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章 路见不平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告病还乡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宣大总督

宣府原本是朱元璋十九子谷王朱橞的封地,以谷王府为核心,按照「帝九王七」的标准格局,最早设有七座城门,朱八八一统天下后,北元势力仍存,老朱便效仿春秋尊王攘夷的办法,从东北到西北分封辽、宁,燕、谷、代、晋、秦、庆、肃九王镇守边塞,实行「诸王守边」,一步步蚕食蒙古。

实话说朱元璋比李世民幸福的多,不会发出「生子如羊不如生子如狼」的感慨,他的这些儿子生于乱世,长于军伍,有不少还是文武全才,既精诗文擅音律,又弓马娴熟、上阵能敌,给败退草原的北元残余添了不少堵,也难怪建文帝登基后对这些叔叔不放心,收拾了几个,逼反了一个,江山玩丢了。

新上来的朱老四肯定不会给自家兄弟重走自己老路的机会,将辽王、谷王、宁王等藩王内迁,长城以北的卫所逐渐废置,朱棣的打算和自家老爹不同,与其蚕食不如主动出击,御驾亲征,五征漠北,蒙古各部谁强揍谁,将塞外草原犁了个遍,到最后再出兵连对手都找不到了,郁闷地死在了北伐路上,再之后仁宗、宣宗早逝,英宗又出了土木这档子事,蒙古逐渐南侵,长城沿线堡寨又暴露在鞑子刀锋之下,太宗皇帝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老爷,这宣府城墙好生厚实,难怪土木之祸能挡得住瓦剌大军。」杜云娘看着高大城墙发出感叹。

三人两骑驰到城下便放缓了速度,丁寿没穿官服,可不想被守城官兵当成鞑虏进犯乱箭射死。

「这城墙夯土包砖,正统年间重修过。」丁寿避重就轻地回答。

土木之后也先曾挟持明英宗传谕令宣府开城出迎,巡抚罗亨信持剑于城上道:「凡信降者和犯城者格杀勿论。誓与镇城共存亡,永保大明江山不移。」

使得也先无奈西去。可这样揭先帝短的话,如今身为大明公务员的二爷不太好说出口,低头见身前可人因一番急驰雪白面颊上泛起两朵红晕,爱惜道:「可是刚才吓着了?」

可人摇摇头,莞尔道:「老爷尽兴就好。」

丁寿轻笑,翻身下马,牵着二女马匹三拐两拐地才进了城南的昌平门。

宣府镇城自永乐后便改为四门,各城门之外环以瓮城,瓮城之外还筑有月城。月城呈弧形,两端与城墙相接,月城门与城门方向相同,与瓮城门相错,使攻城者不能长驱直入,即便入城者也要迂回而进。

北地重镇,自然人丁繁茂,可人坐在马上遥望城中有一座高耸城楼,高约九丈,俯身问道:「老爷,那处城楼是何所在?」

「那是镇朔楼。」丁寿随着可人手指方向看去,回道:「宣府总兵挂镇朔将军印,故有此名。」

看可人面上向往之色,丁寿笑道:「可想登楼看看?」

可人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军机重地,怕是不妥。」

「我有锦衣卫牙牌,便是总兵张俊想必也会卖我几分面子。」二爷在佳人面前口出大言,牵着马就往城中行去。

「老爷,前面有人挡路呢。」杜云娘一直留意周边,出言提醒。

「怎么回事?」丁寿郁闷,难道有人要给他来下马威不成。

「不是冲咱们的,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做些什么?」杜云娘坐直身子翘首张望。

一群百姓围成一圈,对里面指指点点。

圈子里一个华服少年带着几个家丁模样的人对着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不住调笑。

「姑娘,别着急走啊,相见即是有缘,陪公子爷喝几杯去。」少年看着不过十几岁,服饰华丽,嬉皮笑脸对着少女道。

女子年纪也不甚大,布帕包头,一身白底碎花布裙掩住修长苗条的身躯,一张瓜子脸,薄薄的嘴唇,眉目灵动,神色间怒意倒是大过了惧怕,冷冷道;

「公子请自重。」

「自重?我倒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重,来来来,姑娘你来抱抱我,看看重不重?」少年张开臂膀,作势欲搂。

女子连退几步,扭身要走,又被几个刁奴拦住,「小娘子,别着急走啊,陪我们少爷乐呵乐呵,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被几个恶奴逼着连连后退,女子急忙转身,却正撞在少年怀里,少年一把搂住她的杨柳细腰,哈哈大笑:「你既不抱我,那换少爷我称你有多重。」

女子拼命挣扎,少年只是不松手,急切间只听「啪」的一声,女子抬手给了少年一记耳光。

少年忽地放手,捂着脸颊,半是惊讶半是恼怒道:「你敢打我?」抬手便要打回去。

少女吓得花容失色,紧闭双眼,却未等到巴掌落下,睁眼见一个面色苍白的锦袍青年将那恶少高举的手掌一手扼祝少年手腕吃痛,高声叫道:「放手,恶贼快放手。」

丁寿将手放开,忍不住又轻咳了几声。

少年甩着手腕连退几步,定睛看对面多了三人,一个满面倦容的病鬼,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不由乐了:「公子我今天打猎没打到黄鼠,却网到了三只美人鱼,真是造化。」

一个家丁凑上来,奉承道:「少爷真是艳福不浅,交了桃花运呢。」

少年大喝:「还等什么,快点把三位美人请过来陪我喝酒。」

此时可人揽住少女臂膀轻声安慰,丁寿看着冲过来的几个恶狗刁奴不理不睬,对杜云娘点了点头,杜云娘一声媚笑迎了上去……

九尾妖狐的本事对付几个家丁仆役实在大材小用,顷刻间那帮倒霉鬼就躺了一地,奇怪的是那位公子哥儿没有丝毫惧意。

「打得好,打得好,这位姐姐好功夫,到府里来教我吧。」少年拍手叫好,看着杜云娘的眼神里都是亮晶晶的小星星。

杜云娘看着能当自己孙子的半大小子神色痴迷地望着自己,哑然失笑,求助地看向丁寿。

丁寿干咳一声,宣示自己主权:「貌似——这是我府中的人,阁下似乎越俎代庖了吧?」

少年怪眼一翻,「那就把人让给我,开个价,公子爷绝无二话。」

「啪」的一声脆响,少年脸颊上又挨了一记巴掌。

「敝宅的女子不是货物,你也出不起价钱。」丁寿与杜云娘相视一笑,轻声说道。

少年眼中俱是惊怒,厉声喝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我爹是谁么9丁寿挠了挠头,这台词有点耳熟,「这位公子,令尊不是姓李吧?」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告病还乡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宣大总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