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一章 谁是黄雀(三)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章 谁是黄雀(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是黄雀(四)

语气虽生硬冰冷,却无敌意,丁寿暗道这老儿莫不是魔门幸存的老怪物,反正也是露了行藏,不如赌一把,于是从怀中掏出天魔令,高高举起,道:「魔门本代天魔丁寿在此,见天魔令如见魔尊。」

老姜木讷地看着丁寿和他手里举着的天魔令,没有任何表情动作,丁寿有些讪讪,心想果然魔门里不都是梅惊鹊那样的乖孩子,想收起来又实在没有面子,一时骑虎难下。

这时老姜缓缓跪倒,瓮声道:「魔门弟子七杀魔刀姜断岳拜见主公。」

丁寿这才把心放下,原来老儿只是反射弧有点长,难怪了,带着笑脸道:「姜师兄,小弟有礼了。」

「主公安在?」姜断岳开言问道。

「唉,说来话长埃」于是丁寿将自己拜师学艺来龙去脉一番交待,说到朱允炆大限身死时,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姜断岳一声不吭地听着,待他说完便眼神古怪地盯着他,瞧得丁寿心中直发毛,只听姜断岳突然开口道:「你既承接主公衣钵,那《天魔策》可在你手?」

丁寿暗觉不妥,还是硬着头皮答道:「小弟只是蒙恩师授业,并未看到《天魔策》实物。」

姜断岳点了点头,猛地开口道:「那你便将天魔无相大法的口诀告诉我。

丁寿面露难色,道:「姜师兄,天魔无相乃天魔策诸般魔功之基,非魔尊不得修习,莫使小弟为难。」

姜断岳桀桀怪笑,惊起无数林中飞鸟,笑声倏止,厉声道:「魔门之中,强者为尊,适才老夫跪的是主公恩情,你以为跪的是你这乳臭未干的黄口孺子。」

这老儿要翻脸硬抢,丁寿退了一步,冷声道:「小弟既受天魔衣钵,便有统领魔门之责,姜师兄是要犯上么?」

「天魔?9姜断岳步步紧逼道:「自在天魔,无法无天,几时沦落到朝廷鹰犬,听命于人?」

丁寿也是一声冷笑,反唇相讥道:「七杀魔刀,嗜血狂傲,又为何自甘为奴,行庖厨之事?」

姜断岳脸色一变,厉声道:「你到底给是不给?」

「恕难从命。」

反手握住菜刀,将刀背紧贴手臂,举在身前,姜断岳道:「好,老夫倒要看看,你学艺三年,得了主公几分真传。」

丁寿见他一刀在手,便如渊渟岳峙,高深莫测,立即凝神戒备,准备迎接他当年赖以成名的「魔刀七绝斩」。

二人隔空对立,身上气机已然喷薄而出,充斥方圆,林中飞鸟被杀气所迫,在空中久久徘徊不下,这时忽听一个苍老声音响起,「姜老怪,你这么大年纪欺负小孩,要脸不要?」

声音飘忽,仿佛四面八方无所不在,丁寿用心寻觅,竟未发现声音来源。

高手对决,岂容分神,就在这大意的一瞬间,姜断岳高大的身躯纵身跃起,化为了一道灰色闪电,直扑而下,伴随着他的身影的,还有一道宛如匹练的森寒刀光……

客房内,蜡烛已然燃尽,只余着轻烟袅袅,床榻上的长今拥着棉被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什么,又香甜的睡去。

墙壁上突然裂开一道小门,一身夜行衣的万人迷潜行而出,见床上只有长今一人,心中虽然疑惑却松了口气,蹑步来到桌前,看着摆放着的那三件神器,万人迷不由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柴房内,五花大绑的伊势氏纲和加藤垂首靠在墙上,突然光影闪动,伊势氏纲猛地抬头,见一名黑衣人手持两柄短刃向他们走来,伊势氏纲嘴角轻轻扬起,面上尽是得意之色……

