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求必应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七章 白龙鱼服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春色相宜

午后的北京城车水马龙,人烟辏密,店肆如林,热闹非常,小皇帝兴致大起,于是君臣四个人就在大街上四处闲逛开来。

这一路逛下来,丁寿才知道朱厚照还是一位砍价高手,逮到一个摊铺就和人讨价还价,一番唇枪舌战价钱落下来了,他转头就走,丁寿被老板那杀人眼神看得脸发烧,只有掏钱买下,没一会,他和魏、马二人就拎上了一堆没用的东西。

顺带一说,明朝皇帝虽长在深宫,还真不是「何不食肉糜」的主,比起大清皇帝惊讶大臣早餐竟然吃得起鸡蛋的情商,明朝皇帝清醒得多,隆庆皇帝喜欢吃长安街的果饼,尚膳监和甜食房开价几十两银子给做了一份,隆庆吃完后告诉他们,这果饼五钱就可以买一大盒,坑了皇帝的内臣们战战兢兢低首认罪,隆庆皇帝哈哈一笑也就完了。

玩嗨了的朱厚照又被一家巨大门脸的店铺招牌给吸引了,一个硕大银钩高高挂起,再无旁的文字,店内人来人往,进进出出,朱厚照看不出名堂,抬腿就往里进。

丁寿等要跟进去,在店前被人拦住,「几位,这是赌场,当铺在斜对面。

马永成肩扛手提着一大堆东西,尖着嗓子叫道:「混账,爷们像需要进当铺的人么?」

「不像,」那店伙摇了摇头,又道:「可几位这大包小包的也不像是进赌场玩两把的,几位爷见谅,银钩赌坊店大却不欺客,您别让小的为难。」

「说得好,既然贵店不欺客,这些东西就劳你看顾了。」丁寿早已不耐烦,将这堆东西往地上一扔,奔了进去。

魏彬和马永成有样学样,把这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一扔就追了进去。

店伙看着这一地零碎,哭笑不得。

经这么一会儿耽搁,丁寿进店已然找不到朱厚照,这店内格局可比大同的富贵赌坊大得多,大堂边上还有许多套间,乌泱泱的人头,丁二爷可是犯了愁。

还是魏彬二人熟悉朱厚照爱热闹的性子,终于在人最多的台子边找到了小皇帝。

「开大,开大。」小皇帝脸红脖子粗,大力挥舞着手臂。

庄家揭开骰蛊,竟是小,朱厚照一阵捶胸顿足,见了丁寿一把抓住,「来得正好,我刚把玉佩输了,借我些银子翻本。」

「您怎么还玩起色子来了?」丁寿苦笑道。

「这东西叫色子?看他们玩这玩意大小分明,输赢立见,真是痛快。」朱厚照兴奋道。

丁寿笑了笑,他缺银子那阵子也没到赌场来,人家也是开门做买卖,这玩意对他跟抢钱没什么分别,如今既然是哄小皇上高兴,就委屈下赌场吧。

「谈什么借,在下出银子做本,赢了五五分成如何?」文华殿算是同窗,如今再一起分赃,这关系应该更进一步了吧。

朱厚照果然答应,丁寿笑着递过一锭银子,小皇帝拿着银子,犹豫问道:「这把押大还是小?」

「您随意,反正押哪个都是赢。」丁寿笑着把手指按到了赌台下面……

「哈哈,又赢了。」朱厚照身前已经垒起一堆银山,过瘾得很,刘瑾成天说内库没银子,这银子来得不挺容易嘛。

「公子爷手气真好,财星高照。」魏彬一旁奉承道,他和马永成论资历比不得刘瑾、张永,今日好不容易得到机会陪着小皇帝出来玩,只要把这位爷伺候舒服了,将来好日子多的是。

「押校」朱厚照又一把将银子都推了过去。

庄家哗啦哗啦又摇起骰蛊,刚一落地,丁寿就已听出「四四五」,只要将「五点」变成「二点」,这局小皇帝就又赢了。

「开宝。」随着荷官唱和,骰蛊打开,「四四五,十三点,大。」

丁寿脸色一变,喝道:「你再仔细看看,分明是四四二,十点,校」

手指暗中用力,那粒色子变成「二点」,可转眼间又变成了「五点」。

这群人里有高手,丁寿手指力道加深,可对方也跟着加劲,只见骰蛊里那颗色子滴溜溜乱转,点数忽大忽小,摇摆不定。

「有鬼。」围观赌客呼啦啦散开,赌台上除了丁寿只有一个紫脸膛的华服老者同样将手按在了台案上。

那老者精神矍铄,双眼炯炯有神,看着不断变幻的色子,沉声说道:「小赌怡情,年轻人,当晓得适可而止。」

「老先生当听闻大赌养家,何必挡人财路呢?」丁寿嬉笑道。

「若是江湖朋友一时手紧,老夫自当解囊相助,可这样明着砸场,却是不把老夫放在眼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受人施舍又怎比得上自己凭本事拿呢。」

