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北京一夜(三)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五章 北京一夜(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北京一夜(四)

京城西郊。

白少川带着一队番子寻找着正在女人身上快活的朱厚照。

「三铛头,为何要把搜寻城内的差事交给锦衣卫?」计全不解问道。

白少川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京城内人员复杂,盘根错节,锦衣卫的身份更好办差。」

「可城外太大,东厂的人手不够埃」计全诉苦道。

「二人一组,四散分开,有事用焰火联络。」白少川下完令,便展开身形没入夜色。

一片密林,两名乞丐捧着一堆干柴,快步前行。

一个说道:「你倒是快点,好不容易逮到的人,要是晚了,连口汤都喝不上。」

另一个应道:「知道了,你说这钱舵主要是早点来该多好,咱们的日子早过的这么舒坦了。」

二人边说边走,没留意头顶上手扶树杈的白少川一双剑眉轻拧在一起。

一间破落的山神庙,点着几堆篝火,聚集着有百十来个花子,嗷嗷鬼叫,中间的杂草上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几圈叫花子,透过缝隙隐约能看到与叫花子不相符的白嫩肌肤一闪而过。

原本供着山神的台座上,箕座着一个黑脸乞丐,歪着脑袋看中间那帮大呼小叫的花子,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他身边一个乞丐手中竹竿用力敲了敲地,「静一静,让钱大哥得头筹。」

那帮子乞丐分成两边,露出中间被大字型绑住的少女,少女拼命挣扎,散乱长发披散在脸上,嘴上被一块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脏布堵住,发出「呜呜」的声音。

原本雪白的肌肤上沾了不少泥灰,不大的鸽乳上有几处青紫掐痕,两条修长玉腿奋力蹬动,勾勒出无比动人的肌肉线条,看得周围乞丐眼睛发直,嘴巴发干,定力差的已经开始自渎。

黑脸乞丐缓缓走近,得意狞笑道:「小丫头,识相的听话,以后就留你专门服侍咱们爷们,要不然大家伙乐完了把你送到窑子里。」

随在他身后那个乞丐提醒道:「钱大哥,这娘们身上有功夫,怕是在窑子里不安分。」

「那就按在浙西的办法,挖了双眼,挑断脚筋,扔到街上要饭,这副可怜模样肯定能讨不少钱。」黑脸乞丐冷笑道。

「那敢情好,正好晚上还可以接着陪弟兄们快活。」一个精瘦乞丐嘿嘿淫笑,又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一只白嫩秀美的脚掌,吐出舌头不住在上面舔舐,粗声喘道:「钱大哥,您快点上,兄弟可快憋不住了。」

乞丐们哄笑,一个麻脸小乞丐突然一声惊呼,一股白浊液体画出一道弧线落在少女还在扭动的平坦小腹上。

「小麻子,你跑马了,今晚上没你的份儿了。」乞丐们嘲笑道。

小乞丐狠狠呸了一口,往庙门口走去,刚到门前,突然庙门被大力弹开,小乞丐当时便被弹起,震到角落里昏了过去。

众叫花子大惊,见庙门前一位白衣青年手摇折扇,长身玉立。

白少川冰冷的眸子在庙内一扫,那个看不清容貌的女子显然不是他想找的人,略感失望,转身欲走。

一个乞丐忽然淫笑道:「好俊俏的小子,要是卖到堂子里,怕是能成个红相公。」

另一个应和道:「没错,你看那脸蛋儿,瞧那身段,还有那皮肤,比地上这娘们还要勾人,钱舵主,今晚上这娘们归你了,老子睡这兔爷了。」

「我也是。」「我也是。」瞬时间倒是有一多半人改变了口味。

那位钱舵主没有多言,刚才这年轻人进门露的一手功夫,显是个硬点子,他不想无谓多树强敌,可是若由这人离开,今日所为泄露出去,涂大勇那老鬼绝饶不了他。

正在犹疑不定时,却见那年轻人突然止步回身,展颜一笑,他从没想到一个男子竟可以笑得如此妩媚,不由一呆,赶忙整肃心神,「丐帮大信分舵舵主钱广进请教阁下姓名。」

白少川一振衣袖,潇洒地回了一礼,嘴角轻扬,「东厂三铛头白少川取诸位性命,还请海涵……」

乾清宫外,亮如白昼。

两排内侍宫娥高举宫灯,分立两侧阶陛,张太后端坐高台,面罩寒霜,身后侍立着司礼监诸位大珰,幸灾乐祸地看着下面跪候的刘瑾等人。

「刘瑾9张太后冷声喝道。

「奴婢在。」刘瑾应声拜伏。

「先皇和哀家念着你们几个多年来侍奉东宫,薄有微劳,让你们个个执掌重权,可你们却不思感恩,反把皇上给弄丢了,还有什么话说?」张太后的话语中透出浓浓怒意。

「奴婢有罪。」刘瑾等人伏地请罪。

张太后冷哼一声,司礼监掌印王岳俯身道:「太后明鉴,宫内有些小人借近幸之便导皇上饮宴观游,朝臣对此多有物议,此番若不加以严惩,以儆效尤,怕日后此风愈演愈烈,有损皇上声名。」

未待张太后开言,刘瑾叩首,道:「只消平安寻回皇上,奴婢杀剐存留,全凭上意。」

司礼监首席秉笔范亨冷笑道:「怎么寻?」

丘聚怨毒地斜睨了他一眼,沉声道:「厂卫九城大索,相信不消多时便可觅得圣踪。」

秉笔太监徐智嗤笑一声,「宫外传来消息,四九城如今鸡飞狗跳的,还是没寻到皇上踪迹,若是东厂还由王公公执掌,怎会如此没用。」

「好了,当务之急是寻回皇上,说这些没用的事作什么。」太后不耐烦打断道。

怎么没用了,我的太后哎,大晚上我们几个不睡觉的给刘瑾上眼药,不就是想着把东厂拿回来,范亨心中叫着屈,猛然瞥见一个小太监往这里探头探脑地偷看。

「太后在此,鬼鬼祟祟的成何体统,拉下去。」范亨一指小太监喝道。

「太后饶命,范公公饶命。」小太监不等侍卫近身,就往地上一跪,不住磕头求饶,「是魏彬和马永成二位公公回来了,奴婢过来报信。」

太后猛地站起,向前走了几步,喜道:「皇上回来了9小太监一脸茫然,「没见到皇上。」

众人闻言都是面色一变。

「唤他二人上来。」太后寒声道。

魏彬二人一看眼前阵势,就知道大事不好,慌忙跪地行礼。

「奴婢拜见太……。」

「皇上在哪儿?」太后不等二人说完,便焦急问道。

哪知一听这话,二人脸上尽是惊恐之色,「皇上还没回来?9他们两个自不会说在青楼里和寿宁侯府起了冲突,最终走散,只说途遇丁寿,皇上让他们先回来,二人不敢抗命才自行回宫。

「就是说你们不知道皇上而今在哪儿?」太后眼帘低垂,冷笑问道。

二人摇头,「奴婢不知。」

「拉下去,廷杖伺候。」张太后衣袖轻挥。

大汉将军按住二人,询问道:「太后,打多少?」

「打到皇上回来为止。」

「太后饶命啊9「饶了奴婢吧9二人惨叫着被拖了下去。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五章 北京一夜(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北京一夜(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