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诗接联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章 朱门酒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行院争风(上)

门帘挑开,一女轻移莲步,抱琴而入,丁寿凝目看去,见此女果真冰肌玉骨,薄衫下酥 胸浅露,柳眉杏眼,樱口琼鼻,杨柳细腰,袅娜生姿。

此女落落大方行了一礼,「雪里梅见过诸位公子。」随即坐在一个绣墩上,玉手轻挥,琴音淙淙,仿佛高山流水,时而柔缓,时而激越,丝丝入耳,莺声婉转,听得人缠绵入醉,意马难束。

杨慎也是精于音律,听得兴起,从旁边拿起一只琵琶,左手轻捺,右指弹挑,乐声轻扬,如秋风习习,竟与雪里梅所奏之曲高低相和,毫无突兀。

一曲弹罢,雪里梅上前盈盈一礼,「公子高才,随节取音,却严丝合拍,奴家拜服。」

杨慎忙回了一礼,「一时技痒,唐突冒昧之处,还请姑娘海涵。」

王朝儒击掌赞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曲好,琴好,人更好,姑娘弹得好,用修和得好。」

「说得好,说得好,」焦黄中鼓掌道:「良辰美景,醇酒佳人,我等行个酒令如何?」

丁寿自问玩不了这些文人雅客的酒令,正想着推脱,又抹不开面子,毕竟自家是这群人里唯一有功名在身的,尽管那功名里全是水。

那边小皇帝歪着脑袋道:「酒令?我来不了的。」

神助攻啊,皇上,你这个猪队友终于发挥作用了,丁寿都想抱着他亲两口。

焦黄中微微一笑,「少兄不用担心,这个酒令简单得很,诸位兄台既然要久居京师,便不可不熟此地风物,便以这京师的景、物、事为题作对,无谓俗雅,工整即可,如何?」

正德想这倒简单,犹豫着是否答应,魏彬撺掇道:「公子爷,跟他们对,不还有小的们么,常言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

瞧小皇帝斜眼看他,魏彬自己掌嘴,道:「让你胡说八道,公子爷一人就能顶个诸葛亮,小的两个臭皮匠最多半个,哦不,半个都比不上。」

见朱厚照也点了头,焦黄中斟满一杯酒,道:「那由愚兄开始,」略一思索,将酒递给雪里梅,「单牌楼。」

雪里梅掩唇笑道:「东单还是西单?」

焦黄中笑道:「反正都是单,你若答不上来就得喝酒。」

「双塔寺。」雪里梅娇哼一声道。

众人赞声工整,雪里梅随即把酒递给韩守愚,「珍珠酒。」

韩守愚接酒稍想了想,「琥珀糖。」转递刘鹤年,「王姑庵」。

刘鹤年答曰「韦公祠」,随后看到丁寿,笑来一句「白靴校尉」,递给杨慎。

「红盔将军。」杨慎脱口而出,酒杯转递丁寿,「京城内外巡捕营。」

擦,怎么到我这这么长,丁寿心中叫苦,今天没事出什么门,在家里搂着女人取乐,欺负朝鲜那母子解闷不挺好的么,朝鲜,对了,丁寿接过酒杯,答道:「礼部南北会同馆。」

众人叫好,丁寿拿着酒杯,暗自琢磨下一个是小皇帝了,出题不怕,万一这孩子答不上来怎么办,怎么才能往宫里有的职司上靠,有了,「奶子府。」

京城内的礼仪房俗称奶子府,每年四仲月,对各坊初孕少妇检验相貌,细分乳汁,留备宫中宣召索用,到了日子要是宫中没有需要,就把人放出去再重新选,这事正归锦衣卫管辖,九千岁魏忠贤的相好奉圣夫人客氏便是这么进的宫。

这个对子小皇帝果然没有犯难,张口就道:「勇士营。」宫中御马监所辖兵马除四卫外就是勇士营,朱厚照喜兵爱武,自然张口就来,至于出什么对子么,小皇帝想了想,「三千扫雪。」

大内每逢大雪后,就从京营调拨三千兵卒入内廷扫雪,轮番执役,常有浪荡少年花钱顶替兵卒入内,当然肯定不是为了学雷锋,只是想看看皇帝老儿的禁掖宫廷什么样,要是运气好捡到宫女们丢失的钗履和玩坏的淫具,那出来后跟人吹嘘,绝对倍儿有面。

小皇帝肯定不知道那帮小子的龌蹉心思,单纯只是知道宫里这规矩,于是以此出上联,果然王朝儒犯了难,其他人也在拧眉沉思有何典章风物可以应对,「五百捡花。」时间将到之际,王朝儒说出下联。

可众人听后却面露迷茫,显是不知道这是哪一出。王朝儒解释道:「南京旧制,设捡花舍人,额定五百人,盖当年供宗庙荐新,得玉食餹餭之用。」

丁寿笑道:「南京旧制,而非北京,顺卿你输了。」

「南北二京皆是京师,有何不可。」王朝儒辩解道。

焦黄中帮衬丁寿道:「可这捡花舍人之制废弃久矣,与当下无关,还不认罚。」

「好好,小弟认罚。」王朝儒满饮而荆「朱少兄,你既然胜了,便由你出题吧。」焦黄中让道。

朱厚照眨了眨眼,从怀中掏出一物,道:「诸位请看。」

「骰子。」焦黄中不解他拿出这东西干嘛。

「骰子?」朱厚照转头看向丁寿,「你不说这叫色子么?」

「此物据传是三国曹子建所创,原名」投子「,取投掷之意,本为玉制,后多用骨和象牙,便叫了骨旁的」骰子「。」

杨慎开怀一笑,「丁兄说得也不错,传唐明皇时将幺四点涂红,因六面都有不同色点,故而也叫」色子「,温庭筠有诗: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朱厚照一听乐了,「既然七步成诗的曹子建和八叉手而作韵的温庭筠都与此物有关系,便以」骰子「为题,分韵赋诗,如何?」

杨慎轻笑,「只怕我等没有曹、温二位前辈的才情。」

「不比先贤,就以十数为限,输了无非喝酒,赢了么……」朱厚照看向丁寿,「表兄,你来出个彩头。」

被你叫几声哥就要出血,凭什么,丁寿心中再不情愿也还是从腰间解下一块鸡心玉佩,放在桌上。

焦黄中张罗道:「既然朱少兄有这兴致,我等便凑兴如何?」

众人称好,便低眉沉思,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才高八斗的曹子建,命题赋诗,哪那么容易。

看众人皱眉,小皇帝很是得意,拖长声音念道:「小弟开始计数了,一…

…」

话音刚落,房外响起一个悦耳的女声:「一片寒微骨,翻成面面心。

自从遭点染,抛掷到如今。」

随着一秤金掀起房间门帘,一位丽人曳裙而入,满室灯火似乎都为之一暗……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章 朱门酒肉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行院争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