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章 明捧暗杀

hui329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八十九章 大闹兵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一章 海东生变

「小郎这番你可闯下大祸了,兵部上下岂是好得罪的……」江彬此时就如一个碎嘴婆婆叨叨个不停。

丁寿不耐道:「三哥休要劳神,些许小事而已,小弟即刻领你入宫面圣,当面向皇上呈情。」

「啊?面圣?」江彬觉得今天好像做梦一样,自己刀头舔血还跟巡抚攀了亲,才不过是五品千户衔守备,这兄弟已经是四品官身,还不知怎的兵部侍郎见了也要下跪,如今又说去见皇上,就和集市买菜一样随便,这还是那个在宣府一块喝酒厮混的丁二郎么,江彬心里越发没底。

说到做到,丁寿领着江彬直奔承天门,守门禁卫连丁寿腰牌都不验,江彬瞠目结舌地就跟着进了皇城。

让江彬在宫门外侯着,丁寿独自进了紫禁城,未成想正德并不在宫内,丁二爷可就为了难。

皇上去了哪儿并非人人知道,别说去哪儿就是人人都知道皇上夜宿乾清宫,可具体睡在哪儿也没人清楚。

明朝皇帝这时候还没有把嫔妃扒光了裹被子里往宫里送的习惯,他们更像民间夫妻过日子,不过嫔妃非经许可在乾清宫内也不得久留。

乾清宫暖阁共有九间,每间又分上下两层,设床三张,床位摆放各不相同,每晚皇上看心情睡在哪间屋子哪张床,外人想要行刺基本和中彩票没多大差别。

丁寿有些理解那些老大臣为什么不让皇上到处乱逛了,海口已经夸出,若是见不着小皇帝岂不栽面,正在挠头时看见刘瑾走了过来。

这几日刘公公脾气不大好,丁寿也不愿去招惹这老太监,左都御史戴琳病死,满以为刘宇能掌都察院,没成想吏部尚书马文升从南京调张敷华为左都御史,张敷华与林瀚、林俊、章懋并号「南都四君子」,俱以直言必谏,名闻都下,这类道德君子向来视阉宦勋戚为大敌,如今张敷华执掌都察院,加上闵珪的刑部,杨守随的大理寺,三法司尽在文官阁臣之手,刘瑾的日子不太好过。

如今要打听皇上去向,丁寿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行礼:「丁寿给公公问安。

刘瑾眼皮夹了他一下,脚步不停向东华门走去,「你小子有日子没见了,打什么坏主意呢?」

丁寿摸着鼻子讪笑道:「属下琢磨着在皇上那给兵部添点堵,想请教公公可知皇上去向。」

「兵部?那帮人又怎么了?」

「属下今早被兵部欺负了。」丁寿故作委屈道。

刘瑾恍如未闻,「你今早欺负兵部谁了?」

呃,丁寿下面话一下子给噎住了,缓了缓神,将今天的事说了一遍。

此时二人已出东华门,来至护城河上,刘瑾转身看他,「你要拿熊绣开刀?」

「老而不死是为贼,这老家伙眼中没有属下便是没有公公,没有公公眼中可还有皇上?」

这套肉麻的阿谀之词刘瑾置若罔闻,淡淡道:「熊绣不能动,咱家正想着保举他升任右都御史总督两广呢。」

三品侍郎升二品都堂,还要封疆一方,那老小子不像是懂得给刘瑾送礼的主儿啊,丁寿小心试探道:「这熊绣据说是刘大夏的心腹……」

「何止心腹,可以说是刘大夏的股肱干将。」

丁寿不解,「那您还……」

「讨厌一个人不一定非要贬低他,还有一种办法,唤作」捧杀「。」刘瑾停住脚步,轻击汉白玉石栏,道:「出镇两广,远离中枢,京城有何风吹草动都不及响应,这个道理熊绣晓得,刘大夏也晓得,能不对推举他的马文升心存怨念么?」

「马文升又不会听咱们的……」话说一半,看刘瑾脸上阴笑,警醒道:「吏部也有咱们的人?」

「呵呵,熊绣出京断刘大夏一条臂膀,又能让刘大夏一党结怨马文升,顺便还出了一个兵部侍郎的缺,一石三鸟,何乐不为呀。」刘瑾得意道。

丁寿迟疑道:「世人皆说刘大夏、马文升品行高洁,与前吏部尚书王恕并称弘治三君子,这点芥蒂怕是欠些火候。」

「君子不君子的,只有自己知道。」刘瑾冷哼一声,脚尖用力,一枚石子被踢入护城河,「朝堂上一潭死水,咱家只是扔进去一块石头,是石沉大海不见影还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就看这些左班官儿们自己的品性了……」

