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七章谣诼风起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六章宫闱秘闻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八章杀人诛心

北镇抚司,后堂。

一桌宴席极尽丰盛,郑旺老儿吃得满嘴流油,丁寿添酒布菜,一口一个老先生的恭维着,没办法,正德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取得真实口供,不准屈打成招,那就哄着来吧。

郑旺叼着一只鸡腿,打了个酒嗝,含糊道:」女儿生了皇子,乡里乡亲都知道,三不五时的我带些家乡土产也去探望,女儿也常拿些宫中衣料饰物孝敬。「」哦?这么说老先生见过令爱咯?「丁寿斟上一杯酒道。

」滋「的一口干掉,一抹嘴,郑旺道:」没有,女儿已是宫中贵人,岂能轻易见外人,都是命刘山代送的,小哥你连这都不知。「一副你个没见识土包子的嫌弃劲儿,噎得丁寿说不出下句来,强捺住气,脸上堆着笑:」那后来呢?「」我是皇亲了,四邻八里的都来送礼巴结,也有不少人投靠为奴,当年京城里谁不晓得我郑老皇亲。「郑旺胸脯拍的当当直响,随后一叹,」突然有一天锦衣卫找上门来,把我押进大牢,没待几天提了出来,却是皇帝女婿要审我。「」见了皇帝女婿我一五一十一说,就被押入了刑部大牢,后来刑部判决说宫中查无郑金莲此人,系妖言之罪,刘山凌迟处死,我也被判了斩刑。「郑旺抽了自己一嘴巴,」你说我好好在家种地不好,跑京城当什么皇亲啊,那段时间肠子都悔青了,结果进了大牢就没了动静,也没有要将我问刑的意思,直到前几天我才被放了出来,本想回家种地,谁知道碰上个叫王玺的人认出了我。

「」这人是干什么的?「丁寿直觉这人才是关键。

」他说是京城人士,告知我女儿当年被皇后幽禁了,而今天子就是我的亲外孙,被皇后抱来当了自己生的,说只要我进宫去祖孙相认,就能救出女儿,恢复皇亲身份。「郑旺两眼放光。

逻辑思维全是漏洞,典型的妄想症患者,丁寿心中判定,又问道:」老先生是如何进的皇城?「」他告诉我宫中也有人心怀忠义,只要在那个时辰进宫就无人拦阻,还说了躲藏之处,待看到身穿黄袍之人就出来喊冤,那些话也是他教的。「这时杜星野在门前禀告:」大人?「丁寿离席,来到门前,杜星野轻声道:」查清楚了,当值的应是薛福敬等四十八人,已经命人去拿了。「轻轻点头,丁寿道:」办得好,马上去捉拿一个叫王玺的人。「见杜星野欲言又止,」还有什么事?「杜星野附耳说了几句,丁寿惊诧:」这么快!?「一处茶楼内,两个闲人据座聊天。

」老哥听说了么,皇城出了新鲜事。「一个茶客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

」什么事啊?「百姓总是对皇城里大人物发生的事情充满兴趣。

」皇上的外公在东华门喊冤。「」兄弟今早起猛了吧,尽说胡话,昌国公去世十来年了。「」你说的是当今太后的父亲,我说的是亲外公,生母的亲爹。「」怎么回事?跟哥哥说说。「那人得意卖弄道:」当年皇后大婚四年没有生养,心急之下就弄了李代桃僵的主意,把宫女所生的孩子抱来自己养,当成亲生的,将孩子生母幽禁起来,如今宫女的父亲跑去喊冤啦。「」噢,这事有点印象,前两年街面上老有一个什么郑老皇亲的,莫不就是他。

「邻桌的一个客人也插进来,」我听说事情还不止这些呢,「左右看看,低声道:」据说当今皇上也不是宫女生的,而是从宫外抱养。「」天啊,这可是关乎大明国本的事啊。「茶楼酒肆,街头巷尾,类似的对话频频出现……

」这才多长时间,就满城风雨,皇宫大内是筛子么,四处漏风,给我顺藤摸瓜,查出谣言根源。「丁寿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

