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仁政宫变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废君李㦕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三章 桃色陷阱

丁、王二人在大汉将军的簇拥下昂首而入,哗的一声,大汉将军位列两排,王廷相与丁寿面南而立,面色肃穆。

李怿向李㦕使了个眼色,李㦕心中怒极,当日即位之时他都借故未行跪礼,没想到如今被逼逊位,却要违心下跪,形势不由人,虽万般不愿,李㦕还是上前跪倒:「臣李㦕率小邦臣工恭迎圣谕。」

身后李怿及群臣尽皆跪倒。

王廷相展开圣旨,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朝鲜国主李㦕奏报因世子夭亡,哀恸成疾,不能理事,其弟怿既长且贤,请以国事相托……」

跪倒的李㦕拳头紧紧握住,牙齿将下唇都咬出血来,才忍住没有暴跳而起,李怿却是洋洋得意,王廷相诵读诏书的语速突然加快,「经朕详查,㦕所为乃受怿之迫,李怿不遵臣道,以弟废兄,目无君父,着令锦衣卫缉拿看押。」

李怿还没没反应过来,丁寿一步上前,将他扣住,另一手扶起李㦕,笑道:「某等迟来,殿下受委屈了。」

幸福来得太快,李㦕才反应过来,感激涕零道:「天朝皇恩厚德,小邦感激不尽。」说完这位朝鲜国主诚心实意地跪下行拜礼。

朝鲜大臣即便脑子慢的现在也反应过来了,柳顺汀大喝道:「侍卫何在,今有人劫持大王,还不救驾!」

殿下伫立的朝鲜宫廷侍卫立刻冲入,迎面正撞上丁寿带来的大汉将军,这些高大汉子皆是锦衣卫中精挑细选的大内侍卫,岂是朝鲜侍卫可比,御林军刀锋利无匹,刀光乍现,血洒宫廷,当前几人被大汉将军长刀直接斩为两截,随后其余大汉将军持刀上前,将群臣圈在了当中。

「没想到海东之地竟有人想与天下第一卫的锦衣健儿争锋,」丁寿面对群臣冷笑道:「对天使不敬便是对皇明不敬,虽太祖有言朝鲜永不征伐,却不吝出王师以惩不臣,尔等可想妥了?」

看着大汉将军犹自滴血的长刀,朝鲜众臣噤若寒蝉,可若是让李㦕复位,以那位爷的疯狂性子朝鲜八道又是腥风血雨,如今在场众人不知几位能存活下来,一个个垂首不语。

生死攸关,燕山君复位其他人只是九死一生,李怿可是死的妥妥的,不顾手腕疼痛,大声喊道:「李㦕你不顾居昌夫人死活么?」

李㦕立即面露难色,他如今有挂念的只有慎妃,可若是就此功亏一篑却是可惜,爱妃与江山孰重这样的问题立即让这位朝鲜大王陷入两难。

丁寿指尖用力,李怿只觉腕疼欲断,再也发不声来,丁寿施施然道:「大君若说的是蛰居慎府的中殿娘娘,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李怿如见鬼魅,结结巴巴道:「你……你……如何知道?」

丁寿笑得如同一只小狐狸,道:「这几日汉城府里走街串巷,倒是打听到不少消息,恰巧本使手下倒颇有潜形匿迹的人物,算算时间如今王妃娘娘恐怕快要进宫了。」

这时听得殿外又是一阵阵喧哗厮杀声,一名侍卫冲了进来,「不好了,羽林卫大将慎居弘率军哗变,攻进来了。」

李怿恨恨地一跺脚,「这些居昌慎氏余孽早就该杀个干净。」

柳顺汀一下冲了过去,抓住那侍卫肩膀道:「他们到哪了?」

那侍卫被老当益壮的柳大人晃得一阵发懵,清醒过来道:「已经杀过了进善门,马上就要到仁政门了。」

过了仁政门,便是仁政殿,这里如今群龙无首,如何抵挡,柳顺汀手脚冰冷,茫然无措,柳洵老头儿也冲了过来,大汉将军想要拦阻,丁寿摇手阻止,倒要看这老儿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听着不远处的厮杀声,柳洵低声念叨:「还有时间。」

「对,还有时间。」 柳顺汀反应过来,殿上明使人少,只要抢回李怿,再拿住燕山君,就能逼得叛军投鼠忌器,当年反正不就是如此么,至于得罪大明,走一步看一步吧。

呛啷一声,柳洵从侍卫身上拔出一把宝剑,看着柳老大人还有如此豪气,柳顺汀信心大增,大喝道:「逆贼燕山君勾结匪类,冒充大明天使,企图作乱,众将快将……」

「噗」的一声,柳顺汀胸口被长剑一下刺入,看着刺向自己的柳洵,吏判满脸的不解,柳洵用力,长剑没入直至剑柄,抱住柳顺汀,柳洵低声念叨:「事不可为,现在投诚还不算晚。」

放倒柳顺汀,不顾满身鲜血,柳洵向着众人大喊道:「吾等受李怿所逼,昧心屈贼,今大明皇恩浩荡,助我主复位,尔等还不顺天应人,更待何时!」

李怿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指着柳洵道:「你……你……」,丁寿可不会让他有机会毁了这大好形势,一指将他点昏了过去。

随即向着李㦕微一欠身,丁寿笑道:「殿下请下谕令吧。」

李㦕郑重点点头,大声道:「寡人蒙大明皇恩复位,尔等还不跪下!」

柳洵第一个没节操地跪下,随后便是陵川府院君具寿永,他和李㦕是儿女亲家,自问保全的机会能大点,有人领头,其余大臣虽然心中担忧还是在大汉将军虎视眈眈下纷纷跪倒。

李㦕狂喜,当即下令:「郭璘为训练大将,掌管汉城兵马,闵孝孙执掌禁卫,大开仁政门,迎接王妃。」这几人都是他在位时的外戚,算是自己人,当即领命,指挥各卫人马。

仁政门大门洞开,一队队朝鲜士兵涌入,李春美和常九护卫着一个身穿朱色阔衣的贵妇走上大殿,李㦕快步上前,关切说道:「你平安就好。」

妇人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看了眼瘫倒在地的李怿,幽幽叹了口气,随后扫视群臣,看到了他们面容中的惊惶和悲哀,略微沉吟一下,对着李㦕耳语了几句,李㦕一皱眉,似乎不愿,慎氏拽了他衣袖一把,眼神催促示意,李㦕不情不愿的高声道:「往昔之事寡人也有失当之处,反正之举皆为群臣受李怿母子蛊惑,除此二人外余者概不问罪。」

众臣偷偷互相张望了一下,叩头谢恩,声音比蚊子大不到哪儿去,王妃慎氏接口道:「王上今日之言天日可证,本殿以命作保。」

「王上仁厚,谢主隆恩。」群臣谢恩之声直震殿瓦,丁寿与王廷相眼神交流,这李㦕的人品算烂到家了。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废君李㦕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三章 桃色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