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八章极乐销魂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七章唐门孽情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九章风雨会中州(一)

」吱呀「一声,房门开启,丁寿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出来。

虽说唐门为了追问日月精魄下落,所用的毒药并非十分霸道猛烈,可一气为二三十人运功驱毒,饶是这小子经脉畅通,这番消耗也是不小。

」四铛头辛苦。「常九谄笑恭维。

」少说风凉话。「丁寿现在中气不足,体内天魔真气一阵躁动,实在没什么心情和别人废话。

」按说不该劳烦四铛头,只是……「常九还想啰嗦几句,看丁寿脸色不善,急忙道:」客栈的店东伙计找到了,在后院柴房。「横七竖八十几具尸体堆在柴草中,有的面色青紫,是中毒而亡,还有几个一剑封喉,显是华山派的杰作。

丁寿黑着脸看着柴房内的尸堆,这帮江湖人还真是心狠手辣,最初就没打算在这客栈里留下活口。

」四铛头,咱们不宜暴露身份,是否将人犯交予地方官府处理?「常九询问道。

丁寿冷哼一声,扭身出门,来至关押被抓众人的房间。

华山三杰对他怒目而视,其他人或惶恐,或不安,神色各异。

」几位还真是杀人不眨眼,丁某今儿个算见识了……「丁寿刚起了话头,忽然觉得不对,」唐知节呢?「负责看管人犯的计全神色有些讪讪,」还未及禀报四铛头,唐知节逃了。

「」他中我一掌,已然内伤在身,怎么还会逃了?「丁寿问。

」那小子实在狡猾,一直躺在人堆中装死,下面人清理尸体时他才突然发难,还折了几个人手。「计全有些嗫喏。

丁寿怒气上撞,突觉一阵眩晕,急忙一手扶住门框。

」四铛头,你……「计全上前搀住丁寿。

丁寿不语,一指美目含威,怒瞪自己的黄人瑛,」把她带到我房里。「黄人瑛雪白的脸庞上终于有了惧色。

丁寿运气安抚躁动不安的天魔真气,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老头子的天魔极乐到底如何了得。「」吱呀、吱呀「木床晃动着,一条修长紧实的玉腿突然从抖动的床幔中滑落,玉足不算小巧,却也骨肉均匀,毕竟它的主人自幼练武,三寸金莲是打桩也站不稳的。

床幔内浑身赤裸的丁寿将同样一丝不挂的黄人瑛压在身下,另一条玉腿扛在肩上,腰身前后摆动,又急又猛。

如此大力撞击下黄人瑛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有雪白身子随着撞击的韵律不断晃动,大红肚兜垂在床边,华山派的劲装如破布般撕烂扔在一边。

黄人瑛现在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神智却还清醒,眼前男子将所有人都放倒后将自己带到这件屋内,强行霸占了自己,清楚的感受到下体如被烧红的铁棍一样插入,处子元红点点洒落,富有弹力的一双长腿被人任意摆布,做出种种羞耻的样子,原本倔强狠辣的凤目中已充满泪水,她终于对今日之事感到悔恨,师兄妹几人在华山习武练剑何等逍遥,何必贪心一起,自陷泥淖。

丁寿如今又跪坐在她两腿之间,将那双无力的长腿挂在自己两条大腿上,托住丰隆的肉丘一边把玩,一边在抽送中享受着少女腔道紧窄紧凑带给自己的快感。

花心处一阵阵的热浪袭来,腰臀越来越沉,黄人瑛虽被强暴,却在凶猛的攻击下渐渐体会到云雨之欢,在又一次强有力的深入后,花心一抖一股热流喷洒了出来。

丁寿没有丝毫停止,继续大力进入着,每次菇头在花心深处研磨一下就快速抽出,随后又是大力挺进,黄人瑛眼角噙着泪,身子却不断的背叛自己,随着那重重的研磨刺激,口中竟叫出了」啊「的声音。

丁寿反应很快,一把将她的嘴捂住,随后身子伏在她软绵绵的身子上,快速挺动,轻咬着她的耳垂低语道:」如今你已被破了身子,叫也没用,识相的让爷舒服了,保你无事,听懂了就眨眨眼。「黄人瑛婆娑的泪眼眨了一下,丁寿不放心的又将旁边的肚兜卷成一团塞到她嘴里,既然已能开口,估计天麻散的药性很快就会过去,丁寿更无顾忌狂抽猛挺,天精魔道如毒龙张口,亟待择人而噬。

