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八章挥手退敌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七章落日故人情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九章九尾妖狐

幸得锦衣卫插了一脚,镖局众人才甩开了青衣楼,不过中途遥岑落水,引得众人焦急不安,以卫铁衣的性子不管不顾就要跳水寻人,被方旭和商六等劝住,众人皆不识水性,莫要人没寻着再搭进去几个,当务之急先避开追兵,寻找落脚处,待方旭伤势稳定再行寻找。

众人在九江城内寻了处客栈,包了二楼上房,方旭调理内伤,遣人出去探寻卫遥岑下落。

日落西斜,探听消息众人陆续返回,遥岑仍是芳踪渺渺,众人心中更是焦躁,商六拉扯三人从小长大,将遥岑当自己女儿般疼爱,此时心情更不复言。

当众人愁云惨淡之时,不速之客又至。

一名大汉双手拄剑,当中而立,罗双环及杜三魁分列两旁,身后八名服饰兵器各异的人物错立。

拄剑汉子约四十余岁,脸颊狭长,淡淡言道:」天幽帮总护法左冲携地幽二堂主及八大护法拜会长风镖局方大少。「一路被各色人物觊觎,如今遥岑生死不知,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本就性如烈火的卫铁衣,盘龙棍当的一声往地上一敲,」少说废话,想要日月精魄拿命来换。「」卫大少稍安勿躁,如此恶言相向不怕为贵镖局多树强敌么。「白衣神剑陆少卿带着萧锦堂和韦连施施然走上二楼。

」不知天幽帮和青衣楼何时搅在了一起,方某即便想交出日月精魄,你两家如何分润可曾商榷定了。「经过调息内伤已好大半的方旭排众而出。

左冲与陆少卿对视一眼,互相提防之意已在不言中。

」江南之地本是青衣楼的地界,日月精魄自然交给地主为好。「陆少卿理所当然道。

」日月精魄出自北地,理当交由天幽帮。「左冲寸步不让。

陆少卿神色一冷,」若是贵帮主司马潇在此,我等说不得还退让几分,凭你魅影修罗剑左冲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就凭老子人多。「左冲一挥手,身后的八人呈扇形将陆少卿等人围住。

陆少卿一阵冷笑,旁边韦连一声虎吼,向着包围之人冲了过去。

叮当一阵响,韦连对打到身上的各种兵器不管不顾,大步上前,八人中闪出两人,一个手持铜锏,一个手握双锤,直直奔韦连头顶砸来。

韦连只是聋哑,却并不是傻子,这几件兵器都是重家伙,若是被砸到头顶,就算他金钟罩护体,也得被砸个七荤八素,当即双拳护头,与那二人硬碰硬的对轰起来。

咚咚咚,声声闷响,犹如铁匠打铁般连绵不绝,忽听韦连嗬的一声怪叫,蓬蓬两声,那二人口吐鲜血后退数步,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韦连抢步上前,向着左冲一拳打出,左冲身形一晃,修罗剑出鞘,韦连只见自身周围都是剑影,左冲仿佛一化为四,真假难辨,刹那间身上不知中了多少剑。

左冲暗自皱眉,这家伙皮糙肉厚,刚才接连刺中十三剑,竟还没探出他罩门所在,瞧陆少卿等人嘴角含笑,一副看热闹的嘴脸,不由心一横,身子一矮,又是一剑刺出。

」嗷「的一声惨叫,韦连捂着小腹,仿佛肠穿肚烂般满地打滚,下身谷道处插着一柄长剑,只留半截在外,宛如凭空长出一截尾巴,口中」嗬嗬「不断,眼见是活不成了。

看得韦连腿蹬了几下,再不动弹,陆少卿怒道:」左冲,你好歹也是黑道成名人物,用如此下作招数不嫌丢人么。「左冲面无表情,」他死了,我还活着,其他的重要么?「陆少卿擎剑在手,」那陆某人便领教阁下的魅影修罗剑。「」好了,不要再闹了,中了人家挑拨离间还不自知,丢人现眼。「陈士元不知何时现身在众人身后。