言罢,刘瑾向东北角一指,「皇上在弹子房,你自去寻吧,该怎么做自己琢磨琢磨。」

***    ***    ***    ***

弹子房,又是皇城内一处莫名其妙的存在,设掌房一员,佥书数员,为内府制备弹弓泥弹之所,所制泥弹分轻重大小,各以黄布作袋盛贮,以供皇帝之用。说白了这地方除了给皇上做弹弓打别人家玻璃,没其他卵用,也不知道哪位皇爷想出设置这么一个官署。

丁寿见到正德时,这位爷正在试弹弓,其实二爷也不是没打算进献些奇技淫巧的玩意以固圣宠,问题是技术含量高的现在做不出来,没技术含量的游戏活动分分钟就被小皇上鄙视了。

足球,这不就是蹴鞠么;高尔夫,一个捶丸叫这么绕口的名字;保龄球,你们宣府的名字好怪,这在唐代叫「木射」,好吧,丁二爷承认有阵子被这个十六世纪初的熊孩子逼得有些神经衰弱,那些穿越前辈们随便弄出一个运动就将古人吸引的五迷三道,他这边弄出什么玩意都被人笑话土包子。

一度丁寿想狠狠心,推荐一个后世自己喜闻乐见有益身心的运动:女子泥浆摔跤,后来无意中发现一本宋版《梦梁录》,女子摔跤在宋朝早就流行过了,连后宫嫔妃都经常裸身加入这一体育活动,想想美人们鬓歪钗斜,娇喘吁吁裸身相斗的样子,二爷心中直痒痒,对于抵制体育运动的司马老儿怨念深深,当初掉进缸里的小孩怎么不是他呢。

「皇上,臣丁寿有事禀告。」丁寿施礼道。

「又不是朝堂上,少来这些繁文缛节,什么事说吧。」小皇上对身边人很是客气,啪的一声,泥弹正中靶心,正德高兴地跳了起来。

「今儿早上臣在兵部遇见一位故人,他是宣府边军,去岁鞑靼犯边……」

丁寿了解这位皇上,喜兵好武,将话题往边事上引,果然引起了正德兴趣,当即便宣江彬觐见。

「去岁鞑虏乘丧大入,连营二十余里,总兵张俊分遣诸将李稽、白玉、张雄、王镇、穆荣各帅三千人,分扼要害,臣率军镇守独石口……」

江彬边说边咽吐沫,来京城半年了,见得兵部最大的官就是一个主事,这小郎如今真是手眼通天,说见皇上就真的见到皇上了,暗中掐了下大腿,疼,不是做梦。

「后鞑虏由新开口毁城垣而入,众将各帅所部拒于虞台岭。俊帅领三千人赴援,中道伤足,由都指挥曹泰代领援兵,至鹿角山被鞑虏所围。俊帅急调兵五千,持三日粮,驰援解围,又分兵救李稽、白玉,二将亦破围而出。唯独张雄、穆荣受阻山涧,援绝而死。诸军困敝,被寇追之,且行且战,仅得入万全右卫城,士马死亡无算……」

正德听得不住拍案,这些战事军报中也有记载,但由当事人娓娓而谈,却更加身临其境。

江彬正说的兴起,耳边细若游丝的声音传入,「三哥,多表表自己的功。

「啊?」江彬左顾右盼,见丁寿对他挤眉弄眼,恍然大悟,道:「臣所领独石口孤悬在外,遂为鞑子所围,兵微将寡,城垣渐摧,所部将士感念皇恩,虽无外援,不敢丢疆弃土。」

「好,忠肝义胆。」正德赞道,随后皱眉:「独石口,可是因关前有一拔地而起的孤石而得名。」

「正是得名于此,皇上连这由来都清楚?」

正德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独石口形势险要,为上谷之咽喉,京师之右臂,朕岂有不知。」

丁寿叹气道:「再险要的关口也要有人来守,土木之时,瓦剌也先便是攻破独石口,将英庙合围于土木堡。」

自家祖上的糟心事朱厚照深有感触,「不错,正是如此,江爱卿真是忠心赤胆,倘若大明将士人人如此,鞑虏何愁不灭。」

「臣不敢贪天之功,都赖将士用命死战,恳请皇上褒奖有功之士。」江彬叩首道。

「哦?」正德有些意外,「怎么此战的考功还未具结么?」

丁寿一声叹息,便将江彬滞留京师数月的情形说了一遍,气得正德暴跳如雷,「好大狗胆,如此行事岂不寒了将士之心,朕要将兵部一干人等问罪。」

「万岁息怒,六科有拾遗补缺稽查六部之责,既然事关兵部,臣请将此事交由兵科给事中王廷相办理。」刘瑾有言在先,丁寿可不敢大兴牢狱,就卖王廷相一个面子吧。

正德对文华殿上将谢迁气得够呛的王廷相印象也不错,立即点头应允。

上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八十九章 大闹兵部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卷 辽海见闻 第九十一章 海东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