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七章 忠仆丁七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无功而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八章 长夜漫漫

甫进丁府,贻青便迎了上来,不待她开口,丁寿就问道:「我让常九带回那人呢?」

贻青面色古怪,「还在厨房。」

府中的厨房除了给主人宾客预备饭食的小灶,还有给下人做菜的大灶,再加上储存食材的库房等等单独占了一个院子,平日里忙活起来也是热气蒸腾,大汗淋漓,可如今这十几个人都围在一间厨房外,盯着屋内的一幕。

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子披着头发,裹着一件不合身的绸袍,赤足蹲在一条长凳上,抱着一只肥鸡,桌上地面散落着无数鸡骨,那人眼看也是吃不下了,却仍是勉力将一块撕下的鸡肉缓缓送向口中。

还未及口,便被一只手拦住,「行啦,老七,适可而止吧。」丁寿缓缓走到屋子另一面,顺手用锦帕掩住鼻子,虽说让常九把他浸到河水里洗了半天,又把那身脏衣服扔掉,但丁寿还是忘不了初见时他身上那股臭味。

「二爷,小的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曾经的丁龄长随,丁家管事,丁七扑通跪倒,身子一折,「嗷——」,方才吃的顶到嗓子眼里的食物又吐了出来。

丁寿没好气地问厨房下人,「你们到底给他吃了多少?」

厨房大掌勺怯懦道:「怕伤了胃,没敢给他多吃,可这位爷把小姐给您熬鸡汤的五只鸡都吃了,拦都拦不祝」

行,长今这番苦心算是白费了,鸡汤和鸡肉都被吐出来了,丁寿挥手让他们赶紧收拾。

换了间屋子,丁寿看着手足无措的丁七,「老七,好歹卷了家里那么多银子,怎么混到这地步?」

丁七又要冲上前抱腿哭诉,被丁寿嫌弃地一脚踢开,他坐在地上呼天抢地道:「二爷,小的冤枉啊,小的看二位爷离家不归,心中担忧,就想着自去寻找,又怕夫人不许,才自作主张搜罗了盘缠,出门寻人。」

丁寿缓缓走近,弯腰道:「这么说,你还是一片忠心咯?」

丁七小鸡啄米地连连点头,「小的是家生子的奴才,没有老爷和大爷,哪有小的一家活路,小的良心就是被狗吃了,也干不出背主的事儿来。」

「嘴皮子还是这么溜,」丁寿轻笑,「说得我都差一点信了。哎呀,按大明律法,以奴欺主,流刑千里……」

「二爷……」丁七惊惧。

「锦衣卫这里没那么麻烦,四十八套酷刑,你能撑得住几套呢?」丁寿仰头,作盘算状。

「二爷开恩啊9丁七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膝行着爬过去求饶。

丁寿又是一腿把他蹬开,丁七一个翻身,又爬了过来。

「咦?」丁寿刚才那一腿已经用了几分力气,丁七竟能快速爬起,身上还隐有反震之力,「老七,你练了功夫?」

丁七不答,只是一个劲儿叫着「二爷开恩」,攀着他腿哭嚎。

「行了,老七,刚才吓唬你的。」丁寿不耐道。

「真的?9丁七睁大了眼睛,一缕鼻涕眼看着流到嘴里,他吸溜一下,又重新吸回鼻腔,让丁寿一阵恶心。

「真的,好歹你也是把二爷从小带大的,赶快起来,污了爷的袍子,扒你的皮。」丁寿看他的邋遢样直皱眉。

丁七忙不迭点头称是,松了双手,又跪在那里把丁寿的袍子褶皱抻直,喜笑颜开地站起身来。

「你这身功夫怎么回事?」丁寿好奇得很,这小子的内力有些怪异。

丁七却是一声长叹,把其中缘故一一道来,当时他一个奴婢,一无户籍,二无路引,大明虽大,他也无处可去。

在大明朝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那么容易,朱八八当了皇帝恨不得将衣食住行都定上规矩,百姓离家百里就得由官府开具路引,不然就是违法,丁寿敢离家是因身上有监生的功名,虽是异途,好歹也是体制内的人,明末那位旅行家徐霞客虽说没功名,可人家底子硬,跟东林大佬是姻亲,有官府赠予的

