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春色相宜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求必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章 朱门酒肉

「小公子,何故匆匆而去?」丁寿被拉扯到人群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才得空问道。

「方才进来个熟人,被他看到我就不妙了。」朱厚照摆摆手道。

想着今后怎么面对顾家人,丁寿苦着脸道:「您这回可害苦我了。」

朱厚照听丁寿把一肚子苦水倒完,不以为意道:「多大个事情,我下旨指婚不就是了。」

「您高抬贵手。」丁寿作了个揖,「我可不想这么早摆房正妻在家里,不是给自己找罪么。」

丁寿刚说完就觉得失言,「我……我……不是说您。」

小皇帝没当回事,鼓着腮帮子道:「若不是有这个规矩谁想大婚,不过婚后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看谁还把我当小孩子看。」

「您说的是,看天色不早,是不是陪您回家?」丁寿堆笑道。

「不回,难得出来一趟,还没玩够呢。」朱厚照摇头。

「没错,我们总要让公子爷尽兴不是。」马永成二人小鸡啄米地点头。

「那您说还要去哪儿玩?」今天摊上这个熊孩子,丁寿也打算认命了。

朱厚照仰头看天,半天憋出一句:「你拿主意,反正要好玩的,我没玩过的。」

这不是耍无赖么,丁寿挠头。

这时一辆青布蓬的马车缓缓驶过,车帘挑开,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丁兄,道左相逢,这是要去哪儿啊?」

丁寿暗道帮手来了,「焦兄,近来可好?」

身材瘦削的焦黄中下车与丁寿客套了几句,看了看朱厚照等人,疑惑道:「这几位是……」

「这位是……」丁寿发愁怎么介绍小皇帝。

朱厚照呵呵一乐:「兄长请了,在下朱德正,乃是丁大人的表弟,这两个是家中长随。」

「既然是丁兄表弟那便是自家人了。」焦黄中得了老子嘱咐,一定要好好结交丁寿,姿态放得很低,「正好愚兄约了几个朋友小聚,几位同往如何?」

朱厚照爱热闹的性子当然叫好,这位爷同意了,其他人哪敢说不。

于是一行人上了马车三拐两拐的来到了本司胡同,虽未到掌灯时分,各房院落中还是能飘出浓浓的脂粉香气和丝竹之声。

这地方丁寿可不陌生,拉住焦黄中,道:「此处是教坊行院密集所在,怎么到了这儿?」

「诗酒风流怎能少的了红袖添香,聚会之地便在宜春院。」焦黄中理所当然道。

「宜春院,这名字真是好听,快走快走。」朱厚照连声催促。

马永成和魏彬二人也是跟着附和。

得,你们几个非要逛妓院,二爷奉陪。

宜春院外观看起来像是一座书寓,粉白墙面,青砖碧瓦,倒还真像个风雅去处。

一进大门,便有足穿毛猪皮靴,头戴绿色角巾的龟公过来迎客喊堂,「楼上的姑娘们见客了。」

焦黄中一块碎银丢了过去,「休要呱噪,去唤一秤金来。」

接了打赏的龟公一脸贱笑,点头哈腰道:「几位爷里边请。」

时候尚早,此时行院内客人并不多,几人过了天井,进了大堂,朱厚照选了张椅子一屁股坐下,抖着衣衫道:「今天逛得累死了,快点上茶。」

马永成赶快跑到皇帝身后,拼命舞动袖子帮着扇风,魏彬扯着嗓子喊:「没听见公子爷的话么,快点上茶,人都死光了?」

焦黄中一愣,看了丁寿一眼,丁寿一摊手示意他也没办法,只得由焦黄中上前,「朱兄,这里不是我们坐的。」

朱厚照左右看看,「这桌子有人占了么,怎得没看见?」

「勾栏行院自有一套规矩,从」前门「」升阶「」登堂「到 」进轩「」

落座「」定情「,次序分明,我等的身份不宜在此散座。」焦黄中解释道。

「怎么到这吃酒还要像朝堂站班一样,那么多的规矩讲究?」朱厚照本就是个讨厌规矩的,谁想处处都是规矩,一个字,烦。

「这位公子说的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行院规矩传承千年,自有道理。

」一个身披粉红轻纱的妇人手拿香帕迎了出来。

「几位公子,好久不见,真是想死奴家了。」妇人挥动香帕,娇声嗔道。

朱厚照纳闷,「本公子今日才第一次来,何来久不相见之言。」

妇人笑容一滞,焦黄中和丁寿忍俊不禁,这女人拿风月场中桥段兜客,却被这初来的雏儿一句话给噎住了。

妇人毕竟老于世故,转瞬间便噗嗤一乐,「原来公子第一次来,可奴家总是觉得您面善,莫不是前世有缘?」

「真的,这世上真有轮回一说?」朱厚照自小聪慧,精佛学,擅梵文,对佛家转世轮回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好了苏妈妈,不要逗这小兄弟了。」焦黄中一旁笑道。