锦衣卫官佐领命而出。

丁寿怒气冲冲就奔向了北镇抚司刑房。

地牢内,一个壮汉五花大绑的挂在刑具上,丁寿走到他身前,语气不善,」

薛福敬,你也是咱们锦衣卫中人,知道北司的手段,识相的快点招出来。「薛福敬吓得浑身冷汗,」大人,小人冤枉啊。「」所有人都指认是你勾连大家今日不入宫值奉,还有什么冤枉?「咽了口吐沫,薛福敬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交待了出来,兵部尚书刘大夏裁撤传奉武官六百八十三人,他们这四十八人都在裁撤之列,心中不免郁郁,有人建议他干脆选个时辰全不入值,让皇上晓得此事,没准会有转机。

薛福敬也觉得此事可为,就勾连了四十八人的东门守卫,约定了文华殿经筵时不去值奉,可哪想到这段时间出了这么大的事。

」什么人给你出的主意?「薛福敬呐呐道:」是邻里一个街坊,唤作王玺的……「京城内一处荒废的老宅内,将京师搅得鸡犬不宁的王玺此刻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他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白袍的蒙面人,负手而立,白色袍袖上一朵金莲刺绣赫赫在目。

」这件事办得不错,某当回奏教主记你一功。「蒙面人声音低沉,显是故意隐藏本来声音。

」多谢使者栽培,为圣教出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王玺恭敬答道。

蒙面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如今你已露了相,不适宜再留在京城了,马上出京南下,教中对你另有安排。「」这个……「王玺面露难色,他潜伏京中多年,已是地道京师人,经营起了一股不小势力,贸然离开颇有不舍。

」嗯——「蒙面人拖长鼻音,有不满之意。

」属下遵命,只是那些派出传播消息的兄弟一时间收不回来。「」哼,他们估计已经被厂卫的爪牙盯上了,无须再多事,为圣教献身也是他们的福分。「蒙面人语含不屑。

王玺只得硬着头皮答应,垂首道:」属下即刻动身。「不听回应,抬起头,蒙面人鸿飞渺渺,消失不见。

」不行了……作死啊……你轻点……「西便门附近的一间民房内,热腾腾的火炕上一条粉白长腿搭在王玺肩上,随着他的耸动不住摇晃,王玺呼呼喘着粗气,一身黑色腱子肉满是汗水。

这个妇人是个小寡妇,而且是连克三夫,诨名小白鞋,长的也是油头粉面,水蛇小腰一掐都能出水来,没了丈夫依靠,衣食无着,便干起了半掩门的勾当,按说以王玺的手段势力也不是睡不得良家妇女,只是这小白鞋在炕上颇有几分绝活,尝了一次鲜的王玺食髓知味,欲罢不能,二人遂作了姘头。

王玺就要南下,千般都能舍下,可就是这身皮肉实实放不开,教规严苛,他也不敢携美而行,只把今夜当成此生最后一炮般来个爽快。

」今天……你是……怎么了,「小白鞋呻吟道:」我都三次了,你还没出来,是不是吃了药了。「吃了加量春药的王玺也不答话,只将一条茁壮肉棍呼哧不断挺刺,在妇人阴中进进出出,猛地将小白鞋两条长腿全都架起,压在肥臀上一阵狂耸……

」啊——「小白鞋发出一阵尖鸣,黑色长发垂在炕沿不住甩动,王玺忽地趴在她身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小白鞋无力的推了他一把,埋怨道:」又不是第一次,大家斤两都清楚的很,吃那虎狼药也不怕伤了身子。「王玺不答话,伸出手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白肉,小白鞋将他身子推开,」

滚一边去,折腾的老娘浑身是汗,得洗洗去。「」咦,「小白鞋惊讶的发现,倒在一边的王玺胯下肉棍子又高高耸立起来,还没来得及躲闪,王玺一个虎扑,将她摁倒,再次深入。

」你牲口啊,没完没了的。「已经没有力气的小白鞋推打了几下,就认命的由他折腾。

王玺腰身用力,狠狠抽送。一张大嘴也堵住了她的小嘴,本来就体力透支的小白鞋哪里是他的对手,不住躲避哀告,细嫩光滑的白肉上香汗淋漓,王玺咽着口水,狠掐着肉臀,不管不顾更加猛力压住她,狂吻乱奸起来。

小白鞋承受着男人的兽欲,嘴里不时哀求。只是疲惫无助的呻吟语气勾得王玺更发狂使力,一条肉棍里外翻飞,尽情摆弄蹂躏眼前玉体。

身上困倦越来越重,也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两腿浑若无力,随便他推来摆去,一会儿被推到胸前,一会儿又被分开拉直,最后又将她的双腿盘到腰间,小白鞋只得轻声」啊——啊——「的呻吟配合,只求王玺早些完事。

