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二爷回府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宣大总督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刘家有女

锦衣卫开路,行人避让,宽大卧舆畅通无阻地行走在宣府街道上。

丁寿靠在银丝线镶边的天青金钱蟒靠背座褥上,斜依着身侧的石青金钱蟒引枕,拄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这个布衣少女,荆钗布裙之下身姿窈窕,五官并不十分精致,凑在一张脸上却有一股说不出的迷人味道,自己在宣府时竟未发现有这样一个尤物,真真是有眼无珠。

少女局促地缩在舆轿角落里,偷眼看着处处镶金带玉的轿壁装饰,壁上挂着两支玉柄拂尘,鎏金香炉内散发着袅袅轻烟,让她宛如置身梦中。

「妹妹,别缩在那里,过来坐。」可人伸手相邀。

少女摇了摇头,见二女服饰华丽,姿容娇艳,反观自己青裙缟袂,颇有些自惭形秽,羞与同列。

「姑娘,你家在何处,我送你过去。」丁寿含笑问道。

「不,不,多谢公子,哦不,多谢官爷和二位姐姐,民女便在此处下轿,自行返家,免得家人担心。」少女慌忙推辞。

掀开窗帘看看天色,丁寿点头道:「也好,敝人住在城南,若是有暇,敢请姑娘移尊芳驾到丁宅一叙。」

「城南丁宅?可是开烧锅酿」醉刘伶「的丁家?」少女瞪大眼睛问道。

丁寿笑答:「正是。」丝毫没有发现少女眼中的担忧。

少女紧咬下唇,不再吭声,轿子落地,她默默独自走出。

「姑娘……」

少女扭身,丁寿探头而出,笑道:「还未请教芳名呢?」

少女摇了摇头,垂首不语,默默向众人相反方向行去,无人知道她的脸上此时正挂着两行清泪。

看着丁寿一副嗒然若失的样子,杜云娘娇笑道:「爷,哪有你这样心急的,姑娘家闺名怎能随便告诉陌生男子。」

「若是不问,难道她就会说了?」丁寿郁闷道。

「若是换成妾身和可人问,至少她说的可能会大写。」杜云娘攀上丁寿肩膀,笑意盎然。

将手探入杜云娘裙内,丁寿懊悔道:「浪蹄子,刚才怎么不想着问?」

杜云娘感受到火热大手已然探触到身下花园,虽是隔着薄薄绸裤,还是将花瓣摩擦的阵阵酥痒,轻轻喘息道:「妾身哪里知道爷又动了色心……」

丁寿偷眼看那边玉面飞红的可人一眼,坏笑道:「那爷就好好动一动……

」翻身将杜云娘推倒在卧舆座褥上。

还未等解开杜云娘衣裙,就听轿外丁七不识趣地喊道:「二爷,咱们到家了……」

一队官兵来到自家门前,月仙早已接了通报,已成惊弓之鸟的她还以为又有了什么祸事,心惊胆战地来到大门前,见到的却是那个带着坏笑的小叔子。

「嫂嫂,一年未见,小弟甚是挂念,未知嫂嫂可曾想念弟——弟啊?」

语带双关,月仙当即臊红了脸,倒是玉奴泼辣回应:「我们倒是想着小头弟弟,可惜那个大头弟弟没个良心,一年多也不知回来看看。」

丁寿窘迫地举手告饶,由得众女取笑,玉奴看着后面锦衣卫的排场,问道:「小郎,你当大官了,有多大?」

「大的不得了,看这大轿子没有,是太后娘娘坐的,刚才连总督大人都不敢挡着二爷的路。」丁七从后面转出,咋咋呼呼比划道。

玉奴挢舌,在她们眼里,宣府巡抚就是天一般的人物了,前些日子来了一个什么总督,还管着巡抚大人,那简直是天外天了,连总督都让着小郎,那岂不是把天都戳一个窟窿。

那边倩娘本来笑吟吟的和美莲站在一起看热闹,一瞧丁七不由脸色一变,小桃踏前一步,娇叱道:「丁七,你这背主恶奴,还有脸回来?」

玉奴听了大怒,「原来你就是卷款私逃的那个混账奴才,你把我们姐妹害得好苦。」

这一年多她和月仙几人姐妹情深,对她们那几年遭遇大是不平,此时见了丁七,顿生恶感,上来就给了他一巴掌。

出手倒是不重,可玉奴手上留着尖指甲,一下就在丁七脸上留下五道血痕,疼得这小子直咧嘴,又不敢还手,扑通跪倒地上,对着月仙连磕了几个头,苦苦哀求:「夫人,小的思虑不周,让您这几年受了委屈,求您大人大量,看在大爷的份上,饶了小的一条贱命吧。」

丁七哭得凄惨,月仙面有不忍,又看看脸色苍白的倩娘,若是饶了他,难道还把倩娘推到这火坑里,为难地瞧向丁寿。

丁寿在后面踹了丁七一脚,「说什么废话,把东西拿出来。」

「是是是,」丁七连连应声,膝行几步,又爬到倩娘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家里的……哦不,那个倩娘,这东西你收好。」

倩娘接过一看,惊道:「休书?9

「我自知德行浅薄,配不上你,今后你就是自由身了。」丁七话说得那叫一个真诚。

几女齐刷刷看向丁寿,丁寿干笑一声,「丁七自觉背主害妻,难配佳偶,所以写了休书,看在他诚心悔过的份上,就放他一马吧。」

话是这么说,丁寿也暗暗佩服自家这奴才,这封和认罪书差不多的休书拿出来时,他琢磨还得软硬兼施一番,谁知这小子连啵儿都不打,上来就画押,干脆利落,还振振有词:媳妇本来就是老太爷给张罗娶的,当初二爷要是直说,哪还需要用强啊,什么时候兴致来了,他丁七打包给送床上去。这副忠心耿耿处处为主家打算的模样,让丁寿由衷赞一句:敞亮!

丁寿如今是这丁宅的主心骨,他既然这么说了,其他人还能有什么可说的,毕竟一年未见,众女也是欣喜异常,着人订了酒席,一家上下开怀畅饮,为丁寿等人接风洗尘。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宣大总督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刘家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