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四章 这是个坑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三章 刘瑾谋划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五章 泾渭分明

礼部会同馆有南北两馆,北会同馆在澄清坊大街东,共房屋三百七十六间;南会同馆在东江米巷玉河桥西街北,共房屋三百八十七间,两馆都是正统六年盖造,弘治五年改作,按照朝廷礼制,朝鲜、日本、安南等国进贡陪臣人等,俱于南馆安顿。

翌日一早,丁寿便带着一队锦衣校尉来南馆拜访朝鲜使节。

「昨日本官有公务在身,失了礼数,今日登门赔罪,还请贵使恕罪。」丁寿满脸笑意,像极了给鸡拜年的黄鼠狼。

「大人言重,小臣惶恐,大人大驾光临,馆驿内蓬荜生辉,请入内奉茶。

」李继福执礼甚恭。

两人落座,四名身穿飞鱼服的锦衣校尉在廊下抱刀而立,李继福心中嘀咕,昨日已从熊绣口中得知这位是朝廷新贵,今日一早过来,莫不是索贿。

仆从送上香茗,李继福请茶,丁寿微笑颔首,托起茶碗,用拇食二指揭开碗盖,轻嗅茶香,似乎不经意道:「听闻李大人出身青海李氏,乃朝鲜望族。

「正是。」说起自家祖宗,李继福颇有得意,「先祖讳之兰公以擅射闻名,敝国太祖爱其勇猛,结为兄弟,辅佐太祖共创基业,遂有青海李氏之基。」

见丁寿只顾用碗盖撩拨漂浮在茶汤中的泡沫,似乎对他所言毫不在意,李继福心中没底,索性再拉个交情,「说起来家祖与天朝还有些渊源。」

「哦?愿闻其详。」丁寿漫不经心的饮了一大口茶,早起吃咸了,二爷好不容易才把茶晾凉。

李继福向斜上方一拱手,道:「家祖乃鄂王岳武穆之后。」

「噗——」一口茶水喷了出去,丁寿来不及擦衣襟上的水渍,「你祖先是岳飞!?」

见丁寿失态,李继福相当得意,「正是。」

丁寿有点恍惚,觉得是不是最近挽口和挽手吃多了,火顶的脑子有点不清楚,仔细回忆了下昨晚上张绿水给自己讲得青海李氏根源,迟疑道:「李之兰不是本名佟豆兰,原系女真人,入了朝鲜才改姓李氏?」

「荒谬!」李继福仿佛受了极大的侮辱,「先祖乃华夏苗裔,岂是夷狄野人可比,故岳武穆公有五子:云、雷、霖、震、霆,之兰公乃霆公之后,昔日岳武穆为奸人所害,含恨风波亭,霆公潜入金国受官并娶妻生子,方有今日之青海李氏……」

「够了!」一声大喝将李继福吓瘫在椅子上。

岳飞的儿子跑金国当官,扯淡也该有个限度,你祖宗是岳飞,那爷们在东厂一天到晚给你祖宗上香,老子是不是要跟你拜个把子,丁二爷头上满是黑线,索性单刀直入,「你可认得这是何人?」

李继福正被吓得六神无主,闻言见廊下一个锦衣校尉走了进来,头上纱帽一摘,满头秀发飘散,明艳不可方物。

「你,你是张淑容,你不是已经死了么?」李继福不想白日见鬼,面色煞白。

「认出来就好,来人,封锁会同馆,无本官手令,不得任何人出入。」一把揪起李继福,丁寿狞笑道:「李大人么,随本官面圣去。」

***    ***    ***    ***

「朝鲜李㦕请封其弟李怿,通国臣民皆无异词,㦕母妃亦奏称怿长且贤,堪付重寄,皇上以为如何?」

乾清宫西暖阁内,三位阁老坐在椅子上与正德议事,这都是弘治爷惯出来的毛病,朱祐樘敬重老臣,议事的时候全都赐坐,君臣间坐在一起把事商量定了,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走遍启奏准奏的程序,时候久了帝王威仪和神秘感也就荡然无存,当然,以后嘉靖皇帝走了另一个极端,什么旨意都不说明白,让大臣猜着玩,严嵩因为猜得准,所以最得信重。

