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七章落日故人情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六章青衣楼主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八章挥手退敌

悠悠醒转,卫遥岑见自己躺在一个昏暗山洞中,欲起身只觉浑身无力,唯有身旁一堆篝火带来阵阵暖意,为她驱走身上不适。

」你醒了。「熟悉的声音响起。

扭过头,看见篝火一侧丁寿赤膊坐在篝火旁添柴。

卫遥岑心中一惊,待发觉自身衣服虽说凌乱,却还完好,才长出一口气,」

遥岑多谢丁公子救命之恩,不知……「卫遥岑方才表现丁寿看在眼中,心中暗笑,自己倒是真的起了点色心,可此女不同可人,外柔内刚,若是真的肆意采撷,必然是鱼死网破的局面,丁寿可不想给自己招惹无谓的麻烦。

」姑娘不用担心,据下面人传回来的消息,牟斌并没有得手,反倒吃了点小亏,青衣楼果然人才济济,还有人擅长火器。「丁寿拿着一根树枝挑拨火堆,让火势更旺。

」青衣楼擅用火器的想必是「鬼火」刘灵,此人出身江南霹雳堂,武功虽不高,却凭着一身火器在十三位楼主中列居末席。「」他那鬼火确实邪门,能在水中燃烧,牟斌的战船受损,只能退避三舍。

「丁寿嘴上说着邪门,心里却不以为意,起码水上燃烧这一点来自后世的他就知道几种添加剂可以办到。

遥岑放下心来,才觉得身上湿漉漉难受,丁寿笑道:」姑娘见谅,荒山野岭的没处找寻衣物,请自己受累晾晒吧。「抬手指了一旁自己已经挂起的衣物。

遥岑一蹙眉,觉得不妥,可自己如今浑身湿透,曲线毕露,和没穿也区别不大,一咬牙,缓步走到丁寿衣物搭成的幕布后,宽衣解带。

火光映射下,幕布后倩影隐约可见,丁寿一脸邪笑,以拳支首,卧倒在篝火旁,尽赏眼前春色。

欺霜赛雪的一截藕臂伸出,将一件淡青色交领上襦搭了上来,隐约见佳人在裙头处一解,幕布下方一条月白鱼鳞裙滑落在鹅黄缎鞋之上,纤足伸出,白绸中裤下浑圆踝骨稍显即没,看幕布后倩影玉峰高耸,腰肢纤细,臀部丰隆,玉指伸出轻抚胸前,稍有停顿,最终还是没有把抹胸解开,让外面看戏的丁寿唏嘘不已。

」遥岑姑娘,在下自问不是不欺暗室的正人君子,如今孤男寡女衣衫不整,共处一地,可对在下放心?「看幕后倩影抱着修长双腿蜷缩在一起,动手动脚是不可能了,言语调笑的机会丁二爷也不会放过。

帘布后静了一会儿,卫遥岑那娇柔声音响起:」公子放浪形骸,不拘小节,有魏晋之风,可晓得阮步兵?「」阮步兵?竹林七贤的阮籍?「丁寿这具身子好歹也从小读书,对先贤典故还知道一二,何况自家酒家招牌就名为」刘伶醉「,阮籍曾为步兵校尉,世称阮步兵,善弹琴,好长啸,博览群书,纵酒谈玄,尤好老庄,与嵇康、山涛、刘伶等并称」竹林七贤「。

」《晋书?阮籍传》曾载:「邻家少妇有美色,当垆沽酒。籍常诣饮,醉,便卧其侧。籍既不自嫌,其夫察之,亦不疑也。」遥岑不才,与公子愿效先贤。

「丁寿哈哈一笑,」隔帘闻坠钗声,而不动念者,不痴则慧。丁某幸在不痴不慧中。「此言出自《小窗幽记》,此时还未问世,遥岑自是第一次听到,」幸在不痴不慧中……「默默重复了几遍,赞道:」公子真性情也。「两人闲聊,时间飞逝,待衣物烤干已是黄昏。

