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四章金殿出题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三章经筵舌辩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五章少年中国

」啊?踢什么?「石斋先生终于不淡定了。

看着杨廷和一脸懵逼的表情,丁寿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位不是穿越的,TNND的,谁说的古人只知道天圆地方,让老子丢死人了。

还真别怪丁二爷,明朝人直到明末还都知道地球是什么样的,甚至对各国位置都有涉猎,不仅西方传教士中有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和艾儒略的《职方外纪》,甚至国人自己刊印的《舆地山海全图》、《舆地图》、《山海舆地全图》、《缠度图》等等,都载有五大洲的许多地理名称。

只不过大清入关一切都走了样,堪称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那位三朝重臣张廷玉编纂《明史》时虽录有意大里亚、佛郎机、和兰和吕宋等四个与欧洲国家有关的名称,但也只知在」大西洋「中。后来经过大清礼部官员查证,这个」大西洋「的信息最后变成」荒渺莫考「,或」其真伪不可考「了。荷兰、佛兰西、英圭黎、干丝腊诸国,尚有国可考,但大西洋、小西洋,又是何国何处?

于乾隆八年成书的《大清一统志》,书中所论西洋,有认定西洋国可在印度洋附近,也可在西南大海中,佛郎机、荷兰与苏门答腊、爪哇相邻。乾隆五十四年,和珅等奉旨编修的《钦定大清一统志》中外国都被列为朝贡国,西方国家只有荷兰、西洋、俄罗斯、西洋锁里、佛郎机等。

自己眼皮子浅也就算了,还有脸鄙视前人。乾隆三十二年,纪晓岚等校订《清朝文献通考》、《四夷考》中还在批判《职方外纪》」所言未免夸张「,五洲之说」语涉诞诳「。时人平步青也忿忿不平,认为明人甘受利玛窦之流奸佞小人的侮慢蒙骗而不自觉,认为利玛窦将欧洲译为」欧罗巴「,用字就有夸大之嫌,而将亚洲译为」亚细亚「,用心更为险恶,」亚「者,有」次「、」

丑「、」细「、」微「等意,可见《尔雅》、《说文》等,这分明是在侮辱国人。而明人甘受利玛窦之侮慢,无人悟其奸者。真不知道后来电视剧搭错了哪根筋没命夸这位纪先生。

鸦片战争之后,道光皇帝才想起让人打听这个上门抽大清脸的英国到底在什么地方。可明朝时期的《坤舆万国全图》其中清楚地标明了英国的所在位置与远来中国的航线。受道光皇帝旨意去询问鸦片战争中被俘的英国士兵有关中国与英国和俄罗斯距离远近的姚莹发现,《坤舆万国全图》已经将海陆诸国何者接壤、孰为东西、相距远近等标示得已经非常清楚。

再等到光绪年八国联军都要兵临城下了,大学士徐桐根本就不认为这世上有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存在,都是英夷编出来糊弄我大清朝的,」西班有牙,葡萄有牙,牙而成国,史所未闻,籍所未载,荒诞不经,无过于此!「见丁寿理屈词穷,老大人们乘势追击,兵部尚书刘大夏出班奏道:」皇上,似此等不学无术之辈充斥朝堂,可见传奉官制之糙劣,老臣再请罢免传奉官。「所谓传奉官,就是不经吏部,不经选拔、廷推和部议等选官过程,由皇帝直接任命的官吏。这也是皇帝被逼得没办法,按照文官的选官标准自家的皇亲近臣什么官都派不上,不过这样任命的官吏不是正途,平日少不了受进士出身的官吏白眼,丁寿恰恰就是刘瑾走门路给弄出来的官,自然有大把人看他不顺眼。

别人上奏也就罢了,刘大夏前几天刚由刘瑾和丁寿在正德面前上过眼药,正德见他可没有好脾气,当下冷冷道:」刘卿何出此言,老子云道不辨不清,理不辩不明,大家一起坐而论道,遑论其他,还不退下。「呃,刘老头一下被噎住了,弘治在世时对这些老臣极为尊敬,小皇上登基后萧规曹随,似这样当面驳斥的情况从未出现。

见刘大夏上奏不成,谢迁跟进补刀,」皇上此言不妥,似这等顽劣之辈,不知仁爱忠恕,不识圣人微言大义,何谈论道,请严治其罪。「」谢阁老此言差矣。「」下官不敢苟同。「朝班中异口同声走出二人,皆是三十有余,一个国字脸,白面微须,乃是兵科给事中王廷相;另一人长条脸,三缕长须,却是兵部主事王守仁。

二人出列后也是惊诧地看了对方一眼,显然并非约定而动。

王廷相率先开言:」先儒之言未必万世不刊之定论,后世之人亦未必不能盖过先儒,道者,无终穷,若只知道因循守旧,惟先儒之言是从,可谓诬道。

「对突然蹦出来的两个小子谢阁老自是不满,待看见其中有老友之子便不想计较,温言道:」先儒高风亮节,志存高远,岂是吾等能望其项背。「」造化生人,古今一轨,中人以下,以己论量天下者也,可谓之诬人。「王廷相堪称毒舌,你谢阁老自己是中人以下的天分,便以己度天下人,认为大家都不能像你一样超越古人,这不是诬蔑」道「了,是在诬蔑」人「了。

谢迁状元出身,被后辈如此指摘气的直哆嗦,一边王守仁又上前一步:」

求学贵在得之于心,若与心中所悟不符,即便孔圣之言也不敢认同。「」放肆,尔等黄口孺子学的几日文章,不敬师长,不尊上官,还不退下。

「成化十七年的状元公,礼部右侍郎王华出声呵斥。

王守仁脖子一缩,后退几步,没法不退,老子训儿子,天经地义,连嘴都不敢还。

这边却恼了丁寿,刚才出来的这两位是谁不认识,可好歹却是为自己解了围,这个后出来的老头他也不认识,谁知道这位故意教训儿子给老哥们出气,也是想着保全自家儿子。

」这位大人慎言,俗语说宁负白头翁,莫欺少年穷,待来日鲲鹏展翅,少年成就岂可限量。「丁寿打定主意得给这二位找回场子。

王华眉毛一挑,这个罪魁祸首实在讨厌得紧,王大人准备挽袖子和谢迁联手,大明朝的两届高考状元并肩子上,骂死这个小兔崽子。

李东阳看今天这经筵闹得实在不像话了,处置这小子那边皇上和刘瑾定是不干,轻松放过吧他自己都觉得不解恨,心中一番计较,呵呵笑道:」诸位同僚,今日经筵本是谈经说史,皇上言坐而论道一语中的,吾等何必纠结。「正德立即点头称是,看这李老儿比其他人顺眼了许多。

」可丁大人适才确是君前失仪,若不计较显得有意包庇,既然今日乃是文会,便罚他文章一篇,以儆效尤。「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三章经筵舌辩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七十五章少年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