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章 两宫欢心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殿交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一章 鹊巢鸠占(一)

乾清宫,御书房。

正德皇帝将御案上的奏本一股脑扔到地上,坐在龙椅上呼呼喘着粗气。

旁边伺候的小内侍们吓得噤若寒蝉,想要上前收拾又怕触了霉头,刘瑾随后而来,看了此番景象挥手让他们退下,缓缓走近,弯腰将奏本一一拾起。

「别捡。」正德坐在那里寒着脸道。

刘瑾动作没停,将奏本放在御案上摆放整齐,温言开解道:「皇上息怒,别因为小事耽误国事。」

「国事?朕这里有什么国事?」正德一把将奏本又推到地上,愤愤道:「朕想干些什么事都有人指指点点,连封赏一个人都要群起聒噪,这皇上做的有什么意思。」

刘瑾摇头苦笑了下,又低身将奏本再度拾起,没急着再放回去,只是说道:「这帮酸子从来都是这般讨人嫌,太祖爷还做了一首诗,怎么说的来着……

装模作样的思索了下,刘瑾恍然继续道:「叽叽喳喳几只鸦,满嘴喷粪叫呱呱。后两句是什么来着……」

「今日暂别寻开心,明早个个烂嘴丫。」正德接口大笑道。

「万岁爷记性真好,奴婢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刘瑾恭维了一句,「连太祖爷都被这帮大头巾烦扰,您就别再生这闷气了,为他们这些人伤了身子不值得。」

正德指着刘瑾笑道:「老刘啊老刘,你总是能让我开心。」

「这不是老奴的本分么。瞧瞧,丁寿那小子从辽东给您带了什么回来……

说着刘瑾轻轻击掌,几个小内侍抬出一个巨大的铁质鹰架,架子上一只三尺巨鹰顾盼生威。

正德眼睛一下就直了,走上前仔细看了看,「这是海东青?9「不错,万岁爷您看,毛色纯白,乃是海东青中的上品」玉爪「。」

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辽代皇帝每年春天在松花江附近放海东青捕天鹅,捕到的第一只天鹅,要摆宴庆贺,名曰头鹅宴,遂常遣使要求女真进贡,称之为「鹰路」,因海东青捕之不易,女真各部不耐其苦,完颜部乘势揭竿而起,十年灭辽,二年破宋,将两个当世强国掀翻在地,也算是「一只鹰引发的血案」。

正德看着玉爪喜不自胜,不由想伸手去摸。

「皇上小心。」刘瑾在旁提醒道。

这只海东青是锡宝齐篇古偶然捕获,为了抵消自己那败家儿子闯出的祸送给丁寿,还没来得及驯服,见有人伸手摸自己,当即一喙叼去,幸的正德闪得快,才没把手喂了鹰。

正德也不恼,哈哈一笑,命人将这扁毛畜生送入鹰房,宫中自有专人熬鹰,轮不到他这皇上出马。

「皇上可还喜欢?」刘瑾问道。

「难得他有这份心意,」正德点了点头,随即皱眉道:「此番还是委屈了他。」

「皇上别为他操心,那小子是个有心气的,他曾说,相比班定远,他更愿做大明的冠军侯。」

「哦」,正德来了兴趣,「他想做霍去病?哈哈,我果然没看错人,有志气。」

刘瑾扶着正德返回御座,语气不屑道:「什么志气,要是没汉武帝,哪儿来的卫青、霍去病,这世上的事啊还要靠主上慧眼识人,用人不疑。要是没您这样的圣明之君,那小子哪敢说出这话来。」

正德对刘瑾的话甚是满意,「他现在人在哪儿?」

「在仁寿宫给太后问安,太后前阵子不是问起过这小子么。」刘瑾回道。

「在宫里他人缘倒好。」正德轻笑,随即又道:「这次他办好了差事,没有封赏却被罚了俸,该怎样补偿一下才是。」

刘瑾眼珠一转,「说来这小子最近倒还真有个麻烦事……」

仁寿宫,暖阁。

紫檀花几上摆放的三足鎏金兽首香炉散出袅袅青烟,丁寿隔着一扇红梅薄纱屏风向张太后问安。

张太后显是刚刚睡醒,慵懒的坐在一人多高的妆台前由着宫女伺候装扮,「你来了,什么时候回的京啊?」

丁寿低头回道:「昨个傍晚进的城,怕晚了扰您休憩,才等到现在,没想还是来早了,搅了太后清梦,真是罪过。」说这话丁寿都觉得亏心,巳时都快过了,自打先帝去了,这太后的懒觉是越来越多了。

张太后浑不觉得自己起得晚,当年弘治都不敢吵了她睡觉,如今更没人敢说,对着一个宫女点点头选好了今天的胭脂,淡淡道:「别再外面杵着了,进来让哀家瞧瞧,这趟海东之行瘦了没有。」

丁寿笑嘻嘻地绕过屏风,道:「微臣身体结实,虽说是苦寒之地走了一遭,倒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日夜挂念太后和皇上,心如油煎。」

