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五章 泾渭分明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四章 这是个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六章 汤泉戏美(上)

松鹤楼的一间临窗雅间内,丁寿与王廷相楚河汉界,杀得不亦乐乎,江彬立在一旁观战。

「炮八平五,将。」丁寿一子落定,江彬哈哈大笑。

王廷相棋力本是不错,奈何丁寿后世读了几本《橘中秘》,《梅花谱》,奇招不断,刚刚设计了一番「弃马十三杀」,十三着大局已定,初次临敌输得莫名其妙,郁闷不已。

这时王守仁挑帘而进,「几位何故如此开心?」

「伯安兄来的正好,久闻你年少时便棋力高超,且来替小弟教训他莫要目中无人。」王廷相唤着王守仁表字道。

王守仁看了棋盘一眼,笑道:「恐不能成人之美,不才幼时玩物丧志,屡教不改,家严一怒之下将象棋尽数投河,小弟顿悟,作诗明志,从此不再下棋。」

「哦,不知所作何诗,小弟可有耳福听闻?」丁寿笑着让座。

「游戏之作尔,恐辱尊听。」王守仁坐下,开口吟道:「象棋终日乐悠悠,苦被严亲一旦丢。兵卒坠河皆不救,将军溺水一齐休。马行千里随波去,象入三川逐浪游。炮响一声天地震,忽然惊起卧龙愁。」

「忽然惊起卧龙愁……」丁寿低声念了几句,「王兄少年便自比卧龙,存凌云壮志,小弟佩服。」

「少年心性,不羁散漫,如今思来实是惭愧。」王守仁淡淡道。

「哈哈……」王廷相开怀大笑道:「王氏门风不媚世俗,不阿权贵,令尊推崇存斋先生心学,尤擅制心,你王阳明若无几分豪迈天性,又怎称得上王氏子弟。」

「啪嗒」,丁寿手中把玩的棋子坠地,仿佛不认识王守仁的盯着他看,「伯安兄就是王阳明!?」

二人错愕的对视一眼,王廷相道:「伯安兄弘治十五年告病归越,于道家第十洞天会稽山阳明洞筑庐读书,遂自号阳明子,丁兄不知么?」

我太TM知道了,王阳明啊,立功、立德、立言,可以和孔子并称的人物,日本维新重臣无一不是心学门徒,号称「军神」的东乡平八郎一生俯首拜阳明,那位蒋校长退守孤岛后,为纪念他将台北市郊的山区改名阳明山,这样的人物竟在我身边坐着,这不是白日捡到宝么。

「啊,这个,小弟孤陋寡闻,实在不知。」丁寿错开话题搪塞道:「子衡兄唤我等前来,人已齐聚,不知所为何事?」

王廷相看了眼坐在一边的江彬,道:「就是议一议宣府军功具结的事。」

江彬头一次和几个文官共坐一桌,浑身拘谨,满是不自在,听得是关于自家的事,心又提了起来:「可是又出了波折?」

「倒是没有,军报有宣府巡抚、总兵及镇守中官首肯,考功自是无碍,文书已经批下,无非奖功罚过尔尔,只是万岁关注此事,定要追究延误之罪。」

王廷相缓缓道:「兵部此事的确处置失当,贻误军机,罪名可大可小,万岁若不满意,兵部上下难免一番动荡,今日便是商讨如何定罪处置。」

王守仁接口道:「其实黄主事也不是有意拖延,实是宣府有人请托,要他将这事缓缓处置,他乐做顺水人情,的确有些不知轻重,贤弟乃万岁近臣,此番又是由你向皇上进言,若由你上疏皇上必能纳谏,愚兄想向你讨个人情,息事宁人。」

丁寿皱了皱眉,按他的意思把那姓黄的抄家问斩都不为过,奈何眼前二人在文华殿有回护之情,又刚知王守仁竟是历史牛人,心中颇有拉拢之意,但若给了二人面子,怕又会伤了故交之情,转首问道:「三哥,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江彬自打听了王守仁的话后就神色不安,听丁寿问话一愣,「啊?什么?

哦,只要文书批下,某这里就没什么打紧,一切听小郎的。」

闻言丁寿捶拳道:「既如此……,就定为兵部职方司主事黄昭处事不当,罚俸三月,兵部其余人等引以为戒,二位兄长以为如何?」

这个面子给得够大,王守仁拱手道:「某替兵部同仁谢过了。」

「别急着谢,小弟也有事相求。」丁寿脸带坏笑道:「二位兄长可知小弟将出使朝鲜?」

二人点头,六科办事就在皇城之中,王守仁之父王华又在礼部任职,这事算不得机密。

「那可知其中隐情?」

二人相顾茫然。

丁寿便将朝鲜宫变之事简述一番,开口道:「海东为使,凶险自不待言,历来使朝之人不为中官便是两榜进士出身,小弟身为武职,怕引起朝鲜警觉,欲奏请一人为正使,二位兄长可有暇海东一行?」

