣,识人不明,尸位素餐还是客气的;那车震卿勾结鞑靼,背后难道无人主使,莫非有人想引贼入寇,效五代石敬瑭故事等等扯淡的奏本都能见到,反正风闻言事,语不惊人死不休,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丁寿听了也觉好笑,「这奏本有人信么?」

苗逵不以为然,「写的人怕是都不信,只不过想出名想疯了,回头刘大夏摆个请辞的样子,他手下那帮摇旗呐喊的喽啰再歌功颂德一番,皇上出言慰留,这事也就过去了。」

「背后没有大佬推波助澜吧?」丁寿忧心问道。

苗逵摇头,「心照不宣,宣府的人事定下来了,刘公公和内阁不会有人再蹚这浑水。」

「定下的是谁?」丁寿对自家父母官人选还是很关心的。

苗逵刚想说,钱宁突然来报:「大人,宣府新任巡抚刘璟,总兵神英前来道贺。」

红烛滴泪,秀美绝伦的苍白面庞上已无泪可流。

轻轻绞着胸前衣结,李凤喃喃自语道:「说什么今后待我好,还不是会仗着权势一房一房地纳妾,我是小女子,你是大官人,拦不住你对别的女子动心,可却能让你此生再也忘不了我。」

合欢节散开,让众人羡煞的大红嫁衣滚落尘埃,翘头弓鞋踩上乌漆圆凳,一条红绫由房梁垂下。

「女人命苦,只作男子玩物,但愿来生不再女儿身……」美目轻阖,秀颈探入索套,李凤狠心踢翻了脚下圆凳……

「刘某等冒昧登门,叨扰一杯喜酒,还望丁大人不要怪罪。」新任宣府巡抚刘璟春风满面,未语先笑。

丁寿纳闷怎么宣府巡抚都这副笑面佛的调调,还是客气道:「大人言重了,能得二位大人赏面,下官幸何如之,里面请。」

刘璟点头,笑呵呵随着丁寿进了厅堂,白发苍苍的神英有意落后半身,拱手示谢,并未开口,可来府道贺的宣府军将却有大半离席行礼,态度恭谨。

「老元戎久镇边陲,威名赫赫,刘某自愧弗如,朝廷请您老坐镇宣府,真是慧眼识人埃」刘璟恭维道。

「刘都堂客气了,老朽沙场多年,自然识得这些厮杀汉多些,怎比得都堂内地为官,事事干系民生。」神英谦恭道。

「老神,别在那叽叽歪歪,这菜都凉了,过来坐。」主席上的苗逵起身张罗道。

「原来苗公公也在,去岁一别,今日才得一见,您老风采依旧,可喜可贺。」神英上前施礼。

「你老儿也是依旧风采,老当益壮,可贺可喜。」苗逵调侃道,随后看了看神英身后的年轻人,「这是令郎?」

「犬子神周,捐了个指挥佥事的差事,在老朽身边历练。」神英转身对儿子道:「还不过来给苗公公、丁大人问安。」

「标下神周,见过苗公公,丁大人。」神周上前,利落地行了个军礼。

「世兄请起,呵呵,果然将门虎子,老将军后继有人啦。」苗逵拉起神周,转向丁寿道:「神老将军久在边镇,曾总兵宣府,在延绥时咱家便与他是老相识了,去岁随着保国公援兵宣府,算起来有一年未见了。」

「原来老元戎对乡梓尚有援手之德,卑职谢过。」丁寿施了个半礼,神英连道不敢,侧身避过。

刘璟一直笑吟吟的立在一旁,丝毫不觉受到冷落,直到这边寒暄完毕,才凑上前来,从袖口掏出一份礼单,「区区薄礼,以贺新禧,还望丁大人笑纳。

「劳烦都堂破费。」丁寿纳闷,这位刚进宣府,怎地连礼单都备下了。

刘璟倒没让丁寿费劲多猜,「听说老夫迁右副都御使巡抚宣府,山东镇守毕公公请我转赠,恰逢其会,不过借花献佛而已,改日老夫自有心意送上。」

不待丁寿推辞,刘璟又笑道:「前番老夫任职山东布政时,本想借机在登州与大人把酒言欢,奈何缘悭一面。」

山东镇守毕真出身尚膳监罗祥门下,这刘璟既然和他打得火热,想必也是刘瑾夹袋中的人物,丁寿不再客套,「常言说好饭不怕晚,前番孟浪,累得大人空等,今日相会也是再续前缘,吾等不醉不归。」

众人称善,纷纷入座,苗逵笑道:「丁老弟,这么大阵仗娶来的新娘子,可否请出来让我等见见。」

统领宣府的三驾马车在座,丁寿也不推辞,吩咐倩娘去请李姨娘出来,笑对众人道:「乡野村妇,庸脂俗粉,怕是教几位失望。」

「行啦老弟,别口不应心,你脸上那副显摆的样子瞒过谁来。」苗逵取笑道。

丁寿难得脸上一红,连说「吃酒吃酒」,扯开话题。

酒未过一巡,便听得后宅慌乱扑倒之声,丁寿皱眉,暗道谁这么不给长脸,扭过头去,只见倩娘、美莲等人跌跌撞撞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二爷,不好了,新……新娘子她……她……」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章 丁府纳妾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九十二章 暗流汹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