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八十五章杀人灭口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八十四章内外交接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八十六章坐等风起

虽已到了巳时,天色仍是灰蒙蒙的,朔风正紧,驿道上一个人也没有,一个老驿卒烫了一壶烧酒,就着两碟小菜,自得其乐。

这驿差弁卒终日奔波辛苦,每日所得银不过二分,听着虽不多,除却一身衣食尚够八口之家嚼裹,实打实的公务员铁饭碗,后来崇祯皇帝诛灭魏忠贤,被东林党忽悠着撤了东厂和各地税监,等国库见底时候反应过来想再派人出去收税,被东林大佬连口喷了一脸与民争利,没办法,没本事开源就只能节流,索性裁撤驿卒,于是一个李姓驿差丢了工作,一怒之下自主创业,若干年后把自己老板逼得上吊,完成了大明版屌丝的华丽逆袭。

老驿卒」呲溜「又干了一杯酒,嘟囔咒骂这鬼天气,怕是要下大雪,忽听得有人进来,抬头看是两名解差风尘仆仆,手里拎着哨棍,还各拿着一扇枷锁,其中一个喊道:」赶快安排房间,让爷们歇歇脚。「」得嘞,马上给您安排一间。「老驿卒麻利地站了起来应和道。

另一个不满意了,」不长眼啊,安排两间,我们哥俩一间,这位爷一间。

「老驿卒错愕的看着二人身后身穿囚衣的刘文泰,」这是流犯啊?「解差神色不善,」让你安排就安排,哪那么多嘴。「随后换上一副笑脸,」

刘爷,天色不好,咱就在这歇息一阵子,等这阵风雪过了再上路,您看可好?。

「刘文泰点了点头,随口道:」二位,咱们还没出直隶,这样招摇不好吧。

「」瞧您说的,闵部堂交代一路上好好照顾,哪个多嘴我们哥俩把他蛋黄子挤出来下酒。「说罢那解差恶狠狠的看向那老驿卒。

驿卒人老成精,岂是没有眼力见的,当即装作什么也没见,安排好房间,请几位入住歇息。

寒风凛冽,吹动窗棂,发出」古达古达「的声响,刘文泰站了起来,看向窗外,神色不宁,」午时快要到了……「一辆囚车缓缓驶向西市刑场,高廷和披散着头发,没再哭泣,嘴里神神道道的念叨着什么,一直到了刑场,验明正身,一身红衣的刽子手掀起他的头发,露出脖子,他忽然仰起头来,大声吟道:」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刀光起,人头落……

刘文泰看着天色,叹息一声,」高兄,对不住了。「转过身来,身后桌边不知何时坐了一人。

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刘文泰随即笑道:」您老怎么来了?「主动上前帮其倒了一杯茶,那人看着茶杯并不答话,眼神中一缕寒光扫过。

两匹快马疾驰而来,来到驿站处勒缰而住,白少川一蹙眉,」有血腥气。

「丁寿与他立即下马,一进驿站便看到那老驿卒倒在地上,白少川低下身子探其鼻息,丁寿闪身进了客房。

刘文泰歪倒在椅子上,了无生机,唯尸体尚有余温,浑浊的眼球中充满了惊讶之色,似乎不相信对方竟取了自己性命。

白少川从外间走进,摇了摇头,」站内驿卒与押解他的解差都死了。「缓缓站直身子,丁寿道:」外表无伤,內腑俱碎,一招毙命,干净利落,凶手是位内家高手。「」如今这案子活口都没了,还有谁能知道点内情?「白少川眉尖轻攒。

二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教坊司「。

教坊司隶属礼部,始建于唐代,又称教坊,是朝廷的礼乐机构,奉銮之下设左右韶舞,左右司乐各一人管理,朝廷大礼所需乐舞都由教坊司提供,其所辖乐户分妓家和乐家,都属贱籍,哪怕以前官宦世家,贵为王侯,一入教坊,世代为娼,当年靖难之后,便有许多建文遗臣家眷被贬入教坊。