「油嘴滑舌的,」太后笑道,忽然发现了他手里还捧着一个小匣子,问道:「手里拿的什么?」

「这是微臣孝敬太后的。」打开匣子,里面满满一盒珍珠,怕有百十来颗,最大的足有小指大小,全是色泽淡金的上好东珠,丁寿脸带笑意,心里可在滴血,从辽东和朝鲜划拉这点东西容易么,眼睁睁就这么送出去了。

「这是……哎呦9太后惊诧地猛一扭头,身后正为她插簪的宫女一下将簪戳到了头皮上,太后捂着云鬓,霍地站起,恼道:「笨手笨脚的,留你何用,拉下去9那宫女见太后凤目含煞,吓得面无人色,跪倒不住磕头,话都说不出来,周围人见太后动了真怒,哪敢多言。

丁寿偷眼瞧了瞧,宫女虽说被吓得面色苍白,仍难掩其姿容秀丽,可别被廷杖糟蹋了,立即开口道:「太后息怒,微臣刚刚回京,请您暂息雷霆,就当是赏小猴儿我一个面子。」

太后也是一时起床气上头,这个宫女能诗善文,平日里也是体己人,待丁寿出言一阻,心中怒火淡了几分。

见太后脸色缓和了些,丁寿趁热打铁又道:「虽说这位姐姐伤害凤体,实是不该,可真说起来太后您老也有不是。」

张太后讶道:「哀家有什么不是?」

「太后您这头秀发有如丝滑,纤尘不染,那簪子如不别的向里点儿哪能在您头上留的住埃」丁寿嬉皮笑脸道。

「满嘴跑舌头,没个上下尊卑。」太后啐道,经丁寿这么一插科打诨,心中火气烟消云散,对跪着的宫女道:「起来吧,以后当差小心着。」

「谢太后恩典。」宫女又连着磕了几个头,站了起来,感激地向丁寿看了一眼。

丁寿笑着对宫人挤了下眼睛,又听太后道:「弄这许多珠子给哀家何用?

「太后留着把玩赏赐都可以,实在没处用,还可以用来缀在鞋面上么。」

丁寿可记得上次看到太后那软底睡鞋上点缀着的明珠。

「缀在鞋面上?」太后闻言不由得轻轻拉起裙角,看了看自己宫鞋。

「嗯——」丁寿眼睛有点发直,太后如今穿的是一双明黄缎面的尖足凤头鞋,做工精细自不必说,问题是这鞋竟然是高跟的,这也太TM后现代了吧。

穿到明朝这么长时间,还经手了这么多女人,丁寿早对所谓「三寸金莲」

嗤之以鼻,身边女人倒是有裹脚的,不过那是为了把脚型缠得更纤直小巧,俗称「快上马」,这是从宋朝就传下来的裹法,如谭淑贞等待成年后就放脚了。

这时候的明朝人还没变态到喜欢含发着酸馊味的女人小脚自诩风流,或是以小脚弓鞋饮酒流觞传为美谈,到底从何时起流行以那种骨断筋折的变态乐趣摧折女性不得而知,反正后世出土的明朝女尸没一个是金莲小脚,也许是王朝末世脑子不正常或剃发以后的男子心理也遭受阉割,培养出了这类恶趣味,奴才当惯了,谁知道心里会想什么。

说来也可笑,满人并不裹脚,为了证明这是明朝恶俗,还有记载说康熙时曾严禁女子裹脚,最后感叹恶习难改,禁令不了了之,连「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千年束发传统大清都能用屠刀改变,康熙爷竟然说不能禁止汉人女子裹脚,这位「千古一帝」的执行力还不如民国范儿。

女子双足乃是身体的隐私部位,等闲不与人见,君不见西门大官人勾搭金莲就是从摸脚开始的,明宫里流行高跟鞋本意也是为了行不露足,张太后见丁寿直勾勾盯着自己脚看,虽是鞋袜俱全,还是不由红了脸,恼道:「胡乱看个什么,当心哀家治你大不敬罪。」

听着太后的恼怒有些虚张声势,丁寿笑道:「微臣失仪,这就给您赔罪。

」说着走到妆台前调试妆粉。

太后见他熟练地将黛粉用水和匀,不由诧道:「这女人家的事儿你竟如此娴熟?」

「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孝敬太后您么。」丁寿说的随意,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来自后世的他性子跳脱,没什么男尊女卑的固有观念,抱着美人在怀里描眉点唇何等乐事,二爷可从不以学这些东西为耻。

见这小子调完黛粉后,用眉笔细细蘸了蘸,竟不见外的要向自己眉毛描过来,张太后忍无可忍地一把抢过,斥道:「成何体统,还不退下。」

见着丁寿神色悻悻的退了出去,张太后也不用宫人,自己对着光可鉴人的铜镜淡扫蛾眉。

方才捡了一条命的宫人心神甫定,却发现太后将黛眉画上那一瞬,嘴角竟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殿交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四十一章 鹊巢鸠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