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北京一夜(四)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北京一夜(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北京一夜(五)

跪着的几人眼色交流,太后杀心已动,今日怕不能善了。

「貌似那丁寿也是刘公公的人吧?」王岳负手轻笑。

「丁寿与瑾同为皇家效力,王公公意欲何指?」刘瑾跪直了身子,对视王岳。

「当面吵来吵去,你们眼里可还有哀家?」张太后一拍扶手,喝问道。

二人连忙告罪,张太后起身焦急地来回踱步,「不能再耽搁了,令顺天府一同寻找。」

王岳躬身领命,还没待他离开,又有一个小太监快步前来,「太后,皇上回来了。」

丁寿亦步亦趋地跟着朱厚照乘坐的步辇,一溜小跑向乾清宫奔来,到了近前,又十分狗腿地抢上前扶着朱厚照来到宫前。

「儿皇问母后安。」朱厚照走得很有帝王范儿,一步三摇地缓缓踱步上前。

「臣丁寿拜见太后。」

太后见他完好无恙,悬起的心才放下,随后一阵恼怒,「皇上,大晚上的你去了哪儿啊?」

「母后,儿皇去了……那个……」朱厚照期期艾艾,有些神思不属。

「太后,皇上今日微服出巡,结识了几个进京赶考的都下士子,与他们飞觞赋诗,以文会友,误了时辰,害得您老人家挂念,实是臣思虑不周,还请太后责罚。」丁二爷什么脑子,半点不提在哪儿饮酒,只往和什么人在一起上引。

果然,太后好奇问道:「士子?都是些什么人?」

丁寿没义气的将那几位的名字身份交待个干净,幸好这几位小爷除了焦黄中都是刚刚进京,没来得及弄出什么踹寡妇门、挖绝户坟的缺德事,名声还没臭大街,太后一听都是宦门子弟,皇上与之结交也不算失了身份,将来这些人入仕为官,也是一段君臣相得的佳话。

明朝皇帝爱才,也喜欢培养人才,现在巡抚陕西的都御史杨一清,从十一岁到三十三岁一直跟在成化帝身边;另一位刘鈗,八岁时就被宪宗封为中书舍人出入宫闱,宫里的大门槛对一个八岁小屁孩来说绝对是个坎儿,杨一清就常拎着这倒霉孩子进进出出,朱见深又怕刘鈗小,再把进宫牙牌给摔坏了,破例给他换个银牌;如今的大学士李东阳,当年就曾被景泰帝抱在膝盖上喂糖吃,有这几位珠玉在前,朱厚照今天除了偷跑出宫外,还真就没办什么错事,当然前提是他连赌带嫖的事没人知道。

太后点了点头,「还算自重身份,没和贩夫走卒厮混到一起,但一朝天子,身系宗庙社稷,不可再做此等轻率之事,今后在宫中读书自省,不许再私自出宫。」

「儿皇遵旨。」朱厚照规规矩矩点头答应。

张太后站起身,今天折腾了大半夜,耽误了就寝,她早就顶不住了,现在事情都处理完毕,赶紧上床补觉才是正经。

「太后,」王岳见太后要走,连忙低声道:「皇上年少冲动,难免会受身边人蛊惑,今日若不严惩几人,日后恐有宵小争相效仿,再度引诱万岁出宫。

张太后低头思索一番,对着还跪着的刘瑾道:「刘瑾……」

「奴婢在。」

「这娃儿是你东厂的人,你说怎么惩办?」张太后抛出一个问题。

刘瑾看了丁寿一眼,丁寿眼巴巴的一副可怜相望着这边,老太监不为所动,恭敬奏道:「虽非诱导出宫主谋,但其不知轻重,教唆万岁夜游,重杖一百,以示惩戒。」

牟斌何等功力,廷杖三十就在诏狱里爬了旬月才能用屁股着地,一百廷杖,这是让我死啊,「太后,万岁,可怜可怜微臣,饶命啊!!9丁寿真被吓住了。

「母后,出宫是儿皇的主意,丁寿只是半途偶遇,实不管他的事。」朱厚照赶忙求情。

「一百廷杖,太多了吧?」张太后再不懂朝事,也知道廷杖能打死人的,这小子平日里没少逗自己开心,真把他打死了,可有点舍不得,「就打五……

三十吧,魏彬和马永成也别再打了,教训一番也就是了。」

「儿皇恭送母后。」朱厚照眼看着太后乘坐的步辇远远离去,转身对刘瑾道:「老刘,过来背我。」

刚刚起身的刘瑾一愣,朱厚照眼睛一翻,「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这是老奴的福气,自从皇上长大后,许久不让老奴背了。」

刘瑾边说,边蹲身弓腰,摆好架势。

朱厚照将两臂向他肩头一搭,刘瑾两手一托,将小皇帝背上身子,一步步走上乾清宫陛级,在司礼监诸位大珰的羡慕眼神中步入宫内。

「小人得志。」范亨呸了一口,凑到王岳近前,道:「王公公,刚才为何不再加把劲,给太后拱点火,顺带收拾了刘瑾?」

王岳冷冷地看了眼阶陛下站立的张永等人,拢了拢袖子,举步就走,几大秉笔太监紧紧跟随。

「当事的那小子才受了三十廷杖,受牵连的刘瑾还能有什么责罚?」王岳冷哼道。

「刘瑾本意要丢卒保车,没想到太后心软,便宜了那小子9徐智忿忿不平。

王岳脚步不停,摇头叹道:「你们啊还真是不如刘瑾,在宫里这些年还没琢磨透太后心思,一开始太后就没想严办那小子,刘瑾不过以退为进,把这人情让给太后和皇上而已。」

几个人一愣,秉笔太监李荣问道:「王公公,这话怎么说?」

「太后管那小子叫什么?」王岳问道。

徐智迟疑了下,不确定地说道:「好像叫」娃儿「吧。」

「娃儿者,少不更事,即使有错也情有可原,」言及此处,王岳一阵冷笑:「咱们在司礼监养尊处优,耳目闭塞,刘瑾已经不声不响在宫里又布置了一颗暗棋,还是萧老公精明啊,明知今夜无功,压根就不蹚这趟浑水。」

范亨咬牙切齿道:「好不容易有此机会,今夜的事难道就这么算了?」东厂提督惯例应该由司礼监二号人物的首席秉笔太监担任,要问这批人里谁最想让刘瑾倒台,范公公认第二,绝没人抢第一。

王岳猛地驻足,「算了?哪有那便宜事,爷们宫里使了劲,朝堂上可还没发力呢……」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北京一夜(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北京一夜(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