直到宋元,教坊司所辖官妓尚有服侍官员饮宴的职责,待宣宗皇帝开展扫黄运动,禁止官员狎妓,这些官妓便开始转向民营,面向社会开放,官员们有火没处撒,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推动下,除了自家豢养歌姬,还催生了另一职业,相公堂子开始兴起。

如今华灯初上,教坊司各处行院丝竹阵阵,已到了迎来送往的时辰,一处院落内,一个身穿皂衫,头戴绿色角巾的汉子冲着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道:」

怎么回事谭婆子,她还不松口?「那妇人徐娘半老,姿容秀美,略施脂粉,身上穿的也是粗衣布衫,陪笑道:」

臧头儿恕罪,这姑娘性子烈,逼得太急了怕是要出事。「」少他娘的来这套,三贞九烈的爷们见多了,耽误今晚上接客,你也是知道这里规矩的。「汉子恶狠狠道。

妇人吓得一哆嗦,连连点头:」臧头放心,误不了您的事。「这时前院有人喊道:」臧头,前面有大爷点了您唱曲,妈妈叫您快点诶。

「」知道了。「汉子啐了一口,暗骂:」成天就知道催命,老子臧贤也是戏台上响当当的名角,跑到婊子窝里受这份闲罪。「骂咧咧的向前院走去。

见那汉子走远,妇人叹了口气,端了些酒菜推开一扇房门,走了进去。

房内一名妙龄女子伏在桌前掩面而泣,听得房门响动,吓得一下跳起,那胸前丰盈跟着微微颤动,待看清进来的同是女子,才手抚胸脯,长出口气。

」高姑娘,先用点饭吧,别亏了身子。「妇人劝道。

冷哼一声,女子扭过头去。

叹息一声,妇人将托盘放到桌上,在女子身边坐下,」高姑娘,既入了教坊,便要认命,你这般倔强苦的终究是自己。「女子拍桌而起,」我高晓怜出身书香门第,家父乃是堂堂御医,岂能如你们般自甘下贱,任人作践。「」自甘下贱……「闻言那妇人面露凄色,两行清泪滚滚而下。

高晓怜见了也是不忍,」这位,哦……姐姐,我也不是说你,你莫要伤心。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晓怜口出无心,自罚一杯。「发觉失态,妇人用绢帕快速地将泪水拭净,摇了摇头,强笑道:」你说的没错,身为大同巡抚夫人,如今却做着生张熟魏的营生,确是下贱。「啊,高晓怜惊得檀口大张,巡抚一地的封疆起码身上都挂着佥都御史甚或都御史的头衔,至少四品大员,自己引以为傲的爹爹不过是太医院八品御医,冲击太大,高小姐有些反应不过来。

」先夫获罪,我母女二人被贬入教坊司,抄家之时我缠住官差,让女儿逃了出去,自家到了这烟花之地,也绝过食,寻过死,奈何他们总有千般手段让你生不如死,几番折腾,寻死不成,也便认了命……「眼泪又夺眶而出,拭都拭不完,妇人索性不再擦,」如今唯一念想,就是有生之日能再见女儿一面。

「高晓怜感同身受,眼泪如断线珠子垂下,」我宁可一死……「妇人垂泪:」这些人不会让你清白的去死,高姑娘你就认命吧,莫再痴心妄想……「高晓怜还要再言,感觉身上一阵燥热,心中似有百蚁噬咬,脑中一阵迷糊,」

你在酒里面放了什么?「」也是为了你好,高姑娘,在这地方女孩家第一次糊涂些比清醒了好。「妇人面带愧色。

」当「的一声房门推开,臧贤哭丧着脸指着高晓怜,」二位爷,人在这儿呢。

「捏着他脉门的丁寿一松手,他才倒抽着冷气捂住手腕来回跳脚,白少川踏步而入,眸子扫过二人,看向高晓怜,」你是高晓怜?「高晓怜鼻息咻咻,面色潮红,却不答话。

白少川看出不对,待要上前细看,猛听得窗棂破裂,一道黑影跃入,抬手三道银芒飞向白少川。

在唐门面前玩暗器,可称得上班门弄斧,白少川折扇一张一合,银芒已然不见,那黑衣人一按腰间,一把软剑应手而出,剑锋直刺高晓怜。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八十四章内外交接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八十六章坐等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