黄人瑛眼中已经开始失去神采,下身快感让自己忘了身在何处,好快的现报,这便是自己草菅人命的报应么,婆娑泪眼在悔恨中逐渐暗淡,霍然间腰身绷紧,一阵元阴狂泄而出……

这股液计使得丁寿肉棒被浸泡得甚为舒爽,从菇头吸入的元阴又将分身更加粗壮,于是再度迅疾耸挺冲刺,顿时使得她高潮尚未息止。便又再一次次难以自制被勾出激荡,元阴一次次的外泄,极乐的倾泻中生命也在渐渐的流逝…

丁寿调息已毕,默运真气,处子元阴果然不凡,内力又复充盈,可不知何故天魔真气仍卡在第三层境界瓶颈处,不得寸进,不过华山这丫头也算帮了大忙。

缓缓睁开眼帘,丁寿才发觉那一缕芳魂,早已断绝,惊得他一下跃下地来。

玩大了,丁寿暗道声可惜,原本想给她个教训,并无心伤她性命,只是近日天精魔道又有精进,隐隐有突破第三层迹象,帮方旭等人驱毒又耗了许多内力,按压不住真气躁动,一时发了性,元阳没有及时回补炉鼎,待自己发现后已是不及。

穿好衣袍,丁寿唤来外面等候的计全。

」四铛头,什么吩咐?「计全道。

丁寿看了眼榻上的黄人瑛,叹了口气,」送唐门和华山的人一道上路吧,用三铛头的化骨散把首尾收拾干净。「计全迟疑了下,」四铛头,这两个不是武林世家便是名门大派,若是全都处理掉,怕是今后的梁子解不开了。「丁寿以看白痴的眼神眄着计全,指着逐渐冰冷的黄人瑛,道:」老计,别跟我扯淡了,这梁子现在还解得开么。「安排完善后事宜,丁寿拎着一壶酒走进了可人房间。

可人躺在房间榻上心神不宁,既忧心镖局众人此番受了什么损失,自己罪莫大焉,又担心失去日月精魄前功尽弃。

正在伤神时听房门声响,她此时目光恰能看到房间正中,见那丁寿走进屋内,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当着她的面将一枚药丸投入到酒壶中化开,倒了一杯酒来到自己面前。

可人惊恐的看着他不知什么打算,丁寿伸手按住她的面颊,又轻薄的在她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上轻刮了一下,才将她下颌打开,将酒喂了进去。

可人羞怒的盯着丁寿,一刻不到渐渐身子有了力气,方才明白给她喂下去的是解药,但恼恨他适才的轻薄无礼,坐起身子也不说话。

」将日月精魄放在镖车夹层里,好算计啊。「丁寿的一句话让可人心头一沉。

」你,你要将日月精魄拿回去么?「可人急道。

丁寿摇头失笑,道:」这个时候你还担心日月精魄,你们如今是人赃并获,该想想自身都是什么处境。「」日月精魄是邓通送与我的,心甘情愿,不知小女子身犯何罪?「可人反唇相讥。

」邓通私将御赐之物赠人,罪犯欺君,凌家庄谋夺皇家秘宝,大逆不道,长风镖局藏匿钦犯,连坐有责。这些罪名够么?「丁寿坐在桌前,翘着二郎腿问道。

可人俏脸发白,争辩道:」长风镖局不过是受托保镖,不知内情,邓……

邓通是受我蛊惑,总之一切都是我做的,与他们无干。「丁寿击掌道:」好气魄,一人承担干系,我差点就相信凌家庄的人果真义薄云天了。「」小女子自知身犯律法,罪责难逃,但凌家庄侠义之名不容损玷,请阁下慎言。「可人既然认罪,平复心情,恢复了往日清明。

」慎言?呵呵,那在下姑妄言之,姑娘姑妄听之,若有不对之处还请指正。

「丁寿来了兴趣,扳着手指道:」凌家庄与长风镖局是世交且情谊匪浅,此言可对?「」不错,三家可称刎颈之交。「」在下一直好奇,姑娘栖身神仙居,虽说卖艺不卖身可也是自污清名,是谁的主意?「丁寿不待可人回答继续道:」凌家庄的目的不过是邓府的日月精魄,所用的亦是美人计,可邓通家有悍妇善作河东狮吼,京城人尽皆知,莫说青楼楚馆,就是家中姬妾半个也无,恐怕姑娘青丝变白头也无缘一见邓财神,反倒是同为京城三少的方旭,既恋诗酒又贪花,是风月场中的常客,相见容易得多,三言两语网住了方大少,再不失时机的透露对小财神的「仰慕」之情,接近邓通便顺理成章了。「可人脸上又变得苍白,有心辩驳却不知从何说起。

