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吉网罗钳(一)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二章 再寻盟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吉网罗钳(二)

京师东厂,丘聚与谷大用二人夤夜被召至刘瑾书房。

「这小子真是到哪儿都不让人省心9刘瑾将手中信笺扔到桌子上,揉着眉心笑骂道。

丘聚拾起信,与凑上来的谷大用一起在灯下展开观看。

「这小子还真能折腾,竟然能鼓动苗逵上秘本。」谷大用啧啧称奇。

「估计也是逼急了,刘至大这小子真是难堪大任,才具一般也就罢了,还是个溜肩膀,一点担当都没有。」刘瑾抱着二郎腿,摇头晃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哪个人能像寿哥儿一般胆大妄为,刘宇又是被刘大夏等人收拾狠了的,自然是万事自保为上,」谷大用看着信又摇了摇头,轻叹道:「公公是该给寿哥儿提个醒了,这才到宣府几天啊,就不能让我们这几个老骨头消停一阵子。

「此事可行。」丘聚看完信一直没说话,突然插嘴道。

「老丘,你怎么想的,这阵子内外朝盯着咱们爷们正紧,还搞什么幺蛾子?」谷大用不解道。

「正是因为咱们被盯得太紧,才要弄出这点事情把那帮酸子的眼光引过去,难得这事还扯上了御马监,顺势而为,成了要念咱们的情,即便事情不成,自有苗逵这高个的顶着,」言及此,丘聚偷眼打量了刘瑾神色,继续道:「寿哥儿不过奉命查案,亦非大过。」

刘瑾持着一把冬月团扇,轻扇了几下,笑吟吟道:「那你说苗逵和那帮蒙古鞑子会不会把寿哥儿咬出来呢?」

「这个……」丘聚可不敢把话说死。

刘瑾起身,负手来到窗前,望着天上明月,平静说道:「此事要办,就办成铁案,这宣府的天——是该变变喽。」

乾清宫暖阁。

小皇帝百无聊赖地趴在御案上,把玩着那枚已经被他抚摸得光滑明亮的永乐通宝,一会儿痴痴一笑,一会儿又长吁短叹。

朱厚照这做派漫说周边服侍的小内宦,便是一手把他带大的刘公公也不知道这位爷抽的什么风。

「皇上,可是有心事?」刘瑾忧心忡忡地看着小皇帝。

「啊?没,没事。老刘,你有什么事?」小皇帝回过神来,直起身子问道。

「朵颜卫花当请封之事,皇上以为如何处置?」刘瑾躬身奏道。

「还能如何,朕不追究他们前番入寇之罪已是天恩浩荡,还妄想原职袭封,真是得陇望蜀,不知进退。」朱厚照恨恨地一拍御案。

「可朝中廷议皆认为朵颜三卫多年来护卫蓟辽不为鞑靼所乱,为京师藩篱,宜厚恩以固。」

「一派胡言。」朱厚照不屑道:「说三卫防御鞑靼不扰蓟辽,怎么不说朝廷还要防御他们屡屡扰边,满朝众臣读书都读傻了不成?」

「朝中大臣都是七窍玲珑心,傻倒未必,怕的是别有用心。」刘瑾低声道。

「什么意思?」朱厚照听出不对,问道。

刘瑾从袖口中取出奏本,道:「宣府镇守苗逵有秘本奏上。」

朱厚照狐疑地接过奏本,细细观看后怒道:「私开马市!车霆竟敢如此大胆?」

「皇上息怒,此事并非没有先例,车大人有难言之隐也未可知。」刘瑾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劝解道。

「有何事不可禀奏,朕是听不进良言的桀纣之君么?」有先例不等于这事不犯法,朱厚照年轻气盛,可没他老爹朱祐樘好好先生的脾气。

「既然朵颜使团在京,陛下可招朵颜使者询问根由。」刘瑾躬身奏道。

朱厚照深吸一口气,「宣朵颜使者觐见。」

革儿孛罗被内侍引进乾清宫,就一直好奇地东张西望,尤其对冒着淡淡香烟的鎏金铜鹤香炉大感兴趣,乃至快近御座,仍未行礼。

「大胆,御前见驾不知行礼,该当何罪。」侍立御座前的刘瑾呵斥道。

革儿孛罗这才回过神来,扑通一下跪到殿内平滑的金砖上,咚咚咚磕了几个响头,「朵颜卫革儿孛罗见过大皇帝陛下。」

朱厚照见五大三粗的一个蒙古大汉冷不丁跪下磕头,也吓了一跳,虽说这朝见礼仪全都不对,可那几个头实打实得叮咣作响,隔着御案小皇帝都觉得疼,也不好怪罪人家失礼,温言道:「爱卿平身。」

