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行院争风(上)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诗接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三章 行院争风(下)

丁寿只觉眼前一亮,这女子身着月白对襟袄裙,眉目如画,一双眸子流波荡漾,仿佛画中玉人,清丽难言。

王朝儒手中折扇似乎忘了挥动,只是呆呆地看着,刘鹤年用肩膀轻轻撞了下韩守愚,在席下一挑拇指,韩守愚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焦黄中喃喃轻语:「金玉满堂壁生辉,玉堂春之名可谓实至名归。」

「苏三当不得公子谬赞。」玉堂春向众人道了三个万福。

朱厚照左顾右看,「诸位,这一局可是这位姑娘胜了?」

杨慎轻笑,赞道:「以诗自喻,字字双关,在下自愧弗如。」

众人俱都称是,朱厚照倒是无所谓,一帮大男人连个女子都比不过,活该失了彩头,拿起桌上玉佩,道:「既如此,此物便是姑娘的了。」

这块玉佩是丁寿从朝鲜弄来的,据传是汉武帝设立四郡时流传下的古物,玉白无暇,阴刻蟠螭纹雕工精细,一秤金可是识货的,一见便目泛异彩,快步走上前,「奴家替女儿谢过公子爷了。」说着便要伸手接过。

朱厚照把手一收,只看向玉堂春,一秤金会意,连忙把玉堂春扯到近前,催促道:「女儿,还不谢过公子厚礼。」

玉堂春看了一眼玉佩,却螓首轻摇:「太过贵重,奴家不敢收。」

一秤金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要不是当着诸位小爷的面,她都要一巴掌抽过去了。

「适才酒令博彩,这是彩头,并非馈赠,是姑娘应得之物。」丁寿在旁帮衬,心中却想着以后出门身上是不是少带些值钱的玩意。

一秤金又是一阵撺掇,玉堂春才将这块玉佩收起。

「今日得逢女校书,幸甚。」杨慎展颜笑道。

「奴家才疏学浅,不敢与扫眉才子相提并论。」玉堂春神色间流露出一股淡淡哀愁,才如薛涛,不过也是名妓而已。

「击鼓抗金梁红玉,花开堪折杜秋娘,古来风尘中从不乏奇女子,」杨慎心思细微,察觉到玉堂春愁思,温言开解道:「三姑娘有此才情,又何必顾影自怜,黯然神伤呢。」

「杨少兄说的不错,」丁寿将朱厚照那枚骰子拾起,对玉堂春道:「正如这骰子,无奈一身遭点染,有心自重不轻抛。」

玉堂春闻言身子一震,瞧着丁寿面露异色。

「哎呦,看不出公子爷如此清楚我这女儿心思,真是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呢。」一秤金插科打诨道。

「三姑娘既已到了,便请入座吧。」焦黄中笑道。

刘鹤年摇头道:「且慢,三姑娘只有一人,坐在谁的身旁合适呢?」

「这个……」焦黄中有些为难,他自是有心让玉堂春坐到丁寿身边,可这次酒宴本是为王朝儒接风而设,瞧那边王三表面不在意,却不住拿眼睛偷瞄,可知他也对苏三有意,他总不能将这大美人一刀两断,一家一半吧。

朱厚照瞧这些人为了谁更近便狎妓计较,甚是无趣,一挥手道:「这位姑娘自己有腿,愿意坐在谁的身旁就坐在哪里,何须你等劳烦。」

话虽无礼,却解了焦黄中的大围,「对对,朱小弟说的有理,哪个入了三姑娘法眼,请芳驾自专。」

玉堂春美目流转,见除了那个年纪最轻的公子只顾喝酒吃菜不亦乐乎,其他人都眼巴巴瞅着自己,掩唇轻笑:「奴家可不敢随便得罪贵客,索性不入席,只是弹曲助兴如何?」

众人面上尽是失望之色,却也只能称善,玉堂春款款而坐,轻抚案上秦筝,一首古曲《出水莲》应手而出,音调古朴,曲意韵雅,与这教坊靡靡之音格格不入,却连朱厚照都停杯落筷,凝神倾听。

