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六章青衣楼主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五章月下戏玉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七章落日故人情

野渡无人舟自横。

此非野渡,而是江心,却有一艘舟船横泊,挡住了方旭等人的去路。

船上无人。

只因舟船的主人如今已在方旭等人坐船之上。

」久闻长风镖局方大少大名,青衣楼僻处江南,无缘得见,今日有幸,怎能不尽地主之谊。「一名白衣文士微笑拱手。

方旭与卫铁衣护住身后的可人及遥岑,方旭朗声道:」在下便是方旭,愧领盛情,不知是青衣楼哪位楼主当面?「」耳闻卫大小姐博闻强记,有女中诸葛之称,不知能否道出鄙人等的来历。

「一个手持银枪年约五旬的矮小老者阴测测道。

卫遥岑踏前一步,与方旭相视一眼,转头道:」恭敬不如从命,小女子便妄言一二。「卫遥岑看向一名体型高大,肌肉虬结的壮汉,道:」足下从上船起一言不发,身上不带兵器可见对自己双手功夫极为自信,太阳穴高高隆起,足见是位外家高手,若遥岑没有猜错,阁下应该是以十三太保横练功夫成名的青衣第九楼楼主铁罗汉韦连。「青衣楼众人脸色一变,可见卫遥岑所言不虚,只有韦连神情迷茫,左顾右看不知遥岑说些什么。

方旭知晓遥岑用意,久闻铁罗汉韦连天生聋哑,遥岑偏第一个找他说话,不过是借机点出场中众人的武功来历,让他有个提防。

遥岑此时转向适才说话的老者,」阁下手中银枪五尺三寸,不带枪缨,想必便是青衣第三楼楼主断魂枪萧锦堂前辈了,听闻前辈的断魂枪共有二十四式,凌厉非凡,可惜下盘浮动,美中不足。「萧锦堂脸上一阵青白,那边白衣文士抚掌轻笑:」卫大小姐果然堪称江湖字典,武林百态信手拈来。「心中暗道萧老儿自恃武艺高强,对自己阳奉阴违,今日被大大落了面皮,还被道出武学漏洞,今后必将苦于应付其他想上位之人,不由心中大快。

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模样,上身穿着金丝镶边石榴红对襟袄,下着绛红鱼鳞百褶裙的女子娇笑一声:」早说了人的名,树的影,卫大小姐岂是浪得虚名之辈,奴家不再自取其辱了,方大少,小女子杜云娘,忝为青衣第四楼楼主,这厢有礼了。「说罢道了一个万福。

这杜云娘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谈笑晏晏,妩媚风骚中又不失英气,方旭也是风月场中的浪子,当即微笑还礼。

卫遥岑扫了一眼方旭,眉头一皱,」遥岑当不得九尾妖狐的夸赞,只是羡慕杜大娘保养得当,肌肤如此娇嫩,哪像五十有余的人。「杜云娘气的俏脸煞白,心中暗恨,」臭丫头片子,想学年轻还不容易,回头给你准备几十个男人,让你采阳补阴个痛快。「」阁下身着白衣,腰悬长剑,青衣楼诸位豪杰俯首听命,想必就是青衣第二楼楼主白衣神剑陆少卿了,久闻陆楼主剑法出神入化,帮中声名如日中天,已不在总楼主陈士元之下,今日幸会,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白衣文士脸色尴尬,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待要回驳遥岑却不给机会,转向两名容貌相近的男子。

」腥风血雨四把刀,恩怨情仇一笔消。二位手持双刀,刀柄漆黑,刀长两尺,刃宽三寸,想来便是青衣第一楼座下人称「血雨连环刀」的秦氏昆仲了,既然秦风秦雨在此……「卫遥岑转身朗声道,」有请陈总楼主大驾!「」哈哈哈……「伴随一阵大笑,横在江心的客船船顶突然破裂,一道人影如同大鸟般飞掠而出,落在船头。

青衣楼众高手躬身齐声喝道:」恭迎总座。「方旭见船头那人约莫四十来岁,虬髯如铁,目光炯炯,凛然有威,」原来陈总楼主亲自前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方大少不必客气,「陈士元挥手止住张口欲言的陆少卿,转向卫遥岑道:」

卫大小姐好心计,好手段,寥寥数语不但道出了敝楼几位楼主的武功破绽,还引得几人心绪不宁,女中诸葛,实至名归。「」当不得陈总楼主盛赞。「卫遥岑面如古井无波,心中却暗暗叫苦,若是只这几位楼主,今日虽说凶险,凭着方旭与铁衣或许还有几分胜算,但陈士元武功之高江湖早已闻名,不说其他,只消缠住方旭,自家大哥在众楼主围攻下双拳难敌四手,六爷伤势又未曾痊愈,今日竟是死局。

陈士元仍是笑意满满,」吾等来意想必方大少也是清楚了,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只要交出日月精魄,今后长风镖局在江南之地畅行无阻,孰轻孰重,请方大少自己思量。「」世人传闻日月精魄记载绝世武功,却从无人见过,陈总楼主也是江湖一方雄主,何以人云亦云,觊觎此物呢?「卫遥岑一旁接口道。

」遥岑姑娘说得不错,日月精魄记载武功如何,陈某的确未见,不过但有一丝可能,青衣楼便不会让其落入其他门派之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抵如此。

「」长风镖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日之事已难善了,不过以陈总楼主江湖之尊也打算倚多为胜么?「卫遥岑仍不紧不慢的说道。

