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章 男儿之志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九章 辽东将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一章 建州女真

离了九门口,朱秀回转辽阳,由刘晖率军一路护送丁寿等人。

「大人请看,眼前这道边墙是韩总镇于弘治十六年所修,起广宁至开原,长亘千里,每隔数里便设有砖台一座。」刘晖向丁寿介绍道。

丁寿点点头,眼前说是边墙,其实两侧都是土墙,中间可并行两辆大车,甚为高大。

王廷相接口道:「本官记得韩总镇之父韩老将军也曾修筑边墙。」

「大人所说不差,丁亥大败女真之后韩老将军便建东州、马根单、清河、碱场、叆阳、凤凰、汤站、镇东、镇夷、草河十堡拒守,相属千里,深入建州腹地。」

「建州女真?」丁寿来了兴趣。

「就是那帮女真蛮子。」李春美颇为不屑。

「建州女真狼子野心,若不小心提防,怕会成为辽东心腹大患。」见二人心存轻视,丁寿觉得应该提个醒。

「这个,大人是否多虑了。」刘晖挠头道:「昔年土木之祸,建州卫酋首李满柱帅兵万人都未能破了千人驻守的抚顺关,何况如今建州三卫残破凋敝,已不复当年之盛。」

见丁寿面露讶异,王廷相笑道:「丁佥事是宣府人士,不悉辽东虏情,请刘将军详述一番。」

刘晖自无不愿,「三卫最早设立为建州卫,永乐元年初设,太宗皇帝赐胡里改部首领阿哈出汉名李承善,后又在斡朵里部设立建州左卫,授该部酋猛哥帖木儿都指挥使衔,建州女真不断受朝鲜与野人女真吞并侵扰,遂请求朝廷率部南迁,才到了如今苏子河一带住牧。」

丁寿没想到明末被八旗虐得那个凄惨的朝鲜竟然还有这样爷们的时候,追问道:「后来呢?」

「猛哥帖木儿被野人女真所杀,左卫由其子董山执掌,后因与其叔凡察争权,朝廷另设建州右卫,由猛哥帖木儿异母弟凡察任都指挥使。建州卫阿哈出之孙李满柱袭父释家奴职为都指挥使,趁土木之乱时,率军袭扰沈阳、开原,并攻打抚顺关,无功而返,朝廷震怒,下谕令罢免李满柱,命其子李古纳哈接替父职,任都督同知,统领建州卫事务。董山与李满柱皆豺狼心性,不知感念天恩,屡次犯边,成化三年,朝廷下旨招抚,董山二人进京朝贡,朝廷严斥,遣返建州,董山不感朝廷宽宏,扬言回建州即反,抵广宁时反抗欲逃,被当场格杀,李古纳哈趁乱逃回建州。」

「朝廷忍无可忍,出兵五万,兵分三路进剿,同时令朝鲜出兵断其后路,李满柱父子被朝鲜鱼有沼所杀,我大军捣毁建州卫吾弥府,血洗左卫建州老营,此役唤作」成化犁庭「,因成化三年是丁亥年,又叫」丁亥之役「。」

「建州右卫呢?」丁寿问道。

「因凡察与董山不和,率部远走,得以远遁山中,躲过一劫,但此后凡察不引以为鉴,为报捣巢之仇而屡次率部众抢掠,为我军捕获,拘死辽东。」刘晖继续道。

「三卫岂非无主了?」丁寿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难怪辽东众将不把女真当盘菜,这时候你说一百多年后建州女真入主中原,莫说刘晖等人不信,就是窝在深山老林里的女真人自己都不信。

「朝廷仁厚,念三卫之民无主,数年后由各卫酋首亲眷降等袭职,统领本卫,依例纳贡。任命原建州左卫董山之子脱罗为建州左卫都指挥同知,任命建州卫原都督李古纳哈的侄子完者秃为建州卫都指挥同知,又任命凡察的三子卜花秃为建州右卫都指挥同知。」

「养虎为患,既然犁庭扫穴就该除恶务尽,恐怕女真蛮子不会念朝廷的好。」丁寿不无遗憾道。

「大人说的是,十年生聚,建州故态复萌,然当时执掌边事的是西厂汪公公,再出重兵,生擒董山之弟建州左卫都指挥使董重羊在内七十四名女真首领,遣戍两广福建,至死不还。」

「哦?」再度听到汪直的名字,丁寿略感讶异,这位西厂督公还真不是易与之辈,欲再下西洋、二并安南被刘大夏给搅局了之后,把那份心气都撒到北边来了,有机会得查查锦衣卫旧档,琢磨琢磨这位宫中的老前辈。

见丁寿沉思不语,王廷相接口道:「两次征伐建州,韩斌老将军厥功甚伟,且重修《辽东志》,修筑虎山长城,有大功于辽东百姓。」

丁寿呵呵一乐,「这对父子倒是都喜欢修墙。」

听他语带嘲讽,王廷相皱眉道:「成化十年,廷臣会举天下,堪任大将者有三人,韩公便居其一,韩总镇将门虎子,难免有些傲气,贤弟切莫要因个人好恶而摧折国之栋梁。」

丁寿这才明白王廷相为何让刘晖花费许多口舌,原来自己那点小心眼早被人看透了,王廷相身为科道清流对他这狭隘之举尚能劝诫,可见是真心结交,不由笑道:「子衡兄多虑了,小弟方才并无他意。」

手拍边墙,丁寿向远处指去,「兄长所见,这关墙之外是什么?」

王廷相疑惑地看向远处,「还能有什么,蛮荒苦寒之地,诸夷杂处之所。

「不然,」丁寿回身道:「辽东边墙之外是我大明的奴儿干都司,长城九边以北是太宗皇帝纵马奔驰狩猎之所,嘉峪关之西是大明塞外四卫,是吐鲁番、撒马尔罕等藩属之国,身为男儿当持戈试马,开疆拓土,而非缩在边墙之内饮酒赋诗,辛苦耕作,担心那不知何日又来的鞑虏杀掠。」

「万里长城万里空,百世英雄百世梦。九边屯重兵,修边墙,关口林立,壁垒森严,又何尝挡住了异族侵扰,子衡兄推崇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当也知晓古事:始皇帝虽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可也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汉武帝每筑新城,无一不随大捷而始,漠南之战,河西之役,深入漠北,封狼居胥,遂使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盛唐之时,又何时修过什么长城。大丈夫应建功立业,纵使战死沙场,不过马革裹尸,岂能老死于床笫之间。」

一番话不只王廷相,刘晖等武人也是热血奔涌,王廷相击墙而歌:「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丁寿高声应和:「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

「哈哈哈……」先是王廷相与丁寿,随后刘晖,李春美,乃至三十名大汉将军,最后所有的辽东将士皆放声大笑,男儿豪情,响彻云霄……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九章 辽东将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一百零一章 建州女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