」陌上飞花,夕阳正好,由在下送姑娘一程可好。「遥岑轻嗯一声,两人迎着斜阳,安步当车,徐徐而行。

」在下心中有个疑问,不知姑娘能否解惑。「」公子请讲。「卫遥岑如今对丁寿仍有提防,但已不如以往拒人千里。

」长风镖局不辞艰险千里护镖,所为的是三家世交情义,令人钦佩,但听闻方旭与邓通也是莫逆之交,贵镖局如此做法似乎……「丁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

」似乎置邓通安危于不顾是么?「遥岑闻弦歌知雅意。

」哪里,邓府软禁姑娘,咎由自取,在下理解。「丁寿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卫遥岑莞尔,」公子可知道长风镖局此次托镖之人是谁?「」莫非就是邓通!?「丁寿惊道,那小子花样作死么。

」作为富甲天下的小财神,平日有三两知己,家中有出身显赫的娇妻,邓通可算知足常乐,但遇到可人后便一见倾心不能自拔,在江湖中人眼中武林至宝的日月精魄,对他来说不过是搏美人一笑的寻常摆件,即便后来方旭向他陈明利害,道他是被人利用他还是依然如故,可人是谁的妻子不重要,她原本的目的是什么也无所谓,只要可人开心,邓通所为就无怨无悔。「」有此境界,邓财神可见不俗。「丁寿第一次觉得自己想靠日月精魄构陷邓通是不是有点下作。

」世人都道方旭与荣王、邓通并称京城三少是结交权贵之举,却不知道他三人是真正意气相投。「提到方旭,遥岑脸上泛起神采。

」遥岑姑娘对方大少用情很深。「丁寿突然来了一句。

」我?「卫遥岑摇头失笑,」我若喜欢方旭,便该将他牢牢拴在镖局,怎会由得他在外沾花惹草,吟风弄月?「」姑娘学不来牟惜珠那位醋娘子的。「见卫遥岑虽极力掩饰,仍是晕染双颊,丁寿笑道:」和姑娘相比,牟惜珠的确懂得男人,花花世界,万紫千红,诱惑实在太多,与其铸成大错,悔之晚矣,反不如将丈夫锁在身边,让他没有犯错的机会。「」哦?那你我如今因何在此?「卫遥岑星目流波,眄视丁寿。

丁寿一摊手,」她不懂邓通,那个对老婆逆来顺受的小胖子藏着一颗躁动不羁的心,渴求着一见钟情相依携手的姻缘,牟惜珠管束苛责,反倒让他鼓起勇气拼了一把,不过这也说明牟大小姐以前担心并非杞人忧天。「看着脸泛红霞的遥岑,丁寿继续道:」反观姑娘,与方旭青梅竹马,从小照顾他的衣食住行,以一介女流苦撑镖局大旗不倒,明明不懂武功却又强使自己对江湖之事洞若观火,所为的只不过是让方旭对敌能多上一份胜算,若不是喜欢,丁某想不到一个女子如何能为男人做到这些。「」那小女子是否该效法邓夫人,铜雀春深锁方旭呢?「卫遥岑笑容里带着几分揶揄。

」姑娘做不来牟惜珠,也不屑去做。「丁寿粲然,露出一口整齐白牙,」

你实在太懂方旭了,世间女子虽多,卫遥岑却只有一个,风月无边,软红十丈,方旭终有腻烦之时,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一杯清茶,素手调羹,聊以慰君。「遥岑低头不言。

」姑娘失意之处在于付出如此之多,方旭却视而不见,这也难怪,世间风景如此美丽,谁会回头留意家中那一缕深情呢,普通男子尚易被风情所惑,何况是万人仰止,名动江湖的方大少,是以——姑娘还是不懂男人。「静思良久,遥岑抬头,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线,」真的没想到。「丁寿一愣,」没想到什么?「」东厂令世人谈虎色变,谁能想到它的四铛头却是这样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面对着夕阳日落,丁寿笑了起来。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六章青衣楼主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八章挥手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