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二章 窃玉偷香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一章 海东生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三章 刘瑾谋划

夜阑人静,辗转难眠。

丁寿睁着眼睛看着帐顶盘算,「失国之人,无处栖身,想来她也不敢声张,还是再等等,总要让她睡熟才好下手,嘿嘿,果然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二爷沉浸在即将到来的偷香窃玉的兴奋中,忽听外间门吱呀一声轻响,有人走了进来,丁寿皱眉,不是说好了么,哪个骚蹄子耐不住寂寞,一会儿得好好炮制一番,还有没有家法了。

帐幔掀开,一具火热赤裸的胴体扑倒了丁寿怀中,伸手揽过,倏觉不对,怀中人肌肤柔滑白嫩,曲线跌宕起伏,绝不是身边四女之一,拨开帷帐,屈指弹出,指风摩擦空气,呼的一声,早已熄灭的烛火再度亮起。

「你……」眼前美人如玉,酥胸翘起,粉莹莹,颤巍巍,正是张绿水,不想灯光忽然亮起,张绿水叮咛一声,背转过身,将头埋在了锦被里,却把一隆丰丘展现在丁寿眼前。

眼前翘臀姣美如梨,股肌结实饱满,肉感十足,就像灌浆的果实一般充满累累地质感,却偏又充满柔腴弹性,随着美人急速转身,一波臀浪晃人眼球。

「贵人如此岂不陷某于不义,须知某即便见色起意也不会牵连国事。」丁寿嘴上如此说,手却已忍不住在玉腿上抚摸。

随着他的抚弄,张绿水肌肤上激起一层细细颗粒,将头埋在粉臂内,轻轻道:「天下之大已无妾身容身之地,只求大人能保一身平安,妾身之愿已足。

等得便是这番话,丁寿道一声好,将手揽在她腰间,按在她的小腹上,着手处柔软平坦,丰若有余、柔若无骨,纤细地小腰盈盈一握,与那丰臀比起来,显得惊人的纤细,可是触手却腴润结实,不显单薄。

手上用力,扶着她的小腹一把托起,将她变成跪姿,在如蜜桃般翘臀上一阵把玩,玉人鼻息咻咻,垂下的丰满酥胸轻轻抖动,丁寿不再忍耐,将自己巨物抵住玉道,腰身用力,张绿水一声惊呼,双手紧紧抓住身下锦被,额头细汗渗出,丁寿小腹已然紧紧贴在浑圆挺翘的丰臀之上。

「无怪能宠冠朝鲜后宫,这女子果有过人之处。」丁寿心中暗道,张绿水身具十大名穴中的「娇花嫩蕊」,穴心子浅,极易抵达花蕊,能给男人难言的征服满足感,若是如倩娘一般的重峦叠翠,一般男人三两下丢盔弃甲,虽说万分舒畅,李㦕怕也得顾及颜面,避之不及。

「啊……嗯……呜……」在丁寿撞击中张绿水贝齿紧咬下唇,发出阵阵诱人呻吟,心中不住盘算:「不愧是天朝人物,器具粗大,朝鲜国人远不能及,此番让他晓得自身妙处,先保得平安,再徐徐图之。」

此女原为齐安大君家中姬妾,却能在宴席上吸引李㦕,最后被收入朝鲜后宫,封为淑容,自有一番心机,二人心中各怀鬼胎,身子却纠结一处,盘肠酣战。

丁寿一边耸动一边打量眼前美人胴体,光滑的粉背、纤细的腰肢、浑圆如球色如蛋清的一对粉臀,修长笔直的大腿,与那隐藏在青丝粉臂间的头脸相掩映,在这朦胧夜色中,更添一份神秘。

双手用力将她翻过,娇喘吁吁的粉红玉面下,白皙粉嫩地椒乳与俏立的嫣红乳珠相映生辉,丁寿俯身吮住了她的乳珠,嗅着这具丰满肉体散发的独有体香,感受着她丰腴而富有弹性的雪白肌肤,那对凸起的凝脂玉峰在他的爱抚下更加挺拔起来,伸出拇指食指在另一个粉红乳晕上的红樱桃处轻轻一捻,张绿水不由发出声惊呼,呻吟道:「大人,妾身想要……」

道一声好,丁寿将两只雪白玉股扛到肩上,按住香肩,一阵快抽猛打。

「不行了……大人……舒服透了……嗯嗯……哎呀……太疼了……」

娇花嫩蕊的特点是不惧男人短小,可以轻易触到花心,唯独忧心碰到纤细阳物,不能给她充实感,丁寿之物又粗又长,让张绿水享受从未有过的饱胀感同时,每次冲击都如同将花心顶到肚子里一般。