一曲奏毕,玉堂春轻笑,「苏三献丑了。」

众人才算收回迢渺神思,杨慎眼睛半眯,还在回味曲中意境,脱口赞道:「绮筵雕俎换新声,博取琼花出玉英。肯信博陵崔十四,平生愿作乐中筝。」

「用修方才也有此急智,也不会让三姑娘赢了彩头,失了面子。」刘鹤年取笑道。

杨慎不以为然,「维新兄此言大谬,苏三姑娘才情过人,在下适才输得心服口服,岂会妄想凭一拙作挽回颜面。」

几人还要说笑,忽听外面一阵喧哗,一秤金秀眉一蹙,掀帘而出,问道:「什么人吵吵嚷嚷的,惊了贵客你们担罪得起么?」

一个龟公凑了过来,「老板娘,有一个山西老赶非要见苏三姑娘。」

一秤金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三姑娘有客么,让他换人。」

「说了,没用,这是个犟脾气的。」龟公委屈道。

这时楼下有人喊道:「握(我)就是要见苏三姑娘,谁要坐你这个床床(小板凳)。」

一秤金往楼下看,一个穿着灰绸袍子的粗豪汉子不住叫嚷,脸上堆着笑道:「这位大爷消消气,有什么话慢慢说。」

大汉仰着头道:「握唤方争,是来京城做贩马营生的,问询你这里有个叫苏三的女子吸人(长得好看),握愿出一百两高价求一夕之欢。」

此言一出,满楼哄笑,方争不知他们笑什么,一脸迷茫。

「这位大爷,京城不是山西,一百两银子?也就隔帘子看我这女儿一眼吧。」一秤金绣帕掩唇,轻笑道。

「握们大同婆姨也是出了名的,你这女子莫以为握是山汉(乡巴佬),吹打日哄。」方争恼道。

「苏妈妈,」王朝儒随后跟出,取出一张银票对一秤金道:「适才蒙苏三姑娘奉茶,未及言谢,这是茶钱,聊表心意。」

一秤金接过银票,惊呼道:「三百两!奴家替女儿谢过公子咯。」

满楼嫖客粉头也都窃窃私语,三百两银子一杯茶,就算在京城教坊也是骇人听闻。

「后生,你跟她们是一伙的?」方争惊疑不定。

「在下祖籍太原,与兄台还算乡党,岂有伙同他人欺哄的道理。」王朝儒笑道。

方争看周围人都对他指点取笑,不觉脸上发烧,跺跺脚快步离去。

待王朝儒回席,众人举杯相祝,韩守愚道:「顺卿掷金退豪客,笑语慰佳人,也算一段佳话。」

王朝儒谦辞推让,又对玉堂春笑道:「一介行商走卒,竟敢唐突佳人,但愿没扰了三姑娘雅兴。」

玉堂春盈盈一礼,「谢过公子。」神色淡淡,即便有人为她石崇斗富,也只是被人当作一件可以争来抢去的东西,有何自傲。

在桌旁侍立的魏彬悄声问马永成道:「这王三出手便是三百两,怎地如此阔绰?」

马永成看着洋洋得意的王朝儒,带着几分羡慕低声回道:「南直隶是财赋重地,他老子在户部任职,想必是油水不少。」

这边酒兴再起,几人推杯换盏,这杯酒还未及唇,外面又是一阵嘈杂声,朱厚照酒劲上涌,将酒杯重重向桌上一放,「今日还有完没完?」

主忧臣辱,魏彬、马永成当即躬身道:「小的出去看看。」

一秤金在楼下正劝着一群人,「曹老爷,奴家哪儿敢骗您,雪里梅和玉堂春真的有客,几位公子点了她二人作陪。」

领头那个汉子倒挂眉,斗鸡眼,神态倨傲,厉声道:「屁的公子爷,小侯爷点她们出局,哪个小杂种敢拦着,再啰嗦老子砸了你这婊子窝。」

汉子正骂得兴起,突然眼前一花,一股大力涌来,身子不由自主凌空飞起,正砸在自己带来的打手之中,登时倒地一片。

摔得头晕眼花的汉子被人扶起,晃了晃脑袋,见面前站着一胖一瘦两个仆从打扮的人,这还了得,他堂堂曹大爷岂能被下人打了,跳脚骂道:「哪来的两个冒失鬼,敢打大爷我,活腻味了?9魏彬、马永成二人冷笑,魏彬冷声道:「嘴巴干净点,我家主人在上面饮酒,识相的快滚。」

魏、马二人职司不如刘瑾权重,可在宫里也是掌人生死,只是在朱厚照面前表现得唯唯诺诺,此时霸气侧漏,即刻吓得这几人心中一跳。

可这瞬间心慌却使得曹姓汉子觉得受了莫大屈辱,老子是谁,竟然被两个下人唬住了,戟指二人骂道:「呸,谁家小子穿了开裆裤,露出你们两个老兔子,四九城打听打听,爷们曹鼎是谁。」

两手向前一挥,「小的们,教他们怎么做人。」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诗接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三章 行院争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