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章 朱门酒肉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春色相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诗接联

院内一处雅轩,酒席早已齐备。

「焦兄盛情,小弟等愧领了。」席前几名华服公子躬身行礼。

「几位贤弟,难得此番相聚,待愚兄为诸位引荐新友。」焦黄中笑指一个年轻人道:「尤其是你,顺卿,更该认识一下。」

「哦,请兄长指教。」那名俊雅的年轻人好奇道。

焦黄中暂且不理他,对丁寿道:「丁兄,这位是仲卿的三弟王朝儒,刚刚进京求学。」

扭身又对王朝儒道:「顺卿,这位是仲卿的至交好友丁寿,你二人还不亲近亲近。」

王朝儒稍微一愣,施了一礼,道:「离开金陵时,家兄携嫂出游,未曾听闻丁兄大名,没能及早登门拜会,失了礼数,告罪告罪。」

丁寿还了一礼,笑道:「顺卿兄无须多礼,小弟也是近日在泰山偶遇令兄,一见如故,才有了这番机缘。」

「原来如此。」王朝儒点了点头。

一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听闻丁寿名字后一直拧眉思索,忽然开言道:「敢问阁下可是在文华殿作出《少年中国说》,蒙皇上恩赐同进士出身,职任锦衣卫指挥佥事的丁寿丁大人?」

丁寿见一群人里数他年纪最小,相貌清秀,不由生了几分好感,点头道:「正是在下。」

少年一步跨前,挽住丁寿手道:「家父常常夸赞丁兄文思敏捷,广闻博学,不想今日得见,幸会幸会。」

抄文章还抄出文思敏捷来了,就算丁寿脸皮厚,也有点发烧,「不知令尊是哪一位?」

少年躬身施了一礼,「家父四川杨新都,现任职詹事府,小弟杨慎,今后还要请丁兄多多指教。」

丁寿连道不敢当,心说原来是在文华殿把二爷驳得体无完肤的杨廷和的儿子,这老儿在家里还夸我,真的假的?

另一个带有巴蜀口音的贵公子调笑道:「用修自幼才学过人,有神童之誉,七岁能诵,十一写诗,十二作文,十三岁名动京华,连李阁老都呼为」小友「,还要何人指教啊?」

杨慎腼腆道:「维新兄,你我同为川人,此言太不厚道,李相游戏之言若是当真,我辈便恁地不识天高地厚了。」

众人哈哈大笑,焦黄中又将余下二人一一介绍,通政司右通政韩福之子韩守愚,翰林院学士刘春之侄刘鹤年,再加上詹事府詹事杨廷和之子杨慎,南京户部侍郎王琼之子王朝儒,吏部侍郎焦芳之子焦黄中,丁寿一看,好家伙,一屋子官二代。

焦黄中笑道:「这几位都是为了下届科举,进京备考的。」言到此处,想及自己年岁最大,自家老子却死摁着不让参考,语意不免落落。

弘治十八年的科考刚刚过去,朝廷又不开恩科,下次科举要到正德三年呢,这么早进京备考,活动关系、疏通门路才是真的吧,丁寿暗中撇嘴。

焦黄中落寞之意稍显即逝,又展颜道:「还有一位是丁兄的表弟,姓朱名德正……」人呢,转了一圈,才发现那位朱德正坐在席前已经自己动筷了。

菜离得远不怕,那二位长随拿着小碟满桌转悠,小爷想吃什么,颠颠跑过去给夹过来,丁寿羞得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小祖宗,知道天老大,地老二,你老三,平时自在惯了,不在意这些繁文缛礼,可你顶着哥们表弟的名头好歹给我留点面儿埃丁寿一低头,团团作了一个揖,几人相视一笑,纷纷入席。