客栈后院,三具东洋人的尸体蒙着白布摆放正中,两名青衣捕快手扶腰刀站在廊下,目光炯炯,没有丝毫分神,二人却没留意到头顶上有两条绳索缓缓蜿蜒而下……

大堂内,马昊一人据座捏着棋子,紧锁浓眉盯着桌上棋盘,思绪奔腾反复,他此番带的都是六扇门中的好手,又是安排妥当,以逸待劳,将来接应的倭寇一网成擒定是十拿九稳,却为何不时有心悸之感,难道他没有及时求援的打算错了。

思绪不宁,自无心下棋,将棋子丢掉,负手在大堂内踱来踱去,他却没发现,原本地板上梁柱的影子仿佛突然活了过来,伸出手脚四肢,悄悄蹑在他身后。

马昊似乎心有所感,猛地回头,那个影子又恢复了梁柱的模样,待他转过头去,影子宛如一条灵蛇,快速的向他身后游去……

夜凉如水,残月清辉洒在呆呆站立的丁寿身上,背对他矗立的是姜断岳的高大身形。

姜断岳面似寒霜,凝视着被他一刀两断的巨树后面隐藏的身影。

方面阔口,须发如银,一身灰色旧布袍,面上一副漫不经心的笑容。

虽说数十年未见,姜断岳还是一口道出来人姓名,「杜——问——天9杜问天哈哈大笑道:「亏你还有脸认出老子,怎么,几十年不见,七杀血刀改成菜刀了?」

「血刀也好,菜刀也罢,只要能杀人,便是好刀。」姜断岳神色冰冷。

「呦呵,你老儿还想杀老子灭口不成?」杜问天吊着眼睛喝道。

「灭口?你有什么可灭的?」姜断岳面露不屑。

「姜老怪岁数大了记性都不好了,那老子给你提个醒。」杜问天伸出三个手指道:「三十多年前,听闻你挑了十二连环坞,老子在黄鹤楼为你摆酒道贺,你还记得吧?」

姜断岳将头向旁边一扭,没有接口。

「知道你没脸说,」杜问天喋喋不休继续道:「喝完酒出来就碰到了天地仙侣那对狗男女,本来老子单打独斗也不怕他们,奈何那天酒喝多了,但拉上你并肩子上,还有胜算,结果你那天他娘都干了什么……」

姜断岳脸色铁青,不发一言。

杜问天往地上狠狠呸了一口,指着姜断岳鼻子骂道:「老子跟冷朋在那玩命,你他娘的却跟秦彤那骚娘们眉来眼去地吊膀子,最后还吹起小曲儿来了,老子提醒你一声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你他娘掉头就走,扔下老子差点没归位,你这重色轻友的王八蛋……」

姜断岳一声怒喝,刀光涌起,犹如霹雳雷霆,杜问天身形倏地一闪,避过这雷霆一刀,刀光余威仍是折断了一排树干。

「怎么,被捉住痛脚了,恼羞成怒?」杜问天挤眉弄眼道。

「痛你娘,老子那天中了那臭娘们的迷情七音,迷迷糊糊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一脑袋扎进长江里,要不是被人救了,现在早成了水鬼,连老子的血刀都不见了踪影,去找谁说理9姜断岳恐怕这许多年都没说过这么多话,胸口呼呼地起伏不停,显然怒极。

「那黑木崖之战你为何不去帮忙,哈,都说是秦彤那娘们打探到的消息,是不是你小子在床上露的底?」杜问天不依不饶道。

姜断岳怒喝声中,又是连环数刀劈出,刀光如雪,未曾砍中杜问天鬼影,倒是撂倒了不少林木,姜断岳边挥刀边喝骂:「谁都像你一样不知羞耻么,惨败之后还有脸见人,我砍死你个老不要脸的……」

丁寿以吃瓜群众的良好心态,避得远远的看这两个老疯子胡闹,越来越觉得魔门是个大坑,老年痴呆症和狂躁症的聚集地,就在丁二爷考虑是不是该上去劝劝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两个蹒跚身影。

「老许,小达子,你们怎么在这儿?」丁寿掠上前去问道。

小达子一看丁寿,哇地哭了出来,老许将手中包袱交给丁寿,丁寿打开一看,竟是三神器,惊问道:「怎么回事?」

「大爷,救……救……老板……娘9小达子抽噎道。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章 谁是黄雀(二)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是黄雀(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