「奴家哪敢耍弄几位公子爷,这不一听焦公子来了,人家便倒履相迎么。

」妇人掩口笑道。

朱厚照恍然,「你刚才在骗我?」

「奴家怎么舍得骗您这样俊俏的小公子。」妇人媚笑,腰肢轻扭,转到了朱厚照身边。

「大胆。」「放肆。」马永成和魏彬在后面大喝道。

「唷,二位爷,您悠着点,还没到您使劲儿的时候呢。」妇人如葱玉指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大惊小怪道:「您这嗓门,真吓死奴家了。」

他们要是能在这地方使上劲,那才见了鬼呢,瞧着魏、马二人被这话噎得三尸神暴跳,憋得脸红脖子粗不敢发作的样子,丁寿心中不无怜悯地冒出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那边妇人说完故意用手指挑开纱衣,胸前大片雪白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朱厚照觑见那道幽深诱人的雪沟,不由俊脸涨红,窘迫地低下头去。

妇人呵呵一笑,暗道果然是个生瓜蛋子,举目看向焦黄中,「焦公子,今日是打茶围还是摆饭局?」

「劳烦苏妈妈且给我们寻个雅轩,酒席先预备着,朋友来了便开席。」焦黄中吩咐道。

「好嘞,奴家给您安排去。」香风飘过,走到丁寿身边还抛了个媚眼。

丁寿眼尖,见那鸨儿虽上了年纪,却风韵犹存,胸前高耸的玉峰丝毫不见下垂,年轻时想必也是个尤物。

焦黄中见他呆呆盯着鸨儿背影,笑道:「这女人年轻时也是一代花魁,缠头之资不菲,一秤金的花名就是这样得来的,真名倒是没几个人说了,后来嫁了乐户苏淮,旁人都唤她苏妈妈了。」

「既然是花魁,怎么还嫁了个乐户?」丁寿问道。

「说是花魁,无人脱籍不还是个贱籍乐户,还能嫁谁,这夫妻两个收养几个女孩儿,开起这宜春院,就是日进斗金,也脱不开贱民的身份。」

丁寿点点头,不再言语,大明朝军民匠灶,世代不易,这是朱八八定的规矩,这边根红苗正的大明接班人坐在边上,还是少说两句为妙。

几人被小厮领着进了一处布置典雅的竹轩,方一落座,就有从人捧上点心小吃,又一个龟公挑开帘子,「姑娘们奉茶咯——」

一个个各具姿色的女子鱼贯而入,捧着托盘,上面摆着精致茶盏,陆续来到几人身前行礼。

丁寿见这些女子有的清秀,有的艳丽,这个身材修长,那个娇小玲珑,环肥燕瘦,钗影满楼。

这是所谓的「加茶碗」,朱厚照可不懂青楼里的规矩,见人端了盘子上来,总得打赏不是,反正魏彬怀里揣着大把银子,一出手就往盘子里放了五两。

那身着鹦鹉绿裙子的女子一阵惊喜,「谢公子。」

没法不喜,明末陈圆圆出局也不过五两,清唱一曲也是五两价码,这女子身价自没法与秦淮八艳媲美,难得有这样的主顾打赏。

朱厚照不管那些,一看人家高兴,他也高兴,下一个又往盘子里放了五两,一个接一个,来者不拒。

焦黄中看不下去了,伸手拦住道:「少兄,愚兄在风月场里多混了几年,劝你一句适可而止,倒不是心疼那几个」盘子钱「,可一次订交了这许多姑娘,怕你身子骨吃不消。」

朱厚照压根没听懂他说的意思,只是懵懂地点了点头,焦黄中挥手让其余的姑娘都下去,那帮没得到盘子钱的姑娘们看焦黄中恨得牙根直痒痒。

即便如此,前面得了赏的也不少,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把赤胆忠心的魏彬和马永成给挤到了一边。

「公子,您喝茶。」

「公子,您尝尝这点心。」

「公子,这是奴家为你嗑的瓜子,来,吃一个。」

莺莺燕燕,将朱厚照围得密不透风,魏彬马永成想上去撵开这帮女人,可又不知朱厚照是否乐在其中,怕恼了小皇帝,急得在圈外直跺脚。

焦黄中微微一笑,举茶相邀,「丁兄,你这位表弟有趣的很埃」

门帘一挑,一秤金款款步入,见被众女环绕的朱厚照,她也是一愣,「瞧不出,这位公子爷胃口倒大,奴家今日走了眼。」

朱厚照奋力将众女分开,丁寿一见他的样子不由乐了,一脸的胭脂口红,倒真像个脂粉堆里的膏粱子弟。

「表兄,我饿了,什么时候能吃饭?」朱厚照一边抱怨,一边由着魏彬二人用手巾将脸擦拭干净。

「正要跟几位爷回禀,您的朋友们来了。」一秤金笑道。

焦黄中长身而起,「丁兄,朱兄,请入席。」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求必应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五十章 朱门酒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