「你们客套完了?」朱厚照将嘴里菜咽下,指着一道金灿灿的菜肴问道:「这是什么菜?好吃得很。」

杨慎年岁与朱厚照相差不多,自觉亲近,笑道:「这菜名」秃黄油「,以母蟹的蟹黄炒公蟹的蟹膏,一丝蟹肉也不要,用黄酒焖透,高汤调味,不须佐青配面拌饭,单单作为一道菜白嘴儿吃,最是美味。」

朱厚照又一指一道汤,说道:「这道笋汤确是滋味鲜美,与别家不同。」

韩守愚轻敲桌案,笑道:「朱兄一语中的,这道菜原名」腌笃鲜「,将竹笋与咸肉鲜肉同炖,三者相互浸淫渲染,本已十分鲜美,然而勾栏里做这一味,只用肥鸡、火腿腰峰和竹笋中段为料,滋味更上层楼。」

焦黄中夹了一筷菜肴,送到朱厚照碗碟中,「来来,少兄且尝尝这道」瓜子肉「。」

「瓜子肉?」刚刚被姑娘们喂了一嘴瓜子的朱厚照细细端详,「哪里有瓜子啊?」

众人哄笑,焦黄中解释道:「哪有什么瓜子,只是瓜子大小的肉丁罢了,这菜乃是剔出塘鲤鱼头面部两侧活肉清炒,百来条塘鲤鱼,不过得此浅浅一盆而已。」

丁寿原以为御膳房里食不厌精,却没想到勾栏行院中才是精致挑剔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看着这些宦门子弟习以为常的样子,可知是此处常客,想着罗祥自幼被卖,也不过是成为这桌上的一道菜而已,这帮贵胄公子即便出仕做官,又有几个会识得民间疾苦,果然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埃朱厚照尝了一口,连连点头,魏彬又为他斟上一杯酒,他将金黄色的酒液一饮而尽,又道:「甜,好甜,这酒叫什么名字?」

「东阳酒。」王朝儒浅酌一口,回道。

「东阳酒?李东阳酿的?」朱厚照翻着眼睛问道。

「此东阳非彼东阳,」杨慎一笑,细细分说:「国朝金华府,元时为婺州路,隋时设东阳郡,因此地水质颇佳,称之重于他水,即便邻邑所造亦大不如也,所酿之酒,色泽金黄,李太白有诗为证: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此酒清香远达,味甘性醇,虽饮之至醉,亦不头痛,不口干,不作泻,堪称佳酿。」

「几位公子爷用的可还高兴?」一秤金柳腰款摆,挑帘而入。

「苏妈妈,今日这火腿熏得有松柏之香,你这宜春院的厨艺怕是已经超过了松鹤楼。」韩守愚赞道。

「还不是几位公子爷赏脸光顾,奴家要不尽心怎对得起诸位呢。」一秤金招呼周到,众人如沐春风。

「焦公子,今日选哪位姑娘唱曲啊?」焦黄中乃是今日东主,一秤金自是向他问话。

「今日贵客临门,当然要选三姑娘了。」

「哎呦,不巧,三姑娘如今有客。」一秤金面露难色。

见焦黄中面色不豫,一秤金忙道:「莫若让雪里梅为诸位唱上一曲,待三姑娘那边客散了再来这边相陪,焦公子您也知道,自一仙走后,奴家这儿最红的就是这两位姑娘了。」

焦黄中这才满意点头,待一秤金退下,向丁寿道:「这宜春院内最红的三位美人都是清倌人,唐一仙身姿轻盈,能做掌上飞舞,可惜早早被人重金买去,据说是到了南边;雪里梅肌肤娇嫩,白里透红,如梅赛雪;可这最漂亮的还是那位苏三姑娘……」

「焦公子若是惦念姐姐,奴家便退下了,免得庸脂俗粉的在人前碍眼,惹人嫌弃。」一个娇娇糯糯的声音从帘外响起。

「罪过罪过,小生哪敢嫌弃雪里梅姑娘,平白折了在下的寿数。」焦黄中双手合十连连告饶,「请现芳踪,以慰小可相思之苦吧。」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春色相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题诗接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