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故人相见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二章 查访钉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入宫告状

破旧神庙,四壁透风,没有一丝声响。

即便是大大咧咧的郭依云也是面色凝重,如临大敌,只因此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吱呀」,丁寿凝神戒备,缓缓推开半掩的庙门,眼前的景象让他胃中不住翻滚,身后几女更是惊呼出声。

庙中到处都是尸体,全部血肉模糊,没有一具全尸,一个乞丐依坐在柱子边,他的眼珠吊在眼眶外,手里还拎着半截人腿;一个倒在神案前的乞丐脑浆迸裂,红白鲜明;另有几个乞丐胯下鲜血淋漓,竟都没了男根;众乞丐死相凄惨堆堆叠叠,布满了庙内。

丁寿原以为经历过陈府那箱东西,已经没什么能刺激到他了,事实证明,二爷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看看有没有……,呕——」丁寿对着常九还没说完,就觉得嗓子眼一紧,终究没忍住,转身在庙外吐了起来。

吐了半天,将小长今的鸡汤全部糟蹋后,丁二爷蹲在那里喘气,直到勘完现场的常九走出庙门。

「怎么样?」丁寿擦了擦嘴角秽物,问道。

常九摇摇头,对未敢入内的三女道:「没有活口。」

郭飞云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欲坠,常九又道:「没有郭三小姐,死的都是些花子。」

三女这才长出一口气,随即心又悬了起来,郭依云突然喜道:「你们说,小妹会不会被林中那位少林弟子救走了。」

哎,你当初不是说我走眼了,没有少林弟子参与其中么,丁寿缓缓直起身子,看着钻云燕一脸不爽。

关心则乱,郭飞云也在安慰自己,强作欢笑道:「二妹说得对,定是少林高僧路见不平,救走了小妹,也许现在小妹已经回去了。」

先是少林弟子,后是高僧,再说下去达摩祖师都该出来了,常九终于给这二位异想天开的娘们泼了桶冷水,「在下以为不是。」

「何出此言?」众人齐声问道。

「请随我来。」常九引着几人进入破庙。

尽管丁寿不情不愿,三女又惊又怕,还是跟着走了进去,庙中间倒着一名高大乞丐,肚腹大开,周围几个死去的乞丐嘴里都嚼着他的一截内脏,还有两名乞丐死死咬住他的咽喉。

「四铛头请看……」常九矮身托起那个乞丐头颅,不想那尸体脖颈被咬得狠了,只有颈后一点皮肉相连,他这一托,只将人头都拎了起来。

三女吓得一声尖叫,丁寿也看得皱眉,常和死尸打交道的常九倒不以为意,索性站起身来,直接托着人头道:「这人是丐帮大信分舵舵主钱广进,江湖人称多臂熊,是少林俗家弟子,成名绝技便是三十三路闯少林神拳。」

「这些乞丐是丐帮的人?」丁寿扫了周边几具尸体一眼,疑惑道:「这几个都是被他用拳劲震死的,难道丐帮起了内讧?」

「人都死光了,小妹又去了哪里?」郭飞云急得直跺脚。

丁寿见常九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不耐道:「有什么就直说吧。」

「三铛头。」常九犹豫了下说道,暗想会不会给白三爷惹来麻烦。

「什么?」几人同时发问。

「他们中的是三铛头的失心散。」常九解释道:「中毒之后会人性全失,如同疯狗般互相撕咬,直到生机丧荆」

「好歹毒的手段。」三女齐刷刷地看向丁寿。

「别这么看我,我真不知情,不然何必转悠了这大半天?」丁寿无辜地耸肩,「罢了,我带你们去寻他好了。」转身出庙,眼神在草丛中一瞥,厉声喝道:「什么人?」

常九飞身而起,从草丛里抓出一名乞丐,众人只觉一股屎尿恶臭,扑鼻而来,这乞丐丝毫不觉失禁,只是喃喃道:「死光了,死光了……」

常九看他眼神呆滞,对丁寿道:「四铛头,这人怕是惊吓过度。」

「打醒他。」丁寿捂着鼻子躲得远远道。

常九立时左右开弓抽了那乞丐四个大嘴巴,乞丐一激灵,眼神恢复清明,呆呆看了看常九,越过他又看见顾采薇等三女,待他看到丁寿时,眼睛猛得一亮,一下子扑了过去,「二爷!!9宜春院,绣房。