老者嘿声道:「老夫看你怎么拿。」双掌同时按在赌台上,将丁寿隔桌传来的天魔真气消弭无形,色子稳稳停在「五点」上。

丁寿轻轻一笑,嘬唇作势,那粒色子腾空而起,飞出了骰蛊,被朱厚照一把接过。

老者面色一变,轻轻一拍桌案,骰蛊中剩下的两粒色子凌空跳起,变成了两个「六点」。

还未等色子落下,丁寿屈指连弹,两粒色子登时被指风打个粉碎。

「一个点都没有,这该是小吧。」丁寿抱臂,一脸得意之色看向老者。

老者没有意料中的恼怒,而是抚髯大笑道:「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顾北归今日认栽了。」

「阁下便是」赛孟尝「顾老前辈?」丁寿变色。

「老夫可比不得门下食客三千的孟尝君,江湖朋友抬爱而已。」

顾北归笑得爽朗,丁寿却心中苦涩,第一次见面就在人家地盘出千,还能指望老儿把闺女交给他么。

「小子孟浪,冒犯老前辈之处还请恕罪,这些银子如数奉还。」丁寿一推身前银堆。

谁料朱厚照一个虎扑就趴在银子上,「凭什么还,这是赢的。」

朱厚照倒是不在乎这点银子,可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挣银子,按他的本意这些银子应该找个香案供起来,敲锣打鼓的让天下人都知道当皇上的不光只会花银子。

丁寿附耳低语了几句,朱厚照嘴一撇,「你刚才使诈了?」

看丁寿面色尴尬地点了点头,朱厚照鄙视道:「人品太差。」不情不愿地从银子上爬起来。

顾北归看这两个年轻人有趣,乐呵呵道:「赌场无父子,各凭本事,这是你们赢的,便该你们拿去。」

「老儿爽快。」朱厚照转嗔为喜,拽过魏彬来,大把大把的往他怀里装银子。

「哎呦,公子爷您慢点,装不下咯。」魏彬大呼小叫。

马永成原本在人群旁看热闹,眼角突然发现一个人进了赌场,不由一愣,急忙跑到朱厚照身边说了几句。

朱厚照脸色一变,一拉丁寿,道:「快走。」

丁寿还想交待几句场面话,朱厚照压根不给他机会,连桌上银子都不要了,急匆匆钻入了赌客群里。

几人走得匆忙,顾北归微微讶异,又听身侧有人道:「世伯,何故聚了这许多人?」

顾北归扭回身,见一个英俊青年立在一旁,竟是一身锦衣卫飞鱼服装束。

他与这青年乃是熟识,笑道:「小事情,几个小家伙耍弄手段赢了些银子。」

「竟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青年剑眉一挑,道:「是何模样,小侄传令五城兵马司缉拿。」

顾北归摆了摆手,引着青年走向后堂,笑道:「犯不上,那几人不像缺银子的,只是小孩子贪玩罢了。」

「世伯宽宏,却总有宵小欺上门来,若不严惩几人,怕无宁日。」青年还不打算放过。

顾北归扯开话题,「不提他们了,侯爷身子可还康健?」

「劳世伯挂念,家父还好,只是……,」青年难得脸色一红,「只是挂念我和采薇的事。」

「这丫头被她娘宠坏了,小侯爷将来可有苦头吃的。」顾北归哈哈笑道。

「小侄便是喜欢她的爽朗性子,」青年略一踟蹰,迟疑道:「适才去府上,下人说采薇和人出去了?」

「近日老友的女公子来访,采薇和她们结成了手帕交,常常结伴出游,小侯爷敬请宽心。」顾北归看穿了青年心思,一语道破道。

青年小心眼被人看穿,神色讪讪道:「小侄没旁的意思,只是听闻近来京郊常有女子失踪,怕采薇有了闪失……」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七章 白龙鱼服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春色相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