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七章 黑水神宫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六章 仙子凌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八章 朝鲜君臣

若非跟着这对师徒,丁寿二人绝想不到天池群峰下竟还藏着这样一座地下宫殿,楼台连亘,朱堂华阙,唯可惜者,偌大宫殿内连丁寿等算上,不过四个人。

「鸱吻秀丽挺拔,出檐深远,果然是唐制。」王廷相对着宫殿四处考究,一砖一瓦都能让他惊呼赞叹,海兰瞧着他的样子只觉有趣。

丁寿没有王廷相那样有学术意识,如今所处宫室应是师徒二人日常起居之所,他四下打量,对壁上挂着的一幅画感起兴趣,画中一位女子低首弄箫,模样竟与纳兰清妍依稀相像,画侧还题有几行诗句,待要细看,一袭白纱飞过,将那画卷挡住,扭过身,见纳兰清妍将两个白玉盏放在了桌上,淡淡道:「喝吧。」

道了声谢,丁寿端起白玉盏就饮了一口,「嘶」地倒吸口凉气,细看玉盏内尚有未曾化开的冰碴,这真是名副其实的「冰水」,吐出又显得失礼,二爷将一口水在嘴内左右反复倒腾了半天,才缓缓咽下,直觉得凉意透心而过,「冻」人肺腑!

王廷相兴冲冲地跑来,拱手道:「敢问纳兰宫主可是靺鞨遗民?」

纳兰清妍眼皮都没抬,淡淡道:「是又如何?」

「山腹之中竟存有唐式殿阁,若上奏朝廷必得嘉奖。」王廷相兴奋道。

纳兰清妍摇摇头,「不稀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辽东也是大明治下,断不能让这殿宇湮没在塞外荒原之中。」王廷相振振有词。

「靺鞨受大唐册封,神宫关大明何事。」

一句话气得王廷相差点跳起来,「大明得国之正,亘古未有,今继汉唐为华夏正朔,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子衡兄,稍安勿躁,」丁寿岂能由他唐突佳人,转脸笑道:「此处钟灵毓秀,巧夺天工,也只有此地才能孕育贵师徒这样风姿出众的人物,王兄适才话语多有不妥,得罪之处还请……」

纳兰清妍端起玉盏饮了一口冰水,突然道:「水喝过了?」

「啊?啊。」丁寿诧异地点点头。

「走吧。」纳兰清妍开口送客。

这娘们怎么这么难逗啊,丁寿来了火气,转头见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他们的海兰,眼珠一转,道:「海兰姑娘,今日多蒙款待,有闲暇时请到京城作客,让丁某一尽地主之谊。」

听了他们想走,小姑娘有些没精打采,道:「你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那可多了,太液池晴波荡漾,玉泉山趵突泉涌,蓟门树色烟光,卢沟桥上晓月如霜……」

丁寿拿出了后世在大学演讲与口才协会练出的本事,循循善诱,当年金主完颜亮就是听了《望海潮》中描述江南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兴起投鞭渡江之志,企图一举灭宋,「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下场且不去说,起码证明女真人对花花世界的向往是无限的,二爷吐沫横飞,连刚才下肚那口冰水都消化掉了,小姑娘却兴致缺缺。

「京城还有酸菜臊子饸饹面可吃。」王廷相一边搭腔,把自己家乡美食都贡献出来了。

王兄诶,你吃过点好东西么,丁寿一时无语,海兰却眼睛一亮,「那东西好吃么?」

唷,小丫头是个吃货,丁寿又来了精神,「当然好吃了,京师还有便宜坊的焖炉烤鸭、肉末火烧、还有冬菜包,乌鱼蛋入口即消,五柳鱼那滋味,啧啧,到了京城保管让你每天吃的都不重样,你爱喝酒么,江南女儿红,西域葡萄酒,还有京师有名的胭脂桃花酿……」

海兰小姑娘听得眼睛亮晶晶的,口水都快出来了,「这些去你家都能吃到?」

「当然,你若不信,现在便可跟我走。」丁寿有点急不可耐,小丫头一跟他走,就不信这位七情未断,六欲不绝的纳兰宫主能够安坐在这死气沉沉的黑水神宫内。

「够了。」一声娇叱,白玉盏落地,却无水洒出,纳兰清妍杯中水不知何时已凝成一个冰坨。

身影晃动,寒风扑面,一对雪白玉掌印向丁寿胸前。

「王兄闪开。」丁寿一把推开王廷相,举掌相迎。

四掌相对,只见交接之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冰霜由丁寿掌心向身上蔓延。

「贤弟!」王廷相惊呼。

「师父!」海兰尖叫。

一声冷哼,纳兰清妍撤掌回身,暗用冰心诀平息心中怒火,今日被这小子气得肝火大动,不知毁了几分修行。

此时丁寿保持双手平伸的姿势,已然满身冰霜,如同冰雕一般,「既然你不想走,就永远留在这里好了。」纳兰清妍恨恨地道。

「你快放了他。」王廷相厉声大喝。

海兰也是泪眼婆娑,今日刚交了两个朋友,转眼就没了一个。

「雪天强留客,主留,客不留。」「啪」地一声脆响,丁寿身上冰霜碎裂,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丁寿转眼活动自如。

「你……」纳兰清妍心中惊疑不定,自己全力施为的寒冰真气竟然不能奈何这小子,中原武林,果然藏龙卧虎。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丁寿冷笑,转首对海兰道:「海兰姑娘,丁寿在京城恭迎芳驾。子衡兄,我们走。」

***    ***    ***    ***

丁寿下山走得飞快,王廷相在后紧追,待到了半山腰,天色已黑,正愁如何下山之际,见下面灯火闪动,王廷相大喜,快走几步,越过丁寿,认出是建州右卫人马上山寻觅,王廷相扭身笑道:「贤弟,右卫的人来寻我们了。」

听了他的话,丁寿未见喜色,身子一软,倒在了雪地里。

王廷相大惊,赶快上前扶起,只觉丁寿身上入手冰冷,自己如同扶着一块寒冰。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六章 仙子凌波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八章 朝鲜君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