哪知革儿孛罗听到后没有站起,反而向前一铺,全身心的和金砖做了亲密接触。

小皇帝有些发懵地看了看刘瑾,「这……这是何意?」

「皇上,您不让臣把身子放平么?」鼻尖都贴着地的革儿孛罗瓮声瓮气地费力回道。

朱厚照忍俊不禁,「卿家站起来吧,难道礼部未有教你朝觐之礼?」

爬起来的革儿孛罗摸摸脑袋,憨笑道:「礼部那些官儿倒是教了好些东西,不过今早喝完马奶酒,全他奶奶忘掉了。」

刘瑾叱道:「岂有此理,竟敢在圣驾之前口出污言,来人……」

朱厚照摆了摆手,「好了老刘,来者久居塞外,不知中原礼仪,不要计较了。」又对革儿孛罗笑道:「据闻你此次来使,在宣府与巡抚车霆交易马匹,可有此事?」

「交易马匹?」革儿孛罗迷茫地摇了摇头,「没有埃」

「哦?」朱厚照疑惑地与刘瑾对视一眼,难道苗逵挟私报复,诬告车霆不成。

「那些马匹都是送给车大人的,没有交易。」革儿孛罗自顾继续道。

「难道朵颜的马匹已经多到可以白白送人了?」朱厚照不可置信,朝中诸公以德制夷的话竟是真的,蒙古人感恩王化,主动上门送马。

革儿孛罗脑袋跟拨浪鼓一样晃动,手舞足蹈道:「去年草原刚受了白灾,母马找不到草,马驹吃不着奶,死去的牛羊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大皇帝陛下的草原子民又冻又饿,可为了让兀良哈不被其他部落小看,为了能继续朝贡大皇帝陛下,我们还是满足了巡抚大人的要求。」

革儿孛罗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刘瑾接过,转呈给朱厚照。

朱厚照只是草草一看,立即怒火满腔,拍案而起,吼道:「勒索内藩,擅许官职,车霆眼中可还有朕,可还有朝廷法度,朕要……」

「陛下……」刘瑾眼神向革儿孛罗处示意了下,提醒正德此时发火不合时宜。

朱厚照强压怒气坐回龙椅,对着革儿孛罗道:「使者且退下吧。」

哪知革儿孛罗却未有退走之意,双膝跪倒道:「大皇帝陛下,朵颜已遵照大明吩咐献贡马匹,恳请恩准您忠诚的臣子花当袭职。」

「这个……」朱厚照有些咽不下这口气,献马封官又不是他答应的,凭什么。

「皇上,朵颜既有恭顺之意,万岁又何吝隆恩呢。」刘瑾凑近朱厚照,在他耳边轻声道:「恩出于上。」

不错,恩出于上,再大的恩赏是朕给的,而不是那些拿朝廷恩赏做交易的大臣,朱厚照点头道:「革儿孛罗,朕准你所请,恩旨花当袭职朵颜都督。」

革儿孛罗叩头谢恩,还未起来,刘瑾又道:「适才使者所言朵颜百姓罹经天灾,饿殍遍地,实在有违天和,请陛下于近朵颜处再开一边市,优抚灾民,使草原百姓同沐天恩。」

奇怪刘瑾怎么提了这么一个主意,但瞧着革儿孛罗那火辣辣的眼神,朱厚照抹不开面子拒绝,点点头:「你看着办吧。」

「谢大皇帝陛下。」革儿孛罗又是以头抢地,狠狠来了几个动静大的,「愿长生天保祐正德大皇帝,您的恩情如斡难河的流水永不干涸。」

好话人人爱听,朱厚照也是兴起,道:「朕看你鲁直率性,也封你个都督佥事吧,嗯,比你父亲低上一品。」

刚才那些讨封、边市都是给整个朵颜要的,就算花当念他的情,好处一时半会儿也显不出来,这官职却是真格给自己的,可以凭着官职带人进京朝贡、边市贸易,革儿孛罗狂喜之下,又是一阵猛磕。

跟着地上水磨金砖硬碰硬了这么多下,铜头铁脑也经受不住,革儿孛罗站起身来有些晕乎乎飘飘然,转身出殿之际突然心中悸动,身侧似有两道厉芒一闪而过。

革儿孛罗侧过头去,见那个在大皇帝身边侍立的老太监低眉垂目地立在一旁,似乎从未往这里看过一眼。

也许自己看错了,革儿孛罗心中暗想,可那眼光又太过熟悉,大草原中的毒蛇盯中猎物时,才会有这样凌厉无情又兴奋不已的光芒……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二章 再寻盟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吉网罗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