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吉网罗钳(三)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吉网罗钳(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吉网罗钳(四)

丁寿捧着黄绫圣旨,立在院中,气定神闲,身后是数十衣甲鲜明的锦衣卫,连丁七都穿着青色布面甲随在身后。

看着急匆匆奔出的车霆等人,丁寿微微一笑,「军门,请接旨。」

「副都御使车霆,巡抚宣府,罔顾圣恩,要挟藩属,私开马市,视朝廷为无物,置国法于霄云,着锦衣卫指挥佥事丁寿严查,准便宜行事,地方文武竭力佐助,不得拂逆。」

圣旨一合,丁寿奸笑道:「军门,领旨谢恩吧。」

听完圣旨的车霆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下人搀扶下晃晃悠悠站起,颤声道:「请问丁大人要如何处置车某?」

「本官立即搜查尊府,期间少不得先委屈军门。」丁寿还是笑得春风满面,却让车霆厌恶透顶。

车霆闭目长吁,「可否借圣旨一观?」

「军门请便。」丁寿笑呵呵地递过去。

车霆咬了咬牙,缓缓展开圣旨,突然睁大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一番,说不出是惊是喜道:「没有内阁署名,你这是乱命。」

「军门慎言,这可是万岁中旨。」丁寿神色转冷,紧盯车霆,「大明哪条律法说圣旨必由内阁附署,你可是要抗旨么?」

顶住,一退就全完了,车霆强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好,本官与你讲法度,你锦衣卫拿人可有刑部驾帖?」

按照大明祖制,锦衣卫拿人,必须要有刑科批定的驾帖发下,方可行事,若刑科驳回,就是皇帝也没办法,这就是六科官小位尊的关键,可以封驳圣旨,而且这规矩无论王振还是汪直当权,至今还没破过。

万历年间高拱罢官归籍,冯保遣锦衣卫自称钦差,令高拱自裁,高拱就是用这个理由啪啪打脸,让那帮办差的锦衣卫灰头土脸地滚了回去。当然,这规矩也不是没人敢破,明末那位另当别论,九千岁是真不要命的。

「没有。」丁寿回得也干脆,车震卿可不是高肃卿,想用这句话把二爷给撵回去,做梦!

缓步凑近车霆,丁寿冷冷道:「皇权特许,便宜行事。」

「本官不给你这个便利。」既然已经撕破脸了,车霆也是一声冷笑,大喝一声:「亲兵何在?」

「在。」应声如雷,甲叶撞击声响,一队队兵勇跟在一个赳赳武官后涌了出来,成扇形将丁寿等锦衣卫围在了中间。

那武官上前躬身施礼:「抚标游击桂勇听命。」

一指丁寿,车霆得意笑道:「此人假传圣旨,欲行乱命,与本官拿下。」

只要挺过这关,将证据及时销毁,车巡抚有的是本钱打御前官司。

无一人动弹。

车霆回身看看众将,眼神中俱是惊诧,厉声道:「将他与我拿下。」

还是无人回应。

轻咳一声,丁寿下巴一点车霆,「抗旨不遵,拿下。」

「遵命。」桂勇应声,伸手一挥,几名军校一扑而上,将车巡抚按倒在地,五花大绑。

「你们……哎呀……我白养你们了!9车霆脸都贴地了,愤怒嚎叫着。

刚刚把绳子收紧的郤永嘿嘿一乐,「车大人,下次再让人为你拼命,记得把弟兄们当人看。」说罢,将车霆的脑袋往下猛地一推,连巡抚大人头上方巾都撞掉了。

站起身来,郤永长出一口气,过瘾啊,早想来这一下子了,对着桂勇一抱拳:「桂大哥,兄弟谢啦。」

「都是自家人,何须客气。」桂勇客套道,又赶紧对着走来的丁寿躬身施礼:「大人还有何吩咐?」

「将这府中的人看管起来。」丁寿拍了拍桂勇肩头,「干得好,苗公公那里替我道声谢。」

「为大人和公公效力是末将的福分。」桂勇脸上谄笑与高大的身躯极不相配。

「桂勇,你是苗逵的人?」趴在地上的车霆惊讶道,随即凄凉一笑:「这么说,老夫的信并没有送往京师了。」

「大人话从何来,若非抗旨,末将还是您帐下游击,岂敢随意抗命,信自然是送到京师了。」桂勇很是委屈地说道。

「哦?」这话让车霆很是惊讶。

「不过末将找的信使是个废物,可能送错了地方。」桂勇挠了挠头。

一封素色信笺静静置在书案上。

大明帝国的两位阁老与一位侍郎相对枯坐。

「刘瑾将这信封送过来究是何意?」王华扫视着两位上官,开言问道。

「若不想受池鱼之殃,就少管闲事。」李东阳那浑浊的眼珠转动了一下,「留下信,就如利剑在手,看他指向何人了。」

谢迁扫了眼信封上的字:恩师木斋公亲启,学生车霆拜上。笔法遒劲,力道十足,他平日最欣赏这个门生的字,可如今这封信却把他架到了火上。

「可我等并不知这信里写了什么,也许只是震卿的问候之语。」王华真的担心这位同年。

「也许说了很多不该说的。」李东阳伸出修长的手指,将一个将要落在茶盏里的飞虫弹开,「不能让他牵连更多的人。」

王华来回踱了几圈,闷闷地道:「哺育马种,震卿也是为国之举,为何不能奏明朝廷,请旨而行。」

李东阳睁大了眼睛,不想王华说出此言,谢迁对他报以苦笑,王实庵是实诚君子,不谙官场世故,否则如今也不会止步于区区一个礼部侍郎了,边市贸易牵扯多方利益纠葛,拿到朝廷明面上便有太仆寺接手,这会断了多少人的财路。

「还好,私开边市不算大罪,无非降职申饬,即便是革职,等个几年,也可以再谋起复。」谢迁也不知道此言是在安慰王华,还是开解自己。

李东阳花白的眉毛抖了抖,私开边市,仅止于此么……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吉网罗钳(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吉网罗钳(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