」后来之事如你们所料想,日月精魄轻易到手,且如你所说是邓通自己送的,没偷没抢,至于邓通被骗也是那傻瓜活该,出京后你二人身中唐门奇毒最后投奔镖局,以方旭的性子,即使明知当初中了算计这个哑巴亏也是吃定了,两代交情,人和日月精魄都在自己的镖局里了,他能不管么?对朋友筹划深远,心机深沉,巧取豪夺,这就是你凌家庄的侠义之道,丁某何幸与你凌家庄不是朋友。「可人珠泪滚滚,无力的说道:」我们,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凌家自老庄主仙逝后日渐凋零,泰哥练武奇才,振兴凌家的重担全在他身上,可是他身有痼疾,病魔缠身,传闻日月精魄载有绝世武功和医术,为了治好他的病,我等也只有行此下策,大人,一切罪名我愿一力承当,请不要殃及长风镖局与邓通,凌家背不起,也欠不起这些情义了。「」其实,放你们一马也无不可。「丁寿咧嘴一笑。

」当真。「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人喜不自禁。

丁寿摇头晃脑,自顾自道:」问题是我和你们凌家又没什么交情,凭什么担这么大干系。「向可人走近几步,」除非,你……「可人心中一寒,向床内缩了一下,」你若想强行非礼,我便一死也不会让你如愿。「」丁某真想做什么,你想死也未必拦得住。「看着可人惨白的俏脸,丁寿嘿嘿一笑,逗弄美人的感觉不要太好哦。

」蒙姑娘指教,敝人一直不敢犯下罪亚杀人一等的狎妓重罪,今日因利乘便,有幸一亲芳泽,只消姑娘陪我饮一皮杯酒……这日月精魄暂且归你又有何妨,不过只限这次哦。「可人在神仙居虽然日短,但也晓得这些风流勾当,闻言气得柳眉竖起,朱唇颤抖道:」你,你乘人之危!「」是啊,没错。「丁寿大方地点头承认。

这番坦率的无耻险些气厥了可人。

」姑娘是明白人,朝阳门前一番箴言犹自在耳。「丁寿点了点胸口,」形势——「又指了指可人,」——比人强。「可人心中纠结,不甘受辱,但想到凌泰身染沉疴的模样,两行清泪涔涔而下,紧咬贝齿道:」好,我答应,希望公子言而有信。「」那是自然。「丁寿得意地往榻上一倒,」开始吧,早完了你们好上路。

「可人避开丁寿下榻,到桌前噙了口酒,回至床前,看着丁寿闭目享受的样子,真恨不得一刀杀了这登徒子。

丁寿睁开眼,示意她上前,可人定了定心,俯身下去,将樱唇就着丁寿双唇度酒,奈何丁寿使坏,双唇紧闭,可人不得其门而入,她一狠心,闭上双眼,将樱唇覆在他唇间用力,期望顶开。

丁寿猛地将嘴大张,直连可人嘴都含了进去,可人惊慌睁眼,丁寿搂住她翻身压在身下,也不顾酒水洒落,只是深吻着她,一手从她上衣交领内伸去。

可人不住推打踢蹬,奈何不懂武功于他不过是增添情趣而已,女子体弱折腾一番就没了力气,待可人感到身上被一硬挺火热之物不住顶蹭时,慨叹即将失身于贼,瘫倒在床上,暗自啜泣,心想自己事后唯有一死以保云家庄清名了。

丁寿拉开可人上衣,却只是摩挲她那光洁的香肩,除了亲吻未更进一步,待可人啜泣声息渐小他便帮着把衣服又拉了回来,站起身行礼道:」心愿已足,姑娘可随时上路。「可人泪痕未干,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错愕,若非是他胯下高耸的帐篷,真要怀疑刚才的事是否一场噩梦。

城外,郊道。

丁寿与长风镖局众人作别,方旭道谢道:」此番多谢丁兄相助,方旭没齿难忘,他日有暇你我再把酒言欢,共叙今日之谊。「」丁某身在公门,他日相见敌友未辨,方大少也是豪情男儿,莫要再做小儿女态了。「丁寿笑答,」六爷,小子恭祝您一路顺风。「商六脸色难看,含糊的嗯了一声,惹得遥岑等人纳闷,商六一向八面玲珑,今日怎会如此失态。

丁寿心知肚明,笑道:」可人姑娘身子不适,在下就不当面别过了,诸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七章唐门孽情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九章风雨会中州(一)