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七章 重施故伎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异变陡生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八章 睚眦必报

夜幕低垂,寂寥的修文堂内更显空旷。

慎妃亲手服侍李㦕服下半盏参汤,看着犹自昏迷的丈夫潸然泪下。

「王上病重不起,我母女几人今后怎么办?」

「朝鲜无主,两班臣子二度作乱怎么办?」

「李怿若经恩赦,再度登位必然大开杀戒,居昌慎氏怎么办?」

一个个问题涌上心头,却都无法可解,思绪杂乱,慎妃只觉头痛欲裂。

烛影闪动,绿衣粉裙的张绿水悄悄进入大殿,「给中殿娘娘见礼。」张绿水盈盈拜倒道。

「起来吧,这一番上国求救,你居功至伟,此间无人,便以姐妹相称吧。

」慎妃轻声叹道。

「谢姐姐,姐姐无须担心,王上洪福齐天,必能转危为安,早日苏醒。」

张绿水开言劝慰道。

「但愿来得及。」慎妃看了一眼昏迷的李㦕,幽幽说道。

「姐姐可有旁的心事?」张绿水揽住慎妃肩膀柔声道。

此时无旁人,慎妃便放下心防,将心中担忧一一道出。

「姐姐所虑甚是。」张绿水拧着秀眉道:「王上前日里不是以李怿后宫做饵,引得明使入毂,何不以此要挟?」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王上昏迷不醒,连表章都无法上达天听,谈何要挟,」慎妃摇头苦笑道:「况且王上此举也是孟浪,即便得计亦引得明使忿恨,徒留后患。」

张绿水展颜娇笑道:「其实王上此事虽然急躁了些,却是把心用对了地方,那丁大人是大明皇帝宠臣,使团中事都是他一言而定,若有他帮衬,今日危难也可得解。」

「哦?」慎妃面露不解。

张绿水附在她耳边低声耳语,慎妃脸色一变,连连摇头:「不行,成何体统。」

张绿水敛容跪倒:「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请娘娘以大局为重。」

慎妃神色纠结,两手捏着腰间宫绦,举棋不定。

「娘娘三思,朝局动荡,王权更迭,受苦者莫过于后宫女子,运气好的沦为胜者玩物,命薄的直接身首异处,反正之日淑容田氏与淑媛金氏便是下场,小妹侥天之幸得脱一次大难,却不敢妄想还有第二次。」

张绿水梨花带雨,不住以头杵地道:「小妹出身低贱,没有家族护持,身似浮萍,只认雨打风吹,可娘娘出身名门,干系万千,若有闪失,祖宗家庙亦将沦为狐丘野冢啊。」

身子一震,慎妃一声长叹,「罢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    ***    ***    ***

「王妃夤夜相传,不知有何要事?」大造殿内,丁寿向慎妃施礼说道。

慎妃笑道:「天使归心似箭,小邦难留贵客,只得连夜备下薄酒,谢天使此番援手之德。」

「王妃客气了。」这种蒙三岁小孩的话老子要是相信就有鬼了,丁寿不动声色,含笑入座。

慎妃斟酌了一番,恳切道:「不知贵使回程,小邦之事要如何回禀?」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自然如实禀奏。」丁二爷好比岳武穆附身,回答得义正辞严。

轻哦了一声,慎妃终究下定决心,笑道:「酒水寡淡,恐难娱上宾,略备歌舞,以助酒兴。」

言罢伸手轻拍,两行女乐鱼贯而入。

丁寿定睛细看,这些女子从十余岁到三旬年岁不等,皆容貌姣美,一身盛装,只是有的脸带愁容,有的面含悲戚,更多的神色惶恐,带有几分讨好之色。

这些美女中有几位丁寿并不陌生,年轻的几位都是李怿的后妃,当看到张绿水赫然在内时,他便已晓得这些人的身份。

「王妃这是要故伎重演?」丁寿作色问道。

慎妃以额触地,恭敬答道:「妾夫李㦕前番对天使不敬,还请恕罪,今日尽出朝鲜后宫,只为博大人一哂,此间事天知地知,殿中人知,绝无他意。」

丁寿还在思索,张绿水一阵媚笑,斜依在他身旁,道:「妾身不才,也知上国名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大人何必犹豫,且尽情享乐。

崔宝非捧起伽倻琴,曲调响起,众女随音起舞,朱唇轻启,一首高丽时期便已流传的民歌在殿中飘荡。

「月下庭语尽,霜中野菊黄,楼高天一尺,人醉酒千觞。

流水和琴冷,梅花入笛香,明朝相别后,情与碧波长。」

这首《履霜曲》和因一部同名情色电影而走红的《霜花店》一样,皆被列入高丽民谣「十二歌词」,词意柔肠百转,相思伤春,丁寿不由入神,不再推脱。

张绿水轻轻一笑,伸出玉指轻柔地替他宽衣解带。

崔宝非仍是仪容整肃,一丝不苟地抚琴,她这副冷面孔是宫中出了名的,李㦕甚至因她不苟言笑,怀疑她思念前夫,要杀她前夫以绝念想,可到底也没改了她这样冷冰冰的模样,此时她眼神不经意地掠过丁寿刚露出的昂然巨物时,不由琴音一乱。

李㦕后妃没见过丁寿本钱的好奇瞅来,也都是惊呼不已,丁寿得意一笑,将张绿水按着蹲下身子。

张绿水会意,檀口大张,将那巨大肉棒含到嘴里吞吐起来。

「继续唱,继续跳,边跳边脱。」丁寿命令道。

众女齐齐看向了殿中主人,慎妃此时也是脸红心跳,眼神示意之下,众女歌舞再起,轻歌曼舞之中,挺胸提臀,一件件衫裙飞落在地。

按着张绿水螓首,丁寿不时挺动腰身,让肉棒更加深入佳人咽喉,在不住的「啧啧」口水声和鼻腔发出的「唔唔」声刺激中,众女气息渐粗,舞姿已乱,至于唱的什么,早已不清楚了。

瞧着这帮女人的急色模样,丁寿好笑,拉起张绿水,在她耳边轻声道:「李㦕待她们也算不薄,今日舍身相许,也是情势所迫,怎么一个个好像迫不及待?」

看着那些女人乱了分寸的样子,张绿水嗤笑道:「王上薄情寡恩,除了王妃有几个是真心相待,这些女子不少还是由其夫家强征而来,自没有多少感情,」随即伸手在丁寿肉棒上快速套弄了几下,娇喘道:「王上八道采红,公私良贱各家女子征集过万,平日那寻常货的几分雨露都不可得,何况大人这样的大宝贝。」

此女真是媚骨天生,几句话将丁寿欲望挑拨高涨,高声道:「且停了歌舞,摆好架式,本官今日广播甘霖,定让你们滋润个痛快。」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异变陡生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八章 睚眦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