玉堂春将一枚花钿贴在鬓间,揽镜自怜,悠悠一叹。

「姐姐这么漂亮,昨夜多少豪门公子为你神魂颠倒的,何故叹气?」雪里梅凑上前,对着铜镜中的佳人戏谑道。

「难道为你着迷的就少了?」玉堂春反唇相讥道,「昨儿个不还有一位公子与你琴瑟相和,高山流水遇知音么。」

「可你一首诗就把所有人的魂儿都勾去了,他哪还多看人家一眼。」雪里梅垂首绞着手帕。

「小蹄子,你还真想男人了?」玉堂春伸出青葱玉指在雪里梅娇靥上一刮,「真不知羞。」

「哎呀姐姐,你好坏。」雪里梅薄嗔道,伸出粉拳捶打玉堂春。

二人正在嬉闹,珠帘一挑,一秤金走了进来,对着苏三道:「女儿,有客人来寻你。」

「这么早,各房还没挂灯呢?」雪里梅讶异道。

「人家客人想这时候来,我能有什么办法。」

「生客熟客?若是生客,妈妈就替我回了吧,我今儿身子不舒服。」玉堂春蹙眉道。

「要是半生不熟呢?」一秤金一脸狡黠之色,「是昨晚上的一位公子。」

「哪一位?」雪里梅挂着一阵香风冲上前问。

一秤金虽纳闷雪里梅怎么这般上心,还是回道:「就是那位一杯茶给了三百两的王公子。」

「那个败家子儿埃」雪里梅失望地坐在了绣墩上。

「要是没这些个败家子,你们都喝西北风去。」一秤金轻斥,随后推着玉堂春往外走,「乖女儿,咱们做生意的哪有把财神爷往外推的道理,你去应对一下,若是把他的魂儿给抓住,咱们就挖了一座金山了……」

雅间之内,王朝儒正品鉴墙上的几幅字画,听得身后环佩叮当,扭过身去,见薄施脂粉的玉堂春敛衽施礼:「奴家玉堂春见过王公子。」

王朝儒长揖回礼,「三姐请了。」

玉堂春听他称呼心中略感不快,还是浅笑道:「昨夜方才别过,王公子又舍友独来,不知所为何事?」

王朝儒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笺,「南京故人有鸿雁托付,昨夜人多眼杂,未及奉承,今日特为此来。」

一见信笺上那熟悉的娟秀字迹,玉堂春惊喜站起,「你?这是……」

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到一座建构宏伟的府邸之前,左右两侧各矗立一头神态威猛的石狮,朱漆大门上茶杯大小的铜钉闪闪发光,乌漆匾额上书「丁府」

两个金漆大字,八名锦衣力士挺胸腆肚立在门的两侧。

这威风气势已不是当初的财神府可比,平民百姓宁可绕道都不从这帮煞神眼前经过,偏偏有两名美貌女子主动凑上前来。

一名看着三旬左右的美艳妇人瞧着丁府,眼前一亮,就要跨步上前,她身后的年轻女子略显踌躇,徘徊不前。

妇人走了几步,未见少女跟上,不由嗔怪地看了她一眼,红裙轻摆,来到她身边,挽住少女臂弯,半拖半拽地将她拉到府门前。

「请问这位军爷,此处可是丁寿丁老爷府上?」妇人对着近前一个锦衣卫问道。

腰板笔直鼻孔向天的锦衣力士哼了一声,一指头上匾额,喝道:「你眼——」

待他定睛看清眼前是两位娇滴滴的大美人,那「瞎了」二字硬生生咽了进去,「你眼神真好,这可不就是丁大人的府邸么。」 这位刚才起嗓拔得太高,后半句强把调门放低,结果声音又尖又细,乍一听比公公还公公。

「既如此劳烦通禀一声,江南故人拜见。」那女子微微一笑,媚态横生,瞬时间那昂藏大汉全身骨头都酥掉了……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二章 查访钉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入宫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