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二十二章 牛鬼蛇神(下)

hui329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二十一章 牛鬼蛇神(上)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戚姓长官

万人迷满是不屑的接过布袋掂了掂,面露惊诧,打开小布袋看竟是一袋碎银,这时候大明朝还不是隆庆开海美洲白银大量涌入的的时候,民间日常往来还是铜钱居多,没想到这几个穿戴普通的和尚竟然如此阔绰……

老板娘顿时笑颜如花,「大师说的哪里话,出门在外谁还没有个难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老许,快给几位大师安排上房。」

小达子凑上前道:「老板娘,您不是说……」

「说你娘个腿,」万人迷抬腿就在小达子屁股上踹了一脚,「财神爷也往外推,老娘造了什么孽,捡回你这么个不长心的东西。」

委屈的摸摸屁股,小达子又利索的上前帮着几个和尚搬行李,当他伸手去接一个和尚怀中的包袱时,那和尚脸色一变,低喝一声,一下将他推倒在地。

全店肃静,众人都惊看着这一幕,领头的和尚快步上前将小达子扶起,帮他拍拍身上灰尘,满怀歉意道:「施主勿怪。」 随即向那推人的和尚喝道:「还不向施主赔罪。」

那和尚抱着包袱深深鞠了一躬,却也不再开口。

小达子双手连摇,「不碍事,不碍事,是我不懂事冲撞了大师,自找的。

万人迷却俏脸一板,「有钱了不起么,开店的伙计也是爹生娘养的,老娘还不伺候了呢,拿着你们的银子,滚蛋9话虽如此,手中却紧攥着那袋银子。

深深叹口气,又向老板娘行了一礼,领头那和尚道:「贫僧等实有难言之隐,家师不久前坐化,我等师兄弟想带他老人家佛骨回寺安葬,这位师弟怀中的就是先师遗骨,怕贵店忌讳,方才未能明言,请施主恕罪。」

万人迷面露难色,「这事虽有情可原,可咱们开店的讲究个大吉大利,您这带了……」

年轻和尚很懂眼色,又从袖中取出一袋银子,双手奉上,「请店东担待。

「大师说的真是见外,什么担待不担待,这也是积阴德修来世的福缘到了,您几位楼上请,奴家这就着人给您安排素斋。」接过银子,老板娘脸上的笑容已经可以把冰山给融了。

眼见着几个和尚进了房间,老许凑了上来,盯着那两袋碎银眼中放光,道:「老板娘,没想到这几个和尚这么阔绰,看样子起码得有三十两吧。」

呵呵一笑,万人迷将银子往柜上一扔,「秤一秤入账。」

「好嘞。」老许从柜上取出一个银戥子,将这些散碎银子一一称量,不一会儿就乐道:「三十四两七钱三分,咱们这次可赚了。」

「恐怕未必,」哪儿都有他的罗胖子不知何时凑到柜台边,拿起一块碎银看了看,随手丢下,「这银子色泽发暗,品相不高,估计到倾销店里熔了就不值这个价了。」

看到有人拿自己银子,万人迷本要破口大骂,听了罗胖子的话心顿时揪起来了,「怎么,银子是假的?」

摇了摇头,罗胖子道:「杂糅不净,算不得假,不过提炼的手艺差了点,这些银子估计也有二十两以上的足色。」

听着银子少了一小半,万人迷登时怒了,看着端着饭菜上楼的小达子怒斥:「小达子,你干什么去?」

小达子有些不知所措,「您不说给几位师父送斋菜……」

「什么斋菜,随便给几个冷馒头就算了,」万人迷冷着脸道,随即又低啐了一口,「他娘的什么世道,连和尚都是骗子9丁寿坐在那里哑然失笑,这老板娘真是掉到钱眼儿里,一两银子足够大明朝三口之家一月衣食,即便二十两银子此番她也是大赚特赚,却还犹嫌不足。

长今悄声说道:「师父,这个姐姐好凶,连出家人都骂。」

丁寿低声笑道:「这帮和尚也来路不正,瞧着个个步履轻盈,身手矫捷,想来也是江湖中人。」

「江湖,江湖是哪里?」小长今好奇地问道。

「这个江湖嘛,是红尘众生劳碌之地的泛称。庄子曾经在大宗师里说道: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丁寿搜肠刮肚的解释,维持自己的师道尊严,「也就是说,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及时离开,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两条鱼动弹不得,互相以口沫滋润对方,使对方保持湿润,此时此境,却不如各自在江河湖水里自由自在,彼此不相识的生活。」

