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二章 查访钉窑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一章 寻踪蹑迹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故人相见

一撮毛引着二人到了路边土窑前,一指墙上几个小洞,淫笑道:「二位爷上眼呐。」

丁寿二人将眼睛凑到小洞,向里看去,这土窑屋顶开了天窗,虽不点灯可还光线明亮,里面数十个女子涂脂抹粉,不着片缕。

见有人朝里观望,女子们立刻挺胸抖臀,摆出种种撩人媚态,口中还哼唱着艳曲儿,勾人心魂。

「伸手摸姐小毛儿,赛过羊毛笔一枝,伸手摸姐胸上旁,我胸合了你身中。」

「伸手摸姐掌巴中,掌巴弯弯在两旁,伸手摸姐乳头上,出笼包子无只样。」

「伸手摸姐大肚儿,亲像一区栽秧田,伸手摸姐小肚儿,小肚软软合兄眼。」

「伸手摸姐大腿儿,好相冬瓜白丝丝,伸手摸妹屁 股边,好似扬扬大白绵。」

淫词浪语,再配着羞人的各种动作,明明是来寻人的丁二爷,都有些心里痒痒,一撮毛趁热打铁,道:「二位爷要是嫌看得不真切,可以进去细看。」

丁寿对着常九点了点头,二人叩门而入,那些裸女列队上前,向着二人施礼。

「二位爷,相中哪个就可以立马上 床快活,七文钱一个时辰,童叟无欺。」一撮毛敦促道。

擦,相比昨晚上扔了大把银子什么没干的宜春院,窑子里真是经济实惠,丁寿环视众女,见有几人虽强颜欢笑,眼神中有躲闪之色,便一指其中一女,道:「选她……」

当的一声,土窑门板突然飞起,杀气腾腾的钻云燕手持宝剑冲了进来,不顾众女惊呼及窑外人的尖叫奔走,直接用剑逼住一撮毛,喝问道:「说,我小妹到底在哪里?」

丁寿看了看大发雌威的郭依云,后面跟着一脸戒备之色的郭飞云和不好意思看他的顾采薇,没好气地叉腰问道:「我说静候消息,你们有哪一句没听懂?」

顾采薇委屈地眨了眨眼,「丁大哥,不是我……」

「是我,怕是有些人根本就不顾念小妹安危,这节骨眼还有心思和这些淫妇风流快活。」郭依云冷哼一声,继续逼问一撮毛,「快说我小妹的下落。」

「谁认识你小妹,你个疯婆子,青天白日擅闯民宅,还有王法没有。」一撮毛硬气地回道。

「你还敢反咬一口9郭依云柳眉倒竖,宝剑用力,在他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昨日被你们劫掠的女子在哪儿?」

「什么女子?我这买卖虽说不纳脂粉钱,可也在顺天府挂了号的,你这平白污蔑,老子要拉你去见官。」

一撮毛理直气壮,气得郭依云七窍生烟,就想一剑先捅他个透明窟窿,郭飞云连忙拉住她,「二妹,这是京师,不得莽撞。」

郭依云愤愤地将一撮毛丢在地上,「那怎么办?」

郭飞云看向顾采薇,眼神向丁寿那里示意。

顾采薇点点头,「丁大哥……」

「郭二小姐有主见,你问她喽。」丁寿满腹牢骚,找了一块干净地方刚刚坐下,就被屁股上的伤痛激地跳了起来。

顾采薇上前扶住他,拉着袖子哀求道:「就当看在小妹面上,给拿个主意吧。」

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丁二爷心中不忍,走到方才点了出台的女子面前,「你可有什么说的?」

那女子张口欲言,身边女子一拉她胳膊,她支支吾吾道:「没……没什么说的。」

「你若是被人拐骗强掳,不妨说出来,我等可为你伸冤。」丁寿皱眉,看这些女子似乎还有顾忌。

「我这是正经买卖,这位爷可别平白污蔑,就是到了顺天府大堂,也自有人给我做主。」一撮毛倒在地上突然大声喊道。

「原来是借了顺天府的势。」丁寿冷笑。

忽然外面一阵嘈杂,「大人,外面来了一支巡捕营的人马。」门口的锦衣卫禀报道。

「什么人在天子脚下白日行凶,还不赶快束手就擒?」外面人大声喊道。

郭飞云二女不由握紧了手中宝剑,她们可都是有案底的绿林英雌,如今被官兵堵到屋里,第一反应就是杀出去。

一撮毛一阵奸笑,「老子在京城混了这么多年,黑白两道哪个不给几分面子,识相的放了老子,今日权当交个朋友了。」

一挑拇指,丁寿赞了声:「光棍。」面容一冷,厉声道:「亮官服,叫他们滚。」

「是。」外面的锦衣卫脱去身上罩衫,现出里面的飞鱼服。

只听外面一阵惊叫,「飞鱼服!是锦衣卫9「锦衣卫办差,相好的给个方便。」窑外的锦衣卫傲然说道。

外面连声赔罪,接着鸡飞狗跳,比来时还快地消失个干净。

「你……你们是锦衣卫?」一撮毛颤声道,如同白日见鬼,浑身颤栗。

「锦衣卫一般不插手坑蒙拐骗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若是想管,不知哪个衙门敢拦着?」丁寿轻哼一声,转对众女:「你们现在可有什么要说的?」

「官爷,民女有冤啊9

「大老爷,救救民女9霎时间,一多半的裸女都跪了下来,诉说冤屈,这些女子多是外省进京寻亲的,也有一部分是本地人士,在京郊被群乞丐劫掠到一处破庙,轮番奸淫,待羞耻感全去,不生逃念时,再送到此处卖身,说到伤心处,土窑内哭声一片。

顾采薇等三女听得火起,更为郭彩云担忧,郭依云拽过一撮毛,「说,那些乞丐在哪儿?」

一撮毛面如死灰,「小的罪该万死,求官爷给个痛快,那帮花子惹不起的,若说了他们踪迹,我一家老小性命不保。」

郭依云大怒,挥动玉掌,连掴了几个耳光,一撮毛紧咬牙关,不吐一言。

丁寿向常九使了个眼色,常九拎着一撮毛出了土窑,顾采薇不解道:「丁大哥,他这是……」

「在东厂这么久,怎么也学会了丘公公的几分手段。」丁寿微笑,随后又睃了那帮裸女几眼,这帮女子迎客时不躲不避,呼完冤后竟有羞意,抱胸遮阴蜷缩在地上挤成一团,白花花一片,看着养眼。

忽听外面一声惨叫,叫声刚起便戛然而止,仿佛被堵住了嘴巴,随后几声含混不清的呜呜声,不到片刻,常九进屋禀道:「招了,那帮乞丐藏身在西郊破庙。」

丁寿点了点头,留下锦衣卫采买衣物,带众女见官,他则带着常九和几女奔赴破庙。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一章 寻踪蹑迹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故人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