「岂有因丧子而弃国者,命怿权理国事,俟㦕卒后乃封。」我还不想被关在这皇宫里,出去好好看看这大明天下呢,想撂挑子,等死了以后吧。小皇帝心中不无恶意的遐想。

几人对视一眼,李东阳开口道:「陛下,臣以为李㦕以痼疾辞位,李怿以亲弟承托,接受既明,友爱不失,宜顺其请才是。」

「这个吗……」不答应朝鲜所请,只是正德心理恶作剧,倒是无所谓,想开口应承,刘瑾快步走了进来,「陛下,锦衣卫指挥佥事丁寿有事禀奏。」

待得丁寿入内,将事情来龙去脉一讲,正德大怒,群臣变色,立即将那位自称岳家小将的李继福和张绿水宣了上来。

张绿水进了暖阁,盈盈拜倒:「臣妾张绿水叩见天朝皇帝陛下。」张绿水有二品淑容诰命,是以自称为臣。

暖阁众人打量跪倒女子,肌肤如雪,玉立亭亭,谢阁老捻捻胡子,暗道这女子比自家的一妻六妾更为艳丽,不想海东小国竟有如此佳丽。

正德盯着张绿水一瞬不瞬,丁寿暗道要遭,小皇帝不是看上这娘们了吧,抬眼看看自己头上乌纱,有些要绿的样子。

「兀那女子,这身打扮从何而来?」正德开口,丁寿好悬没一头栽倒。

张绿水着急觐见来不及更衣,身上飞鱼服又是僭越,临进殿时套了件无袖透风纱,如今衬得英姿飒爽,引得小皇帝侧目。

刘瑾低咳了一声,正德神思才回到正轨,他又不像某千古一帝,这岁数的时候孩子都几岁了,朱厚照如今连大婚都没有,哪懂得男女之事,正色问道:「有何事禀奏?」

「臣夫李㦕为叛贼所囚,性命危在旦夕,恳请陛下念妾夫服侍大明,素怀忠义,即刻施以援手,解臣夫于倒悬。」

「李继福,乱臣谋逆,尔可知罪?」

「陛下,休听这祸国妖女之言。」李继福磕头如捣蒜,「昏主李㦕倒行逆施,毁佛灭儒,定寸斩、炮烙、拆胸、碎骨飘风之酷刑,改名刹为妓院,兴士祸诛杀名士,秽乱宫廷,悖逆人伦,敝国百姓无日不受熬煎,臣等反正乃无奈自保之举啊。」

声泪俱下,君臣动容。

刘健怒道:「如此昏主,岂可牧守一方,岂能为百姓谋福,理当废之。」

「李怿等人虽有悖逆之举,也属情有可原。」李东阳接口道。

谢迁定论:「下旨申饬朝鲜,令李怿谢罪便是,另将此妖女直接发入教坊或与功臣为奴。」

几位阁老一人一语将这事就要定下来,张绿水面露惊慌,丁寿开口欲言,刘瑾却不温不火道:「老奴有言,启奏陛下。」

正德点头示意,刘瑾道:「李㦕袭爵外藩已十二载,李怿即系亲眷,则为该国之臣。君臣既有定分,冠履岂容倒置。即使李㦕果真不道,亦应听大妃具奏,待中国更置。如今以臣篡君,以弟废兄,又妄言欺哄,李怿之心不但无㦕,且无中国,更无陛下。」

朱厚照越听脸色越是难看,「贼子欺我太甚,何人为朕声讨其罪?」

丁寿兴奋道:「臣愿效班定远,率兵伐罪,以振王纲。」

「好,爱卿果系忠臣,朕命你率军……」

李东阳开口道:「陛下不可。」

正德不满道:「朝鲜逆臣如此欺君,李阁老还不欲加罪么?」

「臣不敢。」李东阳自顾道:「朝鲜得太祖赐名朝日鲜明立国,《皇明祖训》永不征伐,即便有过,亦不应兵戈相加。」

谢迁嘿嘿笑道:「丁佥事欲效班定远,果然胸存大志,定远侯班超昔日使团三十六人号令西域五十余国,横行异域三十一载,莫敢不从,今之朝鲜不过一海东藩国,有丁佥事这般少年英雄出马,必然传檄而定。」

什么意思,让我带三十多人去帮人复国,当我是Superman,就是真把裤衩穿外面,人家都站着不动让我砍,也得被活活累死,丁寿刚要反唇相讥,刘瑾冷笑道:「谢阁老不必激将,厂卫中人才济济,不须靡费,三十人足矣。」

呃,这死人妖要让老子客死异乡,丁寿眼神都开始不善,正德听闻后以为他二人早有定计,点头道:「好吧,就依老刘的意思办吧。」又对丁寿道:「你快去快回,赶着回来参加朕的大婚。」

我估计自己的亲事都只能在阴间办了,正德君臣和张绿水等都散净后,丁寿幽怨道:「公公,真的只让我带三十人去朝鲜?」

「没错。」

不等丁寿开口,刘瑾继续道:「人是没有了,咱家可以给你点别的……」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三章 刘瑾谋划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五章 泾渭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