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废君李㦕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章 大妃三策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仁政宫变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朝鲜君臣把什么都想明白了,可二位钦差好像看上了三千里江山风光,一点都不着急。

王廷相倒是还好,整日里在太平馆与来访的朝鲜儒生们吟诗唱和,纵情山水,那位副使丁寿却终日里不干正事,走街串巷,游弈于两班府邸,朝鲜群臣对着二位好话说尽,恨不得把国库都搬出来以示诚意,他们对册封的事就是不松口。

没过几天,李怿等人就没心情操心他们的事了,建州三卫大举入侵,平安道告急,如今的朝鲜边军可不是成化年间鱼有沼率领征讨建州的时候了,边境承平日久,兵备荒怠,被建州女真打得节节败退。朝鲜众臣对救援的事还没议出个章程来,东海那帮子野人女真也来凑热闹,咸镜道甲山、昌城被围,咸兴府飞马告急,请求援军。

李怿这个上火,他那个大哥李㦕倒行逆施,十多年国王当得是有滋有味,要不是被自己老妈和朝中大臣联手坑了一把,估计现在还在朝鲜八道满处征集处女采红呢,那时女真人怎么没出来闹事,这帮蛮子觉得自己好欺负么,还是哪个王八蛋在暗中坑自己。

丁二爷表示很无辜,建州女真的确是他招来的,野人女真和他真没关系,历史上这帮蛮子也入侵过朝鲜,只不过延后几年,可现而今建州三卫吸引了大批朝鲜边军,这帮东海女真人只是大脑回路慢了点,又不真是傻子,这种占便宜的事岂会错过。

甲山那不毛之地丢了也就丢了,反正百姓就如同野草,割完一茬太平了还会疯长出来,可昌城是朝鲜主要产金地,万万不能有失。朝鲜朝堂上的两班大臣难得一次高效率,将援军飞快地定了下来,至于领兵大将么,当然不能用燕山旧臣,五军都总管柳子光当仁不让,率军救援咸镜道,右议政朴元宗领兵赴平安道解围。

两路大军开拔,李怿又要忙着命人安排粮草支援,一时间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抱着脑袋坐在欢庆殿内,唉声叹气,直到瞥见旁边裙角才发现慈顺大妃尹昌年不知何时来到身边。

「母亲!」李怿满腹委屈一语道出。

尹昌年伸手将他揽入怀中,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道:「别担心,我母子连这十余年朝不保夕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你注定会成为太祖、太宗那样的有为之君,母亲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体会着尹昌年温暖的胸膛,李怿伸手环抱住她,心情逐渐平复,静静不发一言,这样静谧的画面最终被柳洵打破。

「殿下,天使终于同意颁诏了。」柳洵兴高采烈道。

「真的?!」这么长时间糟心事总算有一件开心的,李怿高兴地跳起来。

尹昌年疑惑道:「他们何以突然松口?」

「据说是因为听到边境战事,他们担心事态扩大影响归程,打算完成使命早日返回大明。」

「马上安排典礼,就在仁政殿里,明日接诏后寡人即刻登位,」李怿又重重强调了一句,「真正的登位。」

柳洵领命乐呵呵地去准备了,李怿回首却见尹昌年蛾眉轻蹙,低头沉思,不由开口问道:「母妃可是觉得不妥?」

尹昌年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王儿可否缓些时候举办大典。」

见李怿面露不解,尹昌年解释道:「我想给揽月阁送一封信,请人相助。

「明淑姑姑?」李怿问道。

尹昌年缓缓点头,探询地看向李怿。

「不,我一刻都不想等了,寡人要做名副其实的朝鲜国王。」李怿张开双臂,仿佛要将三千里江山全部揽入怀中。

***    ***    ***    ***

看着对照铜镜整理衣冠的丁寿,王廷相迟疑道:「贤弟,你可想好了?」

丁寿束紧腰间玉带,对自己打扮很是满意,轻笑道:「图穷匕首见,到了交底的时候了。」

见王廷相欲言又止,丁寿笑道:「子衡兄有事尽管明言,若是担心今日安危,可借故缺席,小弟一人应付得来。」

「愚兄既陪你走这一遭,便是同生共死,断没有独善其身的道理。」顿了一顿,王廷相又道:「只是这几日所见所闻,那李㦕之罪罄竹难书,比之桀纣隋炀也不为过,当真要助此等人复位?」

对着铜镜摆了摆表情,笑了笑,咧嘴龇出一口白牙,丁寿才道:「皇上旨意如此,即便李㦕不配为君,也要皇上下旨罢免,岂能扰乱纲常,以臣废君。

摇了摇头,王廷相道:「话虽如此,可李㦕所为已是众叛亲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朝鲜臣民岂能再容他复位。」

丁寿转过身来,正视王廷相道:「朝鲜不过池河之水,能覆小船扁舟,我大明却是艨艟巨舰,一旦开进便是水溢河干,这个道理朝鲜两班应该清楚。」

冷笑一声又道:「蒙元世祖忽必烈曾言:谁家无忠臣。桀纣隋炀,虽为暴君却非无能之辈,自有其过人之处,况李㦕已为王十二年者。」

王廷相哑然失笑:「就知劝不住你。」心中喟然一叹,「为兄也只能言尽于此,只望你我不会渐行渐远,能全了这份手足之情……」

***    ***    ***    ***

仁政殿,为昌德宫正殿,高大庄严,装饰华丽,这一日朝鲜众臣都以冠冕朝服,仪态庄重,李怿虽和他们站在一处,众人却是众星捧月的将他突显出来,得意至极。

相对他们,另一边一位身穿衮龙服的中年男子却是孤零零的没人搭理,男子脸颊消瘦且带有病态的潮红,双眼布满血丝,冷冷地看着意气鹰扬的众人。

李怿缓缓走到他的身边,众臣识趣的自动退得远远,「王兄,今日之事还要拜托了。」

男子便是被废为燕山君的李㦕,闻言冷笑道:「客气,如今我能为殿下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只盼着殿下言而有信,能保我妻平安。」

「那是自然,毕竟也是王嫂,寡人自会照拂。」

李㦕冷笑道:「连自家妻子都不得保全之人,竟作保照拂他人妻子,看来我是真的疯了,当初相信你们的鬼话。」

脸色一变,李怿恶狠狠道:「李㦕,你若能保住自家妻儿又何须求我,识相的把这出戏演完,不但王嫂,连你也未尝不可得一善终。」

李㦕还要反唇相讥,忽听门外唱名:「大明钦差到——」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章 大妃三策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仁政宫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