一见陈士元现身,左冲噤若寒蝉,左顾右盼寻觅脱身之路,陈士元可不是善男信女,自己刚刚杀了青衣楼一个楼主,别不留神被祭了旗。

方旭皱眉道:」陈总楼主追得好紧。「」呵呵,谁教方大少敌人太多,随便追上一个,诸位的行踪便不难找。「陈士元抚髯笑道,对慢慢后缩的左冲恍如未见。

」幸好方旭多的不只是敌人,朋友也不少。「一间客房门一开,一身灰袍的宋中走出房间,身后还跟着一个姿容艳丽的妇人。

」一剑宋中?你以为加上你长风镖局就能脱身么。「陈士元眉头挑了下,不紧不慢的说道。

噔噔噔楼梯声响起,」长风镖局的人我唐门要了。「众人回头,见两个头戴斗笠,脚踩草鞋的青年上了楼来。

」唐山,唐水,唐门二位公子所为何来?「陆少卿抬步上前,拦住了二人近前道路。

」先向陈总楼主告个罪,适才贵楼盛楼主欲拦阻我兄弟二人,如今已上了奈何桥。「唐山冷冰冰地说道。

陆少卿脸色一变,青衣第八楼楼主百毒蜈蚣盛安精于用毒,没想到无声无息的死于唐门之手。

」宁惹阎罗王,莫遇唐门郎。蜀中唐门果然名不虚传。「挥手让陆少卿退下,陈士元面上古井无波,心中杀心已起,自己或许忌惮唐门几个老不死几分,却没理由让这几个小崽子骑在自己头上撒野。

」陈总楼主客气,我兄弟此番非为日月精魄,只想向方大少讨还一个公道。

「唐山转头看了一眼唐水。

唐水上前,」在下请问方大少,可知晓本门唐知节、唐三姑及唐松一干人等下落。「方旭踌躇难言,唐松等人设计暗算自方,反中了丁寿暗算,虽然没见着尸身,估计凶多吉少,可要直言,必然给丁寿找来麻烦,思前想后,便要自己把这事扛了。

待要开口,忽听得楼下一个声音说道:」我知道。「楼上众人看向楼梯口,一男一女走了上来,男的长身玉立,女子清丽脱俗,一见那女子,方旭及卫铁衣惊喜道:」遥岑,你没事?!「卫遥岑嫣然一笑,」蒙丁公子搭救,安然无恙。「唐山凝视丁寿,」阁下何人?「」无名小卒丁寿,二位公子请了。「丁寿手摇折扇,浑不在意。

」他们现在何处?「唐水问道。

」何不向那位唐四先生打听一二。「丁寿对那个装死逃走的唐知节记忆犹深,」

唐知节杀官差潜逃,莫不是还没回唐门?「」四叔与三姑姑私自出蜀,祖奶奶已下令缉拿,他们如何敢回来。「唐水没好气地说道。

唐山狠狠瞪了自己弟弟一眼,唐门家事怎能随意向外人道出。

唐水自知失言,呐呐而退。

」其余人的下落,足下可否见告?「唐山拱手为礼,还不失世家风范。

」死了。「丁寿扫视着眼前状况,小小的客栈二楼还真是群英荟萃,待看到地上的韦连尸身时,丁二爷莫名菊花一紧。

」谁杀的?「唐山咬牙问道。

」我。「回答干脆有力,待看到天幽帮众人时,丁寿展颜一笑,」罗兄、杜兄,二位别来无恙啊。「已经悄悄靠近窗口的罗双环及杜三魁哭笑不得的回礼,待看到唐门及青衣楼众人眼光已经锁定自己的时候,脸上哭多过笑了,唐门复仇,不死不休,切莫要以为自己跟这小子交情很深才好。

」尸骨何处?「唐山双手已经探进了腰间皮囊。

」没了。「丁寿一摊手,」毁尸灭迹,江湖中不都是这么干么。「一脸无辜的神情,气得唐门二人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难道不是?罗兄,杜兄,你们说呢?「说个屁,跟你很熟么!!!

