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入宫告状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故人相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二侯碰壁

东华门,两名身穿麒麟服的中年人气势汹汹地穿过内金水河,一路向宫城北边行来。

路上所遇宫人见了二人都躬身行礼,二人神态倨傲,不理不睬,唯有眼中怒火看得宫人心悸。

这二人便是慈寿太后的两个亲弟弟,寿宁侯张鹤龄与建昌侯张延龄,弘治帝专宠张太后,张氏一门荣宠至极,这二位也被惯得嚣张跋扈,说难听点,被他们踩过的地方连草都不长。

转过御药房,一个青年宦官对着二人恭敬施礼,「奴婢张雄见过二位侯爷。」

张鹤龄从鼻孔「嗯」了一声,算是招呼,脚步不停,继续奔往仁寿宫,平时心情好或许会寒暄几句,可今日不同,自家儿子被人打了,想想昨天晚上儿子捧着猪头般的脑袋回来的样子,他现在都心疼。

可这张雄仿佛不识时务般跟着二人,「不知二位侯爷要去哪儿?」

「我们哥俩要去哪儿轮得到你这奴才管么9张延龄比自己哥哥脾气还暴躁,当即喷出一句。

「奴婢不敢,」张雄依然脸上带笑,「只是二位侯爷何等尊贵,若是身前没个引路的,怕是失了威风体面。」

这话说得熨帖,二位侯爷听着舒服,张延龄也放缓了语气:「你叫张雄,在宫里什么差事?」

「奴婢现为长随,在司礼监当差。」张雄低眉顺眼地答道。

一般人对宫里的阉人统称太监,可「太监」这一职位不少内侍一辈子都到不了,从杂役火者做起,当差、长随、奉御、监丞、少监,再往上,才是内宦职场生涯的顶峰「太监」,当然即便成了太监也分三六九等,淘宝掌柜怎么着也不等同于马云。

「这么个伶俐人才做了长随,王岳那老狗还真不懂用人。」张延龄讥笑道,他们兄弟两个当年连皇帝姐夫的帽子都敢顶脑袋上比量,说话从来没什么忌讳。

「司礼监的几位祖宗自有打算,奴婢不敢置喙。」张雄自始至终垂头看着靴尖。

「唷喂,懂事啊,哪天我们跟太后说说,升你做太监得了。」张延龄拍着张雄肩膀,嘻笑道。

张鹤龄咳嗽一声,扫了自己这个成天没个正行的弟弟一眼,沉声道:「太后可在宫里?」

「太后昨晚上忙了半宿,如今该是醒了。」

「昨晚上宫里出了什么事么?」张鹤龄疑惑问道。

「没什么大事,只是打了一个叫丁寿的锦衣卫佥事。」张雄陪着笑脸。

张鹤龄脚步一停,咬牙切齿道:「丢—寿?」

张延龄凑到自家哥哥身前,「哥,那个打了宗悦的不就是……」

挥手止住自家兄弟的话,张鹤龄转向张雄,「太后为什么打他?」

「还不是些狗皮倒灶的事情,那小子步入官场才几天啊,又是穿宫腰牌,又是当钦差的,这满树的枣儿就红了他一个,我们宫里面的人没少议论他。」

张雄絮絮叨叨,发泄着牢骚。

张鹤龄眼中寒光一闪,「噢,不知都怎么议论的?」

仁寿宫寝殿内,张太后慵懒地坐在妆台前,周边宫女如同蝴蝶般穿梭不停,身后四名宫女捧着头油、香精及各种梳洗用具,一名宫女正用犀角梳篦为她梳头。

「禀太后,寿宁、建昌二位侯爷求见。」宫外侍从的小内侍进来禀报。

「他们哥俩来了?」张太后对着正面铜镜看了看,又从两侧宫人举着的镜子里瞅了瞅后脑发髻,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口道:「叫他们进来吧。」

张鹤龄兄弟大踏步走进宫内,隔着扇屏就嚷嚷起来,「太后,我们老张家被人欺负啦。」

大嗓门吓了张太后一跳,嗔怪道:「什么事儿一惊一乍的,谁能欺负你们,谁敢欺负你们,进来说话。」

张鹤龄见了姐姐大放悲声,「太后,宗悦被人打了。」

「宗悦被打了?谁打的?伤得重不重?」一听自家侄子被人揍了,张太后勃然变色,连声问道。

「被抽了好几个巴掌,脸肿得不成样子,太后,您说宗悦这孩子长这么大,弟弟我什么时候舍得动他一手指头,好不容易拉扯大却被外人给打了,姐姐,您要给我做主诶。」说到动情,寿宁侯眼泪都下来了。

「这么大人了,哭什么鼻子,到底是谁打的?」自家弟弟半天说不到正题,太后焦躁问道。

「是个叫丁寿的锦衣卫。」

侍立在一旁为太后梳头的宫女听了丁寿名字便是一惊,眼珠一转便悄悄退了下去。

「丁寿?」太后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是不是弄错了,这小子一向乖巧懂事,怎会做出此等狂悖无礼之举?」

一听姐姐还为那小子辩解,二位侯爷更觉委屈,张延龄大叫道:「怎会弄错,昨夜宗俭和宗悦在一起,眼看着他被打的,可怜宗俭现在还被吓得六神无主,姐姐诶,您这两侄儿都被这小子欺负了,他眼里哪还有张家,哪还有您啊9「昨夜?在哪儿打的宗悦?因为什么打的?」张太后隐约觉得不对。

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儿子在青楼争风吃醋挨打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张鹤龄生怕弟弟说漏了嘴,抢声道:「在一处酒楼,几个臭小子在一起借酒闹事,打了侯府的人,宗悦就带了人去拿人,结果锦衣卫横插一脚,那个什么丁寿就把他给打了,我那可怜的儿诶!9与昨夜的事两相对照,张太后就了然那几个臭小子里八成有自己儿子,丁寿护驾心切,打了张宗悦,不过说一千道一万,挨打的总是自家侄儿,若不惩治他一番,这两个弟弟就不会罢休。

张太后正琢磨怎么收拾丁寿时,身边宫女捧着一个翠玉托盘盈盈拜倒,「太后,这是内府新赶制出的一批首饰,您看可还中意?」

太后扭身看去,托盘上尽是珍珠首饰,连那赤金璎珞上都是明珠点缀,「怎地都是珠饰?」张太后拾起一支珠花问道。

「这都是前些日子得的那些东珠所制,」宫女看着太后手里那支珠花笑道: 「太后好眼力,这枚珠花金丝缠绕,单就上面这十数颗珍珠个个珠圆玉润,远胜内府珍藏。」

太后想起丁寿回京曾送了一批东珠过来,这小子这么有孝心,倒还真舍不得重罚了,扭头见张延龄抻着脖子往盘子里瞅,不由笑骂道:「堂堂一个侯爷,就这么见不得好东西,都拿走吧。」

「谢太后。」张延龄颠颠跑过来,接过托盘时,见这宫女清秀俏丽,不由伸手在那笋芽般的玉指上摩挲了一下……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故人相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二侯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