」操,小娘皮这身肉真他妈够劲。「王玺猛地抱紧她,用力啃咬那丰满的胸脯,拼力猛干数十下,一个大力深入,嚎了一嗓子,一股热流直喷到花心上。

费力地推开男人,小白鞋艰难的坐起,看着脏东西慢慢流出来,掐了男人一把,」你犯了色痨了,这么不要命。「看着外面天色已经破晓,喘匀了气的王玺从一旁衣服里翻出一包银子递给小白鞋,」我一早要南下跑生意,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照顾好你自己。「接过银子手中一沉,怕不下一二百两,小白鞋心中不祥预感,」你是不是闯了什么祸了?「」没影的事,别瞎想。「王玺安慰道。

」那你就本分在家待着,外面世道那么乱,再出个好歹,我上辈子欠你的,要是不嫌我命硬,就娶我进门踏实过小日子,老娘一定白天黑夜的好好伺候你。

「王玺嘿嘿一笑,」那就好好等着,爷出去闯荡一番,说不得能给你挣个诰命回来。「小白鞋摇了摇头,雪白身子伏在他胸膛上,手指轻轻在他胸前画圈,」尽说胡话,如今咱们吃油穿绸的还不知足,那诰命夫人岂是咱们这样的人家能得的。

「啪的一声,一掌拍在雪白肥臀上,王玺不满道:」为什么不能,他朱元璋当年不也是一个要饭的穷和尚么,凭什么就坐了江山。「小白鞋杏眼圆睁,不想他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就听得屋外有人轻笑道:」诽谤太祖,又是一条千刀万剐的罪名。「当的一声,柴扉大开,一团黑影裹了出来,噗噗几声,便给数支强弩射了下来,却是一团棉被,随后窗户一挑,王玺赤条条的跃出屋外。

甫一落地,便有一名锦衣校尉持刀砍来,王玺手中拿着一只炕桌,向外一带,拨开来刀,扭身将炕桌砸在那校尉背上,纵身一跃,已上了墙头,却见眼前银光闪动,一连五剑直刺胸前。

逼不得已,一个铁板桥,王玺身子直直躺下,脚上用力一蹬墙头,再度翻回院内,赶着这一夜用力过度,手脚酸软,落地一个踉跄,暗影中一人窜出,手执刀鞘就抽在了他的踝骨上。

痛彻心扉,王玺哎呀一声倒在了地上,一众锦衣卫一拥而上,五花大绑将他捆了起来。

杜星野已收剑入鞘,来到他身前,冷笑道:」亏了大人高看你一眼,在九门水陆码头都撒了大网,却猫在这么个地方。「钱宁陪笑道:」也是杜爷您手段高,这么短时间就撬开了那帮逆贼的嘴,顺藤摸瓜查到这里。「杜星野脸色一沉,没有半点得意,闷声道:」将人犯押回北镇抚司。「看着杜星野背影,钱宁呸了一声,」神气什么,当老子不知道,你审人犯那些手段都是在东厂自个儿领教过的。「旁边有校尉恭维道:」钱头,此番您亲手擒拿要犯,可是头功,想必丁大人亏待不了您。「钱宁故意唉声叹气,」丁大人倒是不会亏待我等,可呼延焘那小人却会给咱们找麻烦,唉,谁教咱们心念着牟大人呢。「那个校尉不敢接口,下面话不好再说,钱宁眼睛一翻:」有屁快放。「」钱头,您看这小娘们怎么处置——「校尉的笑容有些猥琐。

钱宁扭头见屋内被拽出来的小白鞋,赤着身子簌簌发抖,一身美肉乱颤,胯间乌黑的杂草衬得嫩肉雪白,嗤笑一声,往屋里努了努嘴,」玩得尽兴。「」得嘞。「一众锦衣卫抬起小白鞋就进了屋去,小白鞋不住踢打哀嚎,如同白羊般被人四角拎起,夹杂着阵阵淫笑,当的一声,门扉关闭,一声尖尖的嘶喊划破长空,再没了声息。

钱宁将绣春刀搭在肩头,看着破云而出的朝阳,一声冷笑,大步而去。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六章宫闱秘闻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八章杀人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