罗双环心中郁郁,大家只见过一面,没错你是救了我一回,可有必要拿命还么。

杜三魁心头滴血,大家只见过一面,还给了你几万两银子,凭什么这么坑老子。

丁寿耍弄够了,扬声道:」唐门中人夺宝害命,便要有事败身陨的担当,一人做事一人当,唐门要报仇在下一力当之。「心中暗道这下老子下了血本,不知能不能收美人芳心。

唐山此时冷静下来,对在场群豪抱拳道:」诸位江湖朋友,今日唐门私仇,不想伤及无辜,请无关人等退让。「」事情因长风镖局而起,岂能让丁兄独自担当。「方旭上前道。

陈士元不置可否,却没有要下楼的意思。

唐山不再废话,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制的机簧匣子,长七寸,厚三寸,上有十六字铭文: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陈士元眉毛一抖,脱口道:」暴雨梨花钉。「哗啦一声响,左冲等天幽帮众破窗而出,转瞬间一个不剩。

陆少卿上前探询:」总座……「陈士元摇手止住,深深看了丁寿和方旭等人一眼,转身下楼,青衣楼等人尾随在后。

方旭上前一步,」丁兄……「丁寿不满地打断道:」方大少,人家已经摆明要冲我一人来了,你们还不走是打算抢我的风头么。「方旭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让镖局众人退回房内,卫遥岑急声道:」丁公子……「闻得声音充满关切,丁寿暗道一声值了,转向卫遥岑笑道:」大小姐何事?

「」暴雨梨花钉机括强力,一次发射二十七枚银钉,势急力猛,可称天下第一,每一射出,必定见血,三丈以内,当者立毙,你,小心了。「看着遥岑等人退回房内,丁寿表情僵硬,暗道:」这么厉害,这次是不是装得有点大了。「唐门二人与丁寿成品字形站立,唐山开口道:」唐某敬佩阁下这份担当,少有人敢如此与唐门作对,只消阁下躲得过这暴雨梨花钉,唐某做主两家恩怨一笔勾销。「丁寿苦笑,这便宜话都说出来了,看来唐门对自家的暗器有足够的信心。

唐山脸带狞笑,手按机括,一蓬银光激射而出,霎时间数丈内皆在银光覆盖之下,丁寿即便肋生双翼,也难逃生天。

只听」哗啦「」叮当「几声闷哼,转眼看,丁寿双手已分别扣住了唐门二人咽喉。

唐山二人眼中充满惊骇和不甘,暴雨梨花钉一经射出的确避无可避,问题祖师爷研制这暗器的时候没考虑到人可入地,暗器射出丁寿便脚底用力,哗啦一下从客栈二楼坠落,随后再度跃上,以天魔手之诡异迅捷出手制住了二人。

二人无奈地看着暴雨梨花钉的银匣,暴雨梨花钉固然威力巨大,可装填也甚为麻烦,发射后的暴雨梨花钉基本上和废铁没什么区别,唐山一声叹息,将暴雨梨花钉空匣一扔,双目一闭,引颈就戮。

丁寿却松开了二人咽喉,」在下侥幸逃生,望大公子言而有信。「唐山睁开眼睛,不可置信道:」你不杀我?「」唐松等人妄想杀人夺宝,身死名灭罪有应得,二位为家人复仇,于法不容,却于情可恕,罪不至死。「丁寿一本正经言道,心中却暗骂,老子倒真想把你们两小子送上西天,可今天当事之人太多,灭口是灭不过来了,赌上一把吧。

唐山二人对望一眼,躬身施礼道:」不杀之恩我二人记下了,回唐门后自当竭力化解仇怨,即便……「略一停顿,」即便人微言轻,我二人终欠公子一条性命。「拾起暴雨梨花钉,二人转身而去。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七章落日故人情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九章九尾妖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