「哎唷……不行……心肝都被顶乱了……大人饶命啊……」张绿水不住哀求。

「不许叫大人,叫哥哥。」说着话丁寿身子却是不停,继续狠命抽送,床板已经发出「吱呀,吱呀」的抗议。

「哥哥……哥哥……好哥哥……饶了我吧……」 张绿水难耐地扭动着圆润地身子,媚眼如丝地呻吟道。

「喊得不对,用你们的话叫。」丁寿更加用力耸动,双手紧紧抓着她丰腻柔润的肌肤,大力地撞击下,粉臀玉股已是一片嫣红。

张绿水红唇鲜红濡湿,双眸迷离如雾,潮红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水,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丁寿,红唇中喘息着唤道:「欧巴……饶命……欧巴……人家知足了思密达……」

「嘿!」受了刺激般的丁寿更是猛力地一次撞击,不堪重负的床板「轰啦」一声终告破裂……

张绿水甩动满头青丝,发出一声尖鸣「啊——」

西厢房的众女都被惊醒,只穿着贴身小衣的高晓怜翻身坐起,披上衣服就要穿鞋,身边的谭淑贞直起身子,棉被滑下,露出雪白丰满的熟女肉体,拉住她道:「去哪儿?」

「过去看看怎么回事。」高晓怜只穿着红色肚兜,薄薄的藕色亵裤,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北方的正月正是冷的时候,嘶的抽了口冷气,用力拉紧披在身上的外衣。

「爷不是说了,无论晚上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去出去么。」谭淑贞拉住她不松手。

「那也不能由着他们拆房子吧。」高晓怜嗔道。

另一边搭铺的贻青笑道:「晓怜姐姐怕是心里痒痒,耐不住寂寞了,想去找爷弄弄吧。」

高晓怜红着脸啐道:「你个小浪货才心里痒痒呢。」

「我是心里痒痒,身上更痒痒,可惜呀,今晚上爷没心情给我止痒了。」

贻青不以为意。

身旁躺着的贻红娇笑道:「那我来帮你好不好。」伸手便抓向贻青的雪白玉兔,贻青抬手打开,二人在被子里闹成一团。

被二人一闹,高晓怜倒是不好再出去了,谭淑贞掀开被子道:「快点进来,别着凉。」

高晓怜脱去外衣,重新钻进棉被,被窝的温暖让她发出一声娇吟,谭淑贞贴近她的身子,将她肚兜解开,伸出雪白臂膀,将它扔到床边,搂住她已然被冻凉了的娇躯,手指在高晓怜如新剥鸡头肉的挺翘上划过,掠过柔软的纤腰,停在她修长丰满的大腿上,怜惜地道:「晓怜,你的命好,第一次给了爷,才入教坊就跳出了火坑,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如你般好命,珍惜吧,别因任性让爷恶了你才是。」

另一边打闹的二女闻言,感同身受,贻青趴在床上道:「谭家婶子说得不错,我二人残花败柳之身伺候爷,变着法子哄爷高兴,就是怕再被当成玩物般送人取乐,不比晓怜姐姐是将冰清玉洁的身子交付,可再这么使性子,若是恼了爷被送回教坊,这外面的世道,唉……」

高晓怜若有所思,咬着被角不吭声,谭淑贞听了贻青的话,叹息一声:「真是冤孽,玉洁当初逃出戏班也不知是福是祸,若留在戏班虽说被糟蹋几年,如今却能母女相聚,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也不知是死是活……」言罢泪水滚滚而下。

高晓怜忙不迭的擦泪,贻青两人也都不顾没穿衣服跳下床来劝解,贻红道:「婶子莫哭,玉洁吉人自有天相,定能化险为夷,我二人与玉洁情同姐妹,若婶子不弃,我二人愿拜婶子做干娘,好好孝敬您。」

贻红跟着点头,高晓怜也跟着道:「我也是,我娘走得早,这段日子感觉您就像亲娘一般待我好,我也愿认您做娘。」

谭淑贞破涕为笑,「好好好,也不知前世多大的福报,今日多了三个好女儿。」几女都跟着笑起来。

「阿嚏」贻青一个喷嚏将这温馨打破,谭淑贞心疼道:「快回床上去,也不知道爱惜身子。」

贻青娇笑道:「不,我要和娘睡。」说着就钻进了谭淑贞被里,贻红跟着道:「我也是。」也钻了进去,霎时间四具白花花的身子就挤在了一起。

月光洒过窗棂,烛台上烛泪堆积,地上锦被散铺,两具汗津津的赤裸身躯瘫在地上。

张绿水满头如云的秀发铺在丁寿小腹上,遮着她艳若桃花的半边秀脸,香舌上下吸吮,帮着丁寿清洁下体。

丁寿眯着眼睛享受朝鲜王朝史上三大妖女之一的服侍,心中盘算:「今晚上本打算偷香的,怎么感觉被人给偷了……」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一章 海东生变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三章 刘瑾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