「师父,那鱼儿好可怜,但若是真的忘了彼此,岂不是更孤单,长今就不会忘了师父的。」小长今语气坚定,自小父死母丧,难得有人如此疼她,虽说这师父有时没个正行,不如那个王伯伯让人尊敬,却更让她感到亲近。

「长今真懂事,」丁寿轻抚着小丫头的双丫髻,高声道:「店家,与我开一间上房。」

夜阑人静。

看着已经熟睡的长今,丁寿微微一笑,打开后窗,翻身而出。

冯梦雄的出现是意外之喜,顺手擒下他还可以抽抽刑部的脸,不过此时丁寿更感兴趣的是那几个来路不明的和尚。

潜行匿踪来到几个和尚的窗外,侧耳聆听只有几人的平稳呼吸,悄悄点破窗纸,丁寿凑眼向内瞧去。

领头那个年轻僧人闭目盘膝而坐,两个僧人卧床休息,另有两个僧人却是醒着,一个紧抱着蓝皮包袱,另一个在床前看顾着那个「生补的僧人。

那僧人约莫四十来岁,未曾蓄须,双目紧闭,脸色蜡黄,倒真像得了病,忽然间丁寿发现他的眼皮动了动,似乎就要醒来。

一直看顾他的那个胖僧人自然也发现了,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扶起那个僧人,捏开他的嘴将里面的药粉用水全都倒了进去,躺着的僧人又一声不响的睡了过去。

丁寿侧眼看去,一起一躺间那僧人僧袍翻起,两只手赫然被一条牛筋紧紧绑在一起,莫非这几个僧人是绑票的歹人,心中存疑,还要细看,忽然一声尖叫划破寂静夜空——

「是长今9丁寿心中一紧,立刻匆匆返回,见屋内长今缩在床上一角,瑟瑟发抖,一见丁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怎么了?」丁寿上前揽住长今问道。

「有妖怪,」长今指着门旁的窗户哭道:「刚刚有妖怪在那里偷看长今。

见那窗纸果然破了一个洞,丁寿打开房门快步走出,扫视四周。

各屋房门都已打开,对面的罗胖子穿着中衣满面困倦迷蒙之色,斜对面冯梦雄衣帽整齐冷冷看了这边一眼,就「当」的一声关了房门,那年轻僧人也站在门前,看丁寿望向自己,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丁寿点头回礼,这伙人虽来路不明,却是最清白的,至于那胖子的疑惑鬼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老许托着一盏油灯磨磨蹭蹭的从楼下走出,身后跟着披着衣服睡眼惺忪的小达子,万人迷从楼下钻了出来,斜着头掐腰嚷道:「大晚上不睡觉,嚎什么丧?」

「小徒一时梦魇,惊了诸位,还请多多包涵。」丁寿拱手四周。

「三更半夜瞎折腾,活该撞见鬼。」万人迷冷笑道。

丁寿眼光一凝,这娘们指桑骂槐还是随口言之,万人迷却不再搭话,对着老许道:「没事还不睡觉,点灯熬油不花钱么。」转身进了后厨。

小达子揉了揉眼睛,打个哈欠道:「老许,刚刚醒来没见你,去哪儿了?

昏暗的灯火照的老许脸色忽明忽暗,随口道:「上了趟茅厕。」呼的一口气将油灯吹灭,市侩的老脸没入黑暗之中。

后厨内还是杂乱不堪,厨子老姜挽着裤腿,箕踞在地上,端着一个大海碗,剩饭剩菜搅和在一起,用竹筷呼噜呼噜的往嘴里扒着。

「一个个贼眉鼠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人迷冷着脸快步走了进来,将粗木案子上的杂物一一整理齐整,也不看他自顾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老娘的家当早晚让你们吃干净了,吃完了麻利地干活。」

老姜扒饭的动作不停,随着口中咀嚼,沾满了饭粒的胡须抖个不停,嘴角莫名其妙地泛起一丝诡异笑容。

关上房门,面上一直带笑的罗胖子脸色冷了下来,转回身来到床榻前,掀开铺盖,里面藏着一件黑色夜行衣,手腕一翻,一柄巴掌大的弯刀已然拿在手里。

弯刀形如新月,薄如蝉翼,罗胖子伸出中指在刀锋上轻轻一抹,一滴鲜血从刀身滴落。

将割破的中指含在嘴里,淡淡的咸腥味道使得罗胖子面上满是陶醉之色…

上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二十一章 牛鬼蛇神(上)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三卷 朝堂风雨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戚姓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