「愚兄少年时曾随家严领略边塞风光,辽海风情却无缘得见,难得有此机缘,怎能错过。」王守仁笑道。

王廷相皱眉,「伯安,你身患吐血疾未愈,岂能耐辽东苦寒,这番机缘还是让给我吧。」

二人不计风险,勇于任事,丁寿暗自钦佩,劝解道:「伯安兄既然痼疾在身,此番便劳烦子衡兄吧。」

王守仁还要开言,丁寿道:「兄长放心,小弟这不安分的性子,保不齐还要出使西域,到时再劳您大驾,如何?」

几人大笑,大事议定,丁寿欲与王廷相重开战局,江彬神色不宁,开言道:「小郎,既然兵部文书已下,哥哥我便即刻赶回宣府,不在京师耽搁了。」

丁寿取笑道:「怎么三哥,想念家中那娇滴滴的小娘子了?」

「休要说笑,」江彬神色郑重道:「听你所言,此番出使吉凶难卜,待某复命后便赶来助你一臂之力。」

丁寿感动道:「多谢三哥挂念,你军职在身,多有不便,朝鲜毕竟为大明藩属,不敢为难天使,好意心领了。」

江彬点点头,「有机会回家中一趟,家里人对你多有挂念。」

苦笑点头,丁寿心道我倒是想,如今大哥还没找到,哪有脸回去,他早已交待锦衣卫十四千户所,画影图形寻找丁龄,怎料丁龄如泥牛入海,踪影全无。

送走江彬,几人重新落座,王守仁观二人对战,突然开口道:「贤弟,你因何故入的东厂?」

丁寿专心棋局,随口道:「一饭之恩。」

「哦?愿闻其详。」王廷相走了一步棋道。

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丁寿遂将如何与刘瑾相遇,到京师还债,请刘瑾寻兄等进入东厂的事交待了一番。

二王对视一眼,王廷相道:「愚兄有一言相劝。」

见他说得郑重,丁寿笑道:「兄长但讲无妨。」

「自古以来权阉奸宦无有下场,党附者也多难保全首尾,贤弟允文允武,乃栋梁之才,何必屈膝阉宦之下。」

见二人目光炯炯,丁寿坐直了身子,正色道:「莫说刘公公对我有知遇之恩,就是朝中诸公皆视我为佞幸小人,不托庇东厂,小弟往何处去?」

「朝中诸公并非量狭之人,有家父说和,必能捐弃前嫌,届时贤弟内有皇上信重,外有诸位大人扶持,正如你文中所说: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王守仁劝道。

「小弟奇怪,二位兄长何以对我青眼相加?」

二人相顾一笑,王廷相道:「文以言志,我二人深信能作出《少年中国说》之人必为我辈同道,我三人携手定能为黎民百姓,为大明江山作出一番与天不老,与国无疆的千秋功业。」

可惜那文章是抄来的,看着棋盘上红黑两色棋子,丁寿心中翻滚,看得出来二人诚心相劝,他一直担心头上被扣上阉党帽子,如能就此摘掉自是最好,可若是就此投入文官阵营么……

想着一年来刘瑾一路提携点拨,屡次交予重任,反观深宫内的朱厚照只作橡皮图章的不甘,如今困在诏狱内牟斌的无人问津,老迈昏庸的朝中大臣彼此勾心斗角……

「小弟请问,若是不答应,子衡兄可还会随我海东一行?」

「海东之行乃是王事,无论如何回复,愚兄都会陪你走一遭。」王廷相郑重答道。

「既如此,小弟辜负二位兄长美意了。」既然都是做小弟,为何不跟一个肯信你、肯重你、肯罩你的老大,虽说这老大如今实力欠了点,结果胜负如何,呵呵,二爷还真不看好朝中那几位。

「贤弟三思而行。」

「此事还需慎重,贤弟不妨多考虑几日。」

「小弟主意已定。」不理二人劝解,丁寿飞快的将棋盘中的棋子放回原位,红黑两色,泾渭分明,看着盘中棋子丁寿展颜:

「世事如棋人捉弄,纵横进退不由衷。争将夺帅拼生死,皆付世人一笑中。」 起身长笑,扬长而去。

王廷相看向王守仁,「我二人是否操之过急了?」

看着棋盘,王守仁摇头道:「也许最初就不该强人所难。」

***    ***    ***    ***

东厂。

刘瑾阴沉着脸,手中拿着几页信笺道:「这是原话,没弄错吧?」

丘聚摇了摇头,「松鹤楼是我亲自布的暗桩,雅间内有听音铜管,记录人都是听写老手,不会有疏漏。」

冷哼一声,刘瑾没有说话。

「这小子太不安分,整日生事,如今又被人盯上了,瞧着意思还颇有意动,久了怕会反水,是不是……」丘聚举掌下切。

「这事不用你费心了,你下去吧。」待丘聚退下后,刘瑾拿着信笺的手一抖,几页信笺无火自燃,看着火焰将纸张吞噬,刘瑾冷笑道:「两个小王八蛋,挖墙脚挖到咱家头上来……」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四章 这是个坑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六章 汤泉戏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