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明淑公主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宫女长今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异变陡生

李㦕反应不慢,身子一转,躲到王廷相身前,借着王廷相身子阻拦,快速后退。

场上一片慌乱,侍卫快速上前,那人见一击不中,反手扣住王廷相,以匕首抵住他的咽喉,大喝道:「谁敢上前,我便杀了大明钦差。」

一听熟悉的声音,李㦕登时大怒,「逆贼朴元宗,你还敢作乱!」

那人也不遮掩,将脸上涂得颜料用袖子抹净,正是昔日的朝鲜右议政,统军大将朴元宗。

「朴元宗,殿下已经赦免你的罪状,你还死不悔改,妄图行刺是何道理?

」丁寿大步上前喝问道。

朴元宗冷笑道:「这样一个凶残暴虐,悖逆人伦的大王发出的敕令,换做是你丁大人,你会相信么?」

丁寿踌躇一番,沉声道:「以臣叛君,你又可懂得人伦纲常。」

朴元宗咯咯笑道:「朴某再不堪,也好过这位逼奸母妃,强暴婶娘的大王。」

「你胡说,」李㦕状若疯癫,跳脚怒骂道:「寡人和升平夫人真心相爱,她已怀了寡人的孩子,寡人还要给她嫔位,是你,是你逼死了自己的亲姐姐。

「放你娘的屁!」朴元宗也不顾世家风范,直如泼妇骂街,「寡姐为月山大君守节十余年,被你逼奸已是不该,你还要公然将她纳入后宫,顺川朴氏门楣怎容你如此践踏!」

狠狠斜睨了李㦕一眼,丁寿暗骂你们家关系真他妈乱。

「果然是你逼死了她,」李㦕怒吼道,喝令周边侍卫,「给我放箭,射死他……」

忍无可忍的丁寿一耳刮子将李㦕抽翻,喝道:「住嘴。」

朴元宗见了大笑,连连叫道:「打得好,打得好,继续打。」

不理李㦕怨恨的眼神,丁寿温言相劝道:「朴大人,你放了钦差,本官以性命保你无恙,你若想做官,随我回大明,四品以下武职随你挑选。」

「贤弟,你……」王廷相被丁寿的话语惊着了,擅自封官许愿,被有心人参到御前,一个「不臣」之罪可是难免。

朴元宗缩在王廷相身后,嘿嘿阴笑道:「做官?朴某人做够了,如今只想让昏君去死。」随即高声喝道:「明淑公主,李㦕的混账事你已听到了,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如同一轮明月升起,舞姬中领舞之人腾空而起,剑光如清辉,飞洒而下,直罩向李㦕。

李㦕面对如月清辉般的剑光已然呆住了,就在此时人影一闪,锵的一声,清辉顿敛,人影疾分。

明月还在当空,如月之人手持断剑,轻轻一叹,面上轻纱从中而裂,露出一张美丽的面孔,带着三分英气、三分豪气、三分雍容贵气和一分不属于尘世的脱俗之气。

丁寿手握屠龙匕,呼呼喘着粗气,肩头鲜血浸出,仗着兵器之利,还是一照面就吃了亏。

李㦕看清女子容貌,脱口道:「明淑姑姑?!」

摇了摇头,李明淑将手中断剑随手一丢,道:「李家没有你这样的忤逆之人。」身形乍起,一把长剑又已在手,剑上光芒绽发,人和剑依着一条完美的曲线往丁寿而去。

丁寿迎身抢上,屠龙匕带着淡淡乌光斩向剑芒,另一只手天魔手全力而发,他也知今日所遇乃是强敌,不再保留实力,出手便是全面抢攻。

奈何李明淑没有半点与他硬拼之势,剑光扭转,避开屠龙匕锋芒,剑势斜引,将天魔手后续招式尽数封住。

二人转眼交手数十招,丁寿竟有步步受制之感,按说江湖中识得天魔手的人不多,即便魔教同门也不能招招都抢在他前面抑制后招,难道这是朱允炆的老相好,老东西把自己压箱底的功夫都教给这娘们了,丁寿不无恶意地揣测。

丁寿也曾试着换用别的门派招式,可这些功夫不到三五招便被李明淑抢制先机,几次险象环生,丁寿也只得勉力用天魔手与之周旋。

李㦕在那里自顾冷笑,李家没有我这样的人,好哇,既然你们不把我当李家人,那我也不用顾忌了,对着身边侍卫道:「放箭。」

侍卫统领一惊,道:「王上,两位钦差还在场中……」

「寡人令你放箭。」 李㦕一字一顿恶狠狠说道。

侍卫悚然领命,一队弓箭手张弓搭箭,瞄准了场中四人。

若说棒子还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也就是这手箭术了,看后世奥运箭术比赛就可知一二,朴元宗当然也是清楚,当即出声提醒。

在丁寿怒喝声中,天魔真气罡风席卷,朝鲜侍卫纷纷立足不住,随后一道白光闪过,弓弦断裂,盔缨落地,李明淑清冷声音响起:「吾乃成宗大王之姊李明淑,不愿沾染本国将士鲜血,若再不敬休怪我下手无情。」

众侍卫抱头鼠窜,原本他们就不敢对钦差动手,何况这其中还有李朝宗室在内,卖命?也得看这主子值不值得为他卖。

李㦕见众人四散,将他孤零零地突显出来,李明淑美目寒光一闪,他哇的一声尖叫,连滚带爬地逃向芙蓉亭。

李明淑纵身欲追,丁寿晃身挡在她身前,李明淑叹气道:「你打不赢我的。」

「你也败不了我。」丁寿恨声道,李㦕你个杂种,待今日事了回京交旨后,二爷非要潜回朝鲜,亲手剁了你不可。

眉心一皱,李明淑不再废话,剑化长虹,刺向丁寿。

丁寿嘿的一声,袍袖舒卷,裹着一阵罡风迎面而上,此时丁寿已然明白,论及招式无论如何也胜不得这位李朝公主,唯有以力相搏,拼着损耗内力,能否在内力耗尽前把她拿下也是五五之数。

再度交手,不同刚才人影纷飞,丁寿不动如山,天魔真气充斥天地,不给李明淑可乘之机。

李明淑暗自冷笑,这种玩命的打法看你能撑得几时,展开身形,犹如一片落叶,在丁寿舞起的狂风中四散飘零,却让他无处着力。

他二人这样动手,李明淑功力深厚或自不觉,朴元宗离他们不远,却承受不住,罡风扑面犹如刀割,衣袍猎猎,原地难以立足,只得扯住王廷相,远离二人,没想到这一扯竟没有扯动。

此时王廷相乌纱已被天魔真气的罡风吹掉,唯有网巾护发,官服不整,看似狼狈不堪,朴元宗还要大力拉扯,只见王廷相双掌向下虚按,一声大喝。

站立他身后的朴元宗如被重锤击胸,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而出。

如此声势引得丁、李二人注目,王廷相不理发髻和身上沾染的鲜血,踏步入场,向着李明淑一拳击出……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宫女长今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异变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