「马牌」,可以免费使用驿站,占用民役,随时随地可以让人伺候,除了以上,再想破例的,就只有两种人了。

一种是所谓「游侠」,这帮人倒也不怕查,官府人少会自动躲着他们,官府人多就该他们主动躲开了;还有一种就是「乞丐」了,这批人也不纳户籍,四处流窜,官府也没法统计,据说明初朱八八迁徙大量富户到老家凤阳,这些人思乡心切,可大明律离家日期次数都有限制,便常常化装成乞丐,回家探亲,这习惯到了乾隆朝,就成了黑明的又一铁证:「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也不知拼命想改善家乡环境的朱皇帝会不会在地下找十全老人玩命。

丁七想离开宣府的时候,正赶上涂大勇组织丐帮再次大规模寻觅「绿玉杖」,满街都是叫花子,他弄一身行头倒也不难,可惜了,丐帮的切口规矩他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被逮了个正着。

「丐帮没收拾了你?」丁寿讶异,冒充弟子,这在各门各派都是大忌。

「小的说自己刚沦落乞讨,不懂里面规矩,可他们还不依不饶的,幸的丐帮长老涂大勇恰逢经过。」

「涂酒鬼,你和他怎么扯上关系了?」真是山不转水转,哪里都有这老家伙。

「那老儿一副馋酒相,小的就把他带到丁家烧锅,让他狠狠解了一次酒瘾,那老儿许了我个三袋弟子,还传了几手功夫。」

「这么说你小子因祸得福了?」丁寿心中恨恨,我说在洛阳牡丹园那老小子一副不认识的模样,感情偷喝了自家烧酒,没脸相认。

丁七一副哭丧相,「因祸得福?小的算是倒了大霉,那老儿把我交给了那个什么多臂熊钱广进,那小子把我带到浙西,开始还算客气,小的想借机溜走,毕竟还要寻二位爷不是?」

丁寿一阵腻歪,撇撇嘴,「别扯这个,继续说你的事。」

丁七称是,继续道:「哪儿想到小的那包银子露了白,钱广进非说我是偷了别家银子,败坏丐帮门风,小的抵死不认,他就恶语相向,小的识相把银子献了给他,那王八蛋立刻就升了我做五袋弟子。」

「你小子爬得挺快的,这样下去,再过几年岂不是能当舵主长老了。」丁寿调侃道。

「二爷,您就别逗小的了,」丁七苦着脸,「钱广进在浙江干的事真是生孩子都没屁眼,下辈子都得挨雷劈,小的无意中撞见他的好事,他若不是顾忌涂长老,早把我宰了,明着把我当心腹,暗地里对我日夜提防,什么好事都轮不到我,他们快活,老子却要在外面喝西北风,草他奶奶的。」

瞧着丁七愤愤的样子,就知道这位五袋弟子没落下多少实惠,丁寿纳闷:「你们既然在东南快活,怎地又跑到了直隶作孽?」

听丁七一说,他才晓得,牡丹园之后,丐帮就真分了家,涂大勇在君山开香堂,问罪蓝廷瑞,蓝长老则割据西南,要涂大勇到四川伏法,二人各有势力,在丐帮地位特殊,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原本在直隶的大仁分舵舵主是凃酒鬼亲信,被他调到南面以壮声势,这个钱广进就带着亲信到了京城。

丁寿心中一阵盘算,丐帮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自己要不要在里面掺一脚呢,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堂堂的天下第一大帮,将来或许能派上用场,「老七,你有什么打算?」

丁七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二爷,小的总算找到你了,今后就在您身边鞍前马后地跑腿出力,也算对得起老爷了。」说着还抹了抹眼泪。

「那我大哥呢?」丁寿扭身问道。

「啊?」

「丐帮人多势众,眼线广布天下,你就没想着用丐帮的人手找找大哥?」

丁寿凝视丁七问道。

「二爷,以前小的说不上话埃」丁七委屈道。

「如今呢?」

「现而今么,小的倒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丁七苦笑道:「比我身份高的都死光了,可是出了北直隶,小的这五袋身份还是屁用没有埃」

「我可以给你准备一份大礼。」丁寿得意笑道。

「贻青,你方才有什么事?」安排好丁七的事,丁寿才想起贻青好像有话要说。

「老爷,有两名女子拜访,说是您的故人,现在偏厅候着。」贻青回道。

「怎么又有女子?」大清早来了三个女子,结果绕北京转了一天,还没落好,这又来了两个,二爷有些头疼。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无功而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八章 长夜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