」遥岑姑娘无需激将,能够和名满江湖的方大少切磋,陈某岂能假手他人。

「陈士元微微一笑,一招手,秦风秦雨二人捧上一口古朴长刀,接刀在手,陈士元以左手中指轻弹刀身,继续道:」此刀名「飞廉」,以上古风神为名,青铜所铸,长三尺三寸,重三十三斤,方大少小心了。「方旭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缓缓抽出长剑,」方某今日能一会陈总楼主的「狂风刀法」,幸甚。「言罢身剑合一,如离弦飞箭直奔陈士元,陈士元一声长笑,展开身形,迎面而上。

狂风刀法一十三式,一经展开,便如狂风迎面,锐不可当,对手稍有怯意,一旦退让,便先机尽失,若对手硬抗,便会接到连绵不断十三刀重击,一刀快过一刀,一刀猛于一刀,陈士元独创青衣楼,以此刀败过几许高手,自己都已记不清了。

狂风难当,奈何密雨惊风。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柳宗元的一句古诗道尽惊风密雨断肠剑法的刁钻厉害之处。

风而曰惊,雨而曰密,飐而曰乱,侵而曰斜。芙蓉出水,何碍于风,惊风仍要乱飐;薜荔覆墙,雨本难侵,密雨偏能斜侵,愁思弥漫,肝肠哭断……

二人斗得难分难解,陈士元忽然一声长啸,」方大少断肠剑名不虚传,若能再接陈某三刀,陈某解散青衣楼,从此退出江湖,第一刀,狂风掠地。「刀势如风,四面八方向方旭席卷而来,方旭剑光闪动,脚下连踩奇门步法,每一移位均避重就轻,闪虚击实,身形变换十一次,堪堪躲过了这风卷残云的猛烈攻势。

」第二刀,烈火燎天。「陈士元拔地而起,飞廉宝刀与他身形完美融合一处,裹起一团光轮,一往无前的向方旭罩来。

这一刀方旭竟有无从闪避之感,凛然迫人的刀气将他退路全部堵死,再也无法靠身法巧妙闪避,只得运转功力以硬碰硬。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刺人耳膜,遥岑惊呼出声,方旭竟然消失不见,从甲板上被硬生生砸进了船舱。

烟尘消散,方旭的身影复又出现,只是断肠剑已不见踪影,原本握剑的右手虎口开裂,显是受了伤。

陈士元凝然不动,并没有趁隙出手,见方旭重新立定,淡淡道:」第三刀,天地无情。「」住手。「镖局众人齐声喝道。

」第三刀由卫某来接。「卫铁衣挺身上前。

」不要比了,日月精魄我愿……「可人泫然泣下。

」可人姑娘不要多言,既然说好领教陈总楼主高招,岂能……咳咳……半途而废。「方旭断续说道。

陈士元微微点头,」方大少豪气惊人,可换剑再战。「」不必麻烦,方某便空手领教这天地无情。「方旭手臂仍在轻微颤动,看来即便有剑也难以握持。

陈士元也不再多言,双手持刀,如山而立,宛如一个漩涡周边气息不断向他凝聚,连可人遥岑等不会武功之人也感受到丝丝不适,这一刀若是出手必是陈士元倾力一击,方旭带伤之身必死无疑。

一声惊呼,杜云娘飞身跃上桅杆,一指后方,扭头道:」总座,快看。「陈士元随声望去,见一艘楼船正快速向此处驶来,见船桅上挂的旗号,陈士元瞳孔一缩,」操江水师的战船。「」嘭「、」嘭「几声,两船周边水柱扬起,对方竟然开炮了。

战船之上,牟斌面沉似水,对着摆弄几门大碗口铳的兵勇道:」继续打,打沉他们。「一旁齐元放插口道:」卫帅,若是船沉了日月精魄也不好寻……「话说一半,看着牟斌刀子般犀利的眼神,不敢再言。

」船沉了就下去捞,人死光了——干净!「牟斌心里被京城传回来的消息搞得一团糟,都御使刘宇竟没拦住御史张禴,数日前奏本已送达天听,牟斌宦海沉浮多年,可不会简单认为这是一时疏漏所致,难不成内阁诸公与刘瑾达成交易打算将他作为弃子了,这可不是牟斌杞人忧天,实在是大明文官在这方面的节操等于没有,当年景泰朝锦衣卫指挥使卢忠受人蛊惑一手策划」金刀案「,结果朝野物议沸腾,内阁和司礼监联手把此事压下来,推出了卢忠受过,可怜堂堂锦衣亲军指挥使最后靠装疯避祸,虽说牟斌想不出内阁有什么理由卖了自己,可也要留个心眼,日月精魄的事不能再拖了,牟斌决心下定。

那边青衣楼与长风镖局众人也无暇争斗,各自操船尽快离开,长江客船速度自无法与水师战船相比,幸好战船上的碗口铳是轻型火器,射速慢,不能及远,双方还有一丝逃脱机会。

在隆隆炮声中,两艘船缓缓掉头,顺江而下,忽地一声闷响,方旭等人感觉船身一震,开始急剧倾斜,」不好,船舱进水了。「方旭惊道。

」将船赶快靠岸。「卫遥岑心急如焚,不知怎的心中想到的竟是那个脸上带着邪笑的家伙,自从失陷邓府开始,每次遇险都是他化危解难,这次江上遇险他又能否出现呢。

江船越来越斜,怀抱凌安骨灰的可人一声惊呼,立足不稳摔倒在甲板上,卫铁衣疾步上前,将她一把拉起,嘭,又是一个水柱扬起,靠在船舷的卫遥岑脚下一滑,在众人的惊呼中落入江水……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五章